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恐怖小故事~不定期更新

2021年11月13日6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利用闲暇时间写的一些小故事~基本都是根据身边的所见所闻写的。希望大家喜欢支持,不喜欢也不要喷哦!

  第一篇 和你在一起

  小雪,是一个术类大学大三的学生

  这所国内知名的艺术类院校,就在前几年,把分校区搬进了本市新建起的大学城。

  一般一个大学城的建设,通常都会占用大量土地。在日趋饱和的城市里,自然是没办法建设一个配套设施齐备、可以容纳几万人甚至十几万人的大学城。所以,近十几年新建起的大学城,基本都在城市近郊或郊区。

  每所在郊区新建的大学校区,基本都会有一个盖在坟地的传说。小雪所在的学校也不例外,还有传言说,因为学校阴气太重,所以学校在建设之初,就请了大师来看风水。更有传言称如果从空中俯瞰,学校的结构就是一个八卦阵。

  当然,谁也没俯瞰过,更没几个人真的懂八卦阵。

  不过,有一件事儿,确是小雪真真实经历过的。

  那年,她还在读大二,突然同班有一个叫小霞的女同学退学了。

  有传言说她一个人在寝室里梳头的时候,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衣服女人,一动不动,并且用白白的眼球死死的盯着她看。她一下子就崩溃了,无论家长和心理老师怎样做工作,她就是强烈要求退学。

  退学那天,整个楼道里的同学都出来看热闹,小雪也站在人群中。她看着小霞面无表情、双眼呆滞的默默流泪的母亲扶着走出寝室。所到之地,大家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

  在经过小雪身边的时候,小霞突然抓住了小雪的手臂,歇斯底里的大喊:为什么?为什么?

  周围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有的同学更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三步。

  两三秒后,才被几位陪同的老师好不容易的给拉开。

  小雪呆呆的站在原地,惊魂未定的目送着小霞被几个老师死死的抓着往前走,

  此时的小霞仍旧大声的问着:为什么,为什么。

  在就他们一行人转弯要下楼梯都时候,小霞幽幽的回头,盯着小雪,黑眼球上翻,用大片的白眼球死死的盯着她,对她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小雪浑身打了一个哆嗦,那眼神仿佛一双无形的爪子,紧紧的勒住小雪的喉咙,她开始不能呼吸,并且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这种只能在恐怖片里出现的情节,居然就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大家的目光,在小雪和她之间漂移着。

  一种说不出的恐怖在走廊里无声的蔓延开。

  此刻,小雪觉得手臂上火辣辣的疼。

  她想逃离这种令人窒息的气氛,刚要转身回寝室,就毫无征兆的晕倒在走廊冰冷的地面上。

  再次醒来,她看到了雪白的天花板,手臂上绑着点滴管儿,头昏沉沉的,手臂隐隐作痛。

  “你醒了。”

  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

  小雪缓缓的转头一看,班长何勇正在她的床边,抱着ipad、带着耳机看电影呢。

  见小雪醒过来,何勇赶忙拿掉了耳朵上的耳机,关切的问:“还哪儿不舒服啊,你这都发烧昏迷一天了。班主任他们刚走,让我今天晚上在这儿陪床。你刚才可把我们吓坏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好点了?你想吃什么吗?我出去买。”

  小雪使劲的睁了睁眼睛,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有气无力的说:“谢谢班长。没什么大事儿了,就是头有点晕。还有,还有胳膊稍微有点疼?”

  班长笑了笑,说:“别叫我班长了,你还是叫我何勇吧。现在你还是多休息,我先出去给你买点粥吧。“

  说罢,何勇刚要起身出去,就被小雪急迫的打断,问道:“何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小霞到底是因为什么退学的啊?你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抓着我不放吗?“

  何勇回头,微笑的答道:“听老师说,她可能受到了一些什么刺激,所以精神稍微有点反常,本来该去心理老师那儿治疗治疗,但是她就是不去,所以导致后来的精神崩溃了吧!你啊,也别多想了,她可能就是顺手抓了你,估计也没别的意思,你就当她恐怖电影看多了吧。走了,出去买粥去了。”

