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死了多少互联网产品?我们总结了 17 份讣告

大千世界 24 0

  2022 年至今,我们见证了一批知名互联网平台、科技产品、实体门店的死亡,有撑不下去的,有主动离开的,有被淘汰、被取代的,也有光荣下岗的…… 我们习惯了关注新产品、新现象,但如果去了解一款旧产品如何由盛转衰,或许会发现更立体的时代缩影。

  我们以 2022 年为时间范围,在搜索引擎搜寻含有“退市”“停产”“停止服务”等关键词,取前 30 页结果,又在可信的新闻媒体进行查证,同时在微信公众号、微博、小红书、大众点评搜索相关关键词,从顾客实地拍的关店通知书、离别氛围来验证大众关切度。从中,筛选出以下在 2022 年“去世”的产品和公司。它们中,既有可以命名一个时代的大角色,也有些只在小圈子里闻名一时的“小人物”。我们希望为它们留下一些记录。

  今天,DT 财经为你刊载这 17 则讣告(2022 上半年版)。

  iPod

  2001 年 10 月 23 日,发布

  2022 年 5 月 10 日,宣布停产

  存活时间:21 年

  2001 年,乔布斯在一次发布会上说出了著名的那句话,“把 1000 首歌装进口袋”。

  在那时,很多人都不明白苹果为什么要去生产一款“音乐播放器”。《乔布斯传》中写道,对于生产最高端电脑的苹果公司而言,要生产 MP3 播放器,就如同法拉利宣布生产婴儿手推车 —— 而且在使用手推车之前还要在电脑上安装程序(iTunes)。

  然而,事后,这一行为被认为拯救了苹果。iPod 带来了巨额的收入,更重要的是,“iPod+iTunes”的模式启发了后来的“iPhone+Apple Music”。从此以后,人们的听歌习惯也永远改变了 —— 在 iPod 之前,CD 还占美国音乐收入的 80% 以上。

  在 iPod 被宣布死亡之前,全球总计有 4 亿台 iPod 被售出。它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数字音乐播放器,同时售出的还有 350 亿首歌曲。

  分析成功的要素时,iPod 之父 Tony Fadell 总结:“设计 + 硬件 + 软件 + App,随后是内容。更重要的是,继续发布价格更低的新产品,并加入新功能,这就是 iPod 成功的原因。”

  

2022 年死了多少互联网产品?我们总结了 17 份讣告-第1张图片-大千世界


  从没有人讨厌的音乐入手,苹果确实留下了讨人喜欢的印象。有研究指出,iPod 不仅是一种“上瘾毒品”,还具有“晕轮效应”,它会使 PC 用户转向苹果的其他产品,比如 MacBook。

  不过,iPod 在风光后不久,就成了苹果系列中一个有点尴尬的产品。这也导致它的临终前奏开始得很早。在 iPhone4 发布后,手机已经可以在功能上完全取代 iPod—— 到 2014 年,带有标志性“点击轮”的 iPod Classic 被停产。三年后,iPod Shuffle 和 iPod Nano 被淘汰,最后留存下来的只有第七代 iPod Touch—— 一款和智能手机最为接近的 iPod,直到 2022 年停产。

  苹果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 Greg Joswiak 在声明中表示:“今天,iPod 的精神仍然存在。”

  对于很多年轻人,iPod 确实没有死。他们是被 iPod / iPhone / iPad 养大的一代人,听着数字音乐长大。比起其他产品,iPod 似乎更像是青葱岁月的象征。市场上,它依然小范围畅销。在闲鱼,未拆封的 iPod 标价往往几倍于官方原价。在 iPod 宣布停产后的第二天,中国官方的所有存货也迅速售罄。

  在二手交易市场,围绕 iPod 的买卖已经形成了一种文化。一篇研究国内 iPod 二手实践的论文中,记录了人们仍然愿意购入 iPod 的各种理由:有些人购买二手 iPod,是对早期技术生活的怀念,希望在“无情的数码时代”获得一点温情;有些人会通过 iPod 里的旧歌单和陌生人交流音乐品味,对他们来说,这是收获情感体验和社会联结的契机;而在中国语境下,一些人对 iPod 的怀旧,是对过去匮乏物质生活的补偿,“小时候买不起的东西,现在想要满足一下”。

