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社会趣闻

副书记辩解强拆现场是P图,关键问题是纠正违法强拆


  10月13日,河南虞城城郊乡副书记吴云智回应媒体,承认此前发生一村民被打断7根肋骨的强拆时他在现场。视频中他被拍下抬走一名抗拆的村民,但吴云智否认那是他本人,认为自己是被“P图”上去的。11日官微@虞城发布透露,强拆的另一名负责人刘长征已被县里停职,公安局已经立案调查。

  


  虞城城郊乡的这起强拆事件发生在9月24日,涉及到9户人家的十多处院子,由乡干部吴云智和刘长征带头指挥,完全以暴力手段推进。现场视频展示了强拆的模式,乡干部指挥人员先将屋里人抬走,然后用钩机直接推平房屋,直接将村民家具等埋在废墟下,遇到村民反抗则指挥群殴打倒。

  被刘长征带人打断7根肋骨的村民叫刁建立,据他弟弟说,他家的房屋经过政府评定合法,由于历史遗留问题,集体建设用地不像国有建设用地手续那么完备,因此没有产权证明,但符合一户一宅政策。刁建立家已经报警,但无论是乡派出所还是虞城县宣传部,都以不同方式拒绝采访,拒绝透露情况。

  得益于手机和网络,这次乡干部率领的突袭行动被村民拍下并传到社交媒体上。近一个月来,这些被强拆房子的村民只能住废墟旁搭建的帐篷,20多名老少苦苦寻求说法。但在房屋已经被毁坏的情况下,乡政府一边说要与村民协商,一边却对村民提出的诸多要求置之不理,一场比拼官民耐力的消耗战在所难免。

  

村民刁建立被打断7根肋骨虞城这起暴力强拆事件传开后,一些人表示不敢相信,他们不相信在现在的情况下还有如此惨烈的强拆。如果是合法征用土地,即使是针对集体用地,也有一整套完备的流程,不致于像虞城这样搞到人命关天的地步。但事实表明,这些法治主义的思维跟不上现实,虞城的强拆违法却有其实际逻辑。


  如果按照依法行政的程序,乡政府到法院起诉这些钉子户,让法院下判决,然后委托乡政府执行——这样的依法行政一定会耗费时间,村民为了捍卫宅基地,也一定用尽司法程序来对抗乡政府的征地。最后看到的是,乡干部奉命采取了暴力选项,利用人多势众和机器优势,先将房屋推倒,试图逼迫村民回到谈判桌。

  我们不清楚城郊乡政府为何对这9户村民的宅基地有如此迫切的欲望,也许是那一块的规划建设有工期要求,也许是因为这些村民的房屋影响了官员更大的利益。从吴云智、刘长征被推出来执行此项强拆任务看,城郊乡确实是不能再等、无法再等了,所以采取了另一套做事的策略。

  对于城郊乡政府来说,它会认为只要将村民房屋踏平,就可以让村民丧失抗争的“兴奋点”,就可以迫使村民认命,然后服从现实的需要,愿意跟乡政府谈判赔偿事宜。刁建立被打断肋骨后,乡政府确实也是这么做的。由此可见,无论是违法强拆,还是抬人毁屋,殴打村民,都在乡政府的算计中。

  

村民被拆的房屋 图片来源:海报新闻虞城城郊乡被强拆村民现在处于明显的劣势,房屋已经没了,也无法新建,要求调查严惩打人者、强拆者刑事责任的诉求,显然被乡里、县里的官僚拖延着,目的就是消耗村民维权的意志,分化他们,最后方便一一击破。显而易见的佐证是,刘长征只是被停职,而不是被批捕,刁建立他们掉进了乡干部的阳谋中。


  乡副书记吴云智否认视频中参与抬人的是他本人,却又承认当时在场,这是一种辩无可辩的强词夺理。因为在村民这方,不会傻到用造假来诬告乡干部,否则将更加被动。吴云智的说辞只能反证这场强拆既没有法律前提,也没有丝毫的行政德性。他反咬村民造假,只能说明品行败坏,乡干部强拆敢做不敢当。

  最后要说一句,虞城城郊乡已经将9户村民房屋毁坏,除了要公平公正处理强拆中导致的伤人案件,还应该纠正违法强拆,包括:动真格惩处领头干部,赔偿并恢复村民被毁坏的房舍。不要以为推平了村居,就能窃取合法的宅基地权。如果继续用暗黑手法攫取村民土地,只能继续向外界自证城郊乡干部的阴险与野蛮。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