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军事趣闻

二战中有哪些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

2021年07月24日220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1943年秋天,第九战区的参谋长吴逸志给美国总统罗斯福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呢,就是让罗斯福要重视亚洲战场以及如何重视亚洲战场,信里面有加强亚洲战场的作战方案。

然后罗斯福给吴逸志回信了,说很好,我们打算研究下。

吴逸志挺高兴,就把这件事告诉了老蒋,老蒋一看,大笔一挥:免职,交军法执行总监处发办。

反正这事是没和老蒋打招呼。

这事整的薛岳挺崩溃,因为吴逸志是薛岳的参谋长,也是亲信, 俩人一直合作的非常愉快。

新上来的参谋长叫赵子立,是黄埔生,也就是说,新参谋长和薛岳不是一路人,但是,新参谋长打仗很厉害,这个家伙对战场形势非常会分析。

日军在1944年展开“一号”作战的时候,赵子立果断发现了日军的企图,蒋鼎文和汤恩伯在河南被日本人打跑后,赵子立就认为下一步日本人可能要打长沙。

“老虎仔”刚愎自用薛岳这人一向刚愎自用又极度自私并且自负,因为是粤军出身,前三次长沙会战都取得了战绩,薛岳有些飘了,自认为自己在国军里算得上一号人物。而赵子立是自己提拔起来的,但是赵子立居然不和他自己站队,总是提出与自己相左的意见,薛岳和赵子立二人关系越来越差。

此时日军在长江航道活动频繁,并且在第九战区大量抓中国民夫,日军所到之处中国人禁止通行,并且日军数量大幅增加。情报的指向性非常明显:日军要再次进攻长沙。

可是,自认为天炉战法把日本人打怕了的薛岳,认为这是假情报,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日军,日军进攻长沙,不可能。

薛岳的控制欲望到底有多强?每次作战,重庆军令部参谋打电话给第九战区,九战区参谋如果回答不符合薛岳的心意,薛岳就要发脾气,以至于他后来规定:无论谁和军令部通电话,都要按照他判定的情报和战报回答。

二战中有哪些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

所以这一次赵子立很崩溃,但是老虎仔薛岳根本听不进去话,怎么办?

赵子立找到一个机会,趁副司令王缵绪把这个消息带到重庆去,而且,他还说要多准备兵力,在衡阳准备决战。

赵子立怕事情不稳妥,还把这件事告诉了在湖南的军统局,要求军统局把这件事也转给蒋介石。

5月15日,军委会一张电报发给了薛岳,几年的情报非常详实地指出日军要进攻长沙。

薛岳这才相信。

日军七个师团攻打长沙,而薛岳还在用天炉战法来打日军,日军为此已经做足了准备,而在这之前,赵子立当着薛岳的面称天炉战法为“老架子”,让薛岳非常的不爽。

这时候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回到桂林,同意指挥9.6.4.7四个战区的战事,白崇禧建议薛岳放开长沙和衡阳,把日军引入桂林决战。

这种事薛岳当然不干,骂道:丟他妈!我就不去给广西看大门!不在湖南打,把部队拉到广西——他家里去,可恶!

去桂林决战先不说,但是赵子立在衡阳决战的建议是非常好的,因为这个点几个战区的兵力都能汇集。

此时日军已经兵临城下,天炉战法已经完全不起作用,这个时候,长沙只剩下薛岳的基本部队第四军。

薛岳问哪个部队来守长沙,第四军这个部队善攻不善守。

赵子立装糊涂,因为因为他想起来前任吴逸志的话:要知道第四军和薛岳的关系,什么事情,不要等薛岳自己开口说话。

二战中有哪些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

蒋介石与赵子立

但是,赵子立就是不吱声。

赵子立是这么想的:第四军守长沙,只是作为一个抵抗关节,之后建议在衡阳决战,那么为了保全第四军,衡阳决战的建议薛岳就可以接受。

这是赵子立拿薛岳的起家部队来威胁他。

最后,薛岳还是让第四军来守长沙。

长沙沦陷第四次长沙会战开打后,第九战区长官部大部分人去了湖南耒阳,剩下的人在岳麓山上指挥。战役打了没多久,薛岳看顶不住了,就准备跑到耒阳,于是他把赵子立留了下来,要他在前线“照料一下”。

赵子立认为:薛岳很快也会叫自己去耒阳,但接下来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就在这时候,赵得知第4军军长张德能以两个半师守长沙城,以一个师守岳麓山,于是急忙给张打电话,说:“这样岳麓山就难保了,你立即再往岳麓山调一个师!这一次,湘江西岸出现大量敌人,他们是从湖面和路面双管齐下的。岳麓山一丢,长沙还怎么守?反过来,如果集中兵力扼守岳麓山,即使长沙城被攻陷,而保有岳麓山,那么长沙也不能算丢!”

二战中有哪些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

张德能

赵子立再追问,张德能说:“参谋长,实不相瞒,长官临走前有交代,部队仍归他指挥,现在的布阵是他的命令,如果你想变更部署,先给长官打电话吧。”

赵子立给刚到耒阳的薛岳打电话:“我在这里是否指挥第4军?”