  IE 浏览器

  1995 年 8 月 16 日,首次亮相

  2022 年 6 月 15 日,支持终止

  存活时间:27 年

  1995 年有几件大事:Java 语言推出、eBay、Amazon 上线运营、中国的北京上海开通了接入互联网的节点,一大批海归、极客、商人即将改写中国互联网历史。

  以及,InternetExplorer1.0 首次亮相。

  在 21 世纪初,IE 一度通过各种手段控制了 95% 的浏览器市场。之后的几年里,不少人将会通过那个经典的蓝色“E”标志,第一次接触到互联网。

  27 年后,这个浏览器初代霸主落幕。

  事实上,IE 的葬歌已经唱了许多年。早在 IE6.0 之后,它就有长达 4 年没有更新。那时候,很多网站都只能用 IE 打开,但它漏洞百出、网页渲染拙劣、反应迟钝,这激发了不少“IE 去死”的呼声,当时出现了一批“IE6.0 死亡倒计时”“IE6.0 葬礼”的网站。

  在中国,因为盗版 WindowsXP 系统使用非常普遍,自带的 IE6 成为一代人长久的互联网记忆。即使到 IE 行将衰败的 2009 年,全世界每十台电脑中,依旧有一台运行着 8 年前发布的 IE6。因此,开发者不得不辟出大量的时间,来适应 IE。

  

2022 年死了多少互联网产品?我们总结了 17 份讣告-第2张图片-大千世界


  IE 的故事就像攻打恶龙的英雄,最终却成了恶龙一样。从现在看,很长时间里使用广泛但缺乏精心维护的 IE,在某种程度上阻碍了互联网的发展。

  据 YouTube 前工程师 Chris Zacharias 披露,自己曾在 2009 年和同事一拍即合,决定偷偷发起一项“杀死 IE6.0”的计划。他们在 YouTube 网页拉横幅警告,称 IE6.0 即将结束服务,建议所有用户改用 Chrome、Firefox、IE8、Opera。事后,IE6 用户占比迅速从 18%迅速降到了 10%,而他们并没有受到惩罚,甚至 Google 的其他产品线上也出现了同样的建议,让用户弃用 IE6—— 因为业内有共识,这个浏览器“一直是网站开发工作中的祸根”。

  就这样,我们的主人公,实实在在地经历了一场漫长、不怎么体面的社会性死亡。比如在 2012 年的一次营销活动中,被想要打自嘲牌的微软拿出来鞭尸,被称为“令您爱恨交织的浏览器”(The Browser You Loved To Hate)。

  到 2019 年,连微软自己的员工都发文,让大家“不要用 IE 了”。2020 年,微软新释出的浏览器 Edge 终于换成基于谷歌的内核 Chromium。

  时至今日,IE 的市场份额只有 0.29%,其继任者 ——Edge 浏览器的份额则不到 4%。IE 的亡魂将只存在于 Edge 的“IE 兼容模式”中。它的作用,更像是弥补自己过去的错误 —— 用来加载一些年久失修、非 IE 不行的网站,比如各种考试的报名系统。

  好在,IE 寿终正寝的前夕,过去因为 IE 垄断标准而阻滞市场发展的“祸根”终于得到重视。2022 年 3 月,苹果、Google、微软和 Mozilla 提出合作,将制订共通的浏览器标准。开发人员终于不必再考虑不同浏览器之间的兼容差异,就能同步页面效果。

  这或许可以告慰 IE 的在天之灵。

  Kindle

  2013 年 6 月 7 日,进入中国

  2023 年 6 月 30 日,退出中国

  存活时间:10 年

  当看到 CD 业务迅速被 iPod 取代,亚马逊公司创始人杰夫・贝索斯立刻决定,必须将书籍也数字化,“就像苹果控制音乐业务一样”。

  对于 2007 年的第一代 Kindle,媒体也确实称之为“阅读界的 iPod”。随后,Kindle 也像 iPod 一样,攻下大片市场,成为电子阅读器的代名词。

