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 鬼故事

你被哪些鬼故事吓尿过?

2021年07月25日180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恐怖寻找恐怖寻找® 偃月一刀我,颜洲,吴小磊,火柴,住一个宿舍。颜洲学习成绩一般,好奇心强,啥都想尝试一下。吴小磊名字里有小,人却高高大大,粗壮结实。火柴原名李朝征,干枯瘦小,性格安稳随和,沉默寡言,没事就往床上一躺,捂上被子,翻看手机。三人嫌他名字拗口,干脆叫他火柴,他竟然爽快的答应。 特别介绍一下颜洲,他和我是前后桌,还在一个宿舍上下铺,关系铁的没话说。他的爸爸原来在国土资源局上班,后来精简机构,他爸爸被精简,在家待业。后来镇上往外承包荒山,他依靠自己的那点人脉,以每年三万五的价格,承包了两座荒山。种了果树,还圈出几亩地,养上了山鸡,山羊,开办农家乐,活羊现杀,活鸡现逮,生意火爆。 颜洲每次回家,他爸爸就叫他在农家乐后厨帮忙,弄得一身油水和葱花味。搞得颜洲不愿意回家。我们仨回家的很勤,就数颜洲,一个月也不回家一趟。 星期天没事,颜洲常去湖滨公园玩,那里有下棋的,跳舞的,算卦的,颜洲每次去公园,最喜欢看吴瞎子算卦,一看就是一整天。那吴瞎子一只眼已经完全失明,另一只眼也只有0.4的视力,人们都叫他吴瞎子。不知是有真本事咋的,经常有人找他算卦。大部分人都被他忽悠的点头似鸡啄米,心甘情愿奉上卦资。 颜洲就是这样一个人,特别喜欢有点神秘的东西,喜欢猎奇。而且胆子贼大,还不服气,啥都敢干。他曾经带着被窝,在一个没人敢去的凶宅里,独自住了两个晚上,只为寻找灵体。但是啥事没有。也曾经晚上十点多独自一人去火葬场边上,找了块空地,一边抽烟一边拉屎,足足抽了三支烟,才提上裤子,蹬着自行车回学校。一路平安无事。 渐渐的,这些已经满足不了他的猎奇心理了,进而寻找更刺激的方法。我都劝他,不信可以,但要有一颗敬畏的心,我说他就是翻着花样作死。他嗤之以鼻:切,这世界哪里有什么鬼神,都是自己吓唬自己。 人往往都是这样,年轻,莽撞,以为自己很厉害,世界踩在脚下,但真遇上事,才发现自己是那么弱小……而颜洲的轻率,让他悔青了肠子,并且为此,痛苦的活着。 一 那年九月底,他又从别人那里,听来了几种更刺激的寻灵方法。 这是他听说几种方法后,回宿舍眉飞色舞跟我们讲的。第一种:十五月圆之夜,必须有月亮,拿一捆烧纸,一面镜子,到一个小巷的十字路口,把烧纸放到月亮地里,把镜子放到拐角处,调好位置,能看到烧纸。然后,把烧纸点燃,人转过街角去,不要被火光照到,然后等烧纸烧完,用两片薄土豆片擦擦眼睛,……然后通过镜子看那边烧纸的灰烬。据说能看见一些东西。 第二种:也是晚上,拿三炷香,煮好一碗水饺,到陵园或者是坟地附近,把三炷香点燃,插好,把水饺放在香前,等香烧完,端起水饺就走,找一个角落,四周撒上石灰,然后把水饺吃完。这个据说能在石灰上看见脚印。 第三种:找一面年代久远的镜子,也是晚上,在一间空屋子里,对着镜子削铅笔,心里默念,快来找我,快来找我。注意铅笔皮不能削断,要削成完整的一条。这样大约就能有效果。慢慢削,很快就能见到你想见到的,据说不是镜仙,就是笔仙…… 颜洲得意洋洋的说完,问我们三人谁愿意陪他去。听他说完我们吓得汗毛直竖,纷纷摇头。他见我们三人都不愿意和他去,气的直骂我仨懦夫。然后他去准备了烧纸镜子等物,准备每一种都尝试一下…… 二 颜洲试的第一个是对着镜子削铅笔。他从村里花30块钱买了一面时间比较长一点的镜子,上面还有图案,用红漆印着:工农兵大团结万岁。可能是6,70年代的,他本来想找年代更久远的,可惜搞不到。 吃完晚饭他就出门了,也不知去哪儿了。 颜洲当晚十点多回到宿舍,我们三人都还没睡,他回来后以后眉飞色舞,谈笑风生,啥情况也没有。他得意的向我们炫耀,他又战胜了一个谎言。 他试的第二个是坟场召灵。那天晚上他特意没吃饭,从水饺店买了一斤水饺,从纸草店买了一管香。