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社会趣闻

女法医自述:当我把背上的尸体放下来,它突然叹了一口气

  对于许多人来说,法医是一个充满神秘感的职业,他们多与伤者、尸体打交道,大部分人也只在电视剧中见过。而法医自己又是如何看待这份工作的?他们有哪些难忘的经历?

  我们不妨先听听2位女法医的自述。

  01 放下尸体时,耳边传来死者一声“长叹”

  和“死人”打交道的工作,可不是谁都能受得了,更何况与这些死者处在一个“非正常死亡”环境。当你靠近尸体时,耳边轻闻一声“叹”……刹那间,有没有一种脚软的感觉?这并不是什么悬疑小说,女法医张鹏雨就真实碰到过这样的情景。

  


  “一次和同事进行检查,固定好证据后我们把尸体放下来,刚一松开绳索,忽然耳边就传来了死者的一声‘长叹’!”

  来自成都的张鹏雨回忆起那次的经历,宛如昨日。她还记得,当她和同事听到那声后,心中难免晃过一丝恐惧。但他们内心深处都知道,这是一个非常罕见的尸体征象之一:尸体在死亡前被绳索捆绑住,当尸身开始腐烂,产生气体,绳索压闭颈部气管,气体无处释放。当解开捆住死者的绳索,自然就会发出“叹气“声。

  


  受访者供图 图源:中新网

  法医的工作并不轻松,张鹏雨常说,做法医要冷静、客观、细心,一个微小的判断很有可能会影响整个案件的走向。

  02 工作久了慢慢发现,每个人都有黑暗的一面

  “法医这个职业和医生比较相近,又有很多神秘色彩,就对这个职业心生向往。”

  女法医小猪(化名)坦言,当初她选择了法医专业,便是受到《女法医手记》这本书的影响。工作久了,她发现,死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会说谎的活人。

  那次的死者,是一名50多岁的女主人,当他们赶到现场时,尸体早已穿好高领寿衣。

  “她的家人告知我们,不需要检查,就是正常死亡。我们再三说明,一定要看一下,死者家属才松口,但他们坚决发对我们解开死者衣服”

  


  小猪一开始以为家属不给解开衣物,是觉得对死者不尊重。但细心的她还是观察到了,死者脖子上有道印痕,很明显是勒出来的。

  “我那个时候马上警惕起来,怀疑是否故意隐瞒他杀。随后我立即翻过来看尸身后面,还好没有人为勒绳留下的交叉痕迹。”

  经过调查,家属确实是隐瞒了,这个人是上吊自杀的。

  这个死者得了一种慢性病,在给自己买了保险后自杀,家属想隐瞒事实,以获取保险的赔付,所以才坚决不让法医检查。

  03 法医:还原真相,给亲属一个交代

  在《法医秦明》、《非自然死亡》等影视作品中,我们都能看的主角法医在腐臭的尸体前,面不改色,非常专业地分析死亡时间和案情。但现实中真正的法医,他们不仅是一个“技术活”,更是一个“体力活”。

  他们要勘察各种凶杀命案现场,甚至要亲手搬动尸体;他们要对尸体进行损伤、劳动能力、性别、性机能、精神状态等调查并鉴定,只相信“尸体说的话”;还要协同有关部门,解开尸体身上的“死亡密码”。如果每一个法医侃侃而谈,都能讲出无数个痛苦的日夜,无数次艰辛的现场,无数个破灭的家庭。

  


  是什么让他们不畏艰难,坚守岗位?就如张鹏雨所说:“能还死者一个真相,能给亲属一个交代,这就是我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吧。”

  很多时候,法医工作并不能获得大众认可,他们觉得法医整天都和死人打交道,太晦气,而且没有人情味。

  有一位法医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有人说从事太久的法医工作,会让我们对死亡感到麻木,其实恰恰相反,我们每天目睹生离死别的场景,但我们会比其他人更加珍惜生命、珍惜身边的一切。

  


  当死去的人无法开口说话时,只有这些“尸语者”通过他们专业的知识来解开事实的真相,“为逝者证言,让证据发声”。法医面对的悲伤太多了,让我们放下偏见和恐惧,向每一位在岗位兢兢业业的法医致敬!

  参考资料:

  [1]女法医自述:当我走近那具尸体 它突然叹了一口气.中新网.2019-03-12

  [2]上野正彦, 王雯婷. 不知死, 焉知生:法医的故事[J]. 2014.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