  在初代发布会上,贝索斯介绍 Kindle,“不是一个设备,而是一项服务”。据调研机构 iSuppli 测算,一台 79 美元的 Kindle,制作成本为 84.25 美元。换言之,Kindle 的模式是亏本卖硬件,靠服务和内容赚钱。

  但这种模式在中国似乎行不通。

  在中国,人们能够很轻松地找到免费或低价的电子资源。相较而言,Kindle 商店没有什么价格优势。另外,国家规定独家电子书不能直接出版,Kindle 也就失去了本来的出版优势。

  于是,和贝索斯期待的不同,对很多中国人来说,Kindle 无关 Kindle 商店,只是一个阅读免费电子书的载体 —— 阅读舒适、拿起来轻便。

  

2022 年死了多少互联网产品?我们总结了 17 份讣告-第3张图片-大千世界


  当然,从设备的意义看,Kindle 在中国并非不受欢迎。市场调研机构 Counterpoint 的数据显示,2021 年,Kindle 占据中国电子阅读器市场 65% 的份额,远远领先于小米的多看电纸书和掌阅科技的 iReader—— 后两者以 10% 的市场份额并列第二。但是,另一份数据显示,只有 8.4% 的中国成年民众倾向于“电子阅读器阅读”,更多人倾向于“拿一本纸质图书阅读”(45.6%),以及“在手机上阅读”(30.5%)。

  再加上,或许因为 Kindle 的功能相对单一,产品迭代慢,用户的换新需求也一直不高。2021 年,电子阅读器的整体销量下降了 12.5%,跌至 210 万台,预计还会进一步下降。

  2020 年,闲鱼在一年内成交了超过 40 万台闲置 Kindle,根据推算,亚马逊每卖出两台 Kindle,就会有一台出现在闲鱼。2021 年,闲鱼评选出年度十大无用商品,Kindle 作为“一种比较昂贵的泡面周边”,高居榜单第三。

  为电子书 VS 纸书争论不休的时代仿佛已经过去,通过微博、知识付费、播客、有声书、阅读 app、短视频、各色娱乐节目获取信息,更符合当下的习惯。

  目前,在多抓鱼上向平台卖出一个 Kindle Paperwhite2 的 2G 版(2013 年发售,是最早在中国亮相的 Kindle,定价 899 元),最高只能拿到 20 元。

  Airbnb

  2015 年 8 月,Airbnb 正式宣布进驻中国;2016 年 11 月,Airbnb 中国成立

  2022 年 7 月 30 日,停止中国境内服务

  存活时间:7 年

  几乎从最早,Airbnb 的野心就不止是做一个房屋短租平台,而是要开发新的旅行方式,甚至拉近人和人的关系。而“家在四方”(Belong Anywhere),则是 Airbnb 试图发扬的普适价值。

  时任 2014-2017 年首席营销官乔纳森・米尔登霍尔曾经解释,Airbnb 本身的属性已经包含了一个不安的元素 —— 人们对陌生人的疑虑,但 Airbnb 想成为一个传递善意的平台 —— 给一个陌生人开门,欢迎 ta 的到来,把自己的床让给 ta。

  但 Airbnb 曾委托民调公司 YouGov 在美、英、澳三国做了一次调查: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识的人大多都很友善;但有一半人认为,整个社会并不友善。

  为了促成陌生人互信、让人们相信世界充满爱,Airbnb 做过一些“傻呵呵”的事,比如制作一档只播报正面新闻的新闻节目,报道诸如“一只救援犬成了另一只救援犬的导盲犬”的故事。在很大程度上,这是一家颇具有理想主义气质的公司。

  在 2016 年,Airbnb 准备在中国大展拳脚,当时的预测是,“2020 年,中国会成为 Airbnb 最大的客源国”,“到 2030 年,中国会超过法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目的地国”。

  但这一蓝图现在就要夭折。2022 年一季度,Airbnb 营收达 15 亿美元,同比大涨 70%。但中国大陆的住宿和体验预订通常只占 Airbnb 整体收入的 1% 左右,因为疫情又大受打击。