在宿舍呆到9点半多,用火柴的电饭锅把水饺煮出来,用饭盒盛好,方便袋提溜着,拿着打火机和香就出门了。 学校附近不远就有个坟场,现在比较邪门的是学校不是建在坟场上面,就是建在坟场旁边,这事实际都是人为的,不过也不得不说,这事情做的比较混账。 因为前面几次颜洲都平安回来,我们也没拿着当事,斗了一会地主,各自睡觉了。 三 那晚颜洲回来的时候大约有十一点多,我睡的朦朦胧胧的,他进屋把我吵醒了,火柴也醒了,和他打了个招呼:回来了?颜洲嗯了一声,我接着沉沉睡去,火柴可能也睡着了,吴小磊睡得更死,醒都没醒。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阵电话铃声把我吵醒了,我看见颜洲在卫生间接电话,我正是熟睡,困得睁不开眼睛,也没细听,翻了个身就再次睡过去。 睡着睡着,有人推我:“于得水,于得水,醒醒!醒醒!”我睁开眼,看见是火柴。他在那张床的上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的床前,焦急的看着我。他看见我醒了,他又去推吴小磊:“吴小磊,快起来!”我一看,两点多种,不禁有点生气,睡着的人被打扰,那肯定不高兴。问他:“火柴你干嘛,不让人睡觉。” 吴小磊也醒了,火柴接下来带着哭腔的话,让我和吴小磊陷入了深深地恐惧:“刚才颜洲回来,在床上躺了一会,就去洗手间了,我在上铺看的真真的,他拿出那面找来的镜子,一边照一边往嘴上涂口红。于得水,吓死我了,洗手间灯都没开!头扭过来扭过去的照,照了有半个钟头,来了个电话,他就出去了。” 我知道事情不好,赶紧穿上衣服,叫着他俩急急赶往警卫室。 警卫睡眼惺忪的被我们叫起来,老大不愿意,我们急忙解释,跟他说明了来意。 他听完后,说:“刚才是有个学生出去了,我给开的门,也没太注意,他说有东西掉在校外了。” 我和火柴,吴小磊急忙往外跑,想出去找颜洲,警卫叫住了我们仨:“同学,你的朋友有点奇怪,别的人让我开门,都是陪着笑脸,他……脸上一点表情没有……” 三人也不敢分开找,沿着学校附近的路,一边喊,一边找,但是徒劳无功。 火柴突然想起给他打电话,结果电话竟然打通了,但里面的声音更加深了我们三人的恐惧:没人说话,只有一种类似于感冒后鼻子不透气的吭哧吭哧的声音。 三人一直找到天亮,最后垂头丧气的回了学校。 四 直到上课时间,班主任来到学校,我们三人立刻去找到班主任,和他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班主任马上和我们去了警卫室,要求查看昨晚的录像。 在录像里,我们看到颜洲提着方便袋出去,然后一个多小时提着回来,然后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他又直挺挺的出去了,走路的姿势有点异常,但也看不出什么问题。警卫说:”就看到这儿吧,实在不行就报警……”话音未落,火柴指着屏幕惊呼:“那是什么?!”我们一看,视频正常。火柴哆嗦着几乎说不出话来:“倒、倒、倒回去,倒回去看。”警卫把录像倒回去,我们看见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在颜洲刚出去不久,从视频的右上角,抬着头,在颜洲后面跟着,爬出去了…… 颜洲失踪了,班主任通知了家里。然后报了案。 他的父母很快赶到了学校,派出所,学校,还有他的家里人,一共三十多人,分头寻找,找了整整三天。最后在一个废弃的地下仓库里,找到了他。地下仓库原来是个水果贩子放水果的地方。后来要拆迁,水果贩子搬走了。可能是 拆迁手续没办好,房子都腾空了,一直没拆。 当时是我和吴小磊发现的他。那里垃圾遍地,粪便到处都是,两扇破烂的木门虚掩着,找到他的时候,吴小磊在外面大喊:“颜洲!颜洲!”接着听见颜洲那想喊却微弱的声音答应。接着听见玻璃杯破碎的声音。吴小磊推开木门,拿手电朝里一照,大喊一声:“在这里!” 等到我和吴小磊进入地下室,看到的是让人惊悚的一幕:只见颜洲躺在一个瓷砖贴面的石台上,佝偻着身子,手机搁在脑袋旁边,他的前方是三支熄灭的蜡烛,三个小碟,碟子里分别放了苹果,饼干,和肉。