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社会趣闻

学霸君被爆欠薪,学生无法上课,部分家长还要被迫还贷款

  

  近日,有数位学霸君学员家长向南都记者爆料,称学员在学霸君已无法正常上课,还有数位学霸君的兼职、全职教师向南都记者爆料已被拖欠两个月工资。

  据了解,“学霸君”是创立于2013年的K12在线教育公司,主要业务是一对一在线课程。许多无法正常上课的学员家长告诉南都记者,他们都在学霸君班主任的诱导下使用了分期付款,现在正面临着课无法继续上,分期付款还要照常付的问题。

  北京市炜衡(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蒋洁雯告诉南都记者,家长和教育机构的服务合同关系、家长和金融机构的借款合同关系是两个不同的合同关系,要各自独立去履行义务和行使权利,但家长可以对学霸君主张解除、退钱等。

  兼职、全职教师均被欠薪

  “我们是每个月8号可以申请提现上个月的工资,当月的25号可以到账。12月8日提现的是11月的工资,但是25号没有到账”。在学霸君兼职教英语的徐老师(化名)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学霸君没有对外官宣,她也不清楚具体怎么回事,但在12月31日学霸君的教学系统已经崩溃,“实际上前几天就已经无法排课了。不过,当时有几个孩子的课程还在系统里,虽然知道公司可能不发薪了,我还是坚持上了一些课。今天系统已经完全登不进去了”。

  12月27日,徐老师所在的企业微信群里中,一名学霸君的工作人员在群公告中表示,目前公司的情况还没有明确的通知,“我们也是懵的在等待官方通知”,并表示如果真的存在问题,工作人员和教师一样是受害者。

  


  作为兼职教师,徐老师和学霸君并没有签劳动合同,也没有签过任何协议,“当时入职的时候就是直接系统开了账号,然后就上课了。招聘的人当时的意思是我们都是电子签约,但现在我也找不到这个电子签约在哪里”。徐老师认为没有具体的合同也造成了她的维权困难。

  除兼职教师外,学霸君目前还有大批“全职教师”也面临着拖欠薪资的问题。“学霸君的全职教师总人数在1000人左右,拖欠了两个月的薪资,每个全职教师被拖欠的总薪资应该在2万块到4万块之间”。一位学霸君全职教师维权代表告诉南都记者。

  今年四月底在学霸君入职教语文的于老师告诉南都记者,她在7月转正,收到了劳动合同,但在今年9月收到邮件称第三方机构通知学霸君换签,要求其签订一份新的员工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权利义务转移书、一对一教师手册签收单以及辞职信并寄回,第三方机构“易智汇”将把完整的劳动合同寄回。

  


  一位受访者提供的全职教师更换合同主体邮件。

  但截至目前,绝大多数全职教师都并未收到盖完章的劳动合同,有学霸君的全职教师打电话给“易智汇”后,对方则称教师已辞职,和其已没有关系。

  “从换合同开始,就是有预谋的,我们被骗着离职了。”于老师告诉南都记者。

  家长分期付款仍要还款

  和教师欠薪同时发酵的,还有预付费后无法正常完成的学员课时。家长谭某告诉南都记者,她目前和孩子生活在美国,从2018年开始给孩子在学霸君报中文课,今年五月她主动找到班主任续费了三万多元,“现在还没来得及使用新买的,课时就已经无法正常上课了”。

  谭某展示给南都记者的截图显示,她三万多的课程费用都是通过微信和支付宝缴付,收款方是学霸君的运营主体“上海谦问万答吧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不过,谭某在连续3年的买课中,从未与学霸君签过合同。

  据谭某介绍,10月27日,平时和谭某联系的学霸君“班主任”告诉她,“公司没有给我们任何说法,您北京有家人,赶紧让他们上门吧,这几天行政还在”。

  随后,谭某上海的妹妹去了学霸君位于当地的公司,看到家长在现场填写退费单,“还有警察也上去了,但是没有看到公司的人,家长被告知学霸君公司的租金上个月就没有付了”。

  此外,有多位家长告诉南都记者,他们采取的是分期付款的方式缴纳的学霸君学费,找的金融机构包括河北幸福金融、中银消费金融等,而这些采取分期付款的家长,也并没有拿到和金融机构签订的协议。

  “我也没有和中银消费金融签过什么协议,当时都是班主任在网上提示操作的,我们只和学霸君单线联系。”学霸君学员家长小妍告诉南都记者,她从2019年就给孩子报了学霸君的课程,今年又续费了17000元,每个月分期付款1275元。“学霸君现在都罢工了,我的分期真不知道该怎么再付下去。”

  学霸君12月 还在促销

  南都记者从12月27日起联系学霸君公关负责人,但截至目前对方仍未给任何回应。有接近学霸君创始人、CEO张凯磊的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张凯磊12月30日在员工群里晒了余额宝的余额,“只有一千多元了。他现在在外面租房住,他家也被要债的人包围了,回不去了”。

  “学霸君已经两年没有拿到任何融资了,全靠张凯磊自己的钱支撑这个项目,一直到上个月他实在支撑不住了。”

  天眼查数据显示,学霸君最近一轮融资在2017年1月,由招商局资本和远翼资本领投的1亿美元的C轮融资。随后,学霸君再没有传出融资消息。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有部分线上教育机构正在接收学霸君的员工。不过,有学霸君的全职教师表示,没有任何公司在接收学霸君的教师,“据我所知,他们招聘的是学霸君的销售人员、售后服务人员。”

  南都记者留意到,双12期间学霸君还在正常做活动,截至目前学霸君官网能见到促销信息。

  


  学霸君首页上的促销信息。

  律师:部分家长或要被迫还贷款

  北京市炜衡(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蒋洁雯告诉南都记者,对于兼职教师,很有可能是非全日制用工,非全日制用工形式下,可以订立口头协议,而且任何一方可以随时通知对方终止用工,且终止用工时,用人单位不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但已经付出的劳动必须要进行结算支付,“老师如讨要薪资未成,可以向劳动行政部分投诉或申请劳动仲裁。逾期不支付的,可以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其按应付金额的50%-100%的标准加付赔偿金。”

  对于全职教师,由于涉及劳动合同主体更换,所以和新主体之间可能会产生劳动纠纷,但“用人单位没有及时足额支付工资的,劳动者是可以立即解除合同的,而且用人单位需要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

  蒋洁雯表示,对于缴费后无法正常上课的家长,家长和教育机构存在服务合同关系,虽然没有订立书面的合同,但是如果有电子合同,没有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已经实际全部或部分履行的,也是有效的,“课不能继续上,家长可以主张解除、退钱等”。

  但家长和金融机构的借款合同关系,也是要看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进行,“我们看来就是两个不同的合同关系,要各自独立去履行义务和行使权利”。换句话说,部分家长或要被迫还贷款。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