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 鬼故事

谁会讲鬼故事

2021年07月25日300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三个人都开始不耐烦-阿唐进厕所去太久了!虽然说已连续打了三十二圈,大

家都很疲倦,但假期连续几天,讲好了,至少九十六圈,才打了三分之一,而且「

战况」激烈,高潮迭起,筹码在四个人的面前移来转去,胜负难分,三十二圈之后,

稍事休息,人人都斗志高昂,恨不得再立刻投入「战场」,阿唐却抚着肚子说肚痛,

进了厕所。

进厕所是常事,人有三急,没有人可以不进厕所的,可是他进去太久,至少有

二十分钟了吧!三个人坐在麻将桌旁,把摊在桌上的麻将牌,搓了又搓,叠了再推

倒,也不知多少次了。麻将桌的一边空着,那是阿唐的位置。

  阿唐的对家首先耐不

住,抓起一张牌来,桌上用力敲着,发出「啪啪」的声音,听来响亮而刺耳,他大

声叫:「阿唐,别赖在厕所不出来,三个人等你一个」厕所中传来了阿唐的答应声,

声音听来有点怪,闷闷的,倒像是他一面回答,一面正在用力做些什么别的事:「

就快好了,就快好了!」

他们打牌的地方,是一层相当残旧的四层高楼房。

  在飞速发展的城市中,这种

旧楼,已经很少见了。旧得唯一的前途,就是等候拆建了。而这幢房子,也的确准

备拆除了,上下四层,除了底层还有一家杂货在营业之外,也只有三楼这一层,有

他们四个人在打牌,阿唐的一个长辈是这一层的承租人,阿唐提议的:要打牌,到

那层楼去,地方宽敞,又没有人来打扰,随便我们拆天拆地。

  其余三个人来到一看,

果然是一打牌的理想所在,于是才有了「长期抗战」的行动。

像那样的旧式楼房,内部结构有一个特点,厨房和厕所,都在另一端,若是面

积大,和主要的厅堂,隔得也就相当远!正因为这样,所以虽然三个人都觉得阿唐

的声音有点怪,但总以为那是从十多公尺外传来的,又隔着厕所的木门,所以并不

在意。

又过了三分钟,阿唐的对家脾性气,再度高声叫:「阿唐,你出不出来?」

阿唐的回答,听来有点气喘:「这就来,这就……。」听来,像是他没有说完,

接著,就是哗哗啦啦的一阵水声,旧式的厕所,水箱放置得相当高,所以冲厕的水

声也就格外响。

  对家闷哼了一声,他坐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通向厕所的走廊,他

伸长脖子,看到阿唐有点脚步踉跄地走了过来了,好像还在喘气。

阿唐坐了下来,早已等急了的三个人,自然立即开始行动,打麻将的步骤是固

定的:搓牌、叠牌、抓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牌上,麻将牌这种游戏,带

合参加者的乐趣,几乎无穷无尽,能令参加者全心全意沉浸其中。

所以,自阿唐从厕所中出来之后,究竟过了多久,才被人注意到他的脸色不对,

没有人说得上来,首先注意的是阿唐的上家,由于接连打了两张牌,阿唐都犹豫着,

决不定是要还是不要,他才向阿唐望了一眼。

  桌上的麻将灯压得很低,所以阿唐的

脸色,在灯光之下,这也就使他异常的脸色,看来格外惨白。上家吃了一惊:「阿

唐,你脸色怎么那样难看,没事吧!」

当中隔着灯,对家要注意阿唐的脸面更不容易,他咕哝了一句:「三十多圈牌

打下来,脸无人色,那是一定的了!」

而这时,下家向阿唐看了一眼,也觉得不对,把灯托高了一了些。

  他们在打的

那副麻将牌,恰好又是碧绿色的,反在阿唐的脸上,惨白之中,还有一层浅浅的惨

绿,看了令人有说不出来的不舒服!下家伸手,想去按阿唐的额头,那是看到了旁

人身体不适的象徵之后,十分自然的举动。

  可是阿唐却闪了一闪,没让下家的手碰

到他。

三个人都停下手,看看阿唐,没有人说话,又正当深夜,静得出奇,所以,阿

唐吞咽口水的声音,听来也相当刺耳,他一面咽着口水,一面现出十分惊骇的神情

回头去看。

  他身后是一条走廊,走廊的尽头处,是厨房和厕所,他刚才到厕所去了

很久,就从那%走中走过来,走廊中并没有灯,窄窄的,看来阴暗的一条,看起来

也就十分怪异,使人感到寒意。

对家又有点不耐烦:「快打牌!天都快亮了,别自己吓自己……」

上家和下家也不由自主咽着口水,阿唐又回头看了一眼,忽然道:「不是吓你

们…

…有谁要上厕所…最好别去……忍一忍……或是下楼去……」

阿唐那几句话,说来声音发颤,想是他心中有着极大的恐惧,所以听来也叫人

格外心中发怵,三个全是年轻小伙子,只是一震,接着便不以为然地笑:「去了又

怎么?里面有什么?」

阿唐的声音,听来更怪:「有鬼!那厕所中有鬼!」

对家呵呵笑了起来:「有鬼!男鬼还是女鬼?」

阿唐双手按在桌上,手指发白,他抓了几只牌在手,捏得那几只牌互相摩擦,

发出「格格」的声响来。

  他道:「分不清是男鬼还是女鬼……」他回答得居然十分

认真:「一进去,就叫掐住了脖子」他把手放在自己的后颈上示范着:「然后,气

力好大,就按着我的头,向马桶下按,好可怕……那多半是积年老鬼!」

三个人听得想笑,可是却又一点也笑不出来,看阿唐说得那么认真,他的脸色

又那么可怕,三个人更感到有一股寒意,山一样压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对方才道:「你吓人的功夫很到家,怎么,心理战?好叫我们害

怕?

打错牌?」

阿唐忙道:「不是,是真的!是真的!」

其余三个人齐声叫:「少废话,打牌!打牌!」

一开始打牌,刚才小小的停顿,好像都被他们忘记了,看来,都在专心一志地

打牌。

  可是,真是忘记了吗?又是几圈牌之后,对家首先有些坐立不安,一直在变

换着坐着的姿势。接着,上家和下家,也有相类似的动作。

又四圈结束,三个人都吸了一口气,他们显然都内急了,要上厕所,可是他们

一起向阿唐看去,阿唐的神情有着可怕的诡异:「不要去,厕所有鬼!」

对家先站了起来:「我们一起去」阿唐忙挥手:「我去过了,你们去吧!」

对家、上家和下家虽说不怕,心中还是不免有点发毛,在走廊中挤向前,推开

厕所门,着亮灯,三个人同时看到,有一个人,上半身几乎全在马桶里,半马桶的

水,把他的头全浸在水里。

  三个人不知僵了多久,才有气力把那人拉出来--阿唐,

他在水中已浸了太久,脸色是异常的惨白。阿唐没说谎,厕所真有鬼,把他的头按

向马桶,而他无法抗拒!。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