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社会趣闻

走出大山的「寒门贵子」:读书改变命运?没那么简单


  不久前,一个带着母亲遗照上清华的男孩曾引发热议。

  男孩名叫何润琪,今年18岁,父亲是一名钢筋工人,母亲在两年前意外去世,家里条件十分清苦。而他在今年的高考中以湖南省文科第一名(707分)的成绩被清华大学录取。

  


  说起自己寒门学子的身份,何润琪认为:

  “贫穷、苦难与成功无关,但它们阻挡不了成功,因为它们吓不倒那些有爱有梦有信念的人。”

  这句话再次让那些身处不利环境,但梦想改变命运的寒门学子们受到关注。

  还有多少克服了贫穷和苦难的「寒门贵子」?

  这些「贵子」是怎样走出「寒门」的?

  「读书改变命运」是真的吗?

  抱着这样的疑问,我们通过农行“金穗圆梦”大学生助学活动找到了吴荣华。

  为深入贯彻落实中央关于脱贫攻坚要求,2018年6月,中国农业银行启动了深度贫困地区“金穗圆梦”大学生助学活动。活动启动后,农行上下积极奉献爱心,共募集捐款5178万元,活动委托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实施,资助“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县、中国农业银行定点扶贫县、重点帮扶县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大一新生,按每人一次性资助5000元的标准,帮助解决新生入学路费、生活费和部分学费等。

  吴荣华来自贵州省黔东南州的一个小山村,父亲早早过世,母亲独自在外打工,家中还有未成年的弟弟妹妹。

  今年,拿着大山留守儿童剧本的他以优秀的成绩考上了中国政法大学,逆势北上,似乎符合大众对「寒门贵子」的期待。于是,我们决定从吴荣华开始,尝试走近「寒门贵子」的真实人生。

  我们在中国政法大学昌平校区见到了吴荣华,刚刚成为大学生的他,穿着一件明黄色的卫衣,背着一个双肩包,俨然一副积极阳光的大男孩模样。

  


  吴荣华与大多数人对寒门学子「小镇做题家」的刻板印象不一样,在吴荣华与我们的交流中,他自信而从容,对我们抛出的问题都能侃侃而谈。

  在谈及自己接受的资助以及未来时,他提到:

  “我更希望我是一个给予者而不是一个索取者,所以我有一天有能力了也要加入帮助别人的行业,延续这个精神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在吴荣华与我们的交谈里,他总是会反反复复提到几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独自一人在外打工的母亲、在高中时给了他温暖的老师、还有一直为他提供帮助的村主任等等。

  或许寒门学子的成长不仅仅是一个人单打独斗的“读书改变命运”那么简单。

  要解开这个问题,与吴荣华交谈还不够,我们得去吴荣华的家乡走一走。

  //////

  2020年11月15日,经历十二小时的动卧,跨越将近两千公里,我们来到了贵州省黄平县。

  


  没有直达黄平县的飞机和火车,我们坐动车到凯里,又在高速上行驶一个多小时后到达黄平县从这到吴荣华所在的村庄,地图上的直线距离只有十几公里,但车子却在盘山公路上颠簸了将近一个小时,行驶了三十多公里之后,我们终于抵达了吴荣华的家乡—黄平县白保村。

  


  黄平县白保村村里的路特别绕,吴荣华的家很难找,我们只好找到当地一个村民引路。他带着我们绕过了几个山坡,穿过了一条只能容纳一个人的窄道,看到几栋挤在一起的房子,墙体上的红砖和水泥裸露在外,吴荣华的家就在这里面。

  


  通向吴荣华家的路那时刚好下午4点多,吴荣华的弟弟一个人在家等我们。16岁的他身形瘦削,见到陌生人明显有些局促不安,关于自己家的情况也不愿多提。

  唯独提到他们家房子的时候,弟弟的话突然多了起来,他告诉我们这个房子是07、08年左右,父亲和母亲一砖一瓦垒起来的,承载了很多回忆。

  