  中国 Airbnb 常被诟病不了解中国市场,比如早先不能使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客户想要投诉没有 24 小时客服,只能写邮件,平台也迟迟不为房东提供管理工具。

  在 2016 年正式进入中国内地市场后,Airbnb 在两年内连续换了 6 任中国业务负责人,在 2021 年 9 月 30 日最后一任总裁卸任后,“中国总裁”一职空缺至今。

  雅虎中国

  1999 年 9 月,进入中国

  2022 年 2 月 28 日,雅虎邮箱停止在中国大陆服务

  存活时间:23 年

  在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后,马云曾立下豪言壮语:“三年内,在中国,搜索就是雅虎,雅虎就是搜索。”

  但因为雅虎出现内部矛盾、管理层“出昏招”等原因,这一宏图伟业并未实现。而很多 00 后可能不会记得,雅虎曾是互联网门户网站的开创者,是全球第一的搜索门户。在 2000 年代,雅虎一度占据中国搜索市场超过 20% 的份额。

  这次,雅虎的离开很大程度是象征性的,因为早在 2013 年,雅虎已经陆续关闭在中国的主要服务,包括电子邮件、新闻、社区服务,并在两年后关闭了在北京的研发中心。

  QQ 堂

  2004 年,开服

  2022 年 4 月 20 日,停止中国大陆运营

  存活时间:18 年

  在休闲游戏 QQ 堂停运前一个月,每天都有人更新着停运倒计时,有人在B站上传的 QQ 堂背景音乐合集也让人回想起无数个吹着空调玩 QQ 堂的童年日子。说起 4 月 20 日停服前的最后几分钟,一些玩家说大家彼此达成默契,没有互相伤害,有人摆出爱心队形,有人互道着 886 直到系统提示断链再也无法登录,共同缅怀一段属于第一代网络原住民的共同记忆。

  2004 年底开服的 QQ 堂背靠着 QQ 超过 3 亿的用户基础,凭借“社交 + 游戏”的模式,推出不久就收获千万级注册用户,同时在线人数一度突破了 22 万人,更是在 2005-2012 年间举办过 8 届“中华英雄争霸赛”,成为腾讯日后发展成游戏巨头的前奏。到后期,缺乏维护、外挂横行的 QQ 堂才逐渐被遗忘。

  不过,QQ 堂与韩国 Nexon 公司开发的泡泡堂非常相似,被后者在 2006 年起诉,成为中国第一起网络游戏跨国侵权案的主角。胜诉之后,腾讯沿袭了自己紧跟热点、优化产品、再用流量优势占领市场的方法论,用马化腾的话说就是,“学习最佳案例,然后再超越”。

  

2022 年死了多少互联网产品?我们总结了 17 份讣告-第4张图片-大千世界


  2022 年,离别无疑是一个年度关键词,篇幅所限,我们无法整理出所有离开我们的产品和企业,但就像讨论死有助于理解生一样,不论是影响力巨大的时代产品,还是一家曾陪伴我们数年的深夜酒吧,我们认为有些失去需要记录,谨以此篇,向它们道别:

  NRC

  2010 年 9 月,在 App Store 上线

  2022 年 7 月 9 日,停止中国运营

  存活时间:12 年

  NRC(Nike Running Club)是 Nike 旗下一款追踪跑步记录、提供跑步课程的 app。官方数据显示,NRC 在中国大陆有超过 800 万注册用户。

  不过,此次 Nike 停止 NRC 运营,并非放弃中国市场。未来 Nike 将通过 NTC(Nike Training Club)微信小程序提供跑步领域的服务,这被认为是在中国本土化的转型。

  融 e 购

  2014 年 1 月 12 日,上线

  2022 年 6 月 30 日,停止服务

  存活时间:8 年

  融 e 购是工商银行推出的电子商务平台,有数码家电、汽车、金融产品、服装鞋帽、食品饮料等十几大品类。它是 2022 年,继民生银行旗下的 PC 商城之后,第二家宣布关停的银行系电商。除此之外,农业银行、建设银行等旗下电商也于 2022 年相继宣布更换运营主体。

