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 鬼故事

龙凤玉佩

2022年01月08日4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1.玉佩现身

  两千多年前的盘龙玉佩现身了!

  说起这件盘龙玉佩,来头可不小。它本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考古专家新疆罗布泊腹地的一座汉代古墓发掘的一件陪葬品,后来竟不知为何流落到海外。近年来,这件珍宝在海外一个拍卖会上出现一名华侨重金收购。据说最近这位华侨持珍宝回到国内。于是乎,盘龙玉佩成了新疆和田地区古玩界、玉器圈内热议话题。不少古玩店主都神秘地称,这件国宝级的玉佩就在本店,只等有缘和有钱的主来了,才给以长眼和开价的机会

  一时间,这盘龙玉佩被坊间传得神乎其神。为什么呢?说起这盘龙玉佩,还有一段天方夜谭的故事呢。传说当年楼兰王临死之前,将盘龙玉佩和舞凤玉佩分别交给楼兰王子和公主,嘱咐他们好生保管。并说,它们将会产生神力,有助于他们克敌制胜、兴复楼兰之大业……

  有人说,在月圆之夜,这盘龙玉佩要是与舞凤玉佩相会,便可见龙在飞凤在舞。还有人说拿这龙配风的玉佩贴在身上,有病痛的人可以疼痛顿消,男人可以强身健体,女人可以长驻青春,老人可以延年益寿,小孩可以更加聪慧。甚至有人说,它是史前高度文明的器物,拥有盘龙和舞凤玉佩,即可拥有超能量的神力。一时间,众说纷纭,人人都想一睹这神奇的盘龙玉佩。

  小王在和田地区古玩界算是个高人。他虽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但性格开朗,喜欢交际,爱好古玩,精通玉器,对考古似乎还很有研究。他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很快就能博得许多游客的好感和信任,于是便邀他当导游。和田盛产玉,而市面上的和田玉则以假货多、真品贵闻名。许多游客来到这里,都想买一两件价格廉、品质好的和田玉作纪念。有小王这样既热情又“专业”的向导,游客们买玉器就不担心当冤大头了。

  小王凭借着“名人效应”与鉴别玉器的经验,他推荐的玉器总能让游客心满意足,他出的价格也能让商家心悦诚服。渐渐地,小王的“牌子”在和田一带越叫越响了。

  这天,小王拉着一个游人来到“聚宝阁”买玉器,游客自己挑选了喜欢的玉器,小王帮着和店主砍好了价,这笔生意便圆满成交,皆大欢喜。小王将游客送走后,照例返回聚宝阁,与店主结算完“手”后,两人便神聊胡侃了起来。

  这时,又进来一个人买家。这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一进店门对柜上形形色色的玉器不屑一顾,张口闭口不差钱,只是要寻购玉中之宝——盘龙玉佩。卖家平日里最喜欢这类土豪了,他们兜里有钱好面子,什么都不懂最好蒙。

  店主便堆满笑容道:“先生,您真会开玩笑。所谓的汉代的盘龙玉佩只是传说罢了。”

  “怎么?你怕我没有钱?谁不知道你这店是和田第一玉器店,好多人都说你这店有一稀世珍宝,今天我专门慕名而来,难道都不让我长长眼?”

  店主见买主不依不饶的样子,只好笑着说:“兄弟,稍安勿躁。不瞒你说,我这里的确新进了一件玉佩,但不知是不是你说的那盘龙玉佩?请您稍等。”旁边的小王在店主肩上拍了一巴掌说:“好你个老李,藏得可够深的了。店里有上好的货也不让我长长眼。真不够朋友!”

  店主耸耸肩,尴尬地给小王笑了笑,就走入内室。不一会,他拿出一个精美小巧的紫檀木盒。只见他小心打开盒盖,紫红色的绒布内壳里,有一块洁白无暇的玉佩。不知是否与店内的灯光有关,只见它熠熠发光、玲珑剔透,玉佩上雕刻的盘龙活灵活现、宛若天成。

  店主压低声音说:“这玉佩乃是我们小店重金收购的,作为镇店之宝,非行家高人,绝不轻易示人。它的历史渊源我们虽然无法确定,但它乃是采用上等的和田脂玉构成,雕工水平也是罕见的。今天看您与它有缘,再加上有我们和田‘万事通’的小王高手在场,就让你们长长眼吧,看看什么是稀世珍宝。”

  买家急切地握住小王的手说:“早就听闻你的大名,不想今日得以相见,缘分呐。还请你给我好好鉴定鉴定,哥哥我不会亏待你的。”

  小王当然不会放弃这次长眼显手的机会,只见他从口袋掏出一双白手套戴上,小心地拿起玉佩把玩起来。他一会拿出放大镜观察,一会又对着灯光查看。买家张大嘴巴,一眼不眨地看着小王。店主虽然作出胸有成竹的样子,但好几次都把茶水倒洒了。

  大约十几分钟后,小王将玉佩归回原位,摘掉手套,接过老板递上的茶杯抿了一口,笑道:“不知李老板可否听听鄙人的浅见?”

