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hello kitty 藏尸案 恐怖啊(转载)

2021年11月14日3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1999年5月26日,九龙油尖警区一队探员,带同阿芳到达现场。阿芳疑因惧怕不敢上楼,只在楼下指出发单位,警员带备口罩及以胶袋包脚,以防尸虫咬噬。当单位大门打开后,一阵尸臭味扑鼻而来;开灯后,Hello Kitty洋娃娃就在眼前不远,倚在走廊墙边。探员以铁枝轻刺公仔内收藏的头颅,感觉内有坚硬物体。由于死者人头未完全烹熟,洋娃娃仍渗出腥臭血水。单位内亦发现两个仍未洗净的不锈钢煲及瓦煲,相信是经烹煮人头的器皿。两煲周围满布尸虫,煲内甚至盛着充满恶臭的渣滓。

  法医官奉召到场后,在Hello Kitty洋娃娃内发现一个女性人头,洋娃娃的棉花满布尸虫,头骨已人煲熟,由于皮肉及头发组织已被破坏,无法进行DNA化验。探员最终在现场检走一批重要证物,包括一个无门冰箱、一把铁锤及一个怀疑曾作烹尸用的瓦煲。

  警方随即追捕各被告,期望在记者报道前将疑凶拘捕。1999年5月27日,当时首被告陈文乐与妻子阿佩及初生之婴儿已搬离案发单,位并正在投靠朋友地方居住于葵涌石篱邨石宁楼十七楼一单位,但警方调查后便很快掌握此资料,并派出一队共四名探员到达该单位一举将陈文乐及阿佩捕获。同一时间,多队探员亦根据调查所得资料搜查多处地方,以期追捕梁胜祖及梁伟伦,包括他们之居住地址,但都不得要领。翌日,次被告梁胜祖主动投案,而第三被告梁伟伦在报章上得知事件,逃往广西

  由于知道梁已离境,警方遂将资料交给国际刑警、公共安全专家入境处协助追捕,直至年2000年2月14日,中国大陆公共安全专家在执行其他任务时巧遇梁伟伦,因他未能出示身丄份证明文件,遭公共安全专家扣押,其后得悉他在港被通缉,移交香港受审。

  审讯

  2000年10月9日,案件于香港高等**开审,翌日成为香港多份报章的头条新闻。3名被告被控以谋杀罪、非法禁锢及阻止尸体合法殓葬共三项罪名。在调查初期,警方苦于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死者就是樊敏仪,但因被告已承认非法处理尸体等控罪,加上污点证人阿芳的口供,于是落案控告三人谋杀罪名。

  3名被告各自承认禁锢或阻止尸体合法殓葬,但全部否认谋杀罪,在自辩时亦互相推卸责任,如第二、三被告就声称一切都是受第一被告陈文乐所指使。后来的证人供词指陈为B社会和胜和的成员。

  在开庭首日,死者男友吴志远、家姑及凶案现场楼下二楼的情侣,及楼上一住客均曾出庭作供。吴志远指1999年3月13日后,已再没有见过死者,家姑指案发当日有二人上门找死者,另外楼上、楼下住客亦曾听到单位传出女子的叫喊声。

  审讯期间,警员经常要将案中的重要证物Hello Kitty洋娃娃搬入法庭,亦要将女死者的头骨、藏尸冰箱及煮尸用的瓦煲呈堂,令法庭传出尸臭。当其中一名被告供述如何从椅子上跳下,以膝盖压在受害人身上时,另一名被告竟在庭上发笑(应为三人中最惨无人道的陈文乐)。

  审讯时,庭外亦出现怪事。当辩方律师指被告只是非法处理尸体,根本不用得太多之际,庭上的灯闪动大作,庭内所有人都非常愕然。梁胜祖在晚上押返羁留所,深夜他向着看守员称:“我撞到鬼(我看到鬼)”,他指在庭上看到的女性,都是女死者樊敏仪的容貌。

  判刑

  踏入2000年11月,审讯进入尾声。**阮云道指,控方证人均力指首被告陈文乐是“大耳窿(高利贷)”、B社会大佬(头目),参与贩毒,但不管这些刑事案底是否真有其事,今次碎尸案陪审团只应集中判断三名被告陈文乐、梁胜祖和梁伟伦有没有殴打虐待和肢解樊敏仪。

  辩方三位大律师指,出任控方特赦证人的女童证供薄弱,亦没有亲眼见到樊临死前的情形,可能并非三名被告亲手杀害樊等等,阮云道表示特赦证人必须说真话,其证供可信程度不应因为她年纪小而打折扣。

  2000年12月6日,陪审团以六比一大多数作,裁定三被告谋杀罪名不成立,误杀罪名成立。**阮云道决定以最严厉的判刑,判处3人终身监禁。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