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午夜悚族】每天更新一个恐怖故事

2021年11月14日3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吃指甲的女人

  By 考薇

  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讲,两个人互相喜欢,实际上不仅是心灵的互动,更是气味上的互相吸引。这一点,和动物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所以爱上一个人,你可能非常渴望他的味道,甚至……想要吃掉他。

  她是有秘密的人

  我从来没有见过夏暮雪吃饭,一次都没有看见过。

  在我初进这家甲店的时候,刚刚辞职的老店员对这里的一切都讳莫如深,我一度以为这个老店员是个神经病。后来她可能觉得我傻傻的没有什么心眼,于是她把我拉到一边神秘兮兮地说:“你确定要在这家店里工作为什么不换一家?”

  “大姐,美甲的工作不好找啊。”我苦着脸。

  老店员叹了一口气:“可是你的同事夏暮雪是个怪人。你记住啊,和这种怪人共事,自己要小心。她……她可是从来不吃饭的,只舔自己的指甲!”

  这话我记住了。后来的日子里,我仔细观察夏暮雪,发现她还真是从来不吃饭,无论我拎过来的是好吃的米粉还是香得让人流口水的炸鸡腿,反正她一律不吃,而且一点馋的意思都没有。她像是一个完全丧失了食欲的人,每到吃饭的时候,只会坐在一边安静地舔自己的指甲,舔得津津有味。

  她的指甲和别人的也不一样。作为一个美甲店员,我们一般都会把自己的指甲弄得五颜六色,这样方便我们向顾客推销新花样。但是夏暮雪不同,她虽然手艺很好,但自己的指甲永远是透明的,上面有一层温润的乳白色的膜。我注意到,每次她舔完之后,那层膜就没有了。

  也就是说,夏暮雪真的是一个不吃饭的女人,她只吃自己的指甲,吃那层膜。

  我把这事儿跟男友冯磊讲了,冯磊果然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事实上,冯磊这个人本来好奇心就非常强,让人有一种不靠谱的感觉。这与他的职业有关,他是小报的记者每天的工作就是找一些离奇的没有什么档次的新闻,登到小报上博大家的眼球。听了关于夏暮雪的事情之后,冯磊两眼发光:“也许这个夏暮雪真是什么异人呢!如果你能挖到她的事迹,找出她不吃饭的原因,一定能上报,一定有看头!”

  看到男友兴奋的样子,我也充满了好奇。于是我决定利用自己的工作之余,好好地观察一下夏暮雪。

  这个吃指甲的女人!

  她不需要食物

  很快我就发现,想要利用工作时间观察夏暮雪,是不明智的。因为工作只有八小时,夏暮雪在这八小时内不吃东西,并不代表她其他时间不吃。想要看清真相,还是得离她近一点。

  于是我和冯磊演了一出苦肉计,我装作冯磊出轨的样子,向夏暮雪大诉自己的苦处,然后告诉她:“这下子我是回不去了,我才不要见他和他的那个女人呢。我住你家好不好?”

  我明显看到夏暮雪的脸色变了,她不愿意。但她没有办法拒绝我,店里很多人都看着呢,她和我关系一向不错,如果拒绝了等于主动招人怀疑。于是她点了头,而我就顺理成章地办进了夏暮雪的家。

  来到夏暮雪家之后,我真的嗅出了异样的感觉——她家里一点吃的都没有!我故意拉开冰箱,冰箱里不但是空的,连电源都断了!我再去翻厨房的食柜,里面也什么都没有。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正常人,家里不能连米都不存吧?