  买家急忙放下手中的茶杯盯着小王,店家左手端着茶碗,右手拿着茶盖拨动着飘在上面的茶叶,不动声色地说道:“但说无妨。”

  小王便如数家珍地说了起来:“这玉佩嘛,的确和传说中的汉代盘龙玉佩有几分相似,但我认为它只是个高仿品。”看着店家不服气的样子和买家泄气的表情,小王继续道:“不过这个盘龙玉佩的确是上等的和田羊脂玉制成的,质地纯、结构细、水头足、油性重。再者看其做工,也不是一般的机雕产品。据我所知,和田玉的雕刻有名的要属苏工、海派工、扬州工。我认为它是属于晚晴海派工的,其特点是做工细致,线条流畅,创意独特。最重要的是他们通常会在玉佩的不明显处留一个暗眼作为人雕的标志。所以,这玉佩虽非汉代盘龙玉佩,但的确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高仿品。”

  店主一脸羞赧,连声说走眼了走眼了。小王对那名买家说:“真正的汉代盘龙玉佩,恐怕谁也没有见过。听说只要接触那玉佩的人都会发生一些离奇的事,至今都还是个谜。所以,我说兄弟,你要是仰慕盘龙玉佩的话,我看这个玉佩物有所值,可以满足你收藏的愿望。”那名买家便与店主讨价还价,小王也从中调和,出了个二人都认可的价格,于是成交。

  买家果真出手大方,拿出一千元钱的鉴定费给小王,又要了张名片,说声后会有期,便出门坐上大奔扬长而去。小王心里暗道了一声有钱就任性,便也驱车离开。

  2.重金求助

  过了几天,小王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王师傅,近日生意好吗?哈哈,听不出我是谁?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哈哈……”电话里的声音有几分耳熟,但小王一时无法辨出是谁。经过对方几次明敲暗击地提醒,小王才听出是上次在“聚宝阁”购买盘龙玉佩的那“土豪”。

  他问对方有事吗?对方请他来和田宾馆帮忙鉴定一件重量级的玉器珍宝。按常理说,有钱不赚是傻子。可小王却犹豫着赚不赚这笔钱,为啥?虽然他在古玩鉴定方面有两下子,但那里面的水很深,连一些专家鉴定过的东西都有很大的争议,何况自己还是个业余水平?如果一旦看走眼了,砸了自己的“牌子”不说,给人家造成的损失可不是千儿八百的小数目,人家岂会善罢甘休?所以,他本能的拒绝了。可电话里的人却不依不饶,希望他再认真考虑,说鉴定费还可以再加码。小王敷衍几句便挂了电话。他本以为这事能就此为止,没承想那人竟会登门拜访。

  这天晚上,小王跑完出租刚到家门口,就见有两名黑衣男子站在门外来回踱步,其中一个是上次在“聚宝阁”见到的那个“土豪”。见到小王,那人便上前说:“王师傅,您可真难请啊。”小王一皱眉头道:“我不是在电话里给你们说清了嘛,我不是搞专业鉴定的,你们还是请专家吧。”那人微微一笑:“呵呵,俗话说得好啊,专家不如行家,行家不如玩家。既然到您家门口了,不让我们喝口茶吗?”小王不好意思拒绝,便将两人迎入家中。

  小王涮好茶盏,沏好龙井后,那人才说明来意:“上次你在聚宝阁给我鉴定玉佩,你高超的鉴定水平和为人公道的品行,我们老板十分赏识,很想让你再鉴定一下他收藏的一件珍宝。我们今天就是受老板之托,前来邀请您的。”

  “对不起,你们回去告诉你们老板,我就是一个跑出租的,玩玩玉器、赏赏古玩只是业余爱好而已,哪敢班门弄斧、登门鉴宝啊。实难从命,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小王已然下了逐客令。

  “王师傅,这送到嘴边的肥肉不吃,岂不可惜?”这时,一位西服革履、大腹便便,眼戴墨镜、嘴叼烟斗的人推门进来。

  小王正想对这位不速之客发火,只见那两人急忙起身让座,并向小王介绍道:“这就是我们的老板——魏先生。”

  出于礼貌,小王给魏先生倒了一盏茶说:“魏先生,我已给你两个手下说清楚了,鉴宝之事,实难从命。”

