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惊悚恐怖鬼故事之【梦】

2021年11月14日5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梦小辉失恋了,也同时失去了他那个没出生的孩子,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和他相处了5年的女朋友涓涓,竟然会为了喝酒,把孩子给流产了。本来他们是准备年底结婚的,一气之下,小辉选择了分手。   小辉在分手后的第3天,租到了新的房子,那是位于朝阳医院附近的一栋普通的居民楼。 没想到的是,自从小辉搬进去之后,竟然发生了一系列的怪事。   首先是小辉整完噩梦所困,总是梦到有一群的日本兵,站在他房子的墙脚~~~~~~~~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更奇怪的是,这个场景竟然可以每天都不走样的出现在小辉的梦里,后来小辉向周围的邻居打听,原来,三里屯那一带,在解放前是一片日本兵的坟地。而解放后又是处决坏分子的刑场,在修朝阳北路的时候挖出不少的白骨。  加上旁边的朝阳医院,所以小辉租住的中纺里和三里屯北街,经常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被附近的居民称之为“神路街”。   小辉在得知所有的情况后,便产生了搬家的心,可又一想,这里交通便利,有很繁华热闹,心里十分舍不得。在小辉得知了这些情况的当晚~~~~奇怪的是,竟然没有没做那个恶梦,而是梦到了一个可爱的小孩,但始终看不到那个小孩的脸,在梦中,那个小孩,缠着小辉一起玩耍,小辉也把那个小孩,逗得呵呵直笑。  更奇怪的是在梦到那个小孩的第二天,小辉竟然以外的被升了职。小辉心理,暗暗的琢磨,难道说,自己梦里的那个孩子,是命里的贵人?如果真的是那样,拿自己岂不是发达了,于是便不再有搬家的念头。三天之后,小辉又梦到了那个小孩,不过不同的是,那个小孩这次领来了一个女人,身姿绰约,可就是看不清脸,在那天的梦里,小辉、那个梦里的小孩、那个小孩带来的女人,像一家三口一样,快乐的说笑着。一直到早晨小辉从梦里醒来,从没有家的感觉的小辉,在想起自己的梦的时候,心里还是甜甜的。   晚上小辉下班回家的路上,途经长虹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女人~~~竟然和自己梦里的那个女人极为相像 。于是小辉就凑上去搭讪,没想到竟然极其顺利,两个人就一同去了不远的一个酒吧(不能透露酒吧的名字)。小辉和那个女人在酒吧里非常开心得聊着,小辉在喝完第三瓶酒的时候,觉得头有点疼,就靠在了沙发背上 。   打烊的时候,那家酒吧的酒保,发现一个男人死在了沙发上,于是就报了警察闻讯赶到,对酒吧里的所有服务人员进行了询问,一个服务员回忆道:我看见他一个人进来,却对旁边的空气有说有笑,要了两份啤酒,自己边河边喝自己说话,然后就靠在沙发上不动了。   没用几天,警察就确定了小辉的身份和死因,死因是饮酒过量,诱发心脏衰竭,并且通知,小辉的父母和他生前的女朋友涓涓来认领尸体。在办完了小辉的身后事之后的那天晚上~~~~小辉的女朋友涓涓,梦到了小辉,还有一个小孩,和一个看不清容貌的女人。梦里小辉高兴地说:“涓涓,看,这就是咱们的那个孩子,多可爱呀,他没能出生到这个世界,就在那个世界,给自己选了一个妈妈,现在我已经和孩子团圆了,在那个世界里替你履行照顾他的义务,以后每天,我们都会来看你,让你在心里永远记得孩子和我。”(更多恐怖鬼故事+597538277)   后来涓涓疯了。