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热点新闻

回顾昆明重病患儿转运过程,后续治疗费用有盼头了

  昨天,本报报道的4个月大的重病患儿小可言从昆明赴京治疗一事,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昨晚6时55分,经过近11个小时的高铁旅程,小可言顺利抵京。7时35分,小可言在救护车的护送下,住进了八一儿童医院PICU病房。目前,小可言的生命体征平稳,但身体状况很差,手术事宜要待医生对其进行进一步的检查、治疗和评估后再确定。

  


  回顾

  转运11个小时这样度过

  6月29日8:00 小可言在爸爸、妈妈和医护人员的陪同下,乘坐G404次列车从昆明驶向北京。受高铁不能携带氧气瓶的转运条件限制,随行的医护人员要用人工呼吸气囊来维持小可言的基本呼吸。2600公里的长途中,医护人员一分钟按压30次,1小时按压1800次,就这样不间断地靠手动操作方式为小可言人工通气。一路上,小可言的生命体征平稳,展现出了顽强的生命力。

  6月29日18:55 历时近11个小时,列车终于抵达北京西站。此时,两辆救护车在北京西站北广场已等候多时。在北京西站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小可言顺利坐上了救护车。救护车从北京西站驶向八一儿童医院的路上,交管部门为救护车打开了绿色通道,交警一路开道,路上的司机们也纷纷让出生命通道,救护车一路畅通无阻,13公里的路程仅用了15分钟,比预计时间提前了15分钟。

  6月29日19:35 救护车稳稳地停在医院楼下。在医护人员的护送下,小可言被推进了PICU病房。在把小可言送进病房的那一刻,小可言的妈妈张雪梅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昆明那边的医生说孩子可能挺不过半路。一路上我都很害怕,不知道这么远的路孩子是怎么挺过来的。”从小可言住院以来,张雪梅一直睡在医院外的走廊里,小可言的爸爸罗忠涛负责四处筹钱。前天晚上10时,罗忠涛带着用家里老房抵押贷款来的15万元,从普洱市镇沅县赶到了昆明市儿童医院。

  进展

  身体状况差暂无法手术

  除了去交押金和办理住院手续外,张雪梅和罗忠涛寸步不离地守在PICU病房的门口。记者注意到,张雪梅的身边放着4个包,里面放着小可言的衣服、尿片、2个氧气袋、小两口简单的衣物,还有好心人送的奶粉和奶瓶,这是他们从老家带来的全部行李。至于来到北京后两人的吃住问题,他们根本来不及考虑,只想着先把女儿的病治好。张雪梅说,八一儿童医院医生告诉她,小可言的病根在心脏上,而不是肺部,要做手术治疗先天性心脏病,费用预计在30万元左右,后续还要面临不少的康复护理费用。家里人劝他们放弃,可看着年幼的女儿虽然一直处在昏迷中,但小手、小脚和眉毛还会动,张雪梅不愿放弃任何一丝希望。

  晚上10时20分,病房里传出小可言的最新消息:小可言的生命体征平稳,但身体状况很差,心脏功能和肺功能都不好,感染严重,可能暂时无法进行手术。目前,医生已为小可言进行了血液化验等相关检查。由于孩子年幼,皮肤和脂肪薄,加上长时间躺卧,孩子的后脑勺枕后部、臀部、骶尾部、脊柱的皮肤都产生了压疮,腹股沟由于之前抽血造成皮下出血,留下了大片瘀青,医生已为孩子进行了减压和用药处理。下一步,医生将继续对小可言进行全面的检查和相关治疗,待小可言的身体状况平稳后再进行评估,确定手术相关事宜。

  暖心

  后续治疗费用有盼儿了

  就在张雪梅夫妇在PICU病房门前守候的过程中,现场发生了暖心的一幕:一名身穿黑色短袖的男士,走到张雪梅的面前,将一个装有800元钱的信封塞到了她手中。这名男士说:“我是早上从新闻上看到了小可言的事,我也是一名孩子的父亲,特别能理解你们的心情,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当记者询问其姓名时,他只说了一句“不用了,没关系”,便乘电梯离开了医院。

  在微公益和水滴公益的网络平台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好心人们也不断为小可言加油。截至今天凌晨,两个平台的筹款总额已超过20万元。面对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爱心和祝福,罗忠涛用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切。他说,他希望将来小可言长大后,看到自己曾经历过这样一个磨难,但是有这么多好心人都在帮助她,她一定会怀着感恩的心去帮助更多的人。把这份爱延续下去,这将会是女儿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来源:北京晚报 褚英硕 文并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