  魏先生并不答话,他抿了口茶,环视了小王家里的摆设道:“王师傅在这一带古玩界可谓是大名鼎鼎,为何家里却没几件像样的摆设?凭你的本事,要是跟上我干,早就让你富甲一方了。”

  小王不以为然地道:“钱财乃身外之物,富贵是过眼云烟。我就喜欢这粗茶淡饭、闲云野鹤的日子。”

  “呵呵,王师傅,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张口不拒上门客嘛。你先听我讲一下我的珍宝故事,你再决定帮忙不帮忙。”这魏先生可真是张皮膏药——特粘人。小王只好又给他续上茶,耐着性子听他讲了起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他从一家国企下岗后,便“下海”经商了。先做服装,后做古玩,后来竟也把生意做到了国外,被人们称为“国际倒爷”。

  也许近年来鸿运当头,他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发了洋财,办了绿卡,长居海外。前段时间他兄弟打电话告知父亲病危,他便漂洋过海回到老家。

  魏先生是个孝子,他希望父亲的病能够有所好转,便拿出他前段时间在国外收购的一件盘龙玉佩。谁知父亲接过玉佩,先是两眼放光,再是喜极而泣,然后突发脑溢血。送到医院抢救过来后,父亲嘴里一直含糊不清地说着龙凤玉佩、龙凤玉佩,最后竟撒手人寰。

  魏先生只后悔自己不该拿出父亲梦寐以求的玉佩,但人死不能复生,他情感平静后,便一心想找人破译这玉佩的奥秘,以慰父亲在天之灵。但他不能找国家考古部门,因为他怕玉佩被强行收购,所以就在民间寻找高手来鉴定破译。

  可看过这玉佩的人有的说是真品,有的说是赝品,对玉佩的来历更说不出个所以然。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有朋友向他推荐了小王。于是他便上门向小王求助。

  关于报酬,魏先生保证说:“王师傅,如果您能破解玉佩之谜,我们将支付您一万美金作为谢意。”

  天!一万美金,也就是将近六万人民币了。自己平日里帮买家鉴定一次古玩最多不过一两千元。而此人就出手六万元,真可谓是有钱任性啊。说小王不动心那是假话,六万元,那可不是小数,等于自己跑一年的出租收入了,再说自己结婚正是要大把大把地花钱。于是小王就答应试一试。

  3.玉佩藏谜

  魏先生示意手下关好门,从随身携带的一个密码箱里拿出一个十分精致的扁形宝盒,放在桌上打开后,只见是一块细腻油润的白色玉佩。

  小王定睛一看,玉佩图刻的是一条盘旋的飞龙,顿时一震,这不会是传说中的龙凤玉佩之一——盘龙玉佩吧?他戴上手套,将玉佩纳入掌心细细把玩。只见玉佩雕工精美、质地温润,一看就是有玉中极品,有历史厚重感的。

  小王放下玉佩赞道:“魏先生,您手中的这块玉佩是罕见的和田极品啊。”魏先生笑道:“王师傅真不愧是行家里手、慧眼识珠,看来我们没有白来。我们不只是让您鉴定宝玉风采,更要请您对这玉佩的历史渊源做一深层次的探究。这里环境噪杂,不如你收拾一下,跟我们到和田宾馆开一间房,静静地给研究研究。”

  小王略一沉思,便点头同意。小王到了和田宾馆魏先生的套房后,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他不是拿着放大镜研究玉佩,就是上网查阅资料。魏先生虽然心里着急,但又不敢贸然催促,因为他知道鉴定古玩这东西,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想抽烟,小王阻止了他,说烟雾会影响玉佩成色。他只好耐着性子在一旁陪着。

  这天,小王放下放大镜,揉揉眼,伸伸腰,张张臂,连连赞叹道:“太不可思议了。”魏先生一喜,问小王发现什么了?

  小王说:“这玉佩雕刻水平极高,将一幅画完美地雕刻在玉佩的背面。虽然只有银元般大小,但画中跪拜的女子栩栩如生,不远处的胡杨木惟妙惟肖。可谓神来之笔,真乃巧夺天工。”

  魏先生一听,扫了兴:“这有什么?请你来不是研究玉质好不好,雕工精不精,而是研究此图是何意?”

  小王说:“别急,听我慢慢道来。我猜测,这个玉佩后面的画里面极有可能隐藏着八阵书图。何为八阵书图?八阵书图又称藏画文,就是想将一个重要建筑的地理位置藏在画里,并用特殊文法写出来。这种特殊的表达方法在古代行兵打仗传递信息,或者需记录重要秘密时常用。比如,贵州发现的红崖天书,每个文字都很特别,既和篆字构成有点相似,但却不是流传到现在的甲骨文、金文、篆书,一般人看起来是一堆毫无意义的字画,实则内容丰富,一定是在传递着某种信息。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破译罢了。你看古人有多聪明。”

  魏先生似乎对小王的知识渊博不感兴趣,只是叫他讲这八阵书图透露出什么重要秘密。小王看了看四周,魏先生心神领会,便遣散了手下。

  此时房间再无他人,小王对魏先生附耳言语了一番。

  魏先生嘴角哆嗦着说:“什么?你说这玉佩里面隐藏着一座古墓信息?”

