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北京物业暴力真相:非暴恐怖困扰业主

2021年11月13日2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在北京的许多住宅小区里不仅仅会发生暴力事件,一些住宅小区里的业主们还不断遭遇断电、断水、断暖气、门眼堵、门卡消磁、恐吓电话汽车被砸被划等各种非暴力“恐怖”。这样的事件经在一个小区一年内居然发生200多起。

  北京电视记者 李媛媛 本刊记者 郭玉闪一年非暴“恐怖”200多起“我们小区有不少业主忍受不了迫害,搬走了。惹不起他们啊!”说起小区内的恐怖事件,海淀区世纪城小区东区的业主杨爱秋的话语中充满了无奈。业主告诉记者,很多业主的电表箱都被破坏过,业主们都不敢自己维修,因为破坏电表箱的人有时把火线与地线对调,一旦合闸,电表就会爆出一团火球,所以只能请供电局的人前来维修。“从2005年8月开始,供电局已经不再来世纪城给我们维修电箱了,他们说:‘这是你们小区内的纠纷,我们管不了。’”业主们给《新青年·权衡》记者的一份“北京世纪城发生系列恐怖事件”材料中是这样描述的:——小区业委会一位委员,因为维权积极,车轮胎上的螺丝在小区内被人松动,行驶高速路上车子出了问题,险些在高速路上出事故、丢性命。——10号楼的一位业主,一直不承认没有与自己签过任何物业管理委托合同的物业公司。一周内他们家的门锁眼被人用502胶粘住三次,致使业主有家不能回,只能在旅馆里过夜。——8号楼的一位业主,不承认没有与业主签合同的物业公司,并经常帮助业委会发放宣传材料,2个月内家里的门锁被粘了2次,电箱接线被剪4次,暖气被关2次,3张门卡被消磁。物业公司的楼长说:“你一天不交费,我就让你一天得不到安生。”——6号楼的一位业主说,曾对物业公司不合理的收费提出质疑,他家一个月内暖气被关3次,电表接线被剪2次,门锁被粘2次,接到恐吓电话2次,门卡全部被消磁。物业公司的楼长说:“你不交费,我就让你付出10倍的代价。”——一位女业主,2004年入住,拒交2002年的取暖费,于是电表接线被剪、门锁被粘,出入只能跳窗户,当女业主独自去物业公司理论时被物业公司扣留,物业楼长说:“扣你,还强奸你呢,有本事你loginsubmit.asp报警去,看谁能救了你。”——8号楼的一位业主,曾经当场戳穿物业公司拉选票作假的行为,他们家电箱线被剪,暖气被关。——10号楼的一位老奶奶,不欠物业费,平日里经常帮助业委会开展工作,一天,老奶奶外出归来,发现门卡被破坏,因为老人急于上厕所,不得已请求保安帮助开门,保安不但不理睬,还骂道:“你老不要脸的,找业委会去。”老奶奶实在憋不住了,无奈之下竟给保安下跪以求开门解难,最终,是归来的邻居为老奶奶打开了门,老奶奶才进了楼道回了家。——1号楼的一位业主不欠物业费和暖气费,只是平时帮助业委会开展工作,他在世纪城有几套房子,全部遭到不明身份人的“迫害”。——10号楼的一位业主为了维权,他的车一个月内被砸了三次。据不完全统计,仅2005年发生在世纪城东区的这类事件就有200多起,还有很多受到迫害的业主,由于惧怕物业公司loginsubmit.asp报复,不敢站出来指证,只能乖乖交钱。“如果我们屈服,就意味着国家的法规和各项规定是一张白纸,老百姓没有可依赖的法律,意味着业主70年内都要接受这样的屈辱。”“如果我们不屈服,就面临着种种窘境——数九寒天断暖抑卸系纾窒诺缁埃皇敲叛郾欢拢褪敲趴ㄈ肯牛掳嗷夭涣思遥罡胍购⒆颖豢窒诺缁熬选W约旱某低T谧约业某滴簧媳蝗似苹怠!?br>

