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社会趣闻

南京水库杀人事件:一次致命的登山邀约,与不懂拒绝的被害人

  10 月 21 日,南京溧水区无想寺水库一女子将同行女子推入水库后双双溺亡。10 月 25 日南京市公安局溧水分局发布通报称,两名死者分别为 43 岁的史某与 47 岁的刘乐,二人曾为同事,史某趁刘乐不备将其推下水,自己也同时落水,二人均溺水而亡,且史某生前患有抑郁症。

  刘乐女儿小雪在接受九派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史某是母亲刘乐 25 年前工厂里的同事,但绝不是闺蜜。且除了刘乐,家中再无人认识史某。曾确诊过轻度抑郁症的小雪表示,即便史某患有抑郁症,但这也不是史某杀害刘乐的借口。

  史某涉嫌杀人的真正动机,似乎也随着她沉入了水底。

  南京水库杀人事件:一次致命的登山邀约,与不懂拒绝的被害人

  10 月 24 日,一段监控视频引起关注。一水库边出现两名女子,一名黑衣女子趁同行黄衣女子系鞋带时将其推下水库,黑衣女子与其一同落水后,双手按压黄衣女子,最终两人溺亡。

  视频中衣女子的女儿小雪说,在看到这个视频之前,她一直以为母亲死于一场意外,而不是有人为之。

  一个来自十多年朋友的邀约

  22 岁的小雪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每天在上班前,母亲刘乐都会给她做好饭菜。

  事发当日,10 月 21 日上午 10 点,小雪还没有睡醒,就听到有人给刘乐在打电话,“当时有人说在楼下等我妈妈,喊我妈妈去爬山,可我妈妈并不想去,因为她还要给我做饭。”

  与此同时,正在逛街的于敏给刘乐拨去了微信视频电话,想让刘乐陪她逛街。于敏今年三十岁,和刘乐属于“忘年交”,二人 2013 年在服装厂做厂工时相识。

  正在穿衣服的刘乐告诉于敏,这会儿有一个“十多年的朋友”喊她去爬无想山,已经到小区口了。“没看出来她不开心,她也想喊我一起去,我就说我不认识你朋友,会很尴尬,就不去了。”于敏说。

  挂了电话之后,于敏开回家。天开始下起了雨,“当时都需要开雨刷器”。于敏再次拨通了刘乐的电话,告诉她说,天气不好,路很滑,就不要上山了,叫上朋友一起来逛街吧。“那会儿她的朋友应该就在她身边,我听到有人问那个朋友要不要去逛街。”

  随后刘乐给于敏发消息说已经和朋友走了,如果于敏不回家可以在商场等她爬山回来,“她还是表示很抱歉,一个劲道歉。我就约她第二天来我家玩。”

  当天下午临近 5 点半,小雪没有等到母亲送来的饭。以往,每天下午 5 点,刘乐都会准时将饭菜送到小雪单位。“那天我很忙,当时就想怎么我妈妈还没有把饭送过来,我给她打电话也是关机。”

  随后小雪问继父李鹏是否知道刘乐在哪里,李鹏也并不知情。在一家单位做保安的李鹏当天值夜班。

  晚上 9:30 下班后的小雪先行回到家中,发现刘乐中午切的肉丝已经干。“当天想报警,我爸爸听朋友说失踪人口超过 24 小时才能报案,所有就没有报警。”

  第二天,10 月 22 日下午 2 点,李鹏向溧水区永阳派出所报案。警方拿出了小区监控截图让 李鹏识别,“当时他 ( 警 ) 问图片里推着电瓶一块儿走的两个女的哪个是我老婆,我就说是穿橘色衣服的,他还问我确不确定,我说确定,然后他就让我回家等消息”。

  监控里的刘乐留着短发,戴头箍,穿橘色上衣、紧身裤,脚蹬一双运动鞋,正在低头操作手机。旁边电动上的女子穿一袭黑色衣服,踩在一辆女式电动上。他们当时离开刘乐家小区的时间是 10 月 21 日上午 11:25 分钟左右。

  


  刘乐被史某某用电瓶从自家小区带离。 图丨受访者提供从警方处回到家,李鹏又从于敏那里得知,他老婆与一个十几年前的朋友去爬无想山了。

  李鹏随后赶无想山,路上接到了警方的电话。“他们喊我去做笔录,说刘乐出事了。”

  在派出所,李鹏得知刘乐“掉进水里了”。“当时警察也没有说为什么掉水里去了,怎么掉水里去了?因为那天下雨,我就猜可能是刘乐和朋友骑电瓶路太滑掉进水里了。”李鹏对九派新闻记者说。