  吴荣华家的房子说完他往屋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然后低下头默默地说:

  “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走进来的时候偶尔会有一种人走茶凉的感觉。”

  弟弟带我们在家中走了一圈,屋里很空,只有几簇苞米、几袋豆粕,还有隔壁伯父伯母养在门口的几只鸡。

  两兄弟的卧室更简单,一张床、一个柜子、还有一张用木板支起来的书桌。

  


  吴荣华和弟弟的卧室房间墙上留几个洞,是通风用的,弟弟说冬天可以用纸糊起来,不会冷。

  


  谈起吴荣华,弟弟露出骄傲的表情:

  “我哥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也是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人。”

  其实,被弟弟仰视的吴荣华也曾有过叛逆期,但他的叛逆期在父亲去世时便戛然而止了。

  “我应该替我父亲完成他交代给我的事,他让我照顾好弟弟妹妹和母亲,我一直都记得他的话”

  吴荣华时刻提醒自己不能任性,要代替父亲成为家里的顶梁柱。

  对于母亲,吴荣华更多的是愧疚。

  作为长子,吴荣华比谁都清楚母亲的辛苦。父亲去世后,她独自一人在浙江做瓦工,负担起兄妹三人的生活和学校费用。

  她没有告诉吴荣华自己具体的工作,吴荣华也不敢多问:

  “(跟妈妈视频通话时)我能感觉到她很累,她气喘吁吁的,脸上也有灰,但是她不想多说,我也不想多问。”

  家庭的困境和父亲的离世在吴荣华的内心深处烙上了一个很深的伤疤,这道伤疤时不时地隐隐作痛,影响着他的情绪,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学习。

  高三时,他一度自暴自弃,甚至不去上课,独自躲在宿舍被子里痛哭。

  最能感受到吴荣华情绪波动的,是他的高中班主任杨老师。杨老师患有痛风,在平地上走路都吃力缓慢。但只要找不到吴荣华,他都会出现在吴荣华六楼的宿舍,一次不落。

  吴荣华觉得,杨老师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从早读到放学,一天之中他陪伴学生的时间比陪伴家人的时间都多。

  杨老师也笑称自己中秋节也跟学生们一起过。

  “这里的孩子大多是留守儿童。他们没有跟家长在一起,有我们在,我们就是他们的父母亲,跟他们一起团聚。”

  说到这里,杨老师在我们面前落了泪,他告诉我们他很想念吴荣华,很想念自己那个像家一样的班集体。

  对于吴荣华来说,杨老师也不仅仅是班主任,某种程度上来说,像是父亲。

  高中时与老师同学们在一起,让吴荣华暂时忘记家庭的破碎。

  


  吴荣华的班级 受访者供图然而,寒门学子想要走出大山,有才智、有努力、有决心,有老师同学的关怀,依然不够。

  经济的窘迫还是让吴荣华时常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

  他需要国家补助才能完成学业。但申请补助过程并不十分顺利,好在村主任愿意帮助他。有时候吴荣华需要一个公章,村主任就翻越三十多公里的山路亲自给他送到县城。

  “能为他做的申请都会为他做好,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可以专心学业。”

  在吴荣华取得优异的高考成绩,被中国政法大学录取后,提供给他的帮助依然没有停止。为了减轻吴荣华的学费负担,学校、老师和村里都给他推荐了来自农行的“金穗圆梦”大学生助学活动,吴荣华参加了这个活动,获得了一笔五千元的补助,减轻了家庭的经济压力,成功入学。

  


