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社会趣闻

男子工作时被吸入排水机 家属发现时只剩一堆遗骸

 

  早上打电话人还好好的,下午打电话就没人接了……江苏省连云港市王先生没想到,58岁的父亲上班期间会出现意外;更没想到,再次相见时,一米七二的父亲只剩下一小堆遗骸。

  


  再有一年多,王书生就该退休了

  早上打电话一切正常下午无人接听

  王先生是江苏省连云港市人,父亲王书生出生于1962年8月。“父亲生前是江苏某上市公司职工,在连云港市海州区某农场电站工作。”

  “父亲在农场工作几十年了,具体多长时间我说不上来,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在那里工作。”王先生介绍,父亲所在的电站主要承担片区的农田灌溉工作,父亲的职责是管理和维护电站的几台大型水泵。

  “我和母亲等人居住在连云港城区,父亲吃住在工作的朱河电站。电站距连云港城区并不算远,开车约半个小时就能到。”王先生告诉记者,近些年来,电站只有父亲一人值守。由于工作性质特殊,父亲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成年累月处于工作状态,节假日也不例外,除非家里确实有事需要请假,“有时深夜12点还需要抽水、排水。”

  12月5日是周六,当天早上,王先生的母亲还和丈夫(王书生)通了电话,听到王书生说自己一切都好,让家里人不要挂念。当天下午、晚上,家人再次给王书生打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父亲所在的电站在农田中间,信号不是很好,以前也出现过电话没人接的情况,所以家人当时并未放在心上。”

  12月6日,王先生家人再次给父亲打电话,显示已关机。

  一天后家人赶往现场发现人已遇难

  一天多时间没联系上父亲,王先生和家人开始为父亲的安危担心起来。

  12月7日(周一)一大早,王先生通知父亲单位领导说明情况,之后和家人乘车赶往父亲工作的电站。“我们到电站时,屋里的灯全亮着,门未锁,父亲的手机和钱包在桌上放着。”

  王先生和家人发现,电站机房观察孔上的盖板不见了。“机房架在河坝上,观察孔是方形的,大约有60厘米乘以80厘米那么大。”王先生说,机房的观察孔平时用盖板盖着,机器运行期间,值守人员会取掉盖板,通过观察孔观测水位及水泵的运行情况。此外,电站检修机器时也会取掉盖板,架梯子下到机房里面。“检修机器都是几个人同时作业,不会有人独自下去。”

  之后,王先生和父亲公司的人拨开观察孔下方的水草,发现王先生父亲的另一部手机落在水边台子上。电站的人找来梯子,王先生等人下到机房后发现父亲的其他钥匙。“当时就感觉可能出事了。”众人在泵房周边找了一圈没发现王先生父亲的身影。水泵里的水抽出后依然没发现任何线索。

  “当时没人想到人会被吸进机器里。我们就一边打电话报警,一边找人排放机器里的水”。家属和工作人员再次下到机房寻找,在机器周围发现了一些肌肉组织和内脏。电站工作人员立即联系法医。经法医证实,机房里发现的肌肉组织和内脏是人体组织。这时大家才确定,王书生是被吸到排水机中遇难的。

  


  今年国庆期间,王书生(右二)参加女儿婚礼的照片

  出事半个多月后事还未处理完“希望父亲所在公司尽快拿出方案”

  王书生是怎么下到机房,又是怎么被机器吸进去的?王先生说,当天父亲不可能下去检查机器,因为梯子当时并不在观察孔边。没有梯子,人没办法下去。

  “后来,电站工作人员在水里发现了观察孔的盖板。”王先生和家人分析,当天可能是父亲接触到观察孔盖板时,盖板脱落,父亲和盖板一起掉到水里。当时,王先生父亲应该还有意识,想掏手机打电话,后来发现手机被水侵坏了不能打,才将手机放在旁边的台子上。“父亲或许是想从机房旁边拦水草的铁网爬出来,可能没站稳或摔了一跤,不小心被机房的机器吸进去了。”说到这里,王先生泣不成声。

  “电站领导说父亲出事当天,机器没开,我们认为这根本不可能。如果机器没开,父亲不会被吸进去。”王先生介绍,遗骸打捞上来后被装进一只塑料袋中。几天后,DNA鉴定结果显示,遇难者就是王先生的父亲。

  王先生说,父亲遇难当天,公司的人没有告诉他们如何善后,只是打电话让他们准备材料、报工伤什么的。“后来,公司就没有消息了。我们找过两次,他们一直在推脱。”

  12月23日下午,应公司邀请,王先生和家人来到父亲所在的公司,协商解决父亲的善后事宜。“案发后,当地公安机关通知我们,父亲系工作期间死亡,且排除刑事案件的可能,让我们和公司协商赔偿事宜。协商好了,公安机关会出具死亡报告(死亡证明)。但父亲公司的人却让我们先开死亡证明等材料,说公司拿到死亡证明后会开会研究事故责任如何划分,然后再协商赔偿的事。协商就此僵持起来。”

  王先生反映是否属实?王先生父亲所在公司对处理善后事宜是什么态度?12月24日下午,王先生父亲所在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华商报记者,王书生的善后事宜正在积极处理之中,公司领导、部门领导很重视,12月23日下午已与家属初步达成协议。

  对此,王先生予以否认。

  “电站的人员设置、管理存在漏洞,防护措施也不到位,如果我们不去现场,公司可能都不知道父亲出事了。”王先生说,父亲出事半个多月了,遗骸还在殡仪馆放着,眼看今年都快过完了,家里人非常着急。“父亲是2020年遇难的,不能让我们2021年再处理后事吧?”王先生希望父亲所在公司尽快拿出方案,让父亲早日入土为安。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