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社会趣闻

男子杀人后改名换姓潜逃18年,同案的被判死刑,潜逃的为何判无期?

  “潜逃17年的反而判无期,从轻了”

  杀人后改名换姓“重新生活”的电影情节发生在了黑龙江省佳木斯市。

  只因要为哥哥闫文君“出气”。2000年1月28日,闫文臣纠集魏斌、杨立辉、陶龙、杨立民预谋报复李少松。当日,杨立民、魏斌用随身携带的尖刀在李少松的迪春干洗店内将其杀害。

  案发后,魏斌、杨立辉、陶龙相继被抓,而闫文臣、杨立民则改名换姓在深圳生活了近18年。让家属不能理解的是,同案的魏斌案发第二年就被判了死刑,潜逃如此之久的杨立民、闫文臣反而从轻判了无期。

  


  被杀害的李少松殁年25岁。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无预兆杀人案

  潜逃近18年的闫文臣于2018年10月18日被抓。

  关于闫文臣的抓捕过程,桦南县公安在2018年10月30日的通报中写到:2000年1月28日案发后,闫文臣外逃。2018年9月,县局网安大队在工作中获取其行迹线索,侦查员在深圳市罗湖区泥岗村将命案逃犯闫文臣及涉嫌包庇罪的闫文君抓获。

  李少松妻子张纪宏也是当年凶案现场的目击证人。

  张纪宏在证言中描述,案发当日下午五点左右,一高一矮两名男子进入干洗店声称要找李少松,随后掏出刀具在张纪宏胳膊和腿上比划。李少松闻声来到店中,用铁管打小个子男子,混乱中李少松被刺两刀,不治身亡。

  佳木斯市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佳木斯检察院)指控,闫文臣因哥哥闫文君与李少松产生矛盾怀恨在心,于是纠集多人预谋报复,当日17时许,杨立民、魏斌到桦南县新兴路李少松经营的迪春干洗店内与李少松及其妻子发生口角并厮打。厮打过程中,二人持随身携带的尖刀刺中李少松胸部、腹部各一刀后逃离现场。

  经法医鉴定,李少松死因为被他人用锐器刺胸、腹部,致肺脏、肝脏损伤失血性休克死亡。

  张纪宏并不明白这场悲剧的起因。出嫁之前,张纪宏家和闫文君家是相隔一家的邻居。婚后她定居桦南县,和李少松开了一家干洗店。张纪宏回忆,干洗店的生意很好,在当时的桦南县小有名气。半年后,闫文君的干洗店也开业了,距离李少松的迪春干洗店约20米,但生意始终不好。

  在张纪宏的印象中,两家虽是竞争关系,但是直到案发,没有发生过正面争吵。“因为以前是邻居,后来从说话到不说话,也就是因为有些顾客跟我家说,‘他家说你家水洗’,跟他们估计也说一样的话。”

  张纪宏没有想到这样的嫌隙能够成为日后凶案的导火索。直到李少松被杀,公安局告知,张纪宏才知道缘由是闫文臣要为哥哥闫文君“出气”。

  案发后,除魏斌外的其他涉案人员潜逃,六个月后,陶龙被抓获归案。2001年11月20日,魏斌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陶龙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

  2003年3月25日,杨立辉被佳木斯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佳木斯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闫文臣、杨立民仍旧在逃。

  


  中间白衣男子是闫文臣,图为其在深圳被抓获时拍摄。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更名改姓之谜

  案发17年后,桦南县警方在深圳宝安区一处工业园区内将化名为“杨志远”的杨立民抓获。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19)黑08刑初10号中证实,2000年3月8日,杨立民因涉嫌故意杀人被黑龙江桦南县公安局网上通缉。2017年8月桦南县公安局通过黑龙江省公安厅人像比对系统,对杨立民进行了头像系统比对,经系统筛选,广西籍居民杨志远与杨立民头像相似度极高。

  经侦查,杨志远在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打工。2017年8月29日,桦南县公安局侦查员在宝安区一处工业区将其控制,经讯问,杨志远供述其是黑龙江桦南县杀人在逃的杨立民。

  杨立民的身份伪造过程至今是个谜。2019年6月12日,桦南县公安局在给张纪宏的《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中称,杨立民户籍信息至今未曾进行姓名变更及户口迁入、迁出事项。经调查,杨立民于2006年9月通过小城镇落户由桦南县林业地区公安局新林派出所以杨志远的身份办理落户,故不存在桦南县公安局对杨立民的身份进行伪造、变更。

  时任基层民警的陈晓峰成为能够显露出水面的冰山。

  2018年4月19日,黑龙江省桦南县人民检察院指控:陈晓峰在任桦南县林业局新林派出所外勤民警期间,于2006年9月审查涉嫌故意杀人在逃的犯罪嫌疑人杨立民更名为杨志远的落户审判手续时,未认真履行职责,在未调查核实的情况下,签署了同意办理户籍的意见,致使杨立民以杨志远的名义在桦南县林业局办理了户籍,并使用该身份继续潜逃。