  小王点了点头,说:“画中的胡杨树,说明地点应该在沙漠。而那少女跪拜的很可能是自己祖先,说明这个地方应该有古墓。”

  魏先生打断小王的话,说:“你说这个等于没说,沙漠那么多那么大,我们到哪儿找?”

  小王不急不躁地说:“画中还有落款呢,只是它不是甲骨文或者篆书。我细心研究,发现这是中亚去卢文。这种文字在我国非常少见,只有两千年前的楼兰古国用它作为官方文字。所以我推测这座古墓一定是在楼兰古国。”

  魏先生听完后十分激动,他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道:“那……那画里的文字都写了什么?”

  小王缓缓说道:“好像是首诗。弯刀掠过,飞沙走石。龙凤呈祥,大漠兴邦。落款是摩习犁。”

  “这首诗什么意思呢?”魏先生迫不及待得问。

  小王回答:“据我了解摩习梨是楼兰末君。从诗的字面上看,好像说的是楼兰古国的兴衰历史,实则寓意他不甘心自己的王国覆灭,希望后人能共图复兴大业。历来君主、王子和公主的墓葬都应该有丰厚的陪葬品。”

  魏先生听完,恳求小王道:“实不相瞒,我是楼兰历史研究爱好者。我很早就想去考察楼兰古墓,探究玉佩奥秘。但因人生地不熟,再加上楼兰环境险恶,我一直不敢贸然前行。今天看来你确实在考古上有两下子,而且我早就听说你去过罗布泊,这回你能否给我做回向导?你放心,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小王没等魏先生说完,便摆手回绝:“看来魏先生在我身上没少下功夫啊。你说的没错,我是有穿越罗布泊、寻找古楼兰的经历,也做过几次向导。但是罗布泊被称为死亡之海,而且古楼兰又发生过许多离奇怪事,我每次去都会遇到惊心动魄的事,说是死里逃生一点也不过分。所以我实在不想再去用自己的性命去冒险,您还是另请高明吧。”说完,小王便欲动身离开。

  魏先生赶忙拉住小王:“王先生请留步,其实我之所以想去楼兰是为了我父亲的遗愿,我希望你听完我父亲的故事后再做打算吧。”小王是个好奇心极强的人,否则,他就不会这么热衷于玩玉探宝。于是,他又耐着性子坐下,听魏先生讲了起来。

  4.如愿同行

  原来魏先生的父亲经是新疆考古队队员,上世纪八十年代期间,国家加大了对罗布泊的科考力度。一次魏父所在的考古队在罗布泊发现了一座疑似1800年前的楼兰古墓,棺里竟然有一具干尸,墓室里还有不少陪葬的金银珠宝,其中有一件非常珍贵的汉代和田羊脂盘龙玉佩。因当时突然风沙大作,再加上考古队装备不全,给养不足,人数有限,故考古队长出于安全考虑,决定暂时撤出古墓,其他葬品不动,只让魏父将盘龙玉佩等几件重要文物收好,拿回去鉴定研究。众人刚撤出古墓,风沙就滚滚而来。他们匆匆将古墓方位做了个标记,就赶忙到一处废弃的古城垛处避风。一会功夫,风沙竟把古墓填埋了。

  返回途中,一名与魏父关系不错的队员李峰要求再看一看玉佩。魏父虽然知道这样做违反纪律,但因李峰平时为人仗义、出手大方,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李峰曾多次接济家庭比较紧张的魏家。所以,魏父不好回绝,就将玉佩给了李峰。谁知不一会,风沙又起。顿时飞沙走石,天昏地暗。等风沙过去,众人才发现李峰已不知去向,是被风沙刮走了?还是恶意携宝逃跑?魏父知道自己捅下大篓子了,赶紧向队长作了报告。队长顾不上批评魏父,赶快让大家两人一组分头在四周寻找,但李峰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

  后来经公安部调查,李峰已逃出境外。原来李峰已被境外敌特分子策反,向国外出卖了不少我国文物发掘和经济军事等方面的情报。其实李峰知道公安机关已盯上了他,正好这次发掘出的这盘龙玉佩价值连城,他便图谋盗取逃匿。他在骗得魏父信任拿上玉佩后,天赐良机,他乘风沙弥漫之际悄悄溜走,在敌特分子的帮助下偷出境。

  魏父因此撤了职、判了刑。出狱后,魏父便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面对将要下海的魏先生,他嘱咐儿子去了国外一定要时刻打听玉佩的下落,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国宝回归,可以将功赎罪。功夫不负有心人,魏先生在海外漂泊了十几年后,在一次古玩拍卖展上有幸看到了那个消失多年的盘龙玉佩。此时已经物易数主,早已找不见李峰。魏先生便高价买下了玉佩。可没想到魏父看到玉佩后却过于激动,引发脑溢血,一命呜呼。

  小王听完后,良久没有说话。几分钟后,他顿了顿才说:“孝心可鉴,好,我就帮你这一回吧!”