碟子中间是碗筷和酒杯。 手电筒照在他的脸上,只见他委屈得眼泪扑簌簌的掉。张嘴想说话却只能发出呀呀的声音,都瘦的脱了形了。 我和吴小磊不由分说,抬起他就往外走。 接着给颜洲的爸妈打电话。 颜洲的爸妈来到后,七手八脚的把颜洲抬上车,送往医院。 医生给颜洲输上液,颜洲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几个简单的音,特别看见妈妈,更是万分委屈,泪流不止。 一会功夫,可能输夜的里面也有镇静剂的成分,颜洲睡着了。 一下午也没事,颜洲睡得很沉,应该是有段时间没休息好了。 看到最要好的朋友这个样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也很自责,后悔当初没劝住他,遂决定当天晚上和颜洲的老爸一起和颜洲作伴。让颜洲的妈妈回去休息,劳累了好几天,她身体也吃不消。 晚上吃完饭后,颜洲的妈妈回去了, 颜洲朝里躺着,我和他的爸爸在他的背后聊天。聊着聊着,也没什么话题了,两人开始打瞌睡。 突然,颜洲坐了起来。坐起来就蹬圆了眼睛四处张望,逐渐的,他的目光从门口移向墙角,嘴里开始说话,但是发不出声音,自己一个人冲着墙角说话…… 颜洲猛的回过头来,对我喊了一声:“找吴瞎子!”我还在愕然中,他却浑身颤抖,瘫倒在床上。颜爸爸关切的抓紧了他的胳膊,急切的问:“小洲,怎么了?”颜洲再抬起头来,已经是面无表情,眼神冷漠。站起来往病房外走。颜洲的爸爸急忙拖住他,对我喊:“快去叫医生!” 我叫来了医生,医生来一看情况不对,立刻给扎了一针镇静剂。颜洲拼命挣扎,力气逐渐变小,最后软了下去,睡着了。 医生把我和颜洲的爸爸叫到一边(他以为我是颜洲的弟弟。),低声说:“这个事,恐怕不是一般的病,你们从民间找找能人,可能比在这儿更好。”颜洲的爸爸沉重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颜洲的爸爸给颜洲办理了出院。 我和颜洲的妈妈去找吴瞎子,颜洲的爸爸和颜洲的叔叔等人守着颜洲,白天,颜洲和平常一样,只是受了惊吓,精神看起来萎靡不振。 我和颜洲的妈妈找到吴瞎子,颜洲的妈妈给他带了一些高级营养品,我和他把情况一说,他立刻变得神情凝重,答应立刻叫上他的师兄弟,去处理一下。 五 吴瞎子又叫上了三个人,二男一女,到了颜洲家,看完颜洲的情况,让颜洲再说一下那天的情况。颜洲在深深的恐惧中讲了那天的一切…… 他那天拿着一碗水饺,到了学校旁边的坟场,从路边搞了点土,拿出香,点上,用土栽住,把水饺放上。 等到香烧完了,他找了个墙旮旯,撒上一层薄薄的石灰,把水饺吃了。 还等了一会,也没啥情况,他就往回走。 走了一会就发现不对劲,…… 他发现自己的影子离他五六米远跟着他! 他当时差点没吓尿了,急匆匆的往回走,走到校门口,只觉得有凉凉的感觉,后面的事他就不知道了…… 等他醒来,他就在地下室里了,在地下室里,他看见一团穿红衣的人影。说到这里,颜洲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吴瞎子见状,不再问他了,嘱咐他好好休息。 吃完晚饭,吴瞎子让我和颜洲的一个叔叔帮忙,以防颜洲挣扎的时候摁不住。然后在院子里各个角落都贴了符,忙完后。 围坐成一圈,喝茶,抽烟,等待着。 约摸有9点多钟,静卧在床上的颜洲,忽然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人。吴瞎子一把掐住了他的脚踝,用一种怪声怪气的语调开始唱,又像歌又像戏。唱完几句,颜洲竟然也唱,两人又像对歌,又像交流。 僵持了大约5分钟,吴瞎子拿出绣花针,狠狠地插在颜洲的人中上,颜洲一声惨叫。接着又插颜洲的中指,腋下,踝关节,胳膊窝,腿窝,脚心。(警告:非专业人士切勿模仿)一共扎了十三针。 颜洲拼命挣扎了一会,不动了。 吴瞎子却异常紧张,大喊:捉住它!