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社会趣闻

9岁男孩为父追凶背后:谁给潜逃17年的凶手注销了户口?

  辍学为父追凶17年男子发声:质疑唯一获刑者潜逃时被包庇 多次要求立案遭拒

  

(向明钱一家人。受访者供图)一场邻里纠纷彻底改变了云南人向明钱的人生轨迹。父亲被砍死在眼前,家庭破碎,凶手逃之夭夭。9岁的他誓言为父追凶,17年后潜逃者张光奇被追回,并被判无期徒刑。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完结,向张两家的法律博弈才刚开始。网络上甚至出现了当年部分卷宗被人为毁灭的传言。

  9月18日,云南省镇雄县政府新闻办发布通报回应上述质疑称,镇雄县委、县政府第一时间安排县委政法委牵头组织纪监委等相关部门开展案件核查。若该案件中有违纪违法问题,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调查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邻里冲突引发的悲剧人生

  2000年8月27日中午,云南镇雄县场坝镇老街旁的一条水沟附近。9岁的向明钱与同村邻居张光明的儿子张军(化名)两人因水花互溅起了争执。

  水沟一边是张光明家的住宅,一边是向家在外摆摊的位置。两家本是近邻。张军奶奶听到争执声后,过来推向明钱。这一幕被向明钱姐姐向明香看到。张军的姑姑张某英随后赶到,争执升级,双方扭打后被拉开。

  当天下午,向明钱父亲向文志、母亲郑明秀从县城办事回来得知后,郑明秀就前去理论,后被劝开。同天下午,张光明也曾一人到向家转了一圈。这被向明钱认为是“踩点寻机报复”。

  当晚20时许矛盾升级,向明香匆匆跑到家里说,她丈夫王建祥去张家讨说法。向文志一听便往张家赶去。向明钱和郑明秀也一同跟去。

  当时王建祥正在与张家理论。向文志进入张家屋内后,很快双方就吵了起来,并动了手。结果向文志被刺死,张光奇潜逃。张光明将王建祥砍至轻伤二级。

  事件发生后,向家报了警。公安机关勘察现场并调查,当地派出所将张家人叫到派出所问话。因张光奇已潜逃,遂将张家其他人放回家。

  对于当晚在张家发生的事情,双方各执一词。向明钱讲述称,当时张光明、张光奇、张光武等四兄弟,以及张某英、张军的爷爷、奶奶均在家。

  向文志进屋后谈了一两分钟就吵起来,之后灯泡被打破,屋子没有光。经过一番打斗,向明钱看到,其父已经倒在地上。郑明秀找到手电筒和王建祥进入屋内时发现,向文志身上有多处伤口。在送医后,医生说已没必要抢救。

  而张光奇归案后供述称,向文志及其女婿冲到家来。先打张某英又打他本人,张光奇就与向文志扭打起来。当张光奇想往外跑时,王建祥一手提棒一手提刀在门口拦着。

  张光奇摸到向文志裤兜里面有刀,就用刀向文志肚子杀了三下。

  二十分钟后有人告诉他向文志伤的很严重,于是张光奇就跑路了,先去昆明后去福建南安,直到2017年8月30日晚被抓。这些年一直冒用张光武的身份生活。

  向明钱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其父向文志下葬时就已下定决心追凶,“不惜砸锅卖铁也要追回张光奇”。

  法律层面的博弈

  张光奇归案并未令当年的事件就此完结,相反法律层面的博弈才刚开始。2017年8月张光奇被向明钱追回,2018年10月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张光奇不服,以“原判认定其故意杀人是客观归罪,被害人有重大过错为主要理由”提出上诉。2018年12月该案二审,其间张光奇却请求撤回上诉,法院准许。

  至于撤回上诉的原因,中国新闻周刊联系了张光奇的辩护律师,以及张家人张光武。辩护律师未回应采访,张光武则说“我听不懂你说话,你不要干扰我(生活)”。

  随着张光奇归案,两家纠葛以及20年前的过往又被翻出。当年打斗时张光明也在场,并将王建祥砍至轻伤二级。2017年10月,张光明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同月被批捕。