  5.大漠幻影

  几天后,小王应邀再一次来到和田宾馆。他一进门,发现魏先生与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正聊得火热。魏先生对小王说:“这是我海外朋友介绍的一位考古专家,叫陈诚,他是楼兰文化研究迷,也是此次我们楼兰探秘的成员。”

  小王便礼节性地与陈诚握了握手。

  不一会,又进来了两名一袭黑衣的男子,其中一人对魏先生耳语了几句。魏先生点了点头,等他俩找地坐下后说:“此次探秘,就我们一行五人。我们这次考察楼兰文化,没有取得官方批准,闹不好会被追究责任的。所以大家一定要保守秘密,期间一些行动听我指挥。否则,出了岔子,可别怪我无情。我们已经将旅游行头、器材用具全部订制成功,暂时寄存在若羌县,待我们到达后便可直接领取。”

  其余人对此安排都点头表示赞同,小王却在心里犯起了嘀咕,他隐隐约约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第二日,小王等一行五人乘驾着魏先生的私家越野车向若羌行进。一路上,小王发现魏先生对他几乎时时刻刻都在监视着,心中自是反感。对小王的反应,魏先生只是说为了保险起见,让他理解。

  第三日傍晚,五人到达若羌县城,在一家旅店稍作休息后,魏先生手下将器材用具以及馕饼和饮用水放入汽车后备箱,就让小王开始领路前行。

  小王让司机直接前往罗布泊镇。魏先生与陈诚看了看地图问:“为什么不直接去楼兰村?”小王解释道,直接前往楼兰村要穿越军事禁区,那样恐怕有麻烦。

  到达罗布泊镇后,五人将汽车停在镇上,租了骆驼继续前进。进沙漠要换骑骆驼是有原因的,一是骆驼耐性好、走得稳,不会被沙尘暴卷走。二是楼兰在沙漠腹地,沙土松软,沙丘坡陡,车辆无法行进。

  魏先生的手下将瓶装水和馕饼分发给众人,大家都骑上骆驼前行。小王随手翻开沉重的器材带一看,只见里面洛阳铲、防毒面具、金属探测仪、指南针等工具一样俱全,顿时在心里直打鼓。

  骆驼走的很慢,走了两天多就到了让人们虎色变的“无人区”。此时虽已九月,但白天大漠温度却高达四十多度。

  这天晚上午夜时分,因帐篷里闷热,大家在外面燃起篝火,吃着食物聊天。这时,忽然风沙四起,不一会就传来了马的嘶鸣声、刀剑的碰撞声、将士的呐喊声。这可把众人吓坏了。就连陈诚这个号称研究楼兰文化的专家,对眼前的这种现象也非常惊慌。魏先生的两个手下已脸色刷白、浑身发抖,嘴里大叫:“妈呀,有鬼呀。”便连爬带滚地跑进了帐篷。

  “天呐,你们快看!”魏先生指着身后的戈壁滩惊呼起来。小王与陈诚转过身去,只见远处风沙里有一群穿着铠甲的士兵在相互厮杀,想必刚刚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大约持续了有半个小时左右,风停沙落,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魏先生忙问小王这是怎么回事,小王摇摇头道:“我听当地居民说过,他们有时也会遇到这种怪事,在某个刮风的晚上,就能看见有士兵拼杀的现象,就像是看电视一样。但是谁也不能完全解释这是怎么回事。”魏先生一惊:“难道是撞见沙漠僵尸了?”陈诚也是十分惊异,感叹地说,没想到我们还真的遇见了这种现象。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行人在小王的指引下继续前行。小王道:“昨天我想了想,可能我们已经踏入了传说中的魔鬼城。这座城里非常邪门,发生过许多怪事。还有人说,进了魔鬼城没有几个人能活着走出去的。所以,我们不敢耽搁,得抓紧时间走出迷区。”众人小心应承,警惕前行。

