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史上最恐怖的校园鬼故事(你撑到第几个才发抖?)(转载)

2021年11月15日3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冠军

  好朋友背靠背

  正放暑假,同学们都陆回家了,学校里只剩些勤功俭学的同学和一些还没来的及回去的同学。女生宿舍也基本没人了,有栋四楼的一间宿舍还有两位同学没回家,她俩关系很好又是上下铺,平时就像姐妹一样。她俩都想在城里玩几天再回去……

  这两天她们白天一起出去玩,晚上就回宿舍睡觉……

  第三天,上铺的同学说他男朋友有事找她,所以今天就不和她去玩了…下铺的同学说:“那好吧~”,然后就自己出去玩了。

  晚上,天黑了下铺的同学才回宿舍,看到上铺的姐妹还没回来就先洗洗睡了。半夜……迷迷糊糊中宿舍的电话吵醒了……起床一看12点了,看看上铺的姐妹还没回来,想想可能是和男友在外面过夜吧,所以现在打过来……她走过去接电话…“喂——谁呀?”,电话那边静得出奇…过了一会儿才听到对方低沉的说:“好——姐——妹——背——靠——背…”。“搞什么鬼呀…”她骂了一句,心想肯定是那丫头搞的恶作剧,回来一定好好教训她,然后挂电话继续睡觉……

  第二天,直到晚上上铺的姐妹还没见回来。她心里想该不会是回家了吧?然后睡自己的觉。半夜里…电话响了……她走过去接电话…和昨晚一样只听到对方低沉的说:“好——姐——妹——背——靠——背…”。突然她感到背脊发凉,马上挂了电话,心想这丫头太可恶了,语气也太吓人了……就这样她回到床上辗转了好久才能入睡……

  第三天,晚上上铺的姐妹也没有回来。看来是真的回家了!她想。

  但是……半夜里…电话又响了……一看是12点钟,电话听到的还是:“好——姐——妹——背——靠——背…”。虽然在心里告诉自己是恶作剧,可还是被吓出了冷汗……

  学校静悄悄的…宿舍也静悄悄的…这回她再也睡不着了,心想天一亮就收拾东西回家去,就这样在床上辗转直到天亮……

  天一亮…她收拾东西要回家,再也不想多呆一晚了……

  就在她收拾床底行李的时候,发现可怕的一幕…………她的好姐妹就绑在她的床板底下…已经死了…果然每天晚上都是背靠背啊……

  听说那女的死相很恐怖,脸发紫,眼睛瞪着,舌头伸出……后来警察抓住了凶手,凶手就是死者的男友。原来她男友有精神分裂,他看到他女朋友和一个男同学的在一起还很开心的样子,就怀疑他女朋友背叛了他,然后那天来宿舍找她时,把她掐死了绑在床底下……但那男的拒不承认有打电话到宿舍吓唬人……

  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说谎,而据说电话里是个女的声音…和的死者声音很像……

  亚军

  黑暗鬼校

  我是一名师范大学毕业学生

  一日,经过一面老墙。上面粘贴着招人启示:高中教师,高薪。如安全教满十天。即付10万。联系电话:########.联系人:王校长。明南高中。

  当下心想。这种事情都我碰上了。10万,鬼才信。转身就走。忽然,听到背后二个女生议论。

  一个说:哎呀,这就是传说中的明南高中。听说那里闹鬼,很凶的。

  一个说:真的有那么高的薪水

  一个回答:有,据说很多人都去了。只是……

  一个再问:只是什么?

  那一个回答:只是,据说,只有一个女老师拿到了那10万。那个女老师是个瞎子。听说,很多人失踪了。有几个跑出来的人都被吓成了神经,只会说:鬼,鬼,不要过来……于是,这就传开了。这么几年,都没有人敢再去呢。

  另一个尖叫道:哎呀,别说了,别说了。

  我从小就被人夸胆大。听到这样的事情,加上丰厚的奖金。不由地跃跃欲试。

  我对面坐着那位王校长。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了。一个干瘦的男人。看上去让人有种马上拔腿想逃的阴森。

  他说:关于我们学校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吗?

  我回答:听说了。那么,真有鬼吗?

