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社会趣闻

音乐学院女生自缢:遗书控诉遭钢琴系领导猥亵 家属街头举牌维权

  我恨他,他诱导我跟他建立良好的关系,诱导我跟他叫爸。我别扭,但要求是他提出的,我拒绝很不好,或者说我不敢。我每次去他办公室都很不舒服,他总以长辈的名义,搂着我,或者让我坐在他腿上,摸来摸去,亲来亲去……

  有次班会还是班干部会议的时候,他还表扬我常到他跟前汇报工作,我当时就觉得特别羞,有什么可汇报的,不就是被亲亲抱抱…… ——李珂遗书

  “天冷了,珂珂记着穿厚些。”

  11月15日,寒衣节,西安,50多岁的洛阳人李青按家乡风俗给亡去的独生女儿李珂烧寒衣。“我去哪里给女儿送寒衣?我女儿的命丢在了西安音乐学院,我女儿的魂在西安音乐学院。”

  

图片


  西安音乐学院

  2018年时,李柯在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读大四,她在校外租房考研。12月22日,考完最后一门课程的李柯在出租屋内自缢身亡,并留下一封遗书,内容直指生前遭学校钢琴系原党总支书记梁某骚扰。

  2019年1月2日,李青分别向西安音乐学院纪委、陕西省教育厅纪委举报梁某猥亵女儿的行为。

  2019年10月开始,李青分别给陕西省纪委等部门写信举报梁某违规行为。

  2019年11月9日,李青写给陕西省纪委的一封举报信中显示,她实名举报梁某利用系领导身份将发展学生党员作为猥亵女学生的交易、利用招生的职务便利索要现金,利用老师身份猥亵女儿,导致孩子抑郁自杀。

  2020年5月中旬,陕西省纪委委托陕西省教育厅纪委成立专案组。但李青说,直到如今,关于女儿的死,他们尚未得到校方一个满意的解释。

  此事还在调查中,李青对于梁某的诸多质疑还待解答。

  质疑1

  利用招生的职务便利收受考生14余万元?

  11月15日,李青和爱人出现在陕西西安街头,举牌维权。

  “这次举牌,是我们内心深处的又一次崩溃,久等没有结果,女儿的祭日又快到了。”女儿自杀身亡将近两年时间,这是李青唯一的一次举牌维权。

  认识梁某后,李青一家三口的命运悄然发生着改变。

  高二暑假时,李柯艺考,想考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经熟人介绍,李青一家人认识了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领导梁某。李青称,在考学过程中,梁某曾向他们变相收取14余万元现金。

  李青介绍,第一次请梁某吃饭时,说明来意,女儿要报考西安音乐学院。李青被告知学艺术比较花钱,不管找老师还是怎么样,都比较花钱。

  李青说,他们给梁某两万元,对方帮忙找辅导老师,“找的都是西安音乐学院的老师,一对一教,一星期一节或者两节课”。李青为了照顾女儿,在西安租房,陪着李柯。

  2014年3月初是西安音乐学院专业校考的时间,临考前十余天,李青被梁某告知,报考考生特别多,考学难度比往年大,需要花钱“打点”。

  李青和丈夫先后凑齐12万元,交给梁某。“我也没办法,我女儿决定艺考的那一天,文化课就不学了。”李青说,现在风气不好,专业课是现场打分,人为因素比较大,不像文化课考试,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

  李青介绍,可能是担心考生家长留证据,梁某前前后后收的14余万元均是现金,“十几万对我家来说不是个小数目,那是省吃俭用,找亲戚朋友借啊”。

  质疑2

  利用发展党员做交易?

  2014年,李珂顺利进入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学习。

  李青一家人以为李珂从此开启一段愉快的大学学习时光。事实也确实如此。2014~2015学年中,李柯因成绩优异,荣获国家奖学金,2014年到2016年期间,李柯还获得“优秀学生”“优秀团干部”等多个荣誉。

  

图片


  李青介绍,她一直与梁某保持着联系,期待对方能照顾一下女儿,“刚开始两年送她(李柯)上学,每次都要去看望他(梁某)”。此外,因为李柯是班干部,与时任钢琴系党总支部书记的梁某接触也多。

  转变发生在大一下学期。此时梁某要介绍李柯入党,与李柯接触频繁。

  李青说,梁某以发展入党为理由接近李柯,并让李柯去他家里、去办公室,其间梁某做出了各种不雅的动作。最初,李柯并不敢跟家里人说这些事。

  后来,李柯的精神状况出了问题。

  2016年底,李青去学校看望李柯时,发现女儿精神不对劲,不像正常人的状态。在李青的追问下,女儿将抑郁症的诊断书拿了出来,李青极为震惊。2016年12月13日,李柯在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被确诊为中度抑郁症,病历上显示“三天前欲跳楼,被同学抓回”。

  

图片


  李青帮女儿办理休学后将女儿接回洛阳老家看病,这期间,李青和丈夫慢慢询问,终于得知女儿被骚扰的情况。

  “我和她爸爸轮流24小时看护她,晚上我看前半夜,她爸爸看后半夜,因为我身体不好,我也熬不住。”李青说,在他们的开导下,女儿慢慢讲述梁某长期对其骚扰一事。

  在家的8个月时间里,李柯的抑郁症得到了缓解。

  质疑3

  猥亵学生导致其抑郁自杀?

