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献给那些晚上睡不着觉的朋友,恐怖短篇《电话》,作者:辛欣

2021年11月15日2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请关注作者的长篇惊悚悬疑小说《恋足》,持更新。

  《都市鬼》之

   电话

     作者/辛欣

     倪小萍死了,是电话线硬生生给勒死的。嗯,故事还是先从那天她忽然接到的一个神秘电话说起吧。

     倪小萍在一家声讯主持一档名叫“午夜倾诉”的栏目。作为一个乡下妹,能在大城市里找到这样一份既“体面”薪水又高的工作,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闲暇的时候,倪小萍总是在笔记本上涂涂抹抹,当声讯小姐之前,她写过几部短篇小说投到杂志社,然而音讯皆无,于是她便打消了成为作家的念头,但偶尔还是会写上两笔的。

     这天,倪小萍照例午夜十二点整端着一杯咖啡坐到电话机前,她今天准备写一篇关于电话的恐怖故事。可刚写下题目,忽然,电话铃响了起来。

     “您好‘午夜倾诉’,我是媚儿(声讯小姐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昵称),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倪小萍的声音非常性感,就像她的人一样,很容易让男人想入非非,许多客户都是因为她的声音而频频光顾“午夜倾诉”的。其实他们并没有什么可倾诉的,他们只是一边听着她的声音一边幻想着和她做爱。

     电话那边先是一阵沉默,然后一个深沉的嗓音传了过来:“珊珊,别再生我的气了,好吗?”

     珊珊?这名子有点耳熟!倪小萍愣了一下,她在脑子里迅速将声讯台另外的几位声讯小姐的昵称过了一遍,然而没有一个是叫珊珊的。也许是打错电话了吧?倪小萍耐着性子说:“不好意思,这里是‘午夜倾诉’栏目,您是不是拨错号码了?”

     “珊珊别这样好吗?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一切都只是意外,真的!你一定要原谅我,求你了!”

     对方自顾自的说着,根本不理会她。

     八成是个神经病!倪小萍想挂断,但忧郁了一下,最终还是被那个男人味十足的嗓音所吸引。或许,她是想听听这个男人究竟对“珊珊”做了什么。

     “是你一再的逼我呀!开始的确是我不对,不该经受不住诱惑,但你实在不应该这样逼我!珊珊,我现在知道错了,求求你原谅我,求求你……”

     男女吵架,女方生气,男方打电话寻求和解。倪小萍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现代人,尤其是男女之间的感情是最难处理的,倪小萍也曾经谈过一次恋爱,只可惜无疾而终。遇到了坏男人只是借口而已,说穿了,她对那个人缺乏耐心,她没办法容忍对方的一些恶习。

     电话那头的男人仍然恳求着:“珊珊,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你也同样爱我,但那真的是意外,是错手,你能原谅我吗?”

     男人的声音最后竟带着哭腔。

     爱?

     这个世界真的有爱吗?倪小萍不相信,爱情太过于虚幻,无条件的投入,到头来不过是竹篮打水。然而,那男人的恳求却将他她过早冰封的心给融化了。尽管他恳求的对象不是她,而是一个叫珊珊的女人

     “珊珊,你能原谅我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能原谅我吗?”

    倪小萍的心颤抖了一下,她发觉自己的眼角竟然湿润了。她的心里不住的回荡着那个男人声音:你能原谅我吗……

     “珊珊,如果原谅我的话,就请你回答我,好吗?”

     迷迷糊糊的,倪小萍说:“我原谅你……”

     倪小萍心中一惊,我这是怎么了?这时,那个声音说:“谢谢你,小萍。”

     说完,话筒里传出了“嘟嘟”声。电话被挂断了。

     小萍!那个人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倪小萍惊呆了,一股寒意慢慢从心底滋生出来。

     隔了一会儿,倪小萍不禁哑然失笑,一定是哪个老客户在故意吓我。想通这点,她端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准备继续写她的恐怖故事。

     然而她刚刚提笔,胸口一阵突如其来的刺痛令她手一抖,笔跌落到桌上,墨水将笔记本沁湿了一大片。

     不会这么巧吧?自己正在构思一部关于电话的恐怖故事,接着就接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倪小萍不敢再往下想了,她决暂时封笔。

     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是2:50了。困意袭上倪小萍的眼皮,她强打精神翻开桌上昨天没看完的晚报。

     这时,她的眼皮猛跳了两下,一颗心瞬间沉了下去,她看到娱乐新闻版的头条,斗大的标题写着:玉女歌手珊珊香消玉殞。

     珊珊!那个男人嘴里一直念叨着的,不正是珊珊吗?

     报道先是对珊珊的生平简介了一下,紧接着便对她的死大书特书。她的尸体是在一幢住宅楼下发现的,经过法医确认,她是被人从六楼的天台推下来的,死时穿着一件白色睡衣,而凶手则是她的经济人兼男友高强。有目击者称,高强把珊珊从楼上推下之后,曾经用手机打过一个电话,然后便跟着跳楼自杀了。

     报纸上还有她们的照片,珊珊看起来是个很妖艳的女孩子,细细的眉眼像是会勾魂,笑起来酒窝很深。而高强则是个年纪在30至35岁之间的中年人,脸上透着一股子成熟稳重。

     倪小萍细细回味着电话里那个男人的声音,成熟而稳重,她疯狂的摇着头,不会是他,他已经死了!然而她的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照片,她似乎看到照片里高强那棱角分明的嘴唇动了起来:你能原谅我吗……

     “噹、噹……”整点报时的钟声将倪小萍从幻觉中惊醒。

     这时她发现照片下还印着一串数字,那是高强临死前拨打的电话号码,警方希望电话号码的主人看到报道后立刻与警方联系。

     倪小萍将目光移向那个电话号码……天那!倪小萍尖叫了一声,那个号码不就是她所主持的“午夜倾诉”的电话号码吗!

     她彻底崩溃了。

     一阵凉风自倪小萍脖颈后袭来,吹得她寒毛竖起,紧接着一阵尿意上涌。她慢慢的回过头,一个身穿白色睡衣的女人正静静的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女人忽然“咯咯”笑了起来,笑得很妖艳,细细的眉眼如同天上的那弯新月。

     “你为什么要替我原谅他?你为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声讯台的经理发现了倪小萍的尸体,便立刻报了。警方勘察了现场后,初步断定,倪小萍是自杀的,并在她的桌子上发现了一本被墨水浸湿的笔记本,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两个字:电话。

   ★请关注作者的长篇惊悚悬疑小说《恋足》,持续更新。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