  他忽然笑了。看起来阴阴的。说道:你可以去问问那位唯一拿到奖金的老师。她叫伏清。这是她的地址。还有,如果,你真的准备来上课的话。明天下午三点再来这里。眼前是一个安详的女子。清秀且苍白。

  只是,她是个瞎子。我不由地叹息。

  问道:真的有鬼吗?

  她哀愁的笑了。回答:不知道,因为我看不见。看不见的事情我不会枉下断语。只是……

  她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

  只是,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因为,我感觉到了很多的……

  她的脸上忽然露出了KB的表情。忽然将话刹住。没有再说下去。

  我回过头去。看到了王校长。他向我点点头。坐了下来。

  他说:我来看看伏老师。

  伏清的眼睛这时忽然睁大,我看见了她向我摇着头。一个劲的摇着头。我知道她劝我不要去。但是,这样让人好奇的事情,我怎么可以止步不前?

  临走之前,我再回过头去深深的看了伏清一眼。她低下了头。象是很难过的样子。

  下午三点,我站在了王校长的办公室

  他向我宣读老师的规则:每天下午七点到凌晨二点上课。只要在这段时间里在教室里。其他的,随我自己安排。

  在这段鬼时间里上课。吓都会吓死。还不定是给人上课呢。想到这里,我忽然打了个冷战。想起了伏清低垂下去的头。

  跟我一起应试的还有五个人。我们一行六个人被带进了校园

  大大的校园一片荒芜的景象,一点都没有生机。

  我们走进各自的教室。

  这时已经七点钟了。外面的天全都黑了下来。教室中只开着一盏昏黄的灯。学生们静静的在下面看书。不懂的互相的询问着。我这才明白没有老师他们是怎么学习的。

  十分的满意,我开始点名。

  张若水。

  到……一个脸色惨白的少年缓缓站了起来。低着头。

  他是这个班的班长。

  秋芳。

  到。一个美丽女孩站了起来。这班同学中我就觉得她最正常了。

  一个个的同学站起来应到。

  到了最后一个。

  王剑。

  没有人回答我。四下一片安静,然后,秋芳站了起来。

  说道:老师,王剑他可能没有来。

  我开始上课。这一晚上课时间过的非常的快。马上,就到了下课的时间。

  凌晨二点。

  学生们默默的收拾好书包。慢慢的走了出去。我心中疑云密布。这么晚了。他们回哪呢?

  我跟在他们的后面。看见他们走进校园北面的一座寝室一样的大楼。我还想再跟上去。被一个人拦住了。

  张若水。他低着头。我只看见他惨白的脸颊。

  他慢慢的说:老师,在这里,好奇心不要太强……

  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了。

  这个学校,处处透露着诡异,KB压抑着我。

  好象一团乱麻。

  我回到了教师休息室。这里有着一套套很周全的设施。我洗过澡后,躺在床上。没有关灯。便慢慢的陷入梦乡。

  在梦境之中,恍惚有着一个很重的东西压着我。不能够呼吸。又睁不开双眼。

  我使劲的用力挣扎着。

  最后,猛地醒过来。四周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到处一片黑暗。

  我静静的坐在床上。忽然,好象有一样东西碰到了我的脖子。那是一样冰凉的僵硬的东西。象是,死人的手。马上又缩了回去。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然后,久久的都没有动静。我又慢慢的睡了过去。

  次日起来。已是中午了。出去遇到了另外的几位老师。

  我数了一数。除我之外,只有四个。

  我清楚的记得,进来的时候,是有着六位老师的。

  其他的老师也发现了这点。脸色马上都变的煞白。这时,王校长走了进来。他象是知道我们的心思一样的。

  阴阴的说道:忘了告诉你们。这里每次进来的老师,都只能够出去一个。其他的,都会失踪。你们,好自为知吧。

  三个月。漫长的三个月。都会呆在这个鬼地方。而且,还会面临着失踪。

  那四个老师面面相视。最后,不约而同的向校门方向跑去。

  我没有跑。站在楼上看着他们。看见他们没有打开校门。惊恐绝望的在门边敲打着。

  这个KB的校园,已经成了一个牢笼。囚徒就是我们。

  本是正午大太阳的天气。忽然,乌云密步。天又黑暗了下来。我慢慢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四下又是一片黑暗。

