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南京十大灵异地——金陵怪谈之中山门

2021年11月16日4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金陵怪之中山门

  东吴69年,东晋102年,南朝宋59年,齐23年,梁55年,陈32年,南唐39年,初明50余年,太平天国9年,国民政府38年……定都于南京的十代王朝,尽皆短命.

  侯景之乱、湘军屠城、日寇屠杀……历史上更是没有哪个都城遭遇过如南京般多的屠城.

  中山陵、明孝陵、雨花烈士陵园、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南京的旅游景点也总带着几分阴气.

  难怪好事者将南京列入世界十大灵异之都.

  其实,在灵异之都南京本地,早就有了十大诡异之地的传说.

  十大诡异之地之一:中山门

  中山门,南京城的东大门.中山门外,便是孙权、朱元璋、孙中山以及数不清的帝王将相的陵墓.传说中,中山门便是分隔城外阴宅与城中市井的关口.

  任何从宁沪高速或者宁杭高速进入南京的人,在进城前都会看见中山门外的辟邪雕塑.按照官方的说法,辟邪是南京的名片,它威武雄壮、器宇不凡.可是,郑和宝船、栖霞佛岩、妈祖天妃,无论哪个都能算是南京的骄傲,为何偏偏是辟邪?

  辟邪,镇守陵墓的阴兽!

  阴兽,复活了!在阳间!

  二月的南京,冬雨伴着春雷不期而至,暗夜没有丝毫预兆地将天地搅湿,莫名其妙的大雨用轰隆隆的闷雷把莫名其妙的我赶入了中山门下避雨.

  好不容易弄干了湿漉漉的长发,定了定神,喘一口气,暮地发现门洞里还有几个同样对天悲叹的旅人.

  咔嚓一道闪电,中山门外顿如白昼.不远处,踞匐在匝道中的青铜辟邪散出了青灰色的暗光.冥兽背对钟山,守护着一山的帝王,坐镇着漫野的坟丘,紧随闪电的雷鸣,恰似那来自阴间的一声悲吼.

  一个少妇面向东方,望着辟邪的方向突然开口:“每次走到那玩意儿脚下,我总觉得阴风阵阵.夏天再热,它的边上也总是凉凉的……”声音在门洞内嗡嗡回响.

  “女士,也许你是对的!我还听过它的吼叫呢!”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响起,它的回声使得昏暗的门洞更加的骇人……

  尽管这是二月,我仍能够感到洇湿脊背的汗水.

  中年人的故事——辟邪低吼:

  几年前吧,反正时间距今不远,那时我刚到南京.有一天,我因故到钟山风景区来,从前面那个路口进山——也就是辟邪身边的那条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几乎没有遇到什么人.只记得走了十几分钟,天突然的就变了.尽管刮起的风不大,但是冷冷的,湿湿的,让我很不舒服.

  应该要下雨了,我没有带伞,只得四处乱跑,想找个可以避雨的地方.

  密林中倒是有不少小路,却把我这个陌生人绕得七荤八素,老天可不管我有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毫不客气地将雨水倾覆下来.

  天整个黑了.

  前面的林子有点稀疏,地上出现了青石板.我抬起头,原来有一段残破的院墙,尽管瓦檐不整,但它多少可以抵挡一下这瓢泼的骤雨.

  紧张与无聊烧灼着我的心,更令我不安的事情紧接着发生.

  闪电了,打雷了,远眺钟山门,在闪电中,可以看见雨打门头腾起的细雾,而雾中居然还有一个隐约的影子.

  是辟邪,中山门外的阴兽辟邪!

  当然,我说了我只是不安,因为相信科学的我知道这一定是某种光学现象,类似海市蜃楼的折射或者是某种雨幕造成的反射,总之这只是有点恐怖,但绝不是超自然的现象.

  然而超自然的现象居然也发生了!

  随着雨势减小,雷鸣筱止,我在寂静的山中居然听见了某种低吼.

  低吼,从我来时的林间小路中传来.

  呜呜声,比风声要低沉,声音有节奏,甚至有音调的变化,就像……就像狮虎之类的喉音.

  一定是某种共鸣或者山石峭洞之类的风响.

  都不是!

  我仔细地观察过四周,没有任何可能发出这种怪声的建筑或者自然构建.当然,那种音调不齐,节奏不一的怪声,也绝不可能是共鸣的结果.

  仔细一听,怪声似乎来自地下.

  地下,是数不清的陵墓.

  地下,是冥间……

  我打量着说话男人神情,那种恐惧和不安不是造作出来的,更加令我确信的是他那双微微颤抖的手.

  “大哥!”我忍不住问道,“您避雨的地方,看着像什么建筑,是别墅,还是坟陵,又或者是庙宇?”

  “只有一段破墙了,我不能确定.”男人闭上眼睛又想了想,“不过那石板路倒是有点蜿蜒曲折的意思,恐怕是别墅吧.”

  我微微一笑,正欲说出自己的推测,一个尖细的男声却撕破了神秘的黑暗.

  青年人的故事——辟邪转身:

  我更加确信了我当年的记忆.

  那也是在几年前,一个雷雨的夜晚.

  我是一个商人,从无锡到南京处理一件急事.或许是由于天气原因,我的司机将车开得很让我动火.

  你问我为什么不自己开车?虽然我不是残障人士,但是由于别的身体原因,我无法申领驾驶执照.

  当然我也知道司机是为我好,安全第一嘛.

  下了高速,很快就要进南京城了.

  雷雨似乎比一路更加嚣张,往来的车灯和天上的闪电让我心情愈发焦躁.

  中山门外的小匝道中,那恐怖的怪物正用诡异的笑迎接着我们的到来.

  一道闪电打来,带着诡异的红色.

  右望辟邪,这怪物仿佛腾起在雨水飞雾之中.

  只是一眨眼,伴着电闪之后的雷鸣,我惊诧地发现,辟邪居然将背对向了我.

  它整个转了一个身!

  没错,我们车,辟邪,高速公路,我们之间的方位没有变化,而且就是在电闪雷鸣之间的一瞬,我只眨了一下眼睛.那个庞然的怪物,真的转了一个身.

  那恐怖的笑容突然消失,昏暗的天幕下我只能看到它巨大的背影.

  我记得,它的背后是紫金山,山中有无数的陵墓.

  我张大了嘴,不敢告诉身旁的司机.

  说真的,我也确实吓得够呛,甚至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直到车子远去.

  这些年,这恐怖诡异的事件始终盘踞在我的脑中.直到刚才那位朋友开了口,我才敢把它说出来,以证明我并不是妄想呓语.

  “闪电,真的是红色的?”我忍不住又问道.

  “千真万确,血一样的红!”那个商人用非常肯定的语气回应.

  门洞中的照明突然闪烁了起来,进而熄灭了……

  黑黢黢的门下,只有闪电和路过的车灯带来间或的光亮.

  黑暗使人恐惧.

  鬼知道门外那个巨兽会不会真的闯进来.

  “巨兽转身,那是要死人了!”一个阴森森的女声低低地响起,她的回音在黑暗中显得极其地愫骨……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