  到了第三天中午,本来晴空万里的天气突然又风沙大作,众人伏在骆驼上硬撑着。而陈诚的骆驼在此时可能受惊了,驮着陈诚四处乱跑,不一会就没影了。

  小王等人欲找陈诚,可风沙越来越大,天地黄沙弥漫,哪里还敢轻易动步啊。小王此刻十分后悔又来这里冒险,这里可是生命的禁区,这不是玩命吗?他看见魏先生的骆驼也在四周打转,隐约听见魏先生在惊叫,难道我们就要葬身于沙漠了吗?小王摇了摇头,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正当小王感觉快要精神崩溃,险些被风沙卷走时,他突然发现,远处有一个女子长袖起舞。他以为出现了幻觉,赶紧揉了揉眼,又掐了掐大腿,再向远方望去,只见那女子穿着古代西域的衣服,跳的虽不知是什么舞但却十分优美。这时,魏先生的两个手下也看见了,激动地大呼小叫:“快看啊!楼兰美女,楼兰美女!”

  那女子似乎被惊扰了,渐渐地从他们视线中消失。

  小王这才发现,风沙已停,太阳高照,沙漠一切如常。

  6.终入墓室

  小王定了定神说,他以前去楼兰也经历过风沙,每次风沙之后有一定几率能看见海市蜃楼。但这次看见楼兰女子跳舞,还是第一次。听人说,只要记住她离去的方位,就能找到楼兰古城。虽然这没有科学道理,但是现在也只能试一试了。

  楼兰古城果然荒凉,四周皆是雅丹形貌,如同一个个残垣断壁,既大气磅礴,又有几分神秘。

  “啊!终于到了梦寐以求的楼兰古城!”魏先生激动万分,振臂欢呼,竟差点跌下骆驼。小王狐疑地瞥了魏先生一眼,继续带路。越往后走,景象越荒凉,还发现有不少人和动物的白骨。

  这里果然有不少人工筑成的城垛,虽经千年的风雨侵蚀,但依然顽强地坚守在那里,好像在向人们证明这里曾经的辉煌。小王心想,这万里黄沙下面不知掩埋了多少个历史谜团

  “你发什么愣啊,快找那座古墓啊。”魏先生不耐烦地喊道,将正走神的小王唤到了现实

  小王按照指北针指的东北方向,领着大家继续往前走。可走了两个多小时,大家惊奇地发现又走到了刚才休息的胡杨树下,纷纷埋怨小王带的是什么路啊。

  小王一检查指北针,发现指北针失灵了,就解释道:“这里沙漠地下可能含铁的矿元素较高,致使指北针失灵。我早就听说以前楼兰人修建城池时,采用迷宫的形式建筑,使敌人进入城中难辨东西、不知南北,很快就被束手就擒。没想到如今这城池废弃了一千多年,但迷宫的魔力还未消失。”

  正当大家不知怎么走时,风沙又起,遮天蔽日,大家拉紧骆驼,躲在一个城墙角处。忽然,小王眼睛一亮,只见楼兰女子又在前方翩翩起舞,虽无鼓乐伴奏,但那舞姿节奏都十分美妙,恰到好处。小王惊喜异常,吩咐大家朝着正前方逆风而行。不一会,风沙一停,楼兰女子又飘然而逝。

  小王发现前方有一个大沙丘,正是楼兰女子跳舞的地方,他向后看了看,后面有一颗枯死而不倒的胡杨树。小王兴奋地喊道:“找到了古墓了,这胡杨、还有那跳舞的楼兰女子,都是玉佩描绘的景物。”

  魏先生两个手下迫不及待地拿起洛阳铲,很“专业”地往下探测起来。小王在魏先生的陪同下,围着沙丘四处查看。这沙丘竟然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约三层楼高,甚是壮观。

  突然,魏先生一个手下咋呼道:“老大,这有个盗洞,”魏先生和小王跑过去一看,果然看见沙丘这里有个大坑,拿着铁锹挖了挖,就露出一个盗洞口。

  妈的,有人捷足先登了!魏先生顺口骂了一句,但他并不甘心就此罢手,便留下一个手下在顶上望风,让小王在前,他居中,另一个手下在后进古墓。

  三人打着手电筒,进入盗洞摸索前行。尽管几人打着手电筒,但盗洞内还是昏暗异常。小王知道在这种环境里,有时候天堂与地狱只是一步之遥,必须谨慎加机警。他们在长长的甬道中小心翼翼地前行,发现前面被一堆细砂堵住了通道。三人只好用铁锹挖沙,竟挖出两具尸骨。小王喘了口气说,看来沙后面就是墓道门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流沙是墓道口的机关,修墓时在墓道口上方储存了大量的、经过火炒过的细沙。先前这两个盗墓者不小心碰了机关,顶上的细沙突然间一倾而下,就把两个盗墓者掩埋致死。

  小王等三人用毛巾捂住鼻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挖开细沙,终于露出了石门。魏先生和手下便迫不及待地用力推、用工具撬,可石门却丝毫未动。魏先生见小王坐在一旁擦汗,便呵斥道:“王师傅,你可真沉得住气,我们千辛万苦到这里,不会就在这里看看石门,无功而返吧?”

