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恐怖与幽默)黑暗里的罗曼蒂克

2021年11月13日1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网友第一次起的名字不好,现改了重发)

   1

   远方的夕阳一片火红。微风夹杂着些柳絮迎面飞来。桃花糁落,如血如霞。张杳然走在风花柳絮的傍晚里。心情无比惬意。他不喝酒,不吸烟,不打牌,不去酒巴KTV。他有时写点诗,(虽然很烂)他有时唱首歌,(好在五音全了)他散步。散步是他最喜欢的一向活动。散步也是一种锻炼,张杳然对自己说。张杳然不踢足球,不打篮球。因为足球篮球很贵,打坏了就赔了。如果不贵的话为什么这么多人抢一个玩儿,而不是每人一个呢?——张杳然如是说。张杳然虽然不爱运动,但身体并不孱弱。他个子不高,性格温和的有点拖沓。所以他这样性格的人适合散步,而且他习惯散步,他喜欢散步,他擅长散步。他这个特长是多么的与众不同。

   我之所以会认识张杳然,是因为一个恐怖故事。而这个故事并不在我所讲述的故事的开头就出现。按照一本琐碎的书的惯例。我要在开头罗里八嗦,絮絮叨叨,磨磨蹭蹭的来上好多好多文字。看的人头晕眼花,四肢麻木,天混地暗,日月无光……但请留意这些文字,原因不详……

   张杳然一边走着路,心里面一边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他在想什么呢?我不知道。你知道么?我知道你也不知道。谁知道呢?张杳然一定知道。废话,张杳然怎么可能不知道!张杳然知道的话作者肯定也知道。但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呢?因为作者不是我。作者也没告诉我。虽然我是故事的讲述者,也是书中主要人物之一。在后面我会认识张杳然,并经历故事的全部,然后……好了!都静一静……请不要泄露故事情节。否则立马枪毙!现在继主题

   张杳然正在散步的这个公园叫南方公园。公园里绝大部份都是学生情侣。这是因为南方大学正门就对着南方公园。又因为南方公园抓住商机——南方大学的学生凭学生证可以七折优惠办月票。还因为上大学不一场恋爱,那算是白混了。

   张杳然形单影孤的一个人走在公园里。晚上他吃了四两白米饭和一盘小炒肉。一共花了9块钱。学校食堂的白米饭蒸的很干硬。这对本来胃就不大的张杳然来说无疑是个挑战。但假如你吃三两,别人就会一眼看出来。(三两饭和四两饭是用两种碗来盛的)你一个20岁的小伙子只吃三两饭是不是让人笑话?所以面子上很过不去。张杳然在权衡了是要面子还是要胃之后选择了要面子。原因有二:一是吃多点,没多大害处,顶多撑点,死不了人,饭后散一会儿步也就过去了。二是大部分人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张杳然刚成为后备党员,不想在吃饭这个问题上脱离群众

   张杳然一只手腆着肚子,一只手背在腰后,慢步走。他上身穿的是短袖白衬衫,下身黑西裤,脚上是棉皮鞋。衬衫没有扎在裤子里。看上去还真的很有点党员干部的形像。(别骂我……农村的……)

   南方公园里有个小湖叫南方湖,湖里有野鸭子栖息,可见绿化的还是不错的,水质很好,但不建议直接饮用。一年前听说有个南方大学女生在湖里淹死。消息一经传出,马上出现了五六个版本。有的说是三个民工轮暴了,后来受不了刺激自溺而死。有的说是和男朋友吵架,赌气投水死的。有的说是游泳中抽劲了。还有的说不是溺死的,是在湖边那棵老树上吊死的。至于为什么又掉到水里了,是因为树枝折断了。而上吊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太肥,多次减肥失败后绝望而自缢。相比较而言还是最后那个说法有条有理,逻辑性很强。但传来传去大家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校方也没有出来辟谣。总之这些传言的共性就是让女生远离农工,慎谈恋爱和少吃多运动。

   张杳然第一次听到这个传言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寝室里四个人一起讲鬼故事。不是说大学生觉悟提高了,远离了网络海洛因。而是晚上根本没有电。众所周知,男生寝室话题共三大类,女人,性,鬼故事。那天晚上的话题就是鬼故事。

   何广是张杳然的一个室友。平时最爱打听小道消息。可以说班上女生中有几个是非处这样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但作为一个正人君子,他一般不向外传。但有时听到室友说某某女生好纯。就会实在忍不住了开口了。他一开口必是惊天地,泣鬼神!如同巴尔扎克的敏锐,莫伯桑的犀利,马克吐恩的幽默,鲁迅的讽刺,把一个个看起来漂亮纯洁的女生的虚伪面具撕的粉碎。所以大家想知道某女生的底细时,就故意做无知状讨论道:那个某某真的很纯啊。现在这样的女生不多了。三言两语后大家就都不作声看着何广的反应。没反应就是默认了。有反应则必然是:呔!这一女子……这都是题外话。现在说那天讲起溺水死那女生的话题。

   那天晚上大伙儿洗洗睡在床上。一最喜欢看恐怖小说的哥们一时兴起,讲起一个水鬼的故事。故事讲的很好,很有催眠较果。就在大家昏昏欲睡的时候。何广说了一句:“前几天南方公园里有我们学校的学生溺死了。”

   大伙儿为之一振,睡意一下子都没了。兴奋的众人问道:“哪个班的?男的女的?”

   “女的。”

   “怎么死的?”最喜欢看恐怖小说的哥们眼睁的老大问道。

   “淹死的。”

   “废话!我知道。我是问为什么死。”

   “这个……为情自杀吧……”

   呜……众人发出不屑一顾声音,都翻身睡觉了。

   睡到半夜二点多钟的时候。张杳然被尿涨醒了。他一骨碌爬起来。环视了一下四周。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过了一会儿好多了。这是因为眼睛适应了黑暗。翻身下了床。用肉眼搜索自己的拖鞋。拖鞋这种东西在大学男生寝室里一向是共产主义的先驱物品。看见谁的用谁的。所以你想在男生寝室找两只拖鞋是比较容易的,但你要想找一双就没那么简单了。但今天夜里是出了鬼了。张杳然东摸西摸,硬是一只没找着。

   “见了鬼了,还!”张杳然心中骂道。他蹲下身子去翻柜子,看有没有一两只。(通常来说,柜子里都有备用拖鞋。)刚打开柜子,又关上了。他心想为了一只拖鞋东翻西翻,实在不值。当下决定光脚出去上厕所。理由有三:一是现在正是春末夏初,光脚不冷。二是没必要为了两只拖鞋在这儿紧捣鼓。三是自己生理上已经无法再等待了。

   他光脚跑出寝室门,猛然想起还是不行。还是决定穿了鞋再去。原因有一:公共厕所实在不是很卫生的地方。万一踩到什么就很不好了。他转身又进了屋。刚走到自己书桌前,就觉得脚下一滑。踩着了一个软里吧唧的东西。那东西黏乎乎,滑溜溜,感觉恶心的。他一下子就想起了今天何广买了一挂香蕉。该死的,这些家伙吃香蕉也不吃完,还乱丢。心头怒火高涨,恨不能大吼一声:呔……呔呔呔呔……嗒嗒嗒嗒嗒……好在几经平复,理智战胜了愤怒。强忍过后,在黑暗中总算摸到了卫生纸,拿起来擦净了脚板。一摸头,满头都是汗,不是热的,是憋的。急急忙忙穿上了皮鞋。出了寝室,直奔厕所。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