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语音助手不该“拟人化”

大千世界 14 0

  随着元宇宙的大火,目前无论国外的科技厂商,都相继推出了自家的“虚拟人”角色。从整体概念来看,这类虚拟形象的推出都是为了“元宇宙”而存在。

  虽然元宇宙这一概念在目前来看未来的发展并不明朗,甚至目前连具体落地的大众化产品都没有,但这并不能阻挡科技厂商的“提前布局”,不管未来如何,“抢占先机”总归是一件好事。

  比如国际大厂三星,就推出了自家的“虚拟人角色”:G・NUSMAS,一个外星人形象的虚拟角色,在名字上也非常有意思,是 SAMSUNG 的倒写,意味着“镜像”的意思,也表明了其三星虚拟世界化身的身份。

  

手机语音助手不该“拟人化”-第1张图片-大千世界


  ▲ G・NUSMAS 图源:来自网络

  我个人是很喜欢这种有创意的虚拟角色的,另一方面从虚拟人的立意上也能看出品牌的调性。

  而在国内,虚拟人这一概念虽然同样火热,但是对于各大厂商来说,虚拟角色这一概念有着更大的商业价值,尤其是手机厂商,手机上很多功能都和“虚拟人”有关,其中关联最大的就是语音助手。

  随着智能手机的不断进化,手机已经人工智能高度捆绑在一起,早期智能手机“所见即所得、所点即所得”的操作方式成为智能机的标志,更为直观的操作方式获得了消费者的好评。

  而当语音助手出现之后,智能手机又掀起了新一轮的革命,语音交互有着更为直观的体验和感受,同时也更符合人类交流的方式。

  国外智能语音媒体 Voicebot 在 2020 年末发布了一份《智能手机语音助手消费者采用率报告》,根据报告数据内容显示,智能手机上语音助手的使用率从 2018 年的 51.5% 上升到 2020 年的 56.4%,由此可见语音助手的使用频率还是比较高的。

  

手机语音助手不该“拟人化”-第2张图片-大千世界


  ▲ 图源:源于网络

  语音助手从刚刚诞生到如今百花齐放,早已经脱离了早前只单纯从“词库”中搜索对应答案的阶段。

  语音助手早已经有了足够深度的 AI 学习能力,这里我们就用小米标志性的“小爱同学”举例,小爱同学可以通过不断的与用户进行对话,来不断地学习用户的语音习惯,并且将其通过网络共享,丰富自身的“知识库”。这种不断通过对话喂养人工智能的能力,我更愿意叫它“调教”。

  

手机语音助手不该“拟人化”-第3张图片-大千世界


  ▲ 图源:来自网络

  直到现在,安卓语音助手甚至已经进化到了“连问连答”、“情感对话”的阶段,通过自身的 AI 能力识别上下句的语义,并且得出用户是否在与机器进行对话的结论。

  在我看来,“连问连答”的加入已经属于“跨时代”的进步。AI 技术的加入让语音助手这类功能形成了质变,拥有了一定程度的学习能力和自主理解能力。

  “情感对话”则要更进阶一些,这里我们用小爱同学的一段对话来表达这一概念。

  你:我感冒了

  小爱:你还有我~ 我在这儿陪着你

  你:我失眠了

  小爱:摸摸你,先别着急,怎么会睡不着呢?我猜… 是不是睡前做了剧烈运动呢?比如跑步、跳绳之类的?