  说完,何勇走出了病房。

  就这样,何勇打着班长的名义,一直照顾到小雪出院

  出院后,他又陪着小雪去做心理治疗。

  为了缓解小雪的心理压力,何勇还给小雪买了一只兔子陪着她。

  本来宿舍是不允许饲养宠物的,不过班主任和宿管老师都怕小雪在出什么事儿,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慢慢的,他们之间开始有了不一样的火花。

  而这场退学风波,也逐渐被人淡忘了。

  到了大三,小雪的精神和心理上也逐渐恢复了之前的状态,她和何勇的感情也进一步稳定了。

  因为时间更加自由了,小雪的寝室里只剩下她和兔子了,其他的人要么跟男朋友搬出去了,要么出去兼职住在市里,很少回来。

  这天,小雪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寝室,给兔子喂完食后,本想上床好好的休息一下,突然手机微信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她以为是何勇,结果拿起来一看,发微信的人居然是小霞。

  瞬间她感觉到身子一紧。

  寝室的灯也突然闪了两下。

  在只有她一个人的寝室里,空气仿佛凝结了。

  她迅速的点开了微信,里面是小霞发来的微信:

  小雪,快跑,她要去找你了。

  谁要找我?

  找我干什么?

  我为什么要跑?

  我要跑去那儿?

  一连串的问号,浮现在小雪的脑子里。

  她赶忙拿起手机,回复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能把话说清楚吗?

  良久,手机再次亮起,屏幕上只显示出两个字,再见。

  小雪尽量控制住自己急促的呼吸,她握着手机的手在轻轻的颤抖。空无一人的寝室,就像是地狱的血盆大口,随时都有可能将她吞噬。

  她慌乱的拿起手机,拨通了何勇的电话。可是电话的那一边,确是暂时无法接通的提示音。

  一种莫名的恐惧,从心底油然而生。

  她把耳机放在耳朵里,关上灯,爬上自己的床,闭着眼睛,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努力的让自己镇定,努力的让自己赶紧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小雪突然被一阵“嗡嗡”的声音吵醒了,当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漆黑的寝室里,从自己床下的写字那儿,发出了幽幽的蓝光,一闪一闪的。

  恐惧,就这样宛如醍醐灌顶般笼罩了下来。

  漆黑的寝室,独自一个人,在黑暗的夜晚,莫名亮起的蓝光。这不是在拍恐怖片,这是一个小女生正在经历的。

  她猛的用被子盖住自己的头,眼泪在眼睛里不停的打转。

  她颤抖的拿出手机,给何勇发了条微信:她来了,我好怕。

  迟迟不见手机有回复。

  她真的要崩溃了,她不想再被这样的氛围笼罩着。

  小雪心一横,想着:就算是鬼,我也要看看你长什么样儿。

  她猛的把被子掀开,直接从上铺三两下的下到了地面上。

  她看见,她电脑的主机,竟然自己开机了。

  她感觉自己的每一个汗毛孔,已经自主的张开,放佛一双双眼睛,跟她同时盯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小雪面对着电脑主机发出的蓝光,感觉背后一阵阵的发凉。

  难道,寝室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想到这儿,小雪的脸上开始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慢慢的转身。

  她不敢想象,自己究竟会看到什么。

  睁开眼睛,看到窗户上映衬着自己惨白的脸。

  小雪再也不想经受这样的折磨了,她赶忙打开灯,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拿起兔子,飞奔出了寝室。

  走出寝室后,她低头看了眼手机,马上就要11点了,身边大多是上完自习准备回寝室的同学。就在这个时候,小雪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何勇打来的.