  我向夏暮雪提出了心中的疑问,夏暮雪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哦,我不会做饭,我都是上外面吃的。”

  这也不对。就算不做饭,也不会没有零食啊。我坚信了夏暮雪是有秘密可以发掘的,于是我故意做好人,从菜市场买了新鲜的肉蛋青菜回来,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不一会儿,我就端出了一桌好吃的。我故作天真,无视夏暮雪的脸色,请她上桌一起吃,说是作为答谢她收容我的礼物。她黑着脸坐了下来,然后夹了一筷子东西,勉强塞进了嘴里。我看到她拼命地咀嚼,但就是咽不下去。突然,她张开了嘴,把东西吐了出来,什么也没有解释,转身离开了。

  呵呵,请注意,我的菜烧得很好吃哟!那么这根本就不是我的问题,而是夏暮雪确实不吃饭。既然这公寓里有厨房,说明夏暮雪以前经是个正常人,她以前是吃饭的,但是现在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让她不再吃东西了。

  但是夏暮雪既然想要活着,就得补充营养。我等着她补充营养的时刻。

  半夜时分,这个机会来了。我知道夏暮雪一直没有睡,她在等着我睡着。于是我故意装出了打鼾的样子,减轻了夏暮雪的戒备心。夏暮雪悄悄地从床上爬起来了,她的脚步轻的像一样。她穿过了卧室,走过了客厅。我小心地起床,光着脚跟在她的后面。我看到她来到了储屋间里,那里黑洞洞地放着一口箱子,夏暮雪打开之后,居然冒出了丝丝的冷气。原来这还有个冰柜呢。

  但夏暮雪并没有从里面掏出什么好吃的东西,她只是把自己的手插了进去。几分钟之后,她把手抽出来,指甲上盖了一层乳白色的膜。她的眼里射出了贪婪的光,猛地把指甲伸进了嘴里,然后拼命地舔食着。

  归根结底,夏暮雪还是个吃指甲的女人。

  只是,关键不在于她的指甲,而在于她指甲上的那层膜。

  那东西一定非常好吃,以至于夏暮雪再也不想吃别的东西。

  而且那东西一定非常富于营养,所以夏暮雪可以仅靠它而存活。

  此时此刻,整整一天都没有机会吃饭的夏暮雪一定是饿极了,于是她舔啊舔啊,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就站在她的身后。我正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你居然吃这个

  第二天早晨,夏暮雪要赶我走,虽然她用了很委婉的方法,劝我就好和男友和好,但我知道她就是想赶我走。这情况我早就料到了,一个有秘密的人怎么会允许他人长期与自己共住呢。不过我也不在乎,因为我的目的达到了一部分。

  向夏暮雪道谢之后,我急急地回到了冯磊的身边。他似乎昨晚没有睡好,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疲惫。我一五一十地把情况告诉了他,这些新鲜的事儿让冯磊脸上的疲惫一扫而光,他睁大了眼睛道:“你简直就是我的天才!你要继努力啊!我们离真相越来越近了!我相信这一定是个大新闻,不仅能上报纸,说不定还可以写成书呢!”

  听了冯磊的鼓励,我更加开心了。不过冯磊过于热情的态度让我起了一点疑心,我怀着淡淡的醋意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夏暮雪的情况呢?虽然她很奇怪,但也不值得你这么殷切啊。你会不会喜欢上她了?”

  “喜欢她?不可能!”冯磊急忙否认

  我不依不饶:“别说不可能。第一次你在美甲店看到夏暮雪的时候,我注意到你的眼睛都直了。对不对?你和她怎么回事?”

  见我逼得紧,冯磊也没有办法,他搪塞几句之后还是忍不住说了实话:“对不起,我瞒了你一件事。其实我之前认识夏暮雪。”

  “你们是不是老情人!”我一下子愤怒了。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冯磊连连否定,“她其实是我哥的情人。”

  原来冯磊还有个哥哥,叫作大辉。他曾经和夏暮雪恋爱,两个人感情似乎不错,但是大辉不太满意夏暮雪那种安静的性格,后来出了几次轨。他本以为像夏暮雪这么淡泊的女生是不会介意的,但没想到夏暮雪的醋劲儿比谁也大,他们大吵了几次之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大辉失踪了。

