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日本鬼娃娃皿数的恐怖故事

2021年11月13日5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鬼娃娃皿数

  我今年读大二,这几天放假,在学校也没什么意思,正准备和室友讨论去哪儿玩,我们决定去市里玩,中午吃完饭,睡了一会,下午五点多和室友以及几个朋友坐公交车,来到一家火锅店吃饭,吃过后,我们几个人逛街,准备去KTV过一晚 ,在路上我们胡乱侃大山,这时,我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我姐,迎面走来,她看到我抽着烟,笑着向我挥了挥手,示意让我过去。

  我立马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虽然是我亲姐,但是我从小她坑到大,这次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我今天要买很多东西,估计我一个人拿不动,正好看到你了,帮我分担一下吧。”

  “哎呀,姐,我得陪我同学呢,不好意思啊。”看到室友过来了,我欣喜不已。

  谁知这货看到我姐就撂了一句话:

  “是孙泉姐姐啊,孙泉啊,你姐找你有事帮忙,你还是和你姐在一起吧,今晚学生会不查寝,不回去没事的。”

  我:“……”

  “你不想帮我?也行,你上次借了我五百,嗯,还有,,我看到你抽烟了,我要是告诉咱爸,你知道的,咱爸最反感你抽烟了,上次你还还被你爸打了一顿……好了,你现在可以和你朋友玩去了。”

  “姐,别呀……”

  “那看你表现了。”

  “好吧,我帮你吧。”

  陪着老姐逛完街已经很晚了,我只好随她去她家里,刚刷完牙,我来到为我准备的房间,我拿出充电器(我有随身携带充电器的习惯。)来到桌子边,插上插电板,准备充电。我发现电脑旁摆着一个娃娃,传统的日本和服的打扮,披肩长发。眼睛很小,有种妖媚的感觉。总之给我的感觉很不舒服。

  我走出去,看到老姐在陪她女儿电视

  “那个娃娃是谁的啊?”

  “今天小茵班上新转来一个同学,是她送给她的。她把玩具玩完了,放在她桌子上,我看着怪不舒服的,怕她半夜醒来吓着,趁她睡着了,偷拿过来了。”

  我把娃娃放进衣柜里,老姐说的没错,看着她总感觉怪怪的。我在网上搜了一下,还真有这种娃娃,我浏览了一遍,大概知道这个娃娃的来历:

  皿数,日本传统文化传说中的女鬼,别名阿菊,百鬼夜行排行第四十一。传说日本平安时代一位将军喜欢上了一个叫阿菊的女孩,想娶她为妾,而他的第一个妻子决定加害阿菊,诬陷她偷了一个名贵的器皿,那是将军的十个盘子的其中一个。借此为由将阿菊扔进井里,从那以后每当晚上人们都会听到井中传来阿菊冤魂的声音,她在数着盘子的个数,这就是皿数的由来。

  我把她放进旁边闲置的衣柜里。以免自己半夜醒来被她吓着。我玩了一会手机,来到厨房倒点水喝,姐姐和姐夫还有外甥女在看电视,我倒了水走过去,我的天,上来就被电视里一张鬼脸吓了一跳,感情他们在看恐怖片,我好像看过,也好像没有。于是我做到姐夫旁边陪他们看了起来。

  电影放完了,小女孩害怕极了非吵着要和爸爸妈妈睡,怎么哄都不行,我看着姐姐他们被一个小女孩弄得狼狈不堪的样子在心里心灾乐祸。满意的回房间睡觉去了。

  半夜,我迷迷糊糊地听到了旁边柜子里有声音,很轻很细,朦胧地听见她在说着:“ichi 、ni 、sann 、 yonn ……”

  “nana 、 hachi 、 kyuu 、”我听出来了,她在用日语数一二三四,我汗毛倒竖,那故事不会是真的吧。

  “为什么少了一个呢,明明有十个的啊。一定是我数错了,再输一遍吧……”她每次数到九就停了,然后再从头数一遍,我冷汗直冒,大气不敢出一个,心里想着:这是幻觉,这是幻觉,快睡觉吧。但是一点用都没有,就这样,我听了旁边的人数了近半夜的一二三四,我看了一下手机,快五点了,呼,总算熬过去了,正当我庆幸时,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隐约中我听到柜子里的声音

  “哎,那个,请问,我数对了?”

