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社会趣闻

精神病女患者住院期间和男护工“自愿”发生关系怀孕?医院回应


  11月5日,一提起怀孕的妻子,年轻的小海(化名)就气愤不已。他的妻子小雨(化名)因患有精神疾病住进了河北魏县精神康复医院,其间一名男护工竟然和她发生了关系,导致怀孕。老婆怀了别人的孩子,感到奇耻大辱的小海想讨个说法……

  

图片


  ■小雨的早孕影像报告单。

  “不开口说话”被送进精神病院

  小海家庭条件较差,经媒人介绍,2019年10月份和22岁的小雨喜结良缘。为了结婚,小海还欠下二十多万元的债务。小海说,当时没发现小雨有什么不对劲儿,就是老实不爱吭声,反应迟钝。小海的舅舅也表示,外甥结婚前听媒人和女方家长说小雨是个老实巴交的姑娘,见面后还发现她智力稍差点,但大家觉得在农村能踏实过日子就行,都没往心里去。

  2020年3月份,小海和家人突然发现小雨行为更加异常,不说话也不吃饭,就喜欢躺着睡觉,叫不醒。经过双方家长协商,决定带着小雨到魏县精神康复医院检查,医院张院长接待后声称他们医院的条件好、医疗水平高,保证三个月后治好。于是在4月7日,家人为小雨办理了住院手续。小海告诉记者,因为要养家糊口、要还债务,所以之后他就外出打工了,其实他内心不想让妻子住进精神病医院,只想看看心理医生。

  小海表示,媳妇刚住院时,他母亲没隔多久就去医院看望一次,但魏县精神康复医院规定治疗期间不让患者见家人,说影响治疗效果,他的母亲便听从了医院的意见,不再去探视了。

  刚出院却发现添了“新病”

  经过三个多月的治疗,7月19日,小海的母亲前去办理了出院手续,把儿媳妇接回了家。小海说,主要是承担不起医药费了,才让小雨出的院,根本就没有治疗好,她还是不喜欢吭声,回答问题迟缓,不能干任何家务活儿……

  大约半个月后,小海的母亲发现了新问题,儿媳妇小雨饭后有呕吐现象。8月份的一天,老人带着小雨到医院一检查,结果显示妊娠50天左右。按照这个推断,应该是住院期间6月份左右怀的孕。“我得知情况后犹如晴天霹雳,十分痛苦和气愤!”小海生气地说,从4月初到8月份,因为自己在外地打工,根本就没有和妻子同床亲密接触,何况妻子在住院期间是封闭式治疗,显然这个孩子是别人的。

  随后,又经过检查,确定小雨确实已怀孕,8月22日,小海的母亲、舅舅等人来到魏县精神康复医院讨说法。未承想很快水落石出,一名男护工郭某站了出来,承认是他和小雨发生了性关系,但辩称双方是自愿的。

  小海和家人认为,小雨是一名精神病患者,对于自己的一些行为根本没有清晰的辨知能力,何况是在医院封闭式治疗期间,郭某和院方必须承担相应责任。

  

图片


  ■小雨在魏县精神康复医院封闭住院期间怀孕。

  四处讨说法处处“碰壁”

  11月5日,魏县精神康复医院的任副院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院方是在8月22日才知道小雨怀孕的事。护工郭某31岁,单身,在医院已有五六年了,主要是打杂、护理精神病患者,平时很老实。本来小雨在三楼,全是女患者,不允许随意走动和外出,但后来基本治疗好了,又要出院了,所以管得没那么紧了。

  据院方调查,一次小雨独自从三楼来到二楼医办室,当时女护工下班吃饭去了,只有男护工郭某在。小雨向郭某索要零食吃,孤男寡女,结果郭某没有控制住,于是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任副院长称,医院扣发了郭某的工资,并于8月底予以辞退。但他认为,这属于郭某个人道德问题,医院没有多大责任。记者索要郭某电话,任副院长表示没有,现在联系不上。

  11月5日,记者就此事来到魏县卫生健康局,一工作人员让联系医政股孙股长,他表示正忙,没时间接受采访。随后,记者拨打翟局长电话未通,将采访提纲发过去后一直没回应。

  11月8日,小海的舅舅无奈地说,从8月22日至今两个多月了,他们找不到郭某,魏县精神康复医院不理不睬,魏县卫生健康局只说给调解一下,也迟迟没有下文。目前他们已经报警,正等待警方调查结果。

  石家庄市一律师指出,公安部门应该出具委托鉴定书,如果小雨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则郭某要负刑事责任。根据相关规定,明知妇女是精神病患者或痴呆者(程度严重的)而与其发生性行为的,不管犯罪分子采取什么手段,都应以强奸罪论处;与间歇性精神病患者在未发病期间发生性行为,妇女本人同意的,不构成强奸罪。另外,在此事件中医院有一定的管理责任,小雨的家人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