  这个学校,仿佛和黑暗有着很深的关系,自始到终都在黑暗中间。

  然后,我听见了打斗的声音。是那四个老师。他们相信始终能够出去一个。于是,愚蠢的希望倒下的是别人。

  他们边打边边进入了我所在的房间。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静静的数着进来的人数。

  一,二,三,四,五。……

  心慢慢的下沉。这次,进来的人中间。脚步声有五人。但是……呼吸却只有着四人。

  还有一个……我不知道是什么……

  在一片黑暗中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这个不是你倒下就是我倒下的时候,被其他的人抓住。那就意味着……死。

  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屏住呼吸,尽量使自己一动不动。

  耳边先是安静着。忽然,从我的左边,传出了一声惨叫。一个躯体倒下的声音。

  还有四种脚步声,三种呼吸声。

  渐渐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耳边慢慢的只剩下二种脚步声。一种呼吸声的时候,我被一双冰冷僵硬的手拉住了。就是昨晚的那双。

  刹那,恐惧,绝望抓紧了我的喉咙。但是,我始终,没有出声。也尽量的屏住了呼吸。

  许久,那双手放开了我。我晕了过去。

  老师,老师,你醒醒。

  我被一阵摇晃晃醒。周围围满了我的学生。秋芳关切的看着我。

  我还是在那个沙发上。四下有了一点点的灯光。奇怪的是。地上没有死去的老师的尸体,没有血迹,什么都没有。就象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我做了个梦一样的。

  看看表。已经到了上课的时间。和昨天一样的我上了课。

  再睡了一觉起来。心里想,已经是第三天了。

  走了出去。沙发上只坐着一个脸色惨白的老师。

  只有一个。

  我们默默的坐在一起。她是一个女子。名字我记不起来了。只是中间有一个玲。

  玲忽然哭了。我抱住了她。在绝望中间,二个人的距离变的很近很近。

  我们拿着蜡烛走进那几位老师的休息室。只见被褥整整齐齐的放着。象是根本就没有人睡过的一样。

  他们,彻彻底底的消失了。象是以前那些人一样。

  消失的无影无踪。

  玲崩溃似的滩倒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

  她说:我昨天杀了一个。杀了一个。将水果刀捅进他的躯体。但是……

  她抬起双手。

  但是,却连血都没有……

  我无声的抱住了她。在这个时候,我实在不忍心再责怪她的罪行。

  她狂野的吻住了我。我没有动。任她近似疯狂的扯开我的衣服。然后,她抬起一双泪眼看着我。她说:我怕。

  在恐惧和绝望的深处,我别无它*。于是,只好用欲望来抒发着一切压力。期希可以平静的面对即将到来一切。

  包括,死亡

  我和玲深深的纠缠。

  第四次上课,我平静的将课上完。

  然后,我背负着手看着他们收拾好书包。鱼贯而出。我发现,每次都是张若水走在最后。

  在凌晨四点的时候,我和玲走进了那座寝室一般的大楼。

  阴森的楼道中。我们没有点燃蜡烛。只是手拉着手在黑暗中摸索着。我们决定一定要找出事实真相。这是我们能够活下去的唯一出路。

  忽然,我感觉到了一阵冰冷的气息来临。心中一下惊冷。马上贴着墙壁而立。果然,一阵脚步声从我们的身后而向前走过。没有发现我们。所以,继续向前巡视着。

  而我,也惊恐的发觉。又是没有呼吸的。

  我紧紧的拉住了玲的手。

  我们停留了许久,才鼓起了勇气继续向前走。走了很久。

  才来到一个个类似宿舍的门边。门上都挂着班级的名称。我们找到了我所在的班级的门前。

  小心的看着四下无人。于是,往里面一看。什么异常的情况都没有发现。学生们都在里面熟睡着。

  忽然,听到了耳边传来了沙沙的声音。

  回过头来。张若水的惨白的脸面对着我说道:老师,你的好奇心太重了……

  他的双眼流出了血来。身后是一群鬼魅一样的低垂着头的学生。

  玲就一声尖叫晕了过去。

  越来越多的学生四面八方的聚集了过来。都是低垂着头。

  只有脚步声,没有呼吸。

  这时,忽然学生们让出一条路来。走来了一个脸色铁青的瘦瘦的学生。

  胸前的校牌上写着二个字:王剑。

  就是那个一直没有来上课的学生。看着他的脸,我想起了王校长那张干瘦的脸。想必,是父子。

  我忽然觉得很熟悉他身上的气息。我想,那双冰冷僵硬的手应该就是他的。

  他冷冷的看着我和我怀里玲。

  忽然开口:老规矩,只能活一个。

  学生们慢慢的围了上来。这时,他们近的我都能够闻到他们身上的腐臭味。一块块腐烂的躯体掉落下来。

  我默默的闭上眼睛,开口:选我吧。放过玲。

  一双双手将我和玲拖开。那些手中间,有着枯骨一样的。有着腐烂的。只是在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已经一片平静,玲,我希望你能够活下去。