只见四个人挥舞着各自手里的家伙,在院子里来回奔跑,窜蹦跳跃,其形势就仿佛抓一只撞在网里的鸟。折腾了足足有十分钟,四人围拢在自来水旁边,吴瞎子拿出一个瓷制的葫芦,打开盖,来回晃,晃了一会,大喝一声:“好!”接着盖上盖,贴上符纸,用绳子扎紧。四个人都瘫坐在地上。 当晚颜洲的爸爸又让厨师做了菜,送到家里。 把吴瞎子和他的师兄妹让到上座,开始吃饭。吃着,就问他怎么回事,吴瞎子讲了一个异常悲惨的故事:“附颜洲身的,是一个红衣厉鬼,从小就和继母生活在一起,继母对她非打即骂,父亲是个酒鬼,根本不管不问,继母在她19岁就给她订了婚事,男方是一个家里有点钱的跛子。跛子父母给了继母一笔不菲的彩礼,遂把婚事订了,偏偏在过门的当天,出了车祸,有受重伤的,有受轻伤的,而她被裙子绊了一跤,当时就从身上压过去,人就没不行了,而她结婚当天穿的衣服,从裙子到内裤都是红的。更凑巧的是,出车祸的地方是一块迷魂地,她出事后,魂魄徘徊不去,怨气逐日累积。而颜洲那天恰巧烧香烧在了她出事的地方,把她引了出来。于是她跟着颜洲,紧追不放。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竟然想嫁给颜洲……好在她已经被我装进葫芦里了,只要把葫芦放在稳妥的地方,孩子就没事了。” 几个人在惊恐中听完吴瞎子的讲述。颜洲已经安静下来,吴瞎子从他身上拔出绣花针,针头都变黑了,吴瞎子喃喃自语:怨气太重,怨气太重! 吃完喝完,我问了一个我憋在心里的疑问:那它就这样在你这个葫芦里面了结吗?吴瞎子沉吟一会,说:“会有出来的时候,但是要等待时机……”我再追问,吴瞎子笑而不答。 接下来,他对颜洲的爸爸千叮咛万嘱咐,第二天一定要把葫芦深埋在一个太阳照不到的地方,树底下更好。还有那块颜洲从村民手里淘换的文革时期的镜子,最好一块埋了。叮嘱拿好葫芦,如果葫芦被打破,那他也无能为力了。这一次他已经把所有的本事都使了出来。 第二天,我回学校上课,颜洲的爸爸去办吴瞎子嘱咐的事。 但是没到中午,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颜洲爸爸的车在路上与一辆大货车剐蹭,人没事,镜子和葫芦掉在地上,跌的粉碎! 接着颜洲的妈妈给我打来电话,让我赶紧去吴瞎子那儿。 等到我赶到吴瞎子那儿,看见颜洲的妈妈都哭得说不出话来,吴瞎子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 颜洲的妈妈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抽噎着对我说:“小于,小洲的病又犯了,快劝劝吴大师,让他一定再救救小洲啊……” 我看向吴瞎子,吴瞎子没等我开口,抢先说话了:“小伙子,不是我不去,实在是无能为力啊,我多年修炼的法器一次就全毁了,我再去也是一点用处也没有!”“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得出摊了。” 说完,拿起软凳子和背包,朝门外走去。 我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呆呆的望着他。 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我扭头看去,顿时被颜洲的妈妈惊呆了:只见她几步跑过去,一下跪在了吴瞎子的面前!吴瞎子停了一下,摇摇头,绕过颜洲的妈妈,继续向前走。颜洲的妈妈跪着往前走,追赶吴瞎子,膝盖下已经是血迹斑斑,看得我不禁泪眼婆娑。 吴瞎子犹豫了一会,,缓缓转过头,对着颜洲的妈妈说:“去大朋面馆,面馆老板或许能帮上你。” 说完径直走了。 呆立片刻,我和颜洲的妈妈立刻驱车赶奔大朋面馆。 到了面馆,老板不在,出门买菜去了。 我和颜洲妈妈心急如焚的在店里等。 十五分钟后,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走了进来,店员看见她进来,和她耳语几句,她朝我和颜洲妈妈这边看,我和颜洲妈妈也看她。 