  10 月 22 日晚,警方告知李鹏,刘乐的尸体已经打捞上来。“我们主动提出去殡仪馆看一下尸体。”

  当李鹏回到家中,有警带着解剖尸体知情文件也来到了家里,“他们说我们签了,就更好了解真相。然后他们告诉我,在家里等待尸检报告就可以,大概两三天报告就会出来。”九派新闻记者获悉,刘乐被推落河的时间是当日 12 点 18 分,距离刘乐离开小区 50 余分钟,

  不到一个小时。从刘乐家小区前往事发地点大概 7.6 公里,驾前往约 18 分钟。

  一场开始被刘家认为再寻常不过的“意外”,被一段刷爆全网的监控视频扭转。小雪是在当天晚上看到刘乐被推下水的视频,“那时我们才知道我妈妈是被人杀了。”

  


  刘乐被史某某推下水的瞬间。 图丨网传监控视频截图一个不懂得拒绝别人的女人

  47 岁的刘乐,家中兄弟姊妹四人,刘乐是家中老二,父母也已是七十高龄。

  由于其他兄弟姊妹常年在外地务工,刘乐便陪伴在老人身边,承担起了照顾两位老人的责任。刘乐 71 岁的母亲告诉九派新闻记者,刘乐是家里兄弟姊妹中最懂事的一个,性格也十分开朗很讨人喜欢,“现在人走了,我眼泪都哭干了。我这两年开刀 ( 做手术 ) 三次,身体也不好,没了她让我怎么活?”

  


  刘乐的母亲与父亲。 图丨九派新闻记者赵翔 摄于敏告诉九派新闻记者,刘乐做人真诚很大方,喜欢交朋友,无论对待生活、工作、家庭、朋友都很有热情,有点大大咧咧的感觉,“我有一段时间失业了,她知道后就主动提出来要陪我一起找工作。我面试不好意思问薪水,她就直接帮我问工资待遇怎样、上班时间多久,就像是自己找工作一样,问得特别细。”

  在于敏印象中,刘乐是一个不懂得拒绝别人的人。于敏不会做饭,经常会请教刘乐,有时也会叫刘乐来家中帮厨。一般情况下只要刘乐有时间都会去于敏家中,如果没有时间刘乐也会不停地道歉,就像出事当天道歉说不能陪她一样。

  “真诚是装不出来的,她会说清楚有什么事脱不开身,一个劲道歉,她根本不会委婉地拒绝人。”于敏说,饶是如此,一旦事情忙完,刘乐也会立刻赴约。数周前的一天,于敏想让刘乐帮忙包饺子,可当天刘乐要回娘家吃饭陪父母,即便是时间很紧,刘乐也赶在 11 点半从溧水市区赶到于敏位于洪蓝镇家中,“她就说早点来,早点帮我包完,其实她是知道我不会包饺子。”于敏说。

  于敏回忆,案发前刘乐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10 月 6 日,刘乐因腿疼辞了商场销售的工作。刘乐看到于敏养了条小狗,于是自己也养了一条,“最近她还是很开心的,每天我俩最多的话题就是狗狗,她就说她家狗狗不太听话,我家狗狗就很听话。”

  


  刘乐养的小狗。 图丨受访人提供在刘乐大姐的眼里,虽然刘乐的小家庭并不是十分富裕,但也令人羡慕。10 年前,刘乐带着女儿小雪与丈夫李鹏结婚。刘乐的大姐刘畅告诉九派新闻记者,因为是重组家庭,当年家里人考虑得比较周全,在结婚前就让刘乐与李鹏先相处了五年。“李鹏人也非常的老实,他虽然不识字,但是这些年来对我妹妹特别好,这两天李鹏嗓子都哭哑了。”

  


  刘乐与李鹏的结婚照。 图丨九派新闻记者赵翔 摄刘母也对女婿也十分肯定,“其实我女儿在家里脾气不好,可是李鹏他特别迁就她,从没有打骂过。”

  疑于一次婚礼归途中的重逢

  10 月 25 日,南京市公安局溧水分局发布警情通报 :10 月 22 日 17 时许,溧水公安分局接群众报警,称溧水区一水库有两名女子溺水身亡。经初步调查,两名死者分别为史某某 ( 女,43 岁,溧水区人,生前患有抑郁症 ) 、刘某某 ( 女,47 岁,溧水区人 ) ,两人曾为同事关系。10 月 21 日 12 时许,二人相约前往溧水区某水库游玩过程中,史某某趁刘某某不备将其推下水,自己也一同落入水中,两人均溺水身亡。

