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夜深人静,发七个鬼故事 真的是很恐怖.....(转载)

2021年11月16日5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跳!跳!跳!

  有一对夫妇在儿子满三岁时,替他拍v8作为纪念,三岁的小男孩十分开心的在镜头前 跳来跳去........ 那对夫妇也沉浸在幸福的愉悦当中......而没注意儿子的不对劲...... 就这样,那个三岁的小男孩跳着跳着就死了........ 一年后,这对夫妇在儿子忌辰那天,把V8来看,以解思子之苦。 没想到......... 镜头里一直在跳的儿子不是因为高兴才跳....... 一只凭空出现的手正抓着儿子的头发.... 不停地往上拉...拉...拉...拉...拉...拉...

  ▼左手的手环

  在风雨交加台风夜里的某个医院中... 电击......注射1cc强心剂......一段时间后,手术上的病人宣告不 治。 当时已接近午夜,焦头烂额的外科医师正要从五楼坐电梯回家,正当他走进电梯,转身按完电梯按钮,电梯门要关起来的时候,远方一个护士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医生连忙把电梯门再按开,让那位护士进来。 护士进电梯后,说了声:谢~~谢~~ 电梯往下走,三楼、二楼...一楼到了,但是电梯没有停下来,又一直往下去...B1...B2... 医生正觉得纳闷,什么时候医院多了地下三楼?到了B4的时候,电梯门突然打了开来,门外站着一个男子要搭电梯,医生看了他一眼,就直接把电梯门关起来,让电梯继上升。这时,那位护士狐疑的问医生:「你为什么不让他进来呢?」医生说:「亏你是轮夜班的护士,你没看到他手上戴着的手环?那是只有送进太平间的尸体才会戴『尸环』啊!」这时,护士举起了她的左手,看着医生说:『你说的是这个吗?』电梯内沉默了...

  ▼红鞋子

  农历七月中,我的男朋友上了成功岭。 无聊之际,我就找我的一个好朋友一起去爬擎天岗。 对于阳明山,我跟她都超熟的,几乎踏遍了,她便提议:「我们从擎天 岗走到涓丝 瀑 布去吧!!」 因为她没有去过,而我也觉得那瀑布挺可爱的,所以就一边聊天,一边 走到了涓丝 瀑 布。 当瀑布出现在眼前时,朋友兴奋的想要去玩水。当她越过栏杆的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不是放马后炮,是真的!),所以赶紧叫她回来,于是,她一脸扫兴的样子看着我。我说:「我们走吧!不要待太久。」离开涓丝瀑布没多远,我开口:「妳知道我为何叫你回来吗?」她说:「不知道耶!我觉得你怪怪的...」我说:「我刚刚有一股很不好的感觉!不知道是什么...所以快走,真的!」话才说完,就看见左边悬崖边突然出现一双红色的鞋子....看得出是女鞋,很新,不 过没有看到人。看到那双鞋,我的直觉居然是「跳下去!」我们两人对看一眼,一句话都没说就一直往前走,一直走...直到出了山林,看到太阳才松了一口气。我说:「那

  双鞋好恐怖...」朋友也说:「对呀!觉得毛骨耸然!很恐 怖~」我们始终搞不懂,为什么那双鞋会在那?下山后,我们去找她男朋友。他男朋友一看到我们,就很紧张问我们去了哪里...... 一听到我们去了涓丝瀑布,便很生气得骂了我们一顿,然后才告诉我们这个故事... 有一对兄妹彼此相爱,但是碍于伦理,不能在一起,两人便决定殉情。他们相偕从涓丝瀑布一起跳了下去。男的死了,女的救起。但听说男的尸体一直找不到。女的被救后,又再跳一次,离奇的是,这次跟男的一样,尸体也找不到...... 此后,每年农历七月的时候,她们殉情的地方都会出现一双红鞋。到底怎么回事?没有人知道...不过,据说不是每个人都会看到那双鞋的.....看到的人要是在当场乱说话,或是碰到它,就会....... 听到这...我跟朋友两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回头想想...,真的很恐怖因为我们在山中,完全没有遇到任何一人,这是不太合理的,因为阳明山上每天都有一大票人去爬山,偏偏我们没有遇到半个人??既然我们看到那双红鞋,那代表...更恐怖的是...那双鞋我和她第一眼的感觉都是「跳下去」...