  小王站起来说:“这石门凭蛮力推、撬是不行的,估计里面有自来石顶着呢。”魏先生说:“那怎么办?总不能就此罢手吧。”

  小王看了看、想了想说:“咱们在石门下方挖个洞,让自来石留下洞来,或许石门就能推开。”三个人便轮流拿着铁锹、镐头在石门左下方挖了起来,挖了有一米见方的样子,又往上面挖了挖,果然沉重的自来石慢慢地溜了下来。

  魏先生急于盗宝,竟率先上前用力推石门,石门果真慢慢开启。魏先生也不顾有没有暗器机关,就探头探脑进入墓室。

  只见墓室正中央放着一具深红色的棺木,四周墙上均画着壁画。这棺木板材厚重,并用黑色的蘑菇钉子钉着。地上散落着一些青铜器、陶瓷罐之类的陪葬品,并无人们想象中的许多金银珠宝。

  壁画虽历经千年却仍然色彩艳丽。小王被精彩的壁画所吸引,他打着手电筒,细细地看起了壁画。这座墓室的壁画作者水平可不一般,刻画的人物有汉人有西域人,描绘的有日常生活场景,也有反映狩猎、劳动以及打仗的内容。画中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生活用具惟妙惟肖,简直是一副反映当时人们生活的风俗画。

  小王还发现这壁画是个有顺序的连环画,前面几幅画的是楼兰国的辉煌,人们安居乐业,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后面开始有了外敌的侵入,两军相互厮杀,场面血腥,惨不忍睹。接着又有飞沙走石的怪天气,惊心动魄,民不聊生。然后是高大的土丘,死而不倒的胡杨,跪拜的少女。后面几幅画的内容好像是对盗墓者的诅咒内容。有的是被剑弩射死,有的在古墓争斗身亡,还有的被古墓里的流沙机关掩埋了……

  7.小王脱险

  啊!小王突然发现后面壁画竟有个似曾熟悉的情景,一个楼兰美女载歌载舞,观众中其中一个相貌看着十分眼熟,他突然意识到这名观众竟与自己十分相像,旁边还有八个中亚去卢文字。他细细辨认,乃为“遇王现舞,王去天崩”的谶语。小王看罢,不由得惊叫出声。

  魏先生过来问怎么了?小王语无伦次地说:“你看这壁画……”

  魏先生把他拉到棺木前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心欣赏壁画。有资料说,此墓藏满金银珠宝,为楼兰国后人东山再起之用。可这里怎么就这么寒酸,是传说有误,还是被人先下手了?看来只好孤注一掷,打开棺木了。”

  小王阻止道:“那棺木里面能藏多少珠宝?再说,听说楼兰诅咒很灵验,打开棺木,不是被墓主人诅咒,就是会中毒气,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魏先生和手下并不理小王,两人还是你用铁棒撬,我用锤子敲,就撬起了棺木。小王见阻拦不住,无奈地一个人打着手电筒,接着看起了壁画。

  这时,魏先生和他手下大呼小叫道:“开启了,开启了。”

  小王赶忙过去一看,只见棺木里是一具女尸,身穿丝绸衣服,金发高鼻长睫毛,脖子上还戴着一个舞凤玉佩,棺内果然有不少金银珠宝。在棺内珠光宝气辉映下,那女尸宛若睡着一样,相貌与在风沙中跳舞的楼兰美女极为相像。

  魏先生吩咐手下将棺内的珠宝悉数装到两个帆布袋内,并亲自摘下女尸戴的舞凤玉佩。很快,奇迹发生了,只见刚才还栩栩如生的楼兰美女瞬间皮肤干枯,衣服成灰,成了一具干尸。

  几人一见大惊,没想到这玉佩有如此神功。他赶紧将舞凤玉佩放到女尸身上,却没有什么反应。小王急忙说:“快把你那盘龙玉佩和舞凤玉佩并排放在她身上。”只见龙凤玉佩更加温润,油光可鉴,龙与凤活灵活现、龙飞凤翥。这时,奇迹发生了,女尸的皮肤慢慢恢复了弹性,丝绸衣服也竟然复原。大家都惊讶地睁大眼睛,张开嘴巴,

  “啊!原来这龙凤玉佩真有回天之力,真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魏先生激动地手舞足蹈。

  小王说:“魏先生,我看这龙凤玉佩可是国宝中的国宝,这墓葬我们还是不要动它,回去赶快向国家有关部门汇报。这样的话,我们还可以得到发现国宝的奖励呢。”

  魏先生哼了一声,说:“你脑袋被驴踢了吗?我们私自盗墓,不判我们刑就烧高香了,还谈什么奖励!再说,就是奖励能给我们奖多少啊,与这金银珠宝还有这舞凤玉佩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啊!这样,这两袋金银珠宝,你拿一袋,我的两个手下分一袋。这龙凤玉佩不敢在国内露面,我只好拿到国外出手了。闲话少说,赶紧撤吧!”