  //////

  现实中,囿于地域、家庭、经济的限制,还有很多人渴求改变命运而不得,有些贫苦地区的学生渴望走出大山,却不知路在何方。

  而吴荣华也只是受到中国农业银行资助的万千“寒门学子”中的一个。

  @温衡(化名) 江西省石城县

  2019年考入厦门大学航空航天学院

  温衡家庭是石城县一个村庄的贫困户,当地经济相对落后,村民多以种西瓜和卖枇杷为生。她的父母都在广州的一个厂里打工,妈妈是一名纺织工,爸爸是一个名工人。

  在有活儿的时候,她的父母每人每月可以有3000元左右的工资,还要供正在上初中的弟弟、妹妹上学。自从奶奶中风后,温衡家里的经济变得更困难了。

  “我家世世代代都没有出过大学生,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大学生,会觉得比较光荣。农行的补助除了解决了我学费的担忧,还让我对上学有了期待有了动力。”

  


  @牟立杰 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

  2020年考入厦门大学中医学专业

  牟立杰的家乡在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那里是“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县。他的父亲年轻时常年奔走在全国打工,如今疾病缠身没有可靠经济来源,母亲在家务农,还要照顾家中的三个孩子。

  今年夏天,牟立杰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厦门大学。对他来说,能继续读书是改变贫困生活的唯一道路。但因家庭经济困难,无法正常完成学业。在学长的推荐下,他申请参加了农行的“金穗圆梦”大学生助学活动。

  “这个活动会资助五千块,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一学期生活费肯定够了,上学期间就不用担心生活费的问题,不用去打工,也减轻了家里的经济压力,让父母有更多精力放心去搞养殖,去买些牛羊。”

  


  @索朗 西藏自治区仁布县

  2020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索朗的家乡在西藏日喀则的仁布县,那里风景优美、民风淳朴。但由于历史原因和资源条件有限,与美景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家乡的贫穷落后。

  今年高考,索朗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北京师范大学,这份梦寐以求的录取通知书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的父母在家务农,妹妹正在上高中,生活捉襟见肘。

  “我考虑过要不要去念大学,留在家里可以分担父母的压力“

  就在一筹莫展之际,在当地村书记告知下,索朗申请了农行的金穗圆梦”大学生助学活动,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教育给个体带来的成长和格局,对贫困家庭的彻底脱贫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近几年,国家采取各种措施提高教育扶贫的力度,均衡教育资源配置,教育扶贫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面对教育发展不平衡和落后地区教育资源稀缺的状况,仍然需要社会各界付出更多的努力。

  幸运的是,在教育扶贫这条道路上,中国农业银行一直在行动。

  “金穗圆梦”活动实施三年来,已累计帮助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学生10265名,其中2018年资助3995名,2019年资助3832名,2020年资助2438名。作为教育扶贫的重要内容,“金穗圆梦”活动将捐款直接用于帮助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孩子就学,既实现了精准对接、精准帮扶,又抓住了阻断贫困代际传播的着力点,为贫困家庭及其子女改变贫困面貌和个人命运,提供了实实在在的帮助。

  据介绍,近年来,除了教育扶贫措施外,农行还多措并举,通过金融扶贫、消费扶贫、产业扶贫、招商引资等方式,全力促进贫困地区经济发展和农村建设。

  在扶贫战役攻坚之年,中国农业银行已经做出了表率。正如中国农业银行派驻贵州省黄平县的扶贫干部马磊副县长所说:

  “我们农行生于农长于农,跟农村人民感情是特别深厚的,所以我们在脱贫攻坚的时候,冲到前线去,那是理所应当的。”

  //////

  一个寒门学子走出大山,绝非「读书改变命运」六个字可以概括。

  这背后包含了

  国家扶贫的政策

  当地对教育的重视

  父母对孩子的殷切盼望

  老师同学的关怀

  以及来自远方的爱心......

  是无数人合力的结果。

  这也让我想起吴荣华的弟弟给我们讲的一个故事。

  有一次哥哥(吴荣华)寒假回家,路上下了很大的雪,弟弟去接他,手都冻红了。

  吴荣华告诉弟弟:冷的话就好好努力,以后回来的时候就不用这么苦了。

  “当时我心里很感动,下意识地往回看了一下,看到(雪中留下的)那些脚印,就像是(哥哥从)那些困难里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感觉。”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