  在它们开始掠夺我的生命的时候,我和前次一样的陷入了昏迷。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

  摸摸自己的心脏,依然在温热的跳动。

  看看表。已经是第八天的正午。我昏迷了三天三夜。

  只是,玲已经不知去向。

  我直接走进王校长的办公室。他正坐在沙发上等我。

  他开口:我知道你会来。

  我问道:你是人是鬼?玲在哪?还活着吗?

  他忽然大笑起来。笑过后用依然阴森的眼睛看着我。说道:你想知道的一切事情,都等到上完十天的课后。那时,一切都会揭晓

  这天晚上。我带上了一副隐形眼镜,它能够使我看不到一切。就象伏清一样。成为一个不是瞎子的瞎子。

  我闻到了一阵阵腐臭味从我身边飘过。依然是只有脚步声没有呼吸。它们已经不用在我面前用障眼*了。全都露出了原形。

  只是,我现在是个瞎子。

  就这样我压下了全部的恐惧上完了第十天的课。

  在最后一节课上完以后。我取出隐形眼镜,看到了所有的学生都和预料一般的是行尸走肉。他们向我鞠了一躬。然后,都化成了一滩滩的脓水。汇聚到了一起。然后,都消失不见。

  我走出了校园,校门敞开着。

  门前放着一个黑包。里面装着一匝匝的钱。

  10万。

  为着这个。我叹息着。多少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其中,包括我刚刚爱上的玲。

  我始终记得,她在我怀里样子。我醒来后没有看到她时心中的疼痛,我想我爱她的。只是,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我失去了她的踪影。

  我抬起头来。看到了伏清。

  她静静的站在那里。

  我们相对无言。

  回过头来,没有看见明南中学。只看到一个阴森的墓园。上书:明南墓园。

  旁边有着简介:于1998年食物中毒。全校师生无一幸免。下面是长长的名单

  名单里有着王校长,王剑,张若水,秋芳。

  还有那四位失踪的老师。还有我看见了一张熟悉的笑脸。那是玲……

  我惊恐的回过头来。

  伏清已经无影无踪。

  我的背后,最后的一排人名里。赫然有着二个名字。

  伏清……南翔。

  一阵大风吹过,鬼气森森。天忽然黑了下来。

  黑色的皮包被打开,漫天的纸钱乱飘。

  这时,我忽然又感觉象是回到了那个充满了黑暗的校园。

  忘了说一声,我的名字,就是南翔……

  季军

  你陪我去倒水吧

  我们学校的女寝室一共有三栋楼,分别为一舍二舍和三舍。一舍共有七层,我们就住在第六层,最上面的一层放着一些唱戏的道具和服装服装........

  走廊是很长很长的……长长的走廊静的让你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我常常都不敢大声呼吸,生怕耳朵听到相同的呼吸声。昏暗的四盏白炙灯发出微弱的灯光,晚上谁都不敢轻意出去,就算要倒水或是..….都会找人陪自己去或干脆等明天。

  我清楚的记得,虽说已经是夏天了,可没到四点,天已经暗的不能在暗了。窗外冰雹般的雨点不停下着,阴冷的风好像从地狱里吹出来的。

  就在那晚,风把厕所玻璃打碎了,玻璃的碎片散落了一地。长长的走廊里,只有我们的寝室门前的那盏还亮着,我心想

  “还好我们的门前还是亮的……嘻……”

  那晚练完琴,我们回到了寝室,我的好朋友婷婷洗淑完毕要出去倒水,就让我陪她去,我同意了。昏暗的长长的走廊里回响着我们俩“嗒.嗒.嗒”的脚步声。婷婷端着水盆走在前面,从寝室到厕所的灯光越来越暗。我说:

  “你慢点呀,那么黑别滑倒了呀!!”