  银行系电商一度成绩不菲,据《经济参考报》,2016-2018 年,融 e 购年交易额都超过了 1 万亿元,2018 年的交易额仅次于淘宝、京东。2019 年末,融 e 购的用户达到了 1.46 亿。

  但银行系电商始终面临瓶颈,它们没能和拼多多、京东、淘宝一样,展开同等力度的促销,与后者在服务、运营、仓储物流等方面也有较大差距。根据 2019 年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消费评级榜”,融 e 购表现垫底,评级为“不建议使用”。此外,其他银行系电商,如中行聪明购、建行善融商务也收到了大量投诉案例。

  珍宝海鲜舫

  1976 年 10 月 19 日,正式落成开业

  2022 年 6 月 18 日夜间,倾覆

  存活时间:46 年

  在香港的一大地标珍宝海鲜舫离港时,许多香港人向它挥手送别。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孔诰烽却对它没有好感,炮轰它“专为那些寻求尴尬异国情调的无知游客提供高价的糟糕食物”(海鲜舫菜价的确不菲,一道时令蔬菜要价 160 港币,约 140 人民币)。在海鲜舫被拖走当天,他在 Twitter 上写道:走吧,别再回来。

  《信报》引述船东资料,海鲜舫高 28 米、长 79 米、阔 25 米,相当于一座近九层高的楼房,最多可载 1746 名乘客,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海上食府”。

  6 月 18 日夜间,因牌照到期、需送往外地检修的珍宝海鲜坊遇上风浪而倾覆,虽尚未沉没,不过拖船公司表示,打捞难度过高,可能会将其凿沉。据称,海鲜坊在事故发生后一直停在原位,在 7 月初又受到台风“暹芭”的影响,情况不明。

  海鲜舫船体为中式建筑风格,再加上船内华丽繁复的茶具、笔画、家具,被认为是殖民地时代香港的缩影。许多电影在这里取景,包括李小龙 1973 年的作品《龙争虎斗》、周星驰 1996 年的作品《食神》,以及 007 电影《金枪人》《无间道 2》《哥斯拉之世纪比必杀阵》等。

  不过批评者认为,珍宝海鲜舫反映了东方人为自己打造的刻板印象,如香港历史学者赵善轩评论珍宝海鲜舫,其上很多餐品、设计只是在“迎合西方游客对东方猎奇的印象”。

  东方既白

  2004 年 5 月,第一家门店开业

  2022 年底,终止运营

  存活时间:18 年

  百胜中国曾经希望,中式快餐店东方既白在中国有一天会超过肯德基,因为他们预估,中国人对中餐的需求远远大于西餐。

  正因为有百胜强大的供应链,东方既白看来无所不包,据说最多时有大约 200 种产品,什么都卖,但一个拳头产品都没,对消费者来说缺少记忆点。另一个问题是,它后期的选址几乎都集中在机场、火车站、会场展馆、旅游景点,只能吸引到旅客的一次性消费。

  

2022 年死了多少互联网产品?我们总结了 17 份讣告-第5张图片-大千世界


  如今,曾经“中式快餐全球品牌”的商业梦想破灭。2021 年底,东方既白在中国市场只剩 5 家门店。

  Sober Company(上海市雁荡路 99 号)

  2017 年 2 月,开业

  2022 年 6 月 26 日,关店

  存活时间:5 年

  受疫情影响,被誉为“中国大陆最佳酒吧”的 Sober Company 因收入骤减,无力再续租约,在 2022 年 6 月 23 日仓促宣布,3 天后即将关店。新址预计于秋季公布。

  Sober Company 连续 3 年入围全球 50 佳酒吧榜单,在 2022 年,在亚洲 50 佳酒吧中排名第 11,是中国大陆排名最靠前的。

  途尚咖啡

  2010 年,进入中国

  2022 年 4 月,退出中国

  存活时间:12 年

  在 2017 年,途尚咖啡在中国区的门店一度达到了 36 家。到了 2022 年,途尚咖啡仅剩下 3 家门店。

  据商业媒体赢商网分析,大多数韩系咖啡都主打门店场景设计,然而,在疫情之下多数人都不会再到咖啡厅消磨时间。在失去场景加持后,途尚咖啡没能在产品的独特性和性价比上找出优势,因此表现不佳。