  “雪,你怎么了?下午临时被老师抓到山里写生,信号不太好。现在刚出山往学校走呢。你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何勇焦急并且关切的问。

  小雪终于听到了何勇的声音,让她在这样一个备受折磨的夜里有了一点点温暖和安慰

  她用颤抖的声音把今天晚上寝室里离奇的一幕告诉了何勇。

  “何勇,电脑主机自己开机了,那不是触屏的,主机开机是需要实实在在的按到按钮才可以的。所以现在,我好怕。”

  小雪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在午夜的校园里,放声大哭。

  “小雪,你先别哭。”何勇在电话里安慰者惊魂未定的小雪。

  “你带身份证了吗?”何勇在电话里突然问道。

  “带了,身份证一直都在钱包里的。”小雪边哭边答道。

  “小雪,你别回寝室了,今天晚上你去学校周边的快捷酒店住一晚上吧。我现在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到时候我去酒店找你吧。”何勇说。

  “嗯嗯,好的。”小雪捧着手机,眨着闪着泪光的大眼睛,朝着学校的大门走去。

  办好了入住手,她把自己的具体地址用微信发给了男朋友何勇。

  经过刚才的这通折腾,小雪已经睡意全无了,她放下兔子后,准备去卫生间洗个澡。

  打开卫生间的灯,洗手台上一整面镜子映入眼帘。她看着镜子中自己惨白的脸,不仅哑然失笑。回想这两年自己的生活,那叫一个惊心动魄。

  她随手拧开水龙头,洗了洗脸,转身打开了莲蓬头。

  温暖的热气瞬间拂面,这也多多少少缓和了小雪焦虑的状态。

  她一件件的褪去自己身上的衣服,猛然抬头,看到镜中那个青春鲜活的自己,突然发现今天的自己格外的美。

  有那么一瞬间,小雪甚至忘记了刚刚发生过的诡异事情。

  她开始全神贯注的欣赏着自己,恰到好处的披肩长发,白皙姣好的精致脸庞和凸凹有致的曼妙身材。仿佛一瞬间,镜子中的自己变的无比耀眼起来。

  洗澡水的热气慢慢的覆盖到了镜子上,一层薄雾爬上了镜子。

  小雪转身,投入到莲蓬下的热水中,热水拍打着她的肌肤,整个人也一下子真正的松弛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就在小雪沉浸在久违的轻松感觉时,突然听到“啪”的一声,紧接着是兔子罕见的尖叫声。

  小雪赶忙冲掉身上的浴液,心想可能兔子调皮,连着笼子掉到了地上,于是转身关掉了热水。

  就在小雪转身,面对着镜子的时候,她在镜子中隐约看到一个身穿白衣服、低着头、长长的头发直接从脑袋上覆盖到了脸的女人。

  但是,因为镜子上有一层厚厚的水雾,所以只能看到个大概的人影。

  莲蓬头的水滴一滴一滴的敲击着地板,镜子中的人影若隐若现。

  小雪此刻“哇”的大喊一声,冲出了卫生间。随随便便套了件衣服,带上掉到地上的兔子,夺门而出。

  在服务员怪异的目光中,小雪带着兔子,面无表情,头发上还滴着没有擦干的水,窝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等着何勇。

  夜深了,时不时有人过来开房。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酒店门口,是何勇。

  小雪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朝着何勇奔跑过去。

  何勇抱着小雪,感觉她在自己怀里厉害的颤抖。

  他抚摸着小雪的头,安抚道:“好了好了,我回来了。我现在陪着你,不害怕了。走,我们回房间吧。”

  小雪一听何勇要回房间,激烈的从何勇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那个房间有脏东西。“小雪脱口而出。

  “脏东西?什么脏东西?“何勇疑惑的问。

  “我在卫生间的镜子里,看见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我感觉她在盯着我,真的。我真的不想再回去了,我们换一间房好不好?“小雪几乎是在哭着恳求何勇。

  何勇看着小雪的样子,有点心疼,于是带着小雪走向大堂的服务台。

  但是服务员告知,这么晚了,早就没有了空房间。

  小雪死活也不愿意回到那间她觉得不干净的房间。

  何勇好说歹说,才安抚住小雪的情绪,在那间房间门外,小雪迟迟不肯进去。何勇说,我先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如果有,我们就换家宾馆