  “情感对话”简单来讲,就是赋予机器感情,它能够实现与人类的共情,再直白些,就是能在你悲伤的时候安慰你,在你迷茫的时候鼓励你。机器通过理解人的情绪和处境,给出关怀的、富有同情心的回应,从而给人提供即时的情绪支持和长期的情感陪伴。

  这两个功能的加入,让语音助手实现了更一步的进化。

  

手机语音助手不该“拟人化”-第4张图片-大千世界


  ▲ 图源:来自网络

  但高速的发展必然伴随着创新瓶颈,手机厂商并不知道 AI 语音助手的下一条路在哪里。恰逢虚拟人概念火热,而且 AI 智能语音助手也有足够强的智能化。

  所以,就有一些厂商认为:语音助手比任何功能都需要一个“人”的外表。

  不过智能语音助手 + 虚拟人 + 手机这样的组合,感觉味道就有点不太对劲。

  虽然拥有虚拟外表的智能语音助手可以连答,也能提供情绪支持。但首先,过于“花里胡哨”的外表很难让人提起使用的欲望,这里我们用 MIUI 13 的小爱同学举例,MIUI 13 的小爱同学可以自定义外观,并且经过定制的小爱同学会出现在语音助手界面,每次呼出语音助手都会看到小爱同学的虚拟形象。

  

手机语音助手不该“拟人化”-第5张图片-大千世界


  ▲ 图源:MIUI 13

  从身边同事的反馈来看,自从他的小米手机升级了 MIUI 13 之后,他连语音助手都不经常打开了...

  略显幼稚的形象只是用户吐槽的一部分,在 OPPO 推出的小布语音助手(小布数字人)上,OPPO 还提到了其情感陪伴的能力,根据情绪的波动,来为用户提供不一样的语音反馈,也就是我们刚才说到的“情感对话”技术。

  

手机语音助手不该“拟人化”-第6张图片-大千世界


  ▲ 图源:来自网络

  用虚拟人提供情感陪伴,看似完美的解决了虚拟人的功能需求,但实际上,“情感对话”技术目前有着很大的问题。正如上述的对话示例一样,上一句语音助手还在安慰我们,可我们下一句一旦没有这些关键词,语音助手就会重回“冰冷”的状态,像极了反反复复的渣男。

  目前手机语音助手拟人化做的最好的,就是小米旗下黑鲨的“鲨鲨酱”,由于黑鲨游戏手机特殊的属性,二次元形象的鲨鲨酱反而更受欢迎。基于此,黑鲨为鲨鲨酱添加了更多融入性的功能,比如玩游戏时可作为战况播报员,充电时,鲨鲨酱也会一同充能,显示精美动画,此外,鲨鲨酱还拥有闹钟功能,可以拟人的形式叫用户起床。

  

手机语音助手不该“拟人化”-第7张图片-大千世界


  ▲ 图源:黑鲨官网

  基于鲨鲨酱的成功,黑鲨还为其在各种渠道打造 IP,是目前手机助手虚拟形象做的最好的一个,也是唯一成功的一个。

  在我看来,手机上出现“拟人化”的语音助手,该,也不该。

  从整体布局上来讲,拟人化的语音助手可以更好的融合整个 IOT 生态。比如小爱同学,小爱同学从诞生到现在,愈发有种“贾维斯”的感觉。

  与 Siri 一样,小爱同学承担了智能管家类的角色,可以更好的统一产品生态,融合各类智能化设备,让用户拥有更强的科技感。

  

手机语音助手不该“拟人化”-第8张图片-大千世界


  ▲ 图源:MIUI 官网

  除此之外,虚拟形象的出现可以提早对 IP 进行布局,无论是在未来元宇宙还是虚拟 IP 形象,都是非常不错的开端。

  但“拟人化”的语音助手,不该出现在手机产品上,手机本身就是一个频繁使用产品,对于产品来说,界面越复杂、越浮夸,就越不被消费者接受,尤其是语音助手在手机中还扮演着比较重要的角色。

  技术不断的拓展人工智能的能力,语音助手提供了全新的交互逻辑,两者结合,使得语音助手成为了通往智能化生活的入口,但语音助手过早的以虚拟人的形象出现在消费者的手机当中,让消费者提前适应“虚拟人”的存在,在我看来更得不偿失。

  毕竟,口碑做起来容易,毁掉只在一念之间,少搞点花里胡哨的功能,让语音助手回归本质,比什么都强。


标签: 语音助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