  “我哥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过,我一直怀疑这失踪和夏暮雪有关系,但是没有证据啊。”冯磊叹了一口气,“从此之后我对夏暮雪很关注,想知道她背后的秘密。但是你放心,我不可能和她有什么关系的,我怎么可能与‘前嫂子’有瓜葛。”

  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亲了亲冯磊的脸,然后开心地离开了。我得去准备下一步的试探了。

  这次的试探要更巧妙,我假说回家之后冯磊打了,受了伤,要夏暮雪到医院里陪我。夏暮雪想要看我的伤口,我当然哭着闹着不让她看,但我就是不让她走,我得让她坐着,一直陪我,一直……中午的时候,她舔了自己的指甲,看上去有点忧郁。到了晚上的时候,她指甲上的那层白膜早就没有了,她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了,我看她怎么办,哈哈。

  我躺在床上不停地哼哼着,一只眼睛瞅着夏暮雪的举动。夏暮雪明显是饿了,她很焦虑。其实这个时候我很害怕她会突然甩掉我而离开——她和我非亲非故,完全可以不帮我,用不着为了我而受苦。但是她没有这样做,她居然真有忍耐下来了。

  要么这个女人很善良,要么这个女人别有所图。

  半夜了,夏暮雪还在我床前静静地坐着,脸已经呈现一种灰白的颜色了。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忍,凭什么为了我的好奇心而这样折磨一个女子呢。我决定放弃了,于是我拉着夏暮雪的手:“我觉得好多了,不需要你陪了,我送你回去吧。”

  夏暮雪的手指冰冷冰冷的,她颤抖着说:“好。”

  我们两个人手拉着手穿过了安静的医院走廊,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听到一阵吵闹的声音,是几个医生护士从走廊的尽头推着一张病床而来。我们的目光不禁落到了那病床上,一个病人从头到脚都被白布蒙上,看来已经死了。我觉得非常不吉利,于是皱紧了眉头想要拉着夏暮雪离开,然而这个时候,夏暮雪的眼里却射出了一种令人恐怖的光芒来。她甩开了我的手,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病床着,一把揭开了白布,露出了下面令人发怵的尸体。然而趁着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夏暮雪居然把自己长长的指甲插进了尸体的皮肤里。

  “嚓——”皮肤破裂发出了让我头皮发麻的声音。

  医生们愤怒了,他们一把推开了夏暮雪,大吵大闹起来。夏暮雪的指甲从尸体里拔了出来,她脸上是很无辜的表情,呆呆地听着医生们对她的质问和威胁。我也觉得夏暮雪太过分了,但我没忘帮她解围,我说她精神有点问题,对不起啊对不起……

  好不容易把夏暮雪从那尸体身边拉开,我们两个人一口气跑到了马路上。我喘着气想要批评夏暮雪,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令我恐怖和作呕的一幕。

  夏暮雪插入尸体的那些指甲上,有一次乳白色的膜,而夏暮雪正把那几个指甲伸进嘴里,津津有味地舔食着。

  “夏暮雪!你吃的是尸体!”我尖叫起来。

  夏暮雪含着指甲,一脸淡定。

  真相没那么可怕

  好吧,接下来的事情似乎都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我被夏暮雪带回了她的家,我向她坦白了自己装病骗她的事情,而她也坦白了关于她吃指甲的始末。

  夏暮雪说:“我吃的其实不是指甲,而是指甲上的那层膜。至于那层膜,其实就是人的脂肪,我只吃这个。”

  我恶心得快要吐了,但我还是强忍着听夏暮雪说下去。她说,其实人肉是最补的,因为人肉和我们身上所需要的所有元素都是相符合的,什么猪肉肉啦,营养价值的对应度和人肉比起来都弱爆了。而且如果吃人肉,就不需要吃那么多,只要每天吃那么一点儿,就完全可以满足需要啦。