薛岳说:“你不要指挥它。”

赵子立问:“那我在这里干什么,要不我回去吧。”

薛岳说:“不!你要在那里联络。”

赵子立说:“联络?为什么不派参谋?”

薛岳摔了电话,赵子立也摔了电话。

赵子立显然比薛岳更生气,因为摔了电话没多久,岳麓山指挥所上的一些参谋和人员就声称奉了薛岳的命令,往耒阳撤退。

赵子立仍建议张德能往岳麓山增兵,后者仍不敢违背薛岳的命令,说:“长官叫我以主力守长沙,我只好以主力守长沙。”

此前,在岳麓山的一次会议上,面对赵子立的坚持,张德能说:“这是薛老板指示的,长沙城丢了,还有什么搞头。”

17日傍晚,张德能打来电话:“敌兵强大,长沙难守,我想按你的意思,以主力守岳麓山。”

赵子立说:“能过来吗?晚了吧!”

张德能说:“能过来。”

赵子立听完后,说:“你知道,你不归我指挥,但如你一定要转移时,我仍同意,并仍负建议的责任。”

张德能留下一个团在长沙城,其余部队聚集在湘江东岸,准备渡江。

但由于船只缺乏,事出仓促,又没细致的部署,在日军炮击下,江边场面极混乱,部队长对队伍失去掌握。张德能于凌晨两点先行过江,由于两晚上没睡觉,在岳麓山湖南大学,迷糊了一会儿。当他再睁开眼时,6月18日早晨,发现渡江部队,有的死于日军炮火,有的虽然过江了,但直接南溃了。

日军第58师团开始攻长沙城,如果从长沙城被攻算起,到日军突入城里,只有三个小时。

长沙就是这样沦陷了。

沮丧的张德能只好到耒阳去找薛岳。赵子立见张德能已走,在日军占领岳麓山前,也带着人向南撤去。

薛岳得知长沙被日军攻占后,“老虎仔”彻底没了脾气。武汉会战后,薛岳在长沙坚守了五年,这一次,三个小时即告失。

赵子立一路南下,在衡阳遇到第10军军长方先觉,方劝赵不要去耒阳,说:“你没有再去耒阳和薛岳见面的必要了,就去桂林、重庆和他打官司好了。”

头已昏沉的赵子立于是在衡阳西站上了湘桂线上的火车,火车还没开,遇到一个同僚,对他说了一番话,大意是:你径往桂林,要是薛岳报你潜逃,怎么办?赵子立一惊,立即下了车,转而上了东站的粤汉线上的火车到了耒阳城。

薛岳见到赵子立,说:“你回来了?你休息吧!”

赵子立说:“我没能尽到职责上应尽的责任。”

赵子立说:“第4军在变更部署和渡河中发生混乱,以致长沙迅速失守,固然是值得痛心的事,但纵使不发生这个错误,守一个星期,两个星期,外线的部队能打上去吗?至于第4军,虽然溃了,但损失不太大,无异于前方解散,后方集合,收容起来还可作战,不必生气了。”

二战中有哪些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

事后清算长沙如此快速陷落让重庆军委会震惊,蒋介石没法处置薛岳,只能叫张德能、赵子立先去桂林向白崇禧报告作战经过,再到重庆接受调查。薛岳说赵子立认识的人多,希望他到了重庆帮张德能说句话。赵子立就此离开供职达七年之久的第9战区长官司令部。

到了桂林后,赵子立向白崇禧汇报长沙之战的始末。白崇禧给蒋介石写了封信,证明赵子立在长沙未被授予指挥之权。

赵子立说:“张德能不能掌握部队是能力和疏忽的问题,究与临阵退却、贪生怕死有所不同,也请您给他写封信说明一下吧。”

白崇禧其实为人一直比较厚道,给张德能也写了一封信。总之,这些人都比薛岳要厚道。

但是,老蒋可不惯着薛岳臭毛病,张德能到重庆后就被蒋介石下令枪毙了。蒋介石看见薛岳这个“老虎仔”就生气,枪毙张德能,也是敲山震虎。

赵子立自己也差点被牵连。

不过,赵是很聪明的,早在日军进攻长沙前,第24集团军总司令王耀武打电话到岳麓山询问战况时,赵就向王说明:自己虽是战区参谋长,但没被赋予指挥权。随后,第26军军长丁治磐亦打电话到岳麓山联系事宜时,赵又把相同的话跟他说了一遍,以叫他们日后做证人。在调查长沙陷落一事时,赵子立把那些话跟何应钦和军法执行总监部正副总监何成浚、秦德纯说了一遍。最后,蒋介石给军法执行总监部写了个字条:“赵参谋长即未负实际指挥责任,应毋置议。”赵子立遂被免职,保送陆军大学将官班甲级第1期学习。1945年初毕业,在何应钦任总司令的陆军司令部任高参,旋即转调刘峙第5战区司令长官部任参谋长,一直到抗战胜利。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