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夜行尸——短篇恐怖故事集,让你背脊发凉

2021年11月14日2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即日起,本人将于此连载恐怖小故事,望各位多多支持。废话不多说,先上第一篇:

  夜行

  自工厂倒闭后,张老汉就在一条老街上做起了水果生意。打从店开张的那天起,他每天都要忙到晚上11点多,然后再骑着自行车回家

  风风雨雨的,8年就这么过来了。

  这一天,因为是冬季,整天的生意都比较冷清,到了晚上,就基本没什么人来光顾了,张老汉一看时间不早,也将近11点了,就收拾收拾,拉上了店门,准备回家。

  “阿黄,走!”

  一声吆喝,一只大黄从地上爬了起来,摇了摇尾巴,慢慢地挪步到大街上。

  这只大黄狗,陪伴张老汉也已有好些年头了,特别老伴去世以后,它的分量就更加重了,每天,张老汉都会带着它出来开店摆摊,晚上一起回家。他还取了根绳子,一头绑住自行车后坐,一头绑住狗脖子上的颈圈,直到到家后才解开,这样,为的是避免狗随意乱跑。

  沿着归家的路,张老汉在前骑着车,阿黄在后跟着跑。一阵风吹来,吹得街上更为冷清了,此时此刻,已几乎见不着什么行人

  但,今天却发生了一件很不巧的事。张老汉行到中途时,发现因道路修整,路封了。

  8年来,这还是头一回。不过,这条路确实也该修修了。

  他叹了口气,皱了皱眉头。无奈,只得换条路走了。

  能到家的路,除了这条外,还有另外一条,那是条盘山的路,需要绕过半座山,当然,也要花更多时间,可是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很快,张老汉和他的狗阿黄,来到了那条盘山路上。这条路,他在白天时经过两次,印象中,这条路的路面状况很差,所以不常有人走动。而且,关于这条路,还有些不好的传闻……

  张老汉是个直爽的人,平日里,也没把这些风言风语放在心上,但在这当口,独自一人在这条黑得吓人的路上骑着车,终究还是有些心慌,慢慢的,那个传闻浮现在了他的脑中。

  ——据说,在七十年代,这里发生过一次大屠杀事件,埋葬了许多尸体。此后,这条路上,经常有人撞到鬼……

  是真的

  “胡扯的吧!”张老汉为了给自己壮胆,不仅叫出声来。而在这寂静的夜路上,也只有他身后用绳牵着的那条大黄狗,才能听到他粗鲁的说话声。

  路面凹凸不平,是越来越不好走了。而且右边是山,左边是田野,还要绕着狭窄的弯路骑。张老汉真的感到有些吃力,大冬天的,他的额头渗出了汗。所幸还有阿黄陪着,总比单独一人要好过些。

  就在这时候,只听“啪”的一声。到得张老汉反应过来时,他的人,连同自行车在内,已经一齐躺倒在地。紧随其后,一阵疼痛感传来。原来,他是骑到了一个坑里,这个坑虽不至于很深,但也足以绊倒一个骑车的六旬老汉。

  他妈的,这条路上,居然还有这么大一个坑!

  张老汉啐了口口水,愤恨地将自行车从身上拉开,然后缓缓撑起身子。还好,只是擦破了点脚上的皮,并无什么大碍。

  张老汉不愿在这种地方多呆。随即他推起了自行车,重新上路。

  麻烦的是,接下来的一段路是个上坡,那可真要累死人。可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事到如今,也只得继向前。

  张老汉咬咬牙,一口气骑上了这个上坡路。

  但没想到,只骑了一小段,他就已经累得够呛。只感两腿麻木,汗水不住地向外冒。

  怎么会这么累呢?

  张老汉觉得有些奇怪。自己又不是第一回骑上坡路,怎么今天累成这样。车的后面,就好象被什么东西拖住了一般,感觉好沉。

  又骑了一段,他实在是骑不动了,只好从自行车上下来,休歇片刻。

  他大口地喘着气,无意之中,他向后一望。

  只因这么一望,他目瞪口呆,全身动弹不得。

  原来,阿黄不见了!

  那条大黄狗,消失得无影无踪,绳子的另一端,什么东西都没有。

  张老汉用力地眨了眨眼,依然是空空如也!

  跑到田里去了吗?他不禁怀疑。

  随后,张老汉重新骑上车,在这边四处寻找。可是,无论他怎样找,都无法再看到那条大黄狗。

  六旬老汉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他用力地捶着自行车,心中又是恼怒,又是后悔

  早知道,就睡店里不要回家了。为什么偏偏选中这条死人路。

  看来,只有先回去,等第二天天亮再来找了。或许阿黄自己找到路回家也说不定。抱着这样的想法,张老汉又重新上路。

  可是,待骑过了这段上坡后,他发现,确实是有点奇怪。自己这辆车,怎么骑着感到越来越沉呢,真的好象……被什么东西给拖住了。

  难道说……这里……

  猛然间,张老汉回过身去,接下来的一刻,他面色发白,差点便从自行车上摔下身来。只见那条原本绑阿黄的绳,依然是直挺挺地,似乎是绑着什么其他的东西,或者说,被什么东西给拉住了……

  真邪门

  惊吓之余,张老汉使足了力气,拼命地踩着自行车的踏脚。不过,终究是无法提起速度,始终是被什么东西给拖着。

  他急汗如雨,不时地回头张望,可是,绳的那一头明知一定绑着什么东西,却什么都看不到。

  断断续续的,身后还有些古怪的声响传来。

  张老汉已惊恐到了极点。事到如今,也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骑下去,盼望能早点离开这里。

  但,实在是越来越沉了。而且看起来,前方黑压压的一片,还不知有多少路。

  这时候,若有人从这经过的话,会看到这么离奇的一幕。

  一个老汉,在前方吃力地骑着自行车,感觉就快骑不动的样子,而在车的后坐,绑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只见一个扎着两个辫子,面色苍白,身穿大红色斑点衣服女子,正脸露怪笑,两手紧紧地抓着那根绳子,一跳一跳地跟在自行车后走着……

  至于那条大黄狗,此时正静静地躺在不远处的一个大坑中,看起来,才刚死去不久。

  ——完——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