(完)危险游戏笑影是个很普通的姑娘上班在一家公司老板给她的任务也不是很多,她有很多时候一边上班一边上网.。而笑影最喜欢去看鬼故事,然后到晚上一个人缩在被子里害怕。 想起那些鬼,她就会吓得连头都缩进被窝里.。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肯定是带着黑眼圈.同事们都叫她是熊猫。好脾气的她从不和人斗嘴,但同事也就都欺负她。   但自从乡下的小姨来了以后,笑影可开心了,因为,终于有人晚上陪着她害怕了。她晚上把白天看的故事讲给小姨听,于是,两个人,一人裹着一床被子哆嗦,谁也不敢看谁。   但谁也没想到,笑影会救了一个人。平凡而普通甚至有点懦弱的笑影居然从车轮下救出了一个小孩。当时的情景据笑影自己说是一个妈妈拉着一个小孩过马路,半截,小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淘气地挣拖了他妈妈的手,他妈妈在追他的时候,碰到一辆大货车。而且是酒后驾驶。所以他妈妈当场就死亡了。   而笑影正好路过,小孩就被笑影领到了马路一边的。小孩从他妈妈出事的时候开始就没有哭过,相反还和笑影有说有笑,好象他妈妈的死和他没有关系。笑影本想把孩子交给警察,但孩子死或都不肯跟警察走,死拉着笑影不放。  笑影只好把孩子带回家,小姨看到了那个孩子也是喜欢得不得了。 但孩子去不去亲近小姨,只是躲在笑影的身后。   笑影只好问他:“咱们玩什么呢?你喜欢什么?”孩子的回答让笑影听了毛骨悚然。   孩子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容说:“咱们玩杀人,怎么样?”眼睛露出兴奋的光芒.。“阿姨你猜,我妈妈死了。下一个会是谁?“孩子一边天真地笑着,一边说着。   笑影当时就傻在那里了。她结结巴巴地问:“你妈妈怎么会死的?”孩子神秘地说:“那是个游戏。”孩子又接着说:“你说啊……你说啊……下一个到底是谁?”   笑影恐惧的目光使孩子更进了一步说:“阿姨,下一个是你,怎么样?”笑影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姨,你想怎么死呢?”孩子的童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悦耳。但笑影听起来象是来索命的。   笑影打开房门,跑出去了。看到小姨,象看到救星一样的。孩子自己也走出来了。 笑影还没来得及对小姨说什么呢。孩子先开口了:“阿姨,你不喜欢我了?你也要象妈妈一样抛下我了吗?” 说着,居然哭了起来。   小姨责备笑影不会看孩子,楼过孩子轻轻地拍着 。孩子面朝着笑影居然露出了天真的笑容,那意思好象是在说:“你逃不了的。” 笑影发疯的跑出了家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一个才几岁的小孩弄得快疯了。   笑影走后,小姨给孩子做了饭,孩子一口也没有吃,却拿着半块积木,在那里说着:“砸,砸……”   正在此时,懊丧的笑影路过一座楼时,听见楼上的人在吵架,而没在意。电视就从吵架人的窗口扔下来,砸中了笑影的头。笑影当场死亡。(更多恐怖鬼故事+597538277)  这时,孩子对小姨说:“又有个游戏完了。” 他转身看着身边的小姨。笑着说:“小姨,你要不要和我玩游戏?”(完)兄弟有一对外地来京的兄弟,为了节省房租,便搬到了一座传说闹鬼的大厦里,虽然说房租省了,但两个人,还是很害怕,于是便约定,两人晚上无论谁先到家,都要在楼下等另一个人,然后一起上楼 。   有一天,弟弟很晚才下班,等到家楼下的时候,都已经是12点多了。他看见哥哥还坐在路灯下,默默地等着他,心里顿时充满了暖意,便急忙跑上去说:“哥!