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恐怖小故事

2021年11月14日6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12月21日,深夜地铁通道

  空旷而沉郁的通路里只有寥寥数人,清脆却杂乱的脚步声在空气中四处游荡。

  咚隆。

  惠停下了脚步,她望着自己高跟鞋前的物体,眉头微微挑了半分。

  手机

  惠美下意识捡起了摔落在地的手机,张眼望去,貌似手机是前面那个矮小男人掉落的。

  “您好。”惠美喊道。

  声音从惠美涂满鲜亮口红的嘴唇中散发出去,经过一段沉闷的空气,来到男人的耳中。

  “你…你…你叫我?”

  那是一张满脸油渍并且充满恶心笑容的脸,褶皱的眼尾纹紧贴在干瘦枯黄的皮肤上,猥琐而浑浊的眼珠里更是挤满了赤裸裸的兽欲。

  惠美这张脸吓得全身一颤,两只手靠在背后,战栗地死握着那只不属于她的手机。

  “没、没什么。”惠美故作镇定的回答。

  她不想和眼前这个男人沾染上哪怕一丁点的关系

  “哦。”

  男人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惠美一番,朝她扬起了一瞬的诡异笑容,然后便缓慢朝地铁口走了出去。

  “真是恶心!”

  看到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后,惠美那张拘谨惧怕的脸上立马盖上了一层厌恶嫌弃的表情。

  她把手机放回到地上,用纸巾来回擦拭着自己沾满冷汗的手掌。

  “你自己掉的,不关我的事。”

  说完,惠美便重新开始往前走,然而,走了不到三步,惠美又到了回来。

  “要不要交给地铁执勤?”

  她蹲下身,用纸巾包裹住那只白皙的手,小心翼翼地捡起手机。不料,惠美在拾起手机过程中,大拇指不经意地触碰了一下唤醒键。

  攀爬在屏幕上的黑暗瞬间逃窜。

  “没有锁机密码?”惠美喃喃道。

  没有锁机密码,意味着惠美可以完整地操控这只手机,甚至能窥视到手机内的所有秘密

  这时,一位地铁执勤人员从惠美的身边擦肩而过。

  惠美呆呆地望着那名巡逻的执勤人员,脑子里的善意早已被贪婪的好奇心所吞噬无几。

  深夜,公寓。

  惠美从浴室洗完澡出来,躺在床上用自己的手机刷着各种八卦信息。

  “今天的消息真是无聊。”惠美索然无味道。

  突然,躺在书桌上的另一只手机引起了惠美的注意

  那是地铁通道中那个丑陋男人的手机。

  惠美咬了咬嘴唇,迅速地从桌上把手机抢了过来,然后一头缩进了被子里。

  黑色的手机屏幕上倒映出一张忐忑却又兴奋的人脸。

  “是你自己掉的手机,也是你自己不设锁机密码的。”惠美试图用言语消除自己内心的罪恶感。

  “来看看这个丑陋的男人都有些啥秘密吧。”

  惠美兴奋地拿起手机,犹如食禁果的夏娃,罪恶感与兴奋感不断在她的内心撞击,每撞一下,她的快感就越强一分。

  “奇怪,这家伙的东西都藏在哪里?”惠美翻阅着手机,纳闷道。

  她并没有找到任何有趣东西,直到她打开了一个文件。

  “这是?”

  那一瞬间,惠美的眼球死死地黏在了手机屏幕上。

  这内容上看去像是图文日记,而从时间上看去日记似乎记录了整整一年。

  惠美并没有随意地去翻开日记的内容,而是把时间拉到了日记记录的第一天,她看书就一直有从头看到尾的习惯,并不喜欢从中间或从后面开始阅读。

  1月1日 晴

  今天碰到了C君,他请我去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虽然我表面上装作很开心的样子,可是我心里郁闷得实在想杀了他。

  1月9日 阴

  回家的路上,有一个小孩把球踢到了我的脸上,我很痛,但是碍于周围有很多人,我并没有生气。傍晚,我跟踪小孩一直来到他家,并记住了他的住址。

  1月23日 阴

  我喜欢在拥挤的地铁里,只有这样,才会有女人愿意接近我。

  2月2日 雨

  该死!所有人都该死!

  到3月份为止,大部分日志都是记载了男人的日常,配图也大多是风景。

  惠美低骂了一句:“真是个变态。”

  惠美漫不经心地打开了4月份的图片。

  猛然,一张极度血腥照片映入惠美的瞳孔。

  那是一具倒挂在悬梁上的尸体,血淋淋的尸体一旁,满身污血的男人正开心地举着一把刀。

  文字:“哈哈,杀人感觉真爽。”

  惠美看的头皮一阵颤麻:“他…不会是一个变态杀人犯吧?”

  虽然骇人的视觉冲击令惠美有些惧怕,但更为强烈的好奇心却始终占据着她的内心。

  接下里,整整四个月中,男人所记录的图文日志全都是他与各种恐怖尸体的合拍。

  4月27日 晴

  图片:男人大笑地提着一颗血淋淋的女性人头。

  文字:这样你就能一辈子陪着我了。

  5月5日 阴

  图片:表情享受的男人与半截女尸一起躺在满是污血浑浊的浴缸内。

  文字:这是鸳鸯浴吗?