  杨立民证言称,案发后其一直在逃,打工期间,杨立民在深圳市罗湖人才市场找到一位姓王的办证件的人。王姓男子告诉杨立民,办理一张真身份证5500元,有户籍信息,需要提供照片、姓名、出生日期。

  杨立民通过快递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假身份。

  2013年,杨立民再次找到王姓办假证人员,表示想将杨志远的身份从桦南林业局的户口迁至广西南宁妻子文某某的户口上。在收了1500元之后,王某帮助杨立民办理了南宁的落户手续。

  陈晓峰则称,自己没有审查杨立民身份是听从了时任治安科领导刘某某的安排。

  在桦南县人民法院关于陈晓峰渎职一案的刑事判决书中,陈晓峰称,2006年其任派出所民警,应对申请人的户口证明、户口注销证明及申请人姓名、性别、身份证号码、户籍地等身份信息进行核实。在办理杨立民落户审判过程中,自己“盲目听从”了治安科领导刘某某的安排,没有审查核实,导致杨立民以杨志远的身份落户。

  陈晓峰所提及的领导刘某某2010年10月突发脑梗去世。陈晓峰涉嫌玩忽职守案于2018年1月18日立案后,桦南县人民法院认为陈晓峰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履行职务不负责任,致使涉嫌故意杀人的犯罪嫌疑人改变身份继续潜逃,其行为已构成玩忽职守罪,依法应予以惩处。

  桦南县人民法院综合考量,认为陈晓峰有自首情节,犯罪情节较轻,并能自愿认罪。且逃犯已归案,本案系过失犯罪,被告人主观恶性不深,具有悔罪表现,系初次犯罪平素无前科劣迹等情节,依法可对被告人免予刑事处罚。

  11月7日,中国新闻周刊致电陈晓峰,截止发稿,其电话无人接听。

  “脱轨家庭”

  闫文臣的假身份则由闫文君办理。

  在佳木斯中院关于闫文臣、闫文君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中,佳木斯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闫文君明知闫文臣犯罪,在其在逃期间,接收闫文臣用来办理假身份证的照片,并与其父亲闫永海为负案在逃的闫文臣办理假身份证,之后邮寄给闫文臣。

  闫文臣在一审判决中供述,得知李少松死亡后,闫文臣逃到深圳,2002年下半年,其联系闫文君。此后每隔一两年,闫文臣打电话给闫文君“报平安”。因为担心被抓获,2003年4月左右,闫文臣让闫文君帮其办理一个新的能用的身份证。2004年年前,闫文君将姓名为刘金宝,户籍地为黑龙江省巴彦县的新身份证邮寄给了闫文臣。

  此后,闫文臣开始用刘金宝的身份在深圳打工、做生意,2009年通过高级技工考试后,闫文臣将“刘金宝”的户口迁至深圳。2013年,闫文臣在深圳给闫文君出钱开了一家五金建材批发店,为了能经常见面,次年闫文臣的茶烟酒商行开在了闫文君的五金建材批发店对面。

  2008年,闫文君还曾为闫文臣补办、邮寄二代身份证,帮助其隐藏身份,逃避公安机关抓捕。直到被抓捕时,闫文君还在称闫文臣为其老乡“刘金宝”。

  一审判决中,闫文臣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闫文君被以窝藏、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对于闫文臣、闫文君和杨立民的判决,张纪宏均表示不能认可。

  佳木斯中院认为,杨立民伙同魏斌持械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李少松死亡,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经查,杨立民没有前科、劣迹,犯罪后能够如实坦白自己的罪行,对杨立民可以从轻处罚,判决杨立民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按照同案魏斌的量刑去处理更公正一些。”张纪宏代理律师李志修表示,潜逃17年被抓后,杨立民没有对犯罪事实如实供述,取得受害者家属的谅解。在定罪上不具备从轻或减轻情节,“家属不能理解为什么同案的被判死刑,潜逃17年的反而判无期,从轻了。”

  “从案发到现在,我们没有得到一句道歉,得到一分钱的赔偿。”张纪宏说。

  案发不到一个月,张纪宏将自家的干洗店变卖。此后的20年,张纪宏一直在为李少松的被杀案件奔走,卖干洗店的两万元钱成为打官司的资金来源,直到李元景的学费交不起了,家庭破碎带来的失控惯性才被正视。

  凶案发生时,李少松的儿子李元景(化名)一岁半。在此后的成长中,父亲的缺失在这位小城少年身上发生了漫长的连锁反应。

  张纪宏至今对李元景觉得歉疚,近20年的申诉奔走让她无法兼顾家庭,“他的同学欺负他没有爸爸,都知道他爸爸被人杀了,让他下跪、磕头。他上完初中就不读了。”

  得知最后一位杀害父亲的凶手也被抓获,李元景觉得“心里一下通了”。他形容,像一件放在心里的事总算要解决了。

  在法庭上见到闫文臣的时候,李元景觉得很气愤,“见到面之后,发现他们的状态都很放松,面部表情一点也没有变。”

  20年之后,这起凶杀案带来的破坏惯性远没有结束。除了希望案件结束给父亲安慰外,李元景说自己完全没有梦想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