  ▼荫尸

  这是发生在高雄县的真实故事。有个从事养殖业的家族,老父过世时,请了风水师,将父亲安葬在他家渔塭附近的一个角落。几年过去了,生活一切如常。 有一年,渔塭主人跟往年一样,将鱼苗放入父亲坟墓旁的渔塭里饲养。

  往后几天, 在喂饲料时,都看见鱼儿在水里游来游去..然而,到了渔产季节,下网一打捞...天 啊!渔池里竟然没有半条鱼!这家人虽然觉得有点怪怪的,但也没有深入去追究。而后接连两、三年,都发生同样的情况。到了第三年,更奇怪的是,家族中开始有人暴毙,一个接着一 个......。 家人开始觉得惶恐不安,便找道士来看阳宅及阴宅风水。当道士来到了鱼塭边,就问鱼塭是否有异状?主人一五一十的告诉道士,池中的鱼会无缘无故失踪。道士听了点点头,命人去拿石灰,并将父亲的墓开棺。没想到,父亲已死了这么多年,尸体竟没有腐烂。道士立即做了一些仪式,并将尸体火化。事后道士告诉渔塭主人,他父亲因吸收鱼的精华而成了民间俗称的『荫尸』,久了就会对其家人不利。所以,奉劝有荫尸现象者,要尽快处理

  ▼十字形胎记

  我和小陈是从小一块长大的老朋友,他左手臂上有个奇怪的十字形疤, 我小时候就 见 过了,据他说那是个胎记,出生时就有的,这样的胎记虽然少见,但是多年的相处,我也早就见怪不怪了,直到那年暑假...... 升高二那年暑假,有一天,我去小陈的家里,当时只有他一个人在家,父母和姊姊都 出工作了。我看见他拿着户口簿,问他做什么,他说待会警察要来查户口。我闲来无事,就顺手拿起他家的户口簿,随意翻看,结果发现一件奇怪的事。 咦 ? 怎么你还有个哥哥啊?」我看见户口簿中,长子那一栏登记着另一个名字,但是这栏的底下写着『殁』。 「听我爸妈说,是五个多月时就死了。」小陈淡淡地说。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他从来没提这件事。 不过更奇怪的事情是,小陈的名字,和他那位死去的哥哥的名字,同音不同字。[为了纪念他吗?]我问。「不,因为...我就是 !」 后来,他告诉我当年发生的事,当然,这都是他爸妈后来才告诉他的。当年陈家的第一个孩子夭折的时候,陈妈妈因为受不了这个打击,精神有点失常,整天不吃不睡,只是守着孩子的遗体,喃喃念着:「缘份尽了吗.....缘份尽了吗?......」就在遗体将要火化的前一天晚上,她突然发疯似的拿着刀子,在死去孩子的左手臂上深深地划下个十字形的伤口,说:「缘份还没尽...还没...你一定会再回来的...」说到这里,小陈静静地看着我。而我的目光,自然停落在他左手臂的胎 ,所以,你可以想见,我爸妈看见我这胎记的时候,心情有多激动,他们认定我就是哥哥投胎回来的......」

  ▼普渡大餐

  事情发生在民国八十一年暑假期间,头屋乡省纵贯道旁有一家杂货店...... 这天晚上11点多,已经很晚了,老板准备要休息,但是铁门还没有拉下来 .... 突然,隔邻的叫了起来,可是狗的叫声很怪异,本来是正常的吠叫声,一会儿后却 转变成嚎叫(民间传说狗嚎叫时,嘴巴是圈起来的,跟人在吹口哨时很类 似。) 老板觉得很奇怪,就走到门口看看有什么事.....哪知不看还好,一看不 得了。只见一大群人在公路上走着(注:据老板事后回忆,算不清楚有多少人,但至少上百。) 老板想,这么晚了,怎么还那么多人在夜游(注:该地附近有一水库可供 游憩,暑假期间有营队活动。)于是,老板叫他的两个儿子来看。这一次终于看清楚了!这那里是什么人在夜游,只见那些「人」高高矮矮,可全都是长发凌乱 面无表情,身穿破烂的长衫就那么飘呀飘的...父子三人这才知道自己看到什么了。三个人吓呆了!就在他们愣在那的时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