  幻觉,一定是幻觉,我在心里安慰自己。早上我把昨晚的事告诉了姐姐他们,让他们赶紧把娃娃扔掉。吃过早饭,我告别了姐姐姐夫回到学校,在车上我感到头很晕,到了学校,我从买书的袋子里把买的书拿出来,打开袋子,我懵了,那个娃娃竟然在我袋子里,我打开手机,三个未接电话,全是我姐的,我打回去,我姐在那边说我为什么不接电话,还说今天上午外甥女感冒了,她自己也感冒了,浑身不舒服。我告诉她我身体也不好,头晕晕的。又问了她娃娃怎么会跑到我袋子里,她说她跟小茵讲了娃娃的事情,她很害怕,就看到她把娃娃放进一个袋子里了。然后我让她注意休息,不过最好带小茵去医院看看。

  我睡了一下午,傍晚时,被电话铃吵醒了,是老姐的,她带着哭腔,说姐夫中午公司有急事出差了,本以为小茵没什么事,就让他出差了。没想到下午她和小茵发高烧了,小茵在医院挂水,还说胡话,说是看到一个姐姐,在她旁边数数,她现在很怕,但是不能打给姐夫,怕他担心,影响工作。所以只能打给我了,我问了她医院在哪,我马上赶过去。

  虽然我自己也很不舒服,但是老姐那边可能更麻烦,毕竟娘两个都病了,姐夫也出差去了。我开始怀疑是娃娃搞的鬼,我赶紧去老姐说的医院,到病房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我中午扔掉的娃娃出现在小茵这里,老姐说是一个朋友来看望小茵的时候送的,我听到后惊诧不已,此时小茵睡着了,脸红红的,我摸了一下,烧还没有退,我让老姐休息,我来照顾小茵,我把自己脖子上的护身玉取下来给小茵带上。希望能起一点作用。

  我陪着她们直到第二天中午,姐夫出差回来,小茵病情也好转了,只是我的玉佩出现了巨大的裂纹,我发现这娃娃非常认主,而且是小茵朋友送给她的,于是想了个办法,小茵醒来后,看到娃娃非常的恐惧,于是我让她把娃娃送给我,然后我再想办法处理。姐夫中年出差回来知道了这件事,我们都有点后怕,决定这事就当没发生过,以后谁也不要提。

  我有几点疑问没有想明白,如果是娃娃让小茵生病了,那么早上我已经把她带到我学校了,她应该不会再对对小茵造成影响,那个女鬼应该在井下的,为什么会附在娃娃上面,回到学校,我在网上搜了一遍,完全没有结果。只有对皿数的大概介绍。但我想娃娃一定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出来。

  我决定把娃娃送人,但是我认识的人中却没有一个人要它,第二天一早我去了一座庙里,把娃娃送给了一位得道高僧,他表示愿意收下,让佛来镇住她的妖邪之气和怨气帮我度过此劫。我很高兴,总算是解决了这个麻烦的家伙。回学校后我病情也好转了,我放心地打了个电话给老姐,说事情解决了,老姐也很高兴,说这次多亏我帮忙,表示下次有空请我吃饭,好好地谢谢我。此事终于过去了,那位方丈似乎很厉害的样子,应该不会再出问题吧。我想。

  晚上,和平时一样,我玩到很晚才睡下,到了半夜,我又醒了,这是我高中留下的问题,到现在还困扰着我。我迷迷糊糊,听到一丝声音,就在我旁边,轻柔细细的女声,我冷汗直冒,吓得失去了睡意,这声音正是娃娃的声音,我翻身对着墙,不想正好看到了它,还是那熟悉的传统的日本和服的打扮,披肩长发。不过看它那细小的像是狐狸的眼睛感觉比之前除了妖媚更带有一丝妖邪之气,她轻声说着

  “一、二、三……”

  “四、五、六……”

  “七、八、九……”

  她叹了一口气,哀怨地说道

  “为什么总是缺了一个?”

  她的眼珠突然转了一下,温柔地对我说道

  “哎,那个,请问,我这次数对了吗?”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