  “等等,我们不能为贪图蝇头小利,而使国之珍宝流失海外,那样我们的罪可就大了。”小王正气凛然地挡住了魏先生的路。

  魏先生不解地问:“我们不就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宝藏,才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的吗?给你的这些珠宝,凭你开出租车、介绍买古玩挣的中介费,一辈子也挣不来这么多的。”

  小王耐心地说:“我开出租车是辛苦点,挣的钱是少点,品鉴玉器也只是个人兴趣,但活的很轻松快乐。我们盗了这国家级的古墓,又让国之珍宝流到海外,肯定会坐牢杀头啊!再说,我刚才看壁画,说这古墓有诅咒,凡是盗墓者都会得到报应的。我们还是把东西放回原处,出去封住洞口,上报国家吧!”

  魏先生一个手下气急败坏地说:“看来这小子要坏我们的好事,别给他啰嗦,把他干掉算了,省得他多分一份珍宝。”

  魏先生点头道:“既然你这样不识相,那就别怪我无情。”两个手下便拿出绳索向小王走去……

  “住手!”正当小王十分惊恐、万念俱灰之时,只见陈诚押着那个望风的手下闯了进来,用枪逼着魏先生和他的手下说:“把东西放下,手抱住头站到墙边去。”

  魏先生哆嗦着说:“陈诚,你是什么人?你不是失踪了吗?”

  陈诚哈哈一笑,把珍宝收好说:“你们死到临头了,我就不妨告诉你们,省得你们死不瞑目,变成鬼再来找我。我是国外一个情报组织的成员。我早就从我父亲那里得知,这龙凤玉佩有未解神奇功能。得知你有一盘龙玉佩,便很早就盯上了你。于是我便设法混进你寻找楼兰古墓的队伍,在我用小王手机打电话时将跟踪软件装入小王的手机里。在出现风沙的那天,我的确连骆驼被风沙卷走,风停后却阴差阳错地刮到了楼兰古城。看到你们找到古墓,我干脆来个守株待兔、以逸待劳,好坐收鱼翁之利。谁知你们要杀小王,如果杀了小王,谁带我们出沙漠?所以,我就只好现身制止你们。”

  “你父亲是谁?”

  “李峰你应该知道吧?李峰就是我父亲。我父亲逃到国外便更名改姓为陈峰。我父亲到国外发现光一个盘龙玉佩没有什么大价值,但是龙凤玉佩合体后,就会有神奇的功能,那价值就大了去了。所以我们故意让你得到盘龙玉佩,知道你一定会再去寻找舞凤玉佩,我便混进了你的考古队。”

  “原来你是我们魏家的仇人。弟兄们,他想独吞宝藏。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个鱼死网破吧!”魏先生咆哮道。

  “砰”的一声,陈诚的枪响了,魏先生倒在地上,龙凤玉佩还紧紧抓在手里。就在陈诚蹲下身从魏先生的手里夺过龙凤玉佩时,魏先生的两个手下也孤注一掷,跳起来反击过来。一个人踢掉了陈诚手中的枪,三个人拳来脚去打得不可开交。

  手枪正好踢到了小王身边,小王捡起枪,正想命令他们住手,却见墓门上方往下落起了沙子。他急忙蹿出石门,回头喊叫:“流沙机关,快跑!”但那三个人打得分外眼红,哪能听见?只见细沙瞬间铺天盖地倾泻而下。

  小王顾不了许多,只得连爬带滚往外逃窜,沙尘弥漫了整个墓道。人求生的本能有时可以出现奇迹,小王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从黑暗的墓道里蹿了出来。他出来后,顿时浑身轻松,倒在了沙漠上。

  过了一会,小王缓了过来,他又到墓道口一看,墓道已被沙土堵得死死的,他用手拨了拨,犹如蚍蜉撼大树,一点用也没有。他估计里面的人早见了阎王,永远陪伴那龙凤玉佩、金银珠宝、以及那神秘的楼兰公主了。

  小王终于明白了,人性贪婪是祸源,不义之财惹事端。金银珠宝身外物,为它丧命实可叹。


上一篇: 地狱回忆

下一篇: 再续前缘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