  当我们要走到厕所的时候,突然婷婷手里盆掉在了地上,水也撒了地。

  我就问她:“怎么了?”

  她没有说话,就在刹那间我的感觉很怪,说不出来的怪,她突然间回过头,什么表情都没有,惨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当我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她只有一对白眼仁。我以为她吓我玩呢,我就盯着她看,心想……

  “哼,想吓我,看你能坚持多久,累死你..….”

  过了大约有2分钟了,她表情一点都没有变,眼睛也没有变,连眨都不眨一下。那种奇怪的感觉又一次席卷我的全身,我打了个寒战心里越想越害怕,我一口气跑回寝。嘴里还喊着:

  “鬼,有鬼呀,我的妈呀....”

  我拼命的把寝室门撞开冲了进去。她们对我的行为不愤的说:

  “喊什么呀,鬼哭狼嚎似的,难听死了,什么时候连喊都变得这么难听了呀.....哈~~~~”

  我说:“我见鬼了呀,鬼,是婷婷呀,变了呀....”

  “说什么呢,你什么时候都不会说话了呀,哈哈....”她们笑着对我说。我可是怕极了,要不早和她们吵起来了。我刚回到床上,婷婷就进了屋,她们都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来了,我看了她一眼还和以前一样呀,心想…… “难道我眼花了???”

  我还是有点害怕,我发现只有我和她对视的时候,她就会没有白眼仁,我不想看她了,干脆睡觉好了。我和婷婷是对头睡的,半夜的时候,我觉得脸上好像有些粘粘的东西。我慢慢睁开眼,没等我看清脸上是什么东西呢,我感觉到什么物体浮在我的身体上面。啊!!!婷婷……她那双没有白眼仁的眼睛死死盯着我看。

  “我的妈呀,鬼呀,鬼呀,上帝呀,..”

  我紧闭双眼大声叫喊着,大家都被我的叫声喊醒了说:

  “怎么了,从晚上的时候你就不对劲,怎么了,受什么刺激了???”

  我说:“鬼,有鬼的!!!”

  就在我说的时候我睁开眼睛....才发现婷婷一直睡在她自己的床上--睡觉--睡觉呀。我心里害怕极了,整晚没睡也不敢睁开眼...…终于到了早上。我找到了老师和他说:“想换个寝室....”老师太好了,给我换了寝室。之后的每天晚上,我原来的寝室同学都碰到了和我同样的事情......

  最后,寝室只剩下了两个人,婷婷和胡月。后来胡月和我讲,晚上的时候婷婷让她陪自己倒水去,可她不想去。也是害怕我们和她说的事吧,就和婷婷说: “不去,你自己去吧,..”

  她看到婷婷一直端着水盆,看着她的铺,和她说:

  “你陪我去倒水吧,你陪我去倒水吧,你陪我去倒水吧..........”

  表情不变,端水的姿势也不变,就连说话的声调都没有变。她有点害怕了,就走到门口想躲开她,刚把门打开一半的时候,她的好奇心驱使她回过头看了婷婷一眼。只见婷婷还看着她的铺,说着同样的话,什么都没变。她怕极了,刚要转过身跑--只见婷婷突然盯着自己,用她那没有白眼仁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恶狠狠的说:

  “你陪我去倒水吧!”

  胡月转身要跑的时候,她的面前一下出现了一个穿着戏服,画着戏脸的女人……

  “你是谁?啊……不要过来呀!!!!!!”

  “喂,喂起来了,没事吧....”胡月听到有人和她说话,胡月慢慢睁开眼睛,说:

  “我见鬼了......”

  同学们和胡月说:

  “我们刚才发现你在寝室门口晕倒了,进屋一看,婷婷的铺和她穿的衣服都是白色的,婷婷死了...我们就敢快给老师打了电话,之后就把你送到了医院,你没事了吧?”

  后来,医生和我们说,发现婷婷的时候,经检查婷婷已经死了----七天!我心想:“可能第一天我陪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吧!”胡月把我拉到她的身边,和我小声的说:

  “我晕倒的时候,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就是我看到的那个穿戏服的女人,在我们的走廊,唱着很悲的戏,唱着唱着就从我们的厕所窗户跳了下去之后……我就被叫醒了,你说是怎么回事?”