  “但是,你怎么吃得下去。”我的胃里开始反酸水了。

  “今天那个尸体的味道确实不好,但我真的是饿了,也就不挑食了。其实平时,我吃的都是我最爱的人。”说到这里,夏暮雪眯起了眼睛,她似乎在回想着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良久,她一字一句地解释道:“其实,人和人之间互相爱慕,不仅仅是心灵上的一种反应,也和气味有关,也就是气味相互吸引。这一点人与动物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所以,我当我吃着我最爱的人的身体时,那种美味是世界上什么东西都不能比拟的。”

  我震惊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冯磊说他有个哥哥,曾经和夏暮雪谈过恋爱。后来这个哥哥失踪了。

  果然,夏暮雪说:“我爱的那个人,叫大辉。我杀死了他,把他的肉切成一块块地保鲜起来,每天上班之间用指甲沾取他的皮下脂肪,然后带到店里去,午饭的时候吃一点,那真是美味极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只吃很少,却完全不会饿,更不会死。我真怕有一天吃光了,就再也吃不到了……”

  夏暮雪的语气那么平静,就像别的女生平静地谈起巧克力一样。我尖叫起来:“你是个杀人犯!我要去报告!”

  夏暮雪却一点也不害怕:“我知道你早就想了解我的秘密,因为你的男友是冯磊,他是大辉的弟弟。他一直在调查我,也迟早会利用你。其实你觉得冯磊真的喜欢你?他和他哥哥一样,都是个爱玩刺激的人。他除了把你介绍到我所在的美甲店之外,还做过其他对你示爱的事情吗?你住在我身边的这些日子里,他除了让你调查我之外,有没有对你的安危表示过担心?”

  我呆住了。按理说,我在夏暮雪这么危险的人身边,冯磊作为我的男友应当要关心我啊,可是他不仅没有关心过,我给他打电话还经常不接。他是个爱玩刺激的不专心的男人,会不会他只是想利用我而调查关于他哥哥的事情,而他对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这个念头太恐怖了,远远超过了夏暮雪杀人段。

  夏暮雪叹了口气:“其实当年大辉如果不是背叛了我,我也不会杀他的,毕竟我们女人的爱是那么深刻。这样吧,你要不要也试探冯磊一下?”

  她把电话递给我了。

  我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拨通了那个号码

  爱比死亡痛苦

  “冯磊!快要救我!我发现了夏暮雪的秘密,她现在要杀我!”我对着电话大叫起来。

  冯磊愣了一下,他大声问:“什么秘密?”

  “就是你哥哥的秘密!”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惊恐,“求求你,快来救我!”

  “你先告诉我是什么秘密!”冯磊急得要命。

  “你来救我啊!一会儿夏暮雪回来,我就不能和你说话了!”我尖叫着。

  “正因为如此,你先告诉我那个秘密!”冯磊几乎在咆哮了。

  我猛地挂断了电话,我不想再听下去了。这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当我假装危险的时候,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想来救我,他只是想尽一切办法探知关于他哥哥的秘密。他就是在利用我,所以他接近我,还劝说我把原来的工作辞掉,来到夏暮雪所在的这家美甲店。这样的男人,我居然还很爱很爱他!

  看着我流下无助的泪水,夏暮雪似乎想要给我最后的一击。她说:“你知道当初我是怎么发现大辉出轨的吗?其实这并不难,现在的高科技完全可以帮你这个忙。比如你用这个软件,就可以探知到某些号码最近三天的通话和短信记录。当然要收费,但我已经帮你办好了,费用也帮你交过了。”夏暮雪再次把手机递给我。

  手机已经联上网了,我迫不及待地翻看着冯磊的记录。除了我的电话和短信之外,其实更多是另外一个人的号码。我不认识,但我确实那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年轻的女人。因为她和冯磊的短信里那么暧昧,当我看到如下这段短信记录的时候,我简直就要崩溃了。

  “今晚我女朋友不在,你要不要过来?”