  2017年11月15日,镇雄县公安局以张光奇涉嫌故意杀人、张光明涉嫌故意伤害罪移送镇雄县检察院审查起诉。同年12月,镇雄县检察院将此案报送至昭通检察院管辖。

  镇雄县检察院在两次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后,于2018年5月讨论后决定,对张光明涉嫌故意伤人罪退回镇雄县检察院作不起诉处理,张光明被取保候审。

  镇雄县检察院在不起诉决定书中提到,张光明砍伤王建祥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由于公安机关未完善相关法律文书,导致该案已过追诉时效。依照相关规定,对张光明不起诉。

  向明钱对此不服,于是向镇雄县检察院申诉复查。镇雄县检察院于今年8月底作出决定,对镇雄县检察院作出的不起诉决定予以支持。

  相关法律文书显示,张光明案发后并未逃跑,接受派出所通知后接受了询问。故意伤害致人轻伤最高刑期有期徒刑3年,追诉时效5年,所以案发17年后已过追诉期。

  向家认为,镇雄县场坝镇派出所相关人员当年在询问后,未对逃犯(张光奇)及共同杀人犯进行抓捕和网上通缉,17年间向家不断反映递交材料,也未获任何回应,案卷被人为毁灭。

  近日,云南昭通检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公安机关前期不作为,我们定性就是属于压案不办,有案不立。”并称,应对前期不作为追责。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张燕龙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他个人认为当地法院对张光奇的定罪量刑是适当的。但当地检察院所说追诉时效问题有待商榷。

  张燕龙说,法律就追诉问题有这样一个条款,如果被害人在追诉期内提出了控告,公安机关、人民法院或检察院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是不受追诉时效限制的。

  所谓控告,并不单指写申诉控告材料,当年提出这种诉求也算控告。而且本案卷宗还可能存在部分缺失。张燕龙表示。

  此外,向明钱还提到“当年案件发生时张家多人都在场,张光奇与张光明不应该另案处理。其父受到的砍杀也不止张光奇供述的三刀”。至今向家仍保留向文志被砍杀当天所穿衣物,凶器造成的破损清晰可见。

  张燕龙认为,从现有材料看,不能完全排除张光明与张光奇之间有共同犯罪的可能性,如果是共同犯罪,那时效更不应该断,分成故意伤害和故意杀人两个案子,这是有争议的。

  部分卷宗是否缺失待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向家人还是镇雄县检察院都提到,当地公安部门“未完善相关法律文书”。

  向明钱的律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阅卷宗时他只看到了现场勘查笔录和尸体检验鉴定书,其他不清楚。

  向明钱还说,他之所以怀疑案卷缺失,是因为在福建追张光奇时有两个发现:一是张光奇并没有被网上追逃,而且户口还被注销了。“如果已经立案并网上追逃,户口怎么会注销。”

  二是张光奇用的是张光武的二代身份证,但张光奇根本没有回过家,那如何更换二代身份证的?2000年案发时,当时是没有二代身份证的。

  除此之外,向明钱还发现张光奇与其亲戚同在福建南平打工,且是同一个厂子。他表示将继续追究张光武等人包庇逃犯的事情。

  刑事辩护律师王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当地不作为的可能是存在的。“如果明知道是刑事犯,但放任不追,连网上追逃都没有做,甚至户口注销了”,更有徇私枉法的可能。

  王甫补充说,这个案件发生在20年前,那个时代办案可能手续、流程不太健全,但卷宗缺失并非正常。

  中国新闻周刊就案件卷宗是否缺失问题向镇雄县、镇雄县检察院、法院相关工作人员求证,多位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

  此外中国新闻周刊也致电当年案发时镇雄县场坝镇派出所所长,但未获回应。镇雄县宣传部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事件正在调查中,有结果会发通报。

  向明钱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说,“我永远都不会放弃,只希望杀害父亲的凶手能够得到法律的制裁。”

  “只有解决好父亲的事情,我才能放下一切,去个陌生的城市,重头开始。”他说。

  今年9月18日,云南省镇雄县官方就该案发布通报提到,镇雄县委、县政府已安排县委政法委牵头组织纪监委等相关部门开展案件核查。若该案件中有违纪违法问题,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调查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