她朝我俩走过来,我俩看着她,不知什么意思。 她走到我俩跟前,站住,问:“您二位找我什么事?”我俩面面相觑,老大一会才反应过来,原来吴瞎子说的老板就是她! 我满腹狐疑的跟她说了发生在颜洲身上的事。她听完以后,看了看颜洲的妈妈,沉吟一会,说:“你们可能找错人了。” 说完,转身去车上提溜下菜来,拿进后厨,然后自顾自去后厨帮忙。 我和颜洲的妈妈呆坐良久,两人心情沉重,默默地往外走。 还没走出门口,颜洲的母亲晃了两晃,一头栽在地上,吓得我一边叫喊着她,一边伸手去扶。 面馆老板也跑过来,一起把她扶到凳子上坐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打开,用手指沾了沾,抹在颜洲妈妈的太阳穴上,颜洲妈妈缓缓醒转,抑制不住的抽泣起来。 面馆老板叹了口气:“这事本不该我管,管了这事我挺麻烦……唉,可怜天下父母心!走,我去一趟。”这时颜洲的妈妈才松了口气,逐渐止住了悲声。 老板安排好面馆的工作,去后面拿了一个包,和我俩一块赶往颜洲的家。 在车上,她做了自我介绍,她姓申,让我叫她申姐,然后对我(实际也是对颜洲的妈妈)说“今天我过去做的事,记住,无论任何人都不要透露半个字。否则,……”她没有再说下去,但我和颜洲的妈妈不约而同的答应。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赶到了颜洲的家。 等到从车上下来,颜洲的爸爸和叔叔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我们三人,猜不透我们领着一个少妇来干什么。 颜洲还是躺在床上,没有表情,看不出想什么。 申姐进了屋,也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看了颜洲一眼。 立刻,颜洲目光里流露出了畏惧和恐慌,身体慢慢往角落里缩去。申姐让颜洲的爸爸和叔叔们都出去,只留下我和颜洲的妈妈。 申姐张嘴和颜洲说话,却不发出声音,颜洲也嘴唇蠕动,似有所语。 申姐突然脸色一变,咬了咬牙,似乎下定了决心,从包里拿出一个物件。 我看到她拿出来的竟是一件古老的乐器,笙,有巴掌大小。油光铮亮的,极为精致,应该是专门找人制作的,还用金属做的吹嘴。 她拿出笙来,话不多说,一下把最长的那根管顶在颜洲的咽喉上。颜洲惊恐的挣扎,却没有力气,绝望的张大嘴巴,却发不出声音。 申姐把嘴对准了笙的吹嘴,轻轻吹了一下,颜洲发出一声惨烈的尖叫,人一下子软了下去。 申姐拿出一个木盒,打开盒盖,仿佛用手捏着一个东西放进盒里,盖上盖。松了口气。 回头把木盒交给颜洲的妈妈,:“好了,收在里面了,可以找个地方深埋,也可以花点钱,请慈光寺的主持超度,嗯,最好是超度,永无后患。” 颜洲的妈妈千恩万谢,收好小盒,留她吃饭,她拒绝了,称店里忙,人手不够。又拿出钱给她,她也一分不要,只要求尽快吧自己送回去。 颜洲的爸爸驱车先送申姐,再送我。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在大朋面馆下了车,让颜洲的爸爸回去,我帮着申姐忙活了一个饭点。 最后还给她买了一条泰山软包烟,她才对我透了一点底:那把精致的笙,是一根多年的枣木。枣木经过九雷轰顶,雷火焚烧。再由一个乐器制作大师精心制作,是可遇不可求的上等法器,对于灵体来说,就像一把威势极大,杀气腾腾的鬼头刀,砍在身上,非死即伤。那天看到颜洲时,本想说服上身的灵体,早早超度,没想到她竟然不听不信,缠住颜洲,要生死在一起,无奈只好动粗,抓了她。 听完她的话,我还有一个疑问:“像你这么年纪轻轻的女人,怎么会做这个?”她咯咯一笑:“,老汉,老婆婆,中年人,大学生,小闺女,都能做阴差。” 颜洲休养了一个多月,恢复了健康,只是那段往事,再也不愿回忆了,那看不见的伤疤,一戳就痛…… (全文完)看完记得点赞,或者评论哦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