  小雪表示,此时她与家人才知道,带刘乐去爬山的人姓史。“至今我们也不知道她的全名,家里没有人认识史某某。我妈妈几个闺蜜我都认识,但我不认识史某某。后来我听爷爷奶奶说,史某某和我妈妈是 25 年前工厂里的同事。”

  小雪回忆说,案发前一天,自己曾与刘乐遇到疑似史某某的女性。10 月 20 日,小雪与刘乐一同参加朋友的婚礼,在某小区路边偶遇到一个卖水果的女性,“我妈妈和她攀谈了两句就走了。我妈妈说这是她十几年前的朋友。她应该就是史某某,因为我不认识史某某没法特别确定,但能确定她们绝不是网上说的闺蜜关系。”

  10 月 25 日,九派新闻记者在无想山景区的景点竹涧里 ( 又称“祝家山” ) ,找到了刘乐被推下水的岸边码头,一台监控摄像头正对着码头。

  


  一台监控摄像头正对着刘乐被推下的码头。 图丨九派新闻记者赵翔 摄无想山景区靠着无想寺水库,是大多数溧水人周末游玩的选择。周末的竹涧里,岸边游人众多,离此处不远的河堤上零零散散地坐着钓的游客,不时有游泳爱好者在一旁游过。案发当日正值周三并且下了一场雨,九派新闻记者并没有找到目击者。

  一名参与打捞尸体的工作人员告诉九派新闻记者,22 日下午 6 点警方向无想寺水库管理所打来了电话,请求协助打捞尸体。“我们打捞尸体没用多久,尸体被浪冲到了岸边,捞上来就等着殡仪馆的子来接。”

  上述工作人员回忆,彼时现场“有很多家属”站在警戒线外。

  一名无想山景区的工作人员告诉九派新闻记者,彼时有人发现两名死者骑的电瓶车在景区,随即报警;22 日下午,警方在景区监控室调取监控录像,才发现该案与两具尸体,“当时有一个秃顶的男人在地上哭瘫了,需要好几个人扶着走”。

  小雪说,当时家里并没有家属在打捞现场,“当时警方说不用来现场,有警戒线,来了也进不了,我们只去了殡仪馆。现场如果有家属,也只可能是史某某的家属。”

  10 月 26 日上午,九派新闻记者在向史某某家属求证上述情况时,被其家属拒绝。一名史某某家的邻居告诉九派新闻记者,上述男性家属有可能是史某某的父亲,“她爸爸今年八十多 岁,妈妈七十多岁,今天早上我到她妈妈也一直在哭。”

  上述邻居介绍,史家有三个孩子,两个姑娘一个儿子,史某某是最小、也是最漂亮的一个,“今年中秋的时候我过她,她很苗条得很好看。”

  一场疑虑尚存的凶杀案

  10 月 26 日下午,刘乐的家属第一次来到了案发现场竹涧里。刘乐的父母泣不成声,刘母在岸边呼喊着女儿的名字。

  


  第一次来到案发现场的刘家人悲痛不已。 图丨九派新闻记者赵翔 摄这也让刘家人觉得愤怒,几天来没有人向他们通报什么消息,甚至案发现场也是第一次来,刘家人不停地问,“为什么他们 ( 史家 ) 知道人死在了无想山 ? 他们到底还知道多少 ? 她 ( 史某某 ) 为什么要杀人 ? ”

  


  刘乐的两个弟弟与李鹏注视着水面。 图丨九派新闻记者赵翔 摄刘家人认为,当地通报的口径里,说史某某有抑郁症“有失偏颇”。

  “抑郁症不能成为 ( 史某某 ) 杀我妈妈的理由。”小雪说,自己曾确诊过轻度抑郁症,在发病时思维很清晰,并没有说想要杀人,“我就搞不明白了,为什么要推到抑郁症上面去呢?”

  小雪表示,事发已经五天,不仅警方没有给刘家一个清楚的说明,史家也没有上门致歉,没有一点回应。“赔偿什么的我们现在都不想去想,既然人死了,也应该死的明明白白的,不能用抑郁症来做为一个理由。”

  李鹏想不明白,为什么史某某一定要杀了自己的妻子,如果有纠纷和矛盾,可以打架、吵架,如果欠钱可以问自己要,“她 ( 史某某 ) 为什么要杀人呢?”

  “我们希望警方能给我们一个清楚的说明,而不是说因为抑郁症。”小雪说。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