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社会趣闻

河南女老板投资明星演唱会1200万被骗 要钱未果后买菜路上遭人连捅6刀

  直到现在,赵丹(化名)还一直生活在恐惧中,她出门不敢走路,即便短短10分钟的路程,也只敢开车,忍受着堵车半小时的痛苦,她时常会看向后视镜,疑心被人跟踪。

  3年前曾经精明干练的企业老板,现在变得抑郁失眠,每天忍不住就会哭起来,这一切则源于2017年12月19日一场光天化日的行凶,而这场行凶背后,则和赵丹投资五月天、邓紫棋演唱会1200万被骗有关。

  2020年11月9日上午,河南女企业家被刺一案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陈某的罪名为寻衅滋事罪,此案代理律师周兆成却认为,被告人涉嫌故意伤害罪,此外,赵丹和周兆成律师都认为,演唱会承办方张玲(化名)才是这起犯罪真正的“主谋”。

  目前为止,公诉机关并没有就张玲涉嫌犯罪进行起诉。“这个犯罪团伙没有全部落网,让我非常没有安全感,3年来每天都高度紧张。”赵丹说。

  明星演唱会投钱1200万 对方欠巨款后消失

  赵丹回忆,她于2016年10月通过中间人认识了张玲,她当时经营着河南一家文化传媒公司,曾经承办过多位明星的演唱会,“张玲当时告诉我,其他明星演唱会都不赚钱,但是五月天、邓紫棋、刘德华、张学友这样的项目是非常有流量,卖票是秒光的。”赵丹说。

  赵丹称,当时凭借对中间人的信任,加之对方承诺五月天演唱会35%利润,邓紫棋演唱会23%利润,她和张玲的公司于2016年12月14日签订了《2017年五月天世界巡回演唱会郑州站投资合作协议书》,投资本金800万元;于2017年4月6日签订《2017年邓紫棋世界巡回演唱会郑州站投资合作协议书》,投资本金400万元。

  


  收条

  “演唱会顺利办完后,张玲还告诉我利润比预期好,我还很高兴,但一到该给钱的时候,赵玲就让我继续投钱刘德华的演唱会。”赵丹说,据她回忆,当时张玲还承诺安排赵丹和刘德华见面,但每次都选在自己忙或者出差的时候,忙完再联系张玲,对方都以在出差推脱。

  直到就刘德华演唱会谈投资多少钱的时候,赵丹才发现不对劲。赵丹称,张玲刘德华演唱会项目整个下来要30个亿,赵丹一愣,告诉对方自己没有这么多钱,张玲却称“你有多少钱可以做多少钱”。

  


  借条

  “多年做项目经验让我瞬间觉得这个事情是有问题的,但我没表现出来,因为我1200万在她手里边放着,”赵丹说。之后,赵丹一直想先拿回在对方手里的钱。“之后她给了我700万,还有300万她说是刘德华的项目需要,想借我300万,然后给我打了欠条。”赵丹说。

  再之后,赵丹称自己就再也联系不上张玲,赵丹提供了张玲的4个手机号,分别处于停机、关机、空号和无人接听状态。

  买菜回家遭捅6刀 行凶者曾供述受人指使

  


  受害者被捅路段

  赵丹回忆,2017年12月19号,在买菜回来的路上,她发现有两名形迹可疑年轻人一直跟在身后。“那年冬天特别冷,散步的老人都不多,更别提年轻人,而且他们没有丝毫交流,戴着口罩,走路状态也很紧张。”赵丹说,这让她起了疑心,在打电话时频频向身后看。

  正当赵丹疑心时再次转身时,后面两个年轻人同时动手,第一个是拿刀用力快速向赵丹刺去,另一个则用脚绊倒赵丹后,给她头蒙住了,“我当时我是失去意识的,等我醒过来的时候,他俩已经快要从河边跑到马路上了。”赵丹说。

  等赵丹清醒时,她发现自己被捅的臀部已经血流如柱,“像自来水管一样往外出血,因为我以前做急救的,也还判断肺部也有出血。”赵丹说,路人打电话叫救护车报警后,赵丹得到了及时抢救,捡回一条命。