  

2022 年死了多少互联网产品?我们总结了 17 份讣告-第6张图片-大千世界


  Monki

  2015 年初,进入中国

  2022 年 4 月 1 日,退出中国

  存活时间:7 年

  Monki 是 H&M 集团旗下偏少女系的快时尚品牌,成衣价格在 300 元以内,通常打折时几十元就能买到。

  Monki 退出中国是低价快时尚退潮的最新例证。此前,Forever21、Topshop、Bershka、Pull&Bear 等品牌已相继离开中国,H&M、ZARA 的扩增速度也不如以前。

  ZARA 和 H&M 两大品牌正在提升高端产品的占比。过去两年间,H&M 旗下高端线 COS 持续在一线及新一线城市拓店。

  思莱德

  2008 年,进入中国市场

  2022 年 7 月 31 日,终止中国零售业务

  存活时间:14 年

  在 2020 年以来的线下闭店潮下,老牌丹麦男装品牌思莱德(SELECTED)也宣布将退出中国,目前它在国内拥有超过 1300 家门店,天猫官方旗舰店粉丝有 406 万。

  思莱德所属绫致集团称,关店是因为疫情高发、线下市场疲软及难以下调的租金成本。

  三星 LCD 面板

  1992 年,量产第一片 LCD 面板

  2022 年 6 月,完全终止 LCD 面板生产

  存活时间:30 年

  三星显示曾是全球最大 LCD 面板供应商,曾以 25%的市占率,稳居 LCD 面板市场龙头,但在与中国同行的激烈竞争中主动退出,2022 年大幅缩水到 2% 左右。

  三星显示原计划在 2020 年正式退出 LCD 业务,但是突发的疫情拉起了宅经济,电视的需求上涨,推迟了这一计划。

  ZOZOTOWN 中国

  2019 年 12 月,进入中国

  2022 年 6 月 17 日,退出中国

  存活时间:3 年

  ZOZOTOWN 是日本最大的时尚电商平台,拥有近 300 家时尚买手店、专卖店与 3000 家时尚品牌,用户数量过百万。除电商外,ZOZOTOWN 还经营着日本最大的时尚穿搭社区 WEAR,以及二手服装平台 ZOZOUSED。如今因为“多种客观原因”结束在中国的服务。

  2019 年,ZOZOTOWN 宣布进入中国市场,主打日本直邮体验。而在 WEAR,每天都有全球各地的普通人、时尚人士不断更新自己的当日穿搭。通过这个平台,可以看到一件衣服最日常的样子,也能看到同一件衣服被不同的人诠释。

  在中国经营期间,ZOZO 不止希望卖衣服,也致力于推广日本潮流文化,在B站制作了一系列日本本土探店节目,此外还曾携手声优花泽香菜,推出了她的首支中文单曲“magical mode”,在B站累计播放量突破 120 万。

  宝书网

  2019 年 2 月,现域名启用

  2022 年 6 月 29 日,域名关闭

  存活时间:3 年

  宝书网,一个继晋江文学城之后,在网文读者中流传度很高的小说网站,提供玄幻、武侠、穿越、言情、都市等网络小说类型的资源,因为收录小说多、可以直接下载未删减 txt 全文而受到欢迎。

  6 月 29 日,宝书网被发现关停,网站显示:“响应国家号召,本站永久关闭。”

  宝书网永久关闭的消息一出就登上微博热搜,人们主要的情绪介于“保护版权”的支持派,和“青春没了、基地没了”的惋惜悲伤派。

  根据中国版权协会的报告,在 2021 年,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规模为 62 亿元,同比上升 2.8%,保守估计已侵占网络文学产业 17.3% 的市场份额。截至 2021 年 12 月,盗版平台整体月度活跃用户量为 4371 万,占在线阅读用户量的 14.1%,月度人均启动次数约 50 次。


标签: iPod Kindle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