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让你等我。”  哥哥说:“没事的,两兄弟,说这个干嘛。”于是两个人便一起进了楼,上了电梯。   在电梯里,弟弟又对哥哥说:“哥,等我们挣了钱,就搬到别的地方吧,这里我总觉得怪怪的。”这时站在电梯角落里的哥哥幽幽的说到:“哦。”  电梯到了他们所在的楼层,弟弟掏出钥匙打开门就往屋里走,这时身后的哥哥说:“我就不进去了。”“啊?哥哥,你怎么了?”弟弟不解的问道。(更多恐怖鬼故事+597538277)  呵呵……随着几声阴冷的怪笑哥哥说到:“我真得那么象你的哥哥吗?”这是弟弟的手机响了,里面传来了一个焦急的声音:“弟弟,我们公司加班,我正在回家的路上,你要等我啊!”(完)夜凉本来是不打算再写鬼故事了,太无聊。刚听了首徐怀玉的歌,熟悉的旋律,熟悉的感觉,想起那晚与她一起的故事,于是就想说说。秋天,夜深,和她一起去看话剧。第二版的思凡,毕小晴导演的,讲一个尼姑耐不住寂寞,私奔下山的故事。小尼姑在漆黑的舞台上出场,四周静寂,只有一束聚光灯射在她身上,凄诡异,且听她唱: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边唱边除去那顶僧帽,观众大惊,那位演员竟然是真的光头,看过这出戏的朋友知道,演员是无需剃头的,因为这只是出实验话剧。三千烦恼丝被刮得精光,在灯光下闪亮,我竟赫然窥见她眼中的莹莹泪光,她哭着唱思凡,呜咽,情绪不稳定。场记有些着急,朝上挥手,大声咳嗽,她不理,甩着衣袖,索性不唱了,只哭,在聚光灯下无助哀伤地哭。场内一片静寂,只听见台下观众紧张的呼吸声,我们蜷缩在观众席上不知所措。灯光渐渐暗下去,完全变黑的一刹那,她大声喊:他为什么不爱我?台上扑通一声,我想她是摔倒了。灯光再亮起来,是导演鞠躬,说对不起,今天演员的情绪有问题,请大家去退票。兴味索然,我和女友出门,在黑夜里散步,我们讨论刚才的事,猜测着原因,想象出一个个或缠绵或哀怨的爱情故事。在胡同口,路灯灭了,四周很黑,夜凉,女友靠到我肩上来,她在发抖,说感觉不太对。她说秋风阴嗖嗖的,她怕。香玉满怀,我安慰她,我不怕,北兵马司本来就是兵家常驻的地方,戾气十足,哪有鬼敢到这里造次。步出胡同时,女友眼尖,大张着嘴朝前指,顺着看去,十米远处有人在缓缓前行,走路时是不摇晃手臂的,由于走得很慢,看上去有些象飘。那是名光头女子,我们猜测她也许就是刚才那位演员,于是使了眼色,不约而同加快步伐,往前超。很快走在她前面。回头时,女友尖叫,我也一身冷汗,果然是刚才那位演员,她的眼里依然是莹莹的泪光,只是顺着眼眶流在下的是血。女友拽着我走到她身边,问她:你的眼睛怎么了?要紧吗?要不要我们送你去医院?光头女子不答话,只喃喃自问:他为什么不爱我?我知道,她为情所困,无论怎样也听不见我们的劝慰的,我去抓她的手,想把她带回话剧院,那里有她的同事,他们该知道如何处理她。她挣扎,手被冻得冰凉,我死拽,最后她拗不过,只高声尖叫“抓流氓”,我讪讪松手。她知道感激的,把面颊上的血擦去,说“我没事,谢谢你们,别管我了”,女友很同情她,说“负心的男人就别再多想了,伤自己”,她苦笑,摇着头继朝前走,我和女友紧跟,她开始朝前跑,跑得很快,在交道口的一个胡同旁一转眼就消失了。我气喘嘘嘘地立定四顾,夜太黑,到处都没有她的影子,空气里是她刚留下的绝望的味道,我想那该是凄苦。(更多恐怖鬼故事+597538277)第二天晚上看北京青年报,第七版上有消息:昨天实验话剧团的重头大戏思凡,由于主要女演员的突然逝世而被当场取消。据该剧组主要负责人解释,该名女演员精神不稳定,回到后台休息时,趁人不备,服氰化钾自尽。(完)…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