  6月1日 雨

  图片:男人坐在沙发上,左右手各搂着一具赤裸女尸,女尸身上被锋锐的利器刮开了无数道瘆人的伤口。

  文字:哈哈,今天晚上我们一起看电影。

  强烈的呕吐感让惠美不得不用手死死捂住了嘴,她的整个头皮就像被无数根细针扎入一般,麻痹而无所知觉。

  惊惧中的惠美把手机从被子里扔了出去,整个人则颤巍巍地蜷缩在被子里。

  报警

  惠美的大脑中闪出过这个念头,然而惠美一想到男人的恐怖行径就吓得整条手都在颤抖,哪还有力气去按手机报警,何况惠美更担心如果警察无法第一时间抓到男人,一旦男人找到自己,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什么也不知道…”惠美闭着眼睛不断给自己心理安慰

  不久,惠美缓缓进入到睡眠当中。

  过了几日。

  惠美下班之后并没有和同事一起去玩耍,而是匆匆忙赶回了家中,经过数天的内心挣扎,惠美决定不报警,但是要把那只恐怖的手机扔掉。

  “忘记锁门了?”惠美还没转动钥匙就轻易地打开了公寓大门。

  “可能是的吧,毕竟昨天晚上做了一晚上的噩梦,今天差点迟到了,早上出门的时候有点匆忙了。”

  为了以防万一,惠美打开门,一手拿着防狼喷雾一手拿着手机,手机上拨好了报警电话,尤为谨慎地检查了一遍屋子。

  发现并没有异样后,惠美大舒了一口气:“是我多心了。”

  正当惠美准备把那只似乎在散发血腥味的手机扔进垃圾桶时,她内心的好奇欲与窥视欲再度让她停止了动作

  惠美不断地深呼吸,走到客厅把屋门锁得严严实实,然后回到卧室,关好了房门。

  惠美躺在床上,屏气凝神地打开了她还未看完的日志。

  8月11日 晴

  图片:男人躺在一群尸体中间,丑陋的脸上满是笑痕,他的周围,有许多机械设备和被定格住还在行走的人。

  文字:终于、终于拍完啦!

  看到这里,惠美愣了一下,大脑里一片混乱:“拍戏?”

  惠美急忙打开之后的几篇日记。

  8月23日 阴

  图片:众人举杯庆祝

  文字:依依不舍。

  8月31日 晴

  图片:坐在理发店的椅子上自拍

  文字:既然戏拍完了就不用在扮演那个男人了,终于可以扮演自我了。

  看到这里,惠美关掉了手机,一个人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不一会,她不禁为自己的误解而笑了出来。

  “如果不看到这里,还真是吓我一大跳呢,哈哈,差点就报警闹乌龙了。”惠美继翻阅着日志。

  9月15日 晴

  图片:美丽的风景。

  文字:真是太漂亮了。

  “似乎有点无聊了。”惠美翻阅了几篇日志,似乎都是男人在拍摄风景。

  “咦?这是?”惠美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11月1日 阴

  图片:马路上的人群

  文字:无

  “这是我?”惠美在这张日志上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真是巧合…哈哈…”

  惠美笑了笑,若无其事地往下翻阅着。

  11月3日 晴

  图片:广场

  文字:无

  11月11日 晴

  图片:酒吧

  文字:无

  “这…”一滴冷汗从惠美的额角缓缓滴下。

  “这些…”惠美望着日志中清晰可见的自己,一股寒意正缓缓从脚底往上爬。

  接下来,从11月1日开始,一直到11月底,所有的日志上存在惠美的身影。

  偷拍

  念想才刚从大脑中冒出,惠美突然惊出一身冷汗,吓得把手机丢到一边。

  “难道…难道…这也是在拍戏?”

  惠美回忆到之前的误会,加上心中巨大的好奇心作祟,使得她再一次捡起了手机。

  日志开始进入12月份,而现在的月份正是12月份。

  惠美这时才发现,手机上的日志其实是一直在更新的,日志软件似乎与网络绑定了,只要记录日志的主人写日志,那么该手机就能同步更新到最新的日志内容。

  12月5日 晴

  图片:惠美在跟同事聊天

  文字:好想…好想…好想…她…

  12月9日 雨

  图片:惠美在等地铁。

  文字:我真的很爱你。

  12月11日 晴

  图片:惠美正从公寓门口出来。

  文字:我会陪伴你一辈子。

  恐惧与慌乱在顷刻间占据了惠美的全身,惠美颤抖着手,蜷缩在被子里打开下一篇图文。

  12月21日 晴

  图片:地铁通道,惠美正在弯腰捡手机。

  文字:你美得快让我窒息了!

  惠美吓得全身发毛,她赶紧用自己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慌慌张张地警察说明原因,警察说半个小时后会派人过来调查,让惠美先保持冷静。

  有了警察,惠美的恐惧感缓缓消退,但是她的胸口处始终悬着一颗忐忑的心。

  因为,她发现日志一直更新到了今天。

  12月22日 雨

  图片:惠美的房间。

  文字:她的房间好香!

  12月23日 晴

  图片,熟睡中的惠美。

  文字: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惠美的整张脸已经变为惨白一片,她哆嗦着手,表情惊恐地打开最后一篇日志。

  这篇日志更新的日期正是昨天。

  12月24日 阴

  图片:男人躲在惠美床底下的自拍。

  文字:我每天陪着你一起,好嘛?

  那一刻,床上,惠美的心脏仿佛停止。

  那一刻,床下,传来了异样的咳嗽声。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