  记者联系世纪城物业了解情况,物业公司的人说:“这些都是业主在瞎说,我们对他们的服务一直很好。”非暴力“恐怖”严重困扰人们的生活,这种困扰在业主与物业公司发生重大纠纷的小区里普遍存在着——海淀区美丽园——恐吓麻烦不断2004年底某日晚,一直支持海淀区西四坏丽园业委会工作的业主黄鹄楼下的公共下水道被堵,家中满地粪水。 “我们一家人曾在粪水的臭味中生活了整整半个月。”黄鹄说。业委会的主任雷霞告诉《新青年·权衡》记者,她们家楼下的公共下水道也被堵过,而且被堵的方式和黄鹄家一模一样,是被裹着毛loginsubmit.asp巾和塑料袋的干净卫生巾堵住。某晚,业委会的委员朴寅吉家中“啪”的一声巨响,背投和电脑被强电流击炸。“找来维修人员来修,他们说这是有人故意把我家的火线插到地线上导致的。”朴寅吉说。“就在召开业主大会的前两天,我去早市买菜,回来的路上有两个人就把我摁倒,打了我几下,他们就跑了。他们也没把我打伤,我后来loginsubmit.asp报警了,警察看了现场说:‘他们就是想吓唬吓唬你’。”业委会的工作人员何先生说。“还有一些委员的车被划,门禁被损坏,电话线被掐,所有的这些事情,都是在召开业主大会前的一段时间内发生的。”雷霞告诉《新青年·权衡》记者。太月园——板砖拍车“2005年的11月8号,我刚开车出小区大门,就看见一个小伙子拿着一个大块砖,迎面‘啪’的一声,往我的车上拍了一下。”海淀区知春路的太月园小区业委会主任王嘉吾告诉记者。王嘉吾是北京恒远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在担任太月园小区业委会主任以后,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开展了不少维权活动。11月,王和几名业委会成员开始向物业公司要属于全体业主的公摊面积,就在这个时候,王受到了不明身份人的恐吓,其他委员也不同程度地受到威胁和恐吓。不但车被砸,就连业委会在小区内张贴通告公告栏也连几次被砸。 东城区聚龙花园——“你们是不是出现政变了?”聚龙花园是北京市第一批外销高档公寓,物业费开始是1美元/平方米。这里曾居住过许多中外知名人士,包括香港凤凰卫视董事局 刘长乐、招商局集团董事长秦晓,以及中国西班牙友好协会会长何塞。现任业委会主任是金融界知名人士、原中国证监会规划委员会主任李青原。2004年9月17日,是聚龙花园新招聘的新纪物业公司按合同规定进驻的日子,但是原物业公司——中天物业公司雇来了50多名身穿迷彩服,头戴钢盔,手持警棍的保安,“他们一边围着院子跑,一边喊着:‘誓死不离开聚龙’、‘誓与聚龙共生死’的口号,一些外国籍的业主问:‘你们是不是出现政变了?’”一位业主现在说起来依然心有余悸。新、旧物业交接没有成功,中秋节在即,业委会主任李青原想在中秋节办个联欢给全体业主做个交代。但是,中秋节傍晚,李青原来到小区的中心花园,却发现白天还干净的地面上堆满了木料和铁架,淌着脏水,油漆工正在走廊上刷油漆。之后,又有人说要喷农药驱赶蚊子,业主在前面走,有人在后面喷农药。结果,月饼被喷上农药,刷了油漆的走廊也坐了不少人。“我们业委会一位委员的奔驰车,被划出了痕迹!”“李青颐趴诰;嵩谏罡胍贡欢岩恍├镆荡虻缁埃镆挡还埽饷娴谋=嗳嗽贝虻缁埃∏谋0灿植蝗媒矗饨惺裁词掳。俊蓖饧抵鹘翊謇蚶蛞惶岬秸馐露筒挥商岣吡松簟?br>

  中天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对业主说的话表示否认。崇文区花市枣苑——“业主车被扔被划”2005年4月,一天晚上9点多钟,居住在花市枣苑的郭新生告诉业主李秀云,她的车被花市枣苑物业公司保安经理和10多名保安抬出北大门外扔到马路上。“第二天凌晨,李秀云的车前后挡风玻璃被砸碎,车体被砸坏,loginsubmit.asp报警后,距离砸车地点很近的值班的保安一口咬定,没看见任何人,也没听见任何声音。最后,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一位业主告诉记者。李秀云说,在她的车被扔当天,她曾经到卫生部门投诉花市枣苑物业公司在居民楼内办职工食堂,并且违反了卫生防疫管理条例消防管理条例,之后该食堂被依法查封。对此,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情。”没过多长时间,小区内8辆高级小轿车被划,“一辆奔驰600、宝马越野车奥迪A6等等全部被划。”朝阳区时代庄园——业委会主任收到恐吓信“有一只可恶的蚊子在一只雄狮的脸上撕咬着,吸食着它的精血,很显然,这只雄狮可以毫不费力地把那只微小又可恨的蚊子干掉,也没什么,只须轻轻地抬起它的巨掌,就可以loginsubmit.asp报它吸食之仇??”这是朝阳区时代庄园业委会主任解云鹏在2 006年3月29日收到的一封恐吓信的部分内容。写信的是物业公司的保安,只有17岁,小学文化程度,解云鹏loginsubmit.asp报后,派出所对他做了罚款拘留处罚。“解云鹏考虑到还是个孩子,就没让罚款、拘留。”业委会的顾问张寅辉告诉《新青年·权衡》记者。清境明湖小区——朱明瑛及88户业主家遭遇强制断电2005年3月21日10时30分,朝阳区清境明湖小区的歌唱家朱明瑛以及其他88家住户被强制停电。朱明瑛称,她和其他被停电的业主都已经交纳了家庭用电费,目前管理小区的北京建国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属于非法进驻,他们拒绝交纳物业费用。“物业停了我们的家庭用电,目的是要求我们交纳物业费。”“业主不交费,我们没钱交给供电局。”建国物业赵经理说。每平方米8元的物业费,包括诸如电梯、楼道、停车场照明在内的公共电源使用费,实际费用近于各家用电费用的两倍。“交了物业费的住户都没停电,供电局派专人到小区一户户停的。”然而,供电局客户服务人员经查询后称,3月21日供电局在该小区所在的区域没有检修也没有停电。2005年3月21日下午5时,在区政府的协调下,朱明瑛和88户业主家恢复了供电。九龙花园——常演电梯惊魂九龙花园小区不但出现业主被打的事件,在平时生活中业主们也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电梯不是溜梯就是夹人。2002年6月17日《京华时loginsubmit.asp报》的记者对此事进行了loginsubmit.asp报道:事件的焦点是九龙花园2号楼的六部电梯,两年以来一直带病运行。近半年来经常出问题,曾有多名业主遭遇过溜梯和被夹的惊吓。2号楼C座的张大爷就曾经历过两次溜梯。一次是4月20日下午5点多,他从C座21层乘梯下楼,到17层时上来两人,这时电梯突然失控并快速滑到13 层半才猛地停下,然后电梯门突然打开,大伙急忙跳了出去。好半天才回过神儿来。 另一次是今年年初从21层一下滑到6层。当时电梯里共5个人,电梯在6层停下时,由于开关失灵,大家被关在电梯里近半小时。对此,德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工程部郭经理却称:“业主所谓的‘溜梯’可能是乘坐电梯者操作失当造成的。”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