  受害者受伤部位

  第二天警察前来询问,赵丹很肯定认为是张玲做的,因为她只和张玲有纠纷,此外赵丹认为,近期也只有张玲知道她有在河边散步的习惯,之前两人还曾约在这条散步路上见面。

  根据郑州市公安局郑东分局2018年4月13日一份询问笔录,其中一名行凶者陈某曾供述称,2017年11月中下旬的时,他跟着老板来郑州办事,一次饭局上闫某给老板说,有人欺负他姐张玲了,让老板给他找人教训他姐的仇人,第二天,老板对陈某说,张玲愿意出6万元钱,来办这件事,让陈某联系人,问他干不干。陈某答应后,闫某就通过手机微信把要打的那个女的照片和她的路线、时间发给了陈某,陈某打电话联系了好友杨某,陈某按照闫某的要求,让他带把匕首,朝张玲仇人屁股上扎几刀,随后杨某就带着几个人去踩点,选了一个路边摄像头拍不到的地方,第二天中午实施了计划。

  陈某称,事成后他来到闫某给的位置,拿到了6万元,陈某将其中5万给了杨某,自己便坐火车回了西安,因为怕被抓,老板还给陈某提供了一辆陕A牌照的汽车,一部新手机和一张新电话卡,并让陈某将平时手机关机。

  陈某的老板在接受警方询问时,则否认了是自己指使陈某安排行凶,称自己是事后才知晓。

  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在对两名行凶者经审理中查明,2016年10月,被害人赵丹通过中间人结识了河南嘉辰亿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负责人张玲。其后赵丹和张玲、河南嘉辰亿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之间分别就五月天郑州演唱会合作事宜、邓紫棋郑州演唱会合作事宜达成投资合作意向。

  在合作期间,双方发生分歧,事后赵丹于2017年11月23日向郑州市金水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公司和张玲承担合同义务,偿还赵丹的投资款项。2017年11月底,闫某(已判刑)得知先前跟随的张玲陷入上述民事纠纷后,便通过王某(另案处理)安排王某的司机陈某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发送被害人赵丹的照片及日常生活轨迹,伺机打击报复赵丹。陈某纠集周口籍人员被告人杨某、周某、同案人张某(已判刑)、李某(已判刑)从周口驾车赴郑、进行辨识和踩点活动。

  2017年12月19日凌晨,被告人周某驾车携陈某、被告人杨某、被告人张某、李某从周口前往郑州市郑东新区黄河南路与熊儿河路被害人居住地附近。在抵郑后,陈某提前下车等候消息。张某、李某在上述地点下车等侯、伺机动手,被告人周某、杨某驾车驶离等候消息。

  当天中午,待确认被害人赵丹出现在郑东新区黄河南路熊儿河路交叉口向西300米沿河小道时,张某、李某上前使用事先准备好的匕首对赵丹的臀部进行扎刺,并对赵丹进行殴打,后张某、李某匆忙逃离并联系周某等人驾车返回周口。事发后,被告人周某先向杨某再向陈某最终上报送行凶得手消息,王某告知闫某向其指定的陈某银行账户支付人民币10万元,陈某等人分成不等。经鉴定,被害人赵丹胸部的损伤程度已构成轻伤二级。

  被报复后不敢出门 律师质疑寻衅滋事定罪

  赵丹称,大白天的行凶这事让他极没有安全感。出院后她将家里全部装上了防盗网,还装了两层防盗门。“18年到19年的5月份,我患了非常严重的抑郁症,每天都挺难过,每天失眠,自己不能控制的想哭。”赵丹说。

  因为不敢出门,他的体重也从98斤涨到了140多斤,“因为办公地点离家近,旁边还有几个公园,我平时都很爱散步,现在我每天只要出去必须要出去的情况下,我必须是开车。”赵丹说。

  赵丹的孩子平时上学走路只要10多分钟,以前她从来不送,但现在只能承受着堵车,每天半小时开车送孩子上学。“我就不敢放松,现在我就给老师都有交代,如果不是我电话确认,你必须把孩子带到你身边,不要放门卫或者学校门口。 ”赵丹说。

  “现在很多毛病,心脏也不行,脑袋老晕疼,还有各种各样的。前几年吃抗抑郁症的药物,现在已经停了,然后换成一个调节情绪的药物。”赵丹说。

  此案此前一审曾判处实际行凶者杨某、周某寻衅滋事罪,此次开庭审理系行凶计划实际操办人陈某,对此周兆成律师在11月9日开庭后表示:“我们一致认为被告人涉嫌故意伤害罪。我们之所以与辩护人一致认为被告人涉嫌故意伤害罪,是因为纵观该案全部证据现实,张某组织同案犯对被害人进行伤害,并不是在公共场所无事生非、起哄闹事、殴打伤害无辜、肆意挑衅、横行霸道,相反,本案被告人陈某事实故意伤害,实际是受张玲、闫某指使的故意犯罪行为。张玲才是这起犯罪真正的‘主谋’。”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