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谈谈你听过或者亲身经历过的恐怖故事?

2021年11月15日3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遭遇鬼搭

老公家离我们工作地方有八百多公里。每年过年我们都是自己开车回去,一是过年期间车票一票难求,二是农村出行自己有车方便一些。

这事儿是前年发生的,算不上恐怖但还是很离奇,那晚我俩心一直悬着......

我们自己有个小买卖,为了维护好客户,每年到年根腊月二十七或者二十八我们才回老家过年。

前年买卖特别好,一直忙到腊月二十八。本打算第二天天亮再走的,但老公回家心切,决定收拾收拾连夜开车回去。我也无所谓,老公开车我坐车,饿了就吃、困了就睡。再加上高速路上都有服务站,车上又有导航,于是我俩简单收拾了一箱换洗衣物,把前几天买好的年货往车里一塞,满满当当连人带货地就往高速口奔。

老公是个大胆和仔细并存的人,平时总是执行“小心使得万年船”的真理,偶尔也做些出格的事儿。那晚出发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正是犯困的时候。他怕市区车多,一溜神再把别人的车磕着碰着,于是一路上不停地跟我说话,让我帮他看着点路,等出了市区上了高速再睡觉。

虽然心里认为老公是老司机了,但我也想着大过年的安全第一。于是我忍着困劲儿,时不时地接几句话,唠几句家长里短。年根了,市区限速,加上车多也走不快,一路上5、60迈慢慢悠悠地到了高速口。老公打开音乐、开启导航、排队准备上高速。大声宣布我可以睡觉了。

听到这句话真的感觉这一年的累都立马解脱了。说实话每年一到年根我们都累得跟似的,白天连轴转,晚上安排客户吃饭娱乐每天忙完我都是一倒就睡着。今天要开夜车,我老公提前吃了颗缓解阵痛的胶囊,旁边摆了一件含咖啡因的某某功能饮料。可以说准备得十二分充足。坐在副驾的我直接把椅背放倒,羽绒服一盖就呼呼睡起大觉,耳边的音乐马上进入了我的梦乡。

梦里我跟老公回我娘家过年,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妹妹都在,一家人围在一起吃团圆饭,有说有笑热热闹闹。梦里的我开心的笑着,以至于老公叫醒我的时候嘴角还挂着口水。

媳妇儿你起来看看,导航把我导沟里去了”老公摇了摇我睡得软软塌塌使不上劲的左手,眼睛一会盯着显示屏、一会看看乌漆麻黑的外头。我没当回事儿,看了眼时间凌晨一点多,说明我们上了高速才走了一个多小时而已。

困意正浓的我没好气儿地说“导偏了不很正常,重新启动重新定位一下,这才走了一个多小时,不行再原路返回呗”。说完我闭上眼睛打算继睡觉。

老公不放心,把我羽绒服掀了起来“你再看看外面,这条岔道是水泥路,才三米多宽,像是哪个村子的小路”。老公边说边不停交换着远光灯和近光灯。

我强打起精神看看“高速上的岔路口也没有开一个多小时都是村道的啊,你怎么拐进来的”?

老公也很纳闷“不知道啊,我以为下错了路口准备绕回去,没想到导航给我导这来了”。我看看外面只能看见星星发光的夜空,准备拿手机手动导一下航。

手机屏幕一亮,信号显示2G“我的天,这都什么年代了这疙搭还是2G网,这能用吗这”我惊讶着猛按手机,力求知道网络是否通畅。结果很是遗憾“老公,这网连不上,咱们还是只能跟着导航走,或者掉头原路返回去”。

老公往前靠边开着,正准备掉头,导航姐姐甜甜的声音飘出来了“请沿当前道路直行800米右转,进入306国道。乖乖,导航奶奶,您老终于吱声了。

我俩心情放松了不少,此时我已是睡意全无,老公也精神很好地跟我开玩笑“还记不记得去年我们回家下错个路口,直接干沈阳去了,今年要再开沈阳去的话,咱俩就绕到葫芦岛过年去,不回家了”。

我心里想着你个家乡宝,一年不回家你还了得了,这让你晚一宿回都不干呢。我认真盯着车灯外的右前方,有一句没一句地跟老公说着。“800米咋还不到呢”老公放慢车速看了看公里数。

我看了看时间“诶、不对啊,这么长时间,没看见指示牌,岔路口我也没看见啊”这时我心里真正开始有点发毛了,心率加速,肾上腺素提了上来,感觉呼吸的声音都特别明显。紧闭的车窗外挤进来好几声像乌鸦的怪鸟的叫声,“呱~呱~”那声音趁着东北数九寒天漆黑的夜晚,显得那么孤寂、那么凄凄惨惨......

“老公,咱们还是原路返回吧,这导航也太坑人了,再开都要进苞米地了”我指着车灯下忽明忽暗雾气蒙蒙盖着积雪的苞米桩子。

老公二话没说,这回直接掉头,加速原路返回。一路上总感觉后背发毛,除了加热的座椅是热乎的,别的地儿都灌进了刺骨的冷风。老公一句话没说,其实我知道他也是害怕的,我俩默契地没有吱声,把音乐声调大,大到能盖住外面凄惨的怪鸟叫声。

此时的时间每一秒都慢得令人抓狂,对未知的恐惧才是最令人害怕的。

“叮咚”不知是谁的短信提示音吓了我一跳,老公也是明显定了一下。我迅速抄起手机“终于有信号了”4G网的标志让我心安不少,短信提示欢迎进入吉林省。

绕了一大圈还在吉林省,不知从哪个路口拐上的高速,接下来赶到最近的服务站,那是个小站,虽然没有酒店,但站里至少有人有灯光。我俩吃了点东西压压惊,在车里睡了两小时,五点多天蒙蒙亮才继续赶路。从那以后,我俩不管多急都没开过夜车,在市区只要过了十二点就叫代驾。长途更是天黑就住宿。

谈谈你听过或者亲身经历过的恐怖故事?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