  2017年9月,休学近一年的李柯返回学校,本以为骚扰一事会就此平息。但李柯刚回到学校,就受到了梁某的威胁。

  此前,李柯父亲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梁某曾威胁李柯“要是敢不从,敢乱说,让你在钢琴系待不下去”。

  看着身边的同学考研成功,李柯也想读研。2018年,李柯在校外租房学习,与她一起租房的是她的好朋友。李青称,自己不想打扰她们学习,就没去陪同,加之女儿一直在吃药缓解病情,所以比较放心。

  2018年12月22日,考完最后一门课程的李柯在出租屋内自缢身亡,并留下一封遗书,控诉梁某的猥亵行为。

  “我们一直以为孩子是因为学习压力太大,想不开,没想到,梁某竟是导致孩子精神崩溃,最终走向极端的那个‘师冠禽兽’。”李青称,在整理女儿遗物时,家人发现她记录下了自己受钢琴系领导梁某的长期骚扰、猥亵,她怀疑女儿或是因此自杀。

  李青保存的一份聊天记录,是从李柯的iPad中发现的,疑是李柯与梁某的聊天记录,内容包含“一会儿到大门口传达室帮爸拿包果(裹)”“爸的美女”“闺女在哪儿”等内容。

  李柯自杀后,李青没有再联系过梁某。李青向派出所报了案,她本人及其丈夫还多次向西安音乐学院纪委、陕西省教育厅纪委举报,无果之后,她选择向陕西省纪委举报,前前后后递过60余份材料。直到2020年,此事才有转机,陕西省纪委对此事立案调查。

  

图片


  李青持举报信和个人身份证复印件,实名举报西安音乐学院

  李青表示,所有给女儿作证的学生,要么还在校学习,要么被学校打压或约谈,为了保护他们,所以暂时不能提供电话。

  “原先很幸福的家庭,已经被破坏了,我们两口也没快乐了,有的只是痛苦,有的只是恨。”李青说,近两年来,他们一直没有放弃给女儿讨个说法的想法。

  记者从警方人士获悉,此前2018年出事时,派出所民警出警,勘察后排除他杀,属于自杀身亡。

  民警经过调查取证,未发现相关证据,达不到立案的标准。警方暂时也未接到学生反映遗书中关于干女儿一事。

  回应

  A.西安音乐学院

  李青所举报内容是否属实?11月27日,记者致电西安音乐学院党委宣传部,一名值班工作人员表示,李柯自杀一事发生后,梁某就被停职,其他的不便回应。

  另一名负责人表示,现在还在调查中,学校一直也有调查组,并称“他(梁某)一直都不是教师,是学校的干部”,上述负责人表示,梁某现在不在学校了,正在接受调查。

  为何事发两年还没结果?上述负责人称“调查很深入,调查还没形成完整的事实”。

  梁某是否被其他学生举报过猥亵?对方表示,现在正在调查,不方便透露详细情况。

  12月1日,记者查阅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官方网站。

  该网站“支部建设”一栏最新的信息是2014年1月8日发表的党团工作信息,该信息显示,梁某以系党总支部书记出席了钢琴系党总支举行的学生支部纳新大会。该栏目之前的信息中,梁某以系总支部副书记的身份出席活动。

  该网站“现任领导”信息是2019年5月15日发布的,钢琴系现任领导由一名系党总支书记、一名系主任和两名系副主任构成。排在首位的钢琴系党总支书记名为唐灵宝。

  而李青向西安音乐学院纪委、陕西省教育厅纪委举报梁某的时间为2019年1月2日。

  B.陕西省教育厅

  11月30日,陕西省教育厅办公室一名值班人员告知,陕西省纪委目前正在调查此事,并称此事较为复杂,也不一定是家长所说的情况。

  上述工作人员称,此事的具体情况和进展,需要咨询陕西省纪委。

  C.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

  12月1日,记者赶赴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进行咨询。

  该局政工科相关负责人表示,11月15日,李青等人在西安音乐学院举牌(维权)后,民警出警将李青等人带回辖区派出所,对其进行批评教育,李青等人表示理解,不再采取过激方式。

  目前,警方也在等待陕西省纪委调查结果,警方表示,梁某如有违法行为,他们将会迅速对其采取措施。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