  “哎呀,当人家是垫空当的?人家不要来。”

  “来嘛来嘛。其实她才是垫空当的,我早就想甩她了。”

  原来,就在我设计住进夏暮雪家的那一天晚上,冯磊在和另外一个女人约会!怪不得次日早晨我回家的时候,他看上去那么冷淡。我辛苦地为他寻找着线索,而他居然背叛我。我愤怒得把牙齿咬得卡卡响。

  “这就是男人,当我们迷上他们之后,他们就这样对待我们的感情。”夏暮雪叹了一口气。

  如今我已经领略到了这个女人的智慧,是的,她太智慧了。她可能早就发现了我和冯磊的秘密,然后用了这种我根本弄不清的方法预知了我和冯磊之间的阴谋,但她一直都不说话,她引着我一步步地走向真相。即使我在医院里拖着她让她挨饿,她也默默地忍下来了。

  于是我问:“你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这一切?”

  夏暮雪说:“因为,所有负心的男人都需要惩罚!”

  接下来,夏暮雪给冯磊打了个电话,说我已经死了,让冯磊来收尸。冯磊显然不想来,但夏暮雪亮出了另外一张牌:“对了,你还可以把你哥哥带回去。如果你报警,你哥哥就没命了。”

  冯磊当然不知道他哥哥已经死了,而且被吃得差不多了,他以为夏暮雪只是把哥哥绑起来了,他自信可以斗得过一个小女人。于是他真的没有报警,他真的来了。他的自负是他自己织就的蜘蛛网。

  一进门,他就看到我被绑在椅子上。出于良心,他小心地凑近过来试图想帮我解开绳子,却没有注意到我的双手根本就没有被捆住。我猛地抱住了他,像饿虎一样,他完全动弹不得。我对着夏暮雪大吼:“快啊!”

  夏暮雪拎起的锤子,狠狠地击了下去。

  喜欢的味道

  你说我后悔吗?

  我想说,当我看到冯磊的尸体躺在我脚边的时候,我确实后悔了。那毕竟是我深爱过的男人啊,我怎么可以一怒之下就与别人配合杀死了他呢?也许我可以原谅他,也许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啊,也许……

  “我知道你后悔了。”夏暮雪打断了我的思路,“当初杀大辉的时候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因为他的尸体会慢慢烂掉,而再也看不到他了,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恐怖。但是后来我想到了好主意,我可以把他吃下去啊,吃下去,他成为我们身体一部分,支撑着我们的生活,而且永远不会离开我们了。”

  我全身猛地一个激灵,像是中电了一样。

  夏暮雪握住了我的双手,细细地端详着我的指甲,就像在店里为顾客服务一样。过一会儿,她取来了一瓶洗甲水,把我指甲上的图全都洗干净,干净得像刚刚剥好的杏仁。她说:“把指甲插进冯磊的皮肤里,然后拔出来尝尝。倘若你真的爱他,他的味道你会喜欢的。”

  我颤抖着,把尖利的指甲深了进去。我听到了皮肉破裂的声音,我想起了我们曾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些关于爱的回忆全都凝聚在我的指尖上,那是我和他唯一的联系。我的指甲上盖了一层薄薄的膜,我强忍着恶心把它们送进了嘴里。

  我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了一丝亮光。

  我知道,那是我喜欢的味道。

  尾声

  其实人和动物是一样的,相爱就是喜欢对方的味道。【公号:午夜悚族】

  所以从那天开始,美甲店里有了新的变化,那就是多了一个吃指甲的女人。

  我再也不做花哨的装饰了,我素净着的两只手,和我的感情世界一样的荒凉。每到午饭的时候,我和夏暮雪并排坐在阳光下,我们各自的指甲伸到嘴里,轻轻地舔着。我们吃的都很少,但我们不会饿,更不会死,这真是奇怪啊。也许是伤了心的人,具有了别人所不具有的能量吧。

  我们就那样舔啊舔啊,直到满足地眯起眼睛。

  我们知道,那是我们喜欢的味道……

  关注【午夜悚族】,每天看一个恐怖故事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