  过了不久,我听上届的朋友说:“以前有个女生她学习和专业很好的,就是家里没有钱。她当时报考的是中央音乐学院,那时的名额只有一个,她的专业和文化课都已经过了分数线。可是当时我们学校有个很有钱的学生,可能因为有钱吧--她没有考上。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男朋友也因为她没有考上,而提出分手,她受不了这刺激,觉得学校很不公平,就在她当时住的地方跳楼了,她住的地方就是我们那个楼层。

  第四名

  致命的谎言

  凌晨一点,当钟楼的钟声传来,在那个空荡的实验室里点一个灯,然后把一支笔往身后扔......听见笔落的声音了吗?

  我不喜欢当医生,虽然救死扶伤很神圣,虽然在医生的手中可以挽救很多生命,但我们必须面对死亡,.死亡太残酷,我不喜欢!不过,最终我还是屈服在父母的目光下,二十年来,我已经渐渐地习惯了这样的让步,我走进了那个医学院,

  我在半年前迅速习惯了死亡,它已经在我的眼中变得麻木,老师让我们不厌其烦地研究着每一个器官,那些曾经有生命停留的物质在我们的眼中已经变得和一本书/一支笔一样寻常.每当我向高中的同学及这些时,她们总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____医学院的学习就是这样!

  我在学校的实验楼里认识了阿玲,她已经大四了,为了考研,她每天在实验室里的时间比宿舍的时间还长,因为她的率直,我们一直比较合得来,有时候我很佩服她的胆量,因为我至少不敢一个人在实验楼里读书读到深夜的,她从不相信灵魂鬼怪的任何传说.对那些爱尖叫的女生她总是不屑一顾,就她的话来说;"医学院的学生不该怕鬼的."

  我只是想和她开一个玩笑,真的,仅仅是一个玩笑.所以我编了一个慌言;"凌晨一点,当钟楼的钟声传来时,在那个空荡的实验室里点一个台灯,然后把一支笔往身后扔.....如果没有笔落地的声音,那么转身看看,有什么站在你的身后....."阿玲笑着骂我是个无聊的小孩子,然后就匆匆走进那座灰色的大厦.....

  第二天

  阿玲死了,在那间实验室里,验尸报告上说的是"死于突发性心脏病."

  我的心突然空空的......

  三年后

  我也开始准备考研,我在实验楼的时间越来越长,我也不再相信任何关于鬼怪或者魂灵的传说,我已经淡忘了关于阿玲的一切.....

  四年来,死这个字在我的脑海里已经模糊,它只是一个语词,或一些指数....脑死亡超过6秒将成为永不可逆的死亡....

  夜,也许夜已经深了吧.几点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太多的资料和东西堆潢在我的脑袋里.风吹得实验室的窗户吱吱地响,可这一切都不在我注意范围内,远处的钟楼传来一声低沉的钟声....当.....

  低沉的钟声,仿佛黑暗中最深处的震荡,我擦拭着酸涩的眼睛...那一声钟声像记忆的天幕,我想起了三年前自己编的那个诺言,还有....阿玲...!

  手里的笔突然变得格外显眼,它仿佛带着一股不安感,带着灰色的情绪,带着我的一颗心.....我不安地注视着它,自己的手仿佛手去大脑的控制,在黑暗中,划出一道线....笔已经扔向身后,,,,,,心跳....一下,两下....夜依然是静静的.....骨头深处已经有一股凉意在翻滚,不可能....!

  我又拿起一支笔,往身后一扔,....没有....没有声!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向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扩张....

  我转过身....啊!身后站在拿笔的阿玲...

  第五名

  红衣服

  那是一个外语学校的女生宿舍,有一些时间夜里经常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子深夜上门推销,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逃过楼下检查的.天天夜里都来,一间间房间的敲,如果有人开门就问;'要不要红衣服/'由于女生被吵后非常生气,都大叫着不要,一连几个晚上都这样.有一个晚上,那个女子又来了.咚!咚!这时门开了,从里面冲出一个女生对她大吼;"什么红色的衣服?我全要了.多少钱?"

  那女子笑了笑,转身走了,也没给她红色的衣服,那晚上大家都睡得很好,没有人再来敲门了.第二天,宿舍里的人全都起来了,只有那个冲红衣女子大吼的女生还没有起床,她的同学把她的被子掀开,她,她浑身都是红色的,她上身的皮已经被剥开了.血流得潢身,看起来就像是穿了一件红衣服.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