  小雪缓缓的了点了点头。

  何勇走进房间,打开了屋子里面所有的灯,在房间里面查看了一番。

  最后来到了窗户前,他使劲的拉开窗帘,窗外一片漆黑。

  他转头,正要告诉小雪,房间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时候。

  他看见小雪惊恐的看着他。

  不,是惊恐的看向他身后的窗户。

  何勇紧张的转回身,看着再正常不过的窗户。

  当他再次看向小雪的时候,此刻她僵硬的站在原地,等着双眼,长着大嘴,发出低沉“啊,啊”的声音。

  好像有一种无形的东西,从小雪的身体中抽离;又或者,有什么东西在进入到她的身体里去。

  第二天早上,阳光和煦的照了进来。何勇睁开眼睛,望着身边沉睡的小雪。

  昨天晚上,他好不容易把她搬到床上,小雪始终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身体僵硬,时而剧烈的抖动,豆大的汗珠夹杂着眼泪一层一层的滴下来。

  何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小雪安静了下来,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何勇也在一旁,安静的睡着了。

  想象着昨天晚上发生的诡异一幕,感觉这一切,就像做梦一样。

  “你醒了?“小雪突然眨着大眼睛,声音娇嗲的问道。

  何勇转头,看着刚刚睁开惺忪睡眼的小雪。

  他感觉今天的小雪怎么有点不一样?

  但具体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

  只是,今天的小雪,少了些忧郁和紧张。

  多了些许的女人味儿。

  小雪将身体紧紧的靠在了何勇的身上,头枕在了他的肩上,用柔情似水的眼睛,看着他,仿佛期待着什么。

  何勇虽然明白,但心里总是觉得有点别扭。

  就在小雪的唇逐渐贴上来的时候,何勇猛然起身,说:“兔子还没喂呢,我先去喂兔子了。“

  说完,他走向卫生间,准备去看看那只他买给小雪的兔子。

  他来到卫生间,却发现,那只兔子已经死了。

  他此刻有点慌乱,喊了句:“雪儿,你的兔子死了。”

  小雪起身,来到卫生间,从背后抱住他说:“不就是一只兔子嘛,死了就扔了呗。”

  说完,拿起笼子,丢到了卫生间的纸篓里,

  那只小雪恨不得走到哪儿带到哪儿的兔子,现在又被“她”亲手丢掉了。

  不久后的一天,何勇带着小雪来到了自己的家,他想把她介绍给自己的父母。父母在厨房准备着招待小雪的饭菜,她跟着何勇来到了他的卧室,一进门一幅女孩儿的画像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这个女孩儿是谁啊,长的真好看。”小雪微笑的说。

  “她啊,我高中同学,因为家里穷,我呢,就雇她当我的模特,间接在经济上帮助一下她,顺便也提高一下我人物肖像的刻画。”何勇若无其事的说。

  “那你们关系应该挺好的吧,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小雪追问着。

  一丝慌张,闪现在何勇的眼睛里。

  “她啊,因为穷什么都干,听说为了挣钱,跟一个男的睡觉,还怀了人家的孩子。后来听说自己为了打胎找了一个小诊所,意外死了。哎呀别说她了,一会儿该把你吓坏了。”说着,摘下了墙上的画,随手撕掉了。

  “那你这回,要好好的爱我。”小雪一下子抱住了何勇。

  “你这是怎么了,你这样也不怕我爸妈看到笑话了。好了,我们出去吃饭吧。”说完,牵着小雪的手走出了卧室。

  “小雪,小雪。”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小雪和何勇正在逛街,几个女生在马路对面对着两个人打招呼。

  小雪毫无反应的继续逛着,男生紧了紧攥在手里的手,温柔的说:“对面有人叫你呢?你没听见吗?”

  她先是一愣,接着顺着何勇的眼光看到了两个正在对自己打招呼的女生。

  “小雪,这就是你男朋友吧,我说高中毕业之后,怎么和我们联系越来越少啊,原来了个这么帅的男朋友啊。”一个女生边说边走到了两个人的身边。

  “是啊,你还想装不认识我我们啊。”另一个女生也附和着说。

  一丝尴尬,爬到了“小雪”的脸上,转瞬间,消失不见了。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