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日志

社工日志:拆违急停,只为那弥留的生命

2021年07月25日270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社工日志:拆违急停,只为那弥留的生命

  2019年八月的某天下午三点左右,居委会的办公室匆匆走来了王丽和徐军两口子,大家都知道这是我们辖区翠屏里34号楼111的王老爷子的女儿和女婿,原定明天拆除他们家从临街的那个卧室搭出来的被改建成小卖部的违建部分,这是半个月前就做好的工作,小两口也同意,为了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吗!我记得当时是我和娜娜主任去做的工作,因为娜娜是老工作人员,从2007年居委会建立就接触这家人,我是2013年来的居委会,但因年龄比较大,所以经常能够和这家老爷子聊天,有时候巡逻时路过小卖部经常和老爷子聊上几分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不过上次做拆违工作时,没见到老爷子,问老爷子去哪里了,小两口闪烁其词,说去串亲戚了,我们也没在意,今天这小两口来做什么呢?

  当娜娜主任把小两口从单独的办公室送出来的时候,大家一一打招呼送走小两口。娜娜主任很沉重地告诉我们大家:老爷子得肺癌了,检查出来就是晚期,医生说,生命按天计了,从明天开始应老爷子自己的要求回家安享生命的结束,一阵沉默之后是一片惋惜声。我说在上次我和小赵来做老人的外孙徐小军的入伍工作时候,老人还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我同意孩子去入伍,不但补助很多,孩子将来也会有前途。看老人这么开明,我还紧紧握了一下老人的手。没想到,意外总是突然而至。徐小军就要政审体检了,老人家却被病魔击倒了,平常看着老人骨瘦嶙峋,但是很精神,不像有病的样子,夏天经常是穿个跨栏背心,摇着个大蒲扇,典型的北京老大爷形象。娜娜主任又说:小两口是来要求停止拆违建,说老爷子没几天了,让他在他自己引以为傲的小卖部度过最后的几天可以吗?我当时就给上级部门打电话,上级说,你们这个辖区统一拆违是早就定好了的,人力物力财力早就规划好,如果单单留下这家违建,将来不会再派人来拆,就得你们社区自己拆除或者让家属自己拆除,小两口倒是满应满许:等老人走后过了头七,我们保证自己拆除。

  上级最后还是决定听从我们社区的意见,我们大家一起商量商量吧。就这样,娜娜主任把问题提出来了。

  首先发言的是我,我回顾了和老爷子的点点滴滴,虽说有个人情感掺杂,但是违建必拆是原则,没人敢动摇。但是只是为了环境的美化,城市的靓丽。的确不是什么紧急的事情,不是明天不拆就要耽误什么大工程建设,明天不拆就要损坏多少人的利益等等。1995年小区建立,附近就一所小学校,其他就是玉米地和建筑工地,在那种情况下,小卖部应运而生,的确给老爷子带来了很多利益,也给学生和建筑工地的民工们带来了便利。2019年了,24年过去了,老爷子从当年下岗工人努着劲买下这个房子开起小卖部,把老伴送走,把闺女外孙养大,也算是很自豪,拆违这件事女儿和女婿都没敢和老爷子说,老爷子明天回来,如果正赶上自己的心血被拆得一干二净,或许当时就。。。。。。说着说着,我不由自主的提高嗓门:我们建设美丽城市和谐社会的初衷不就是为人民谋幸福吗,人民活得开心,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什么叫开心呢?什么叫生活美好呢?总不能当着一个弥留之际的老人强拆他赖以自豪的小卖部吧?我想起了和老人的点点滴滴。。。。。。,话语有些哽咽。娜娜主任说我同意张哥的说法,暂缓拆除。

  “我们都讲究死者为大,按轻重缓急的原则,的确不是不立即拆除就会产生重大影响,我建议暂缓。”

  有些事情不得不防,现在什么人都有,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现在说的好好的,过后一切都不管,最后还得我们社区来擦屁股,还不如趁热打铁,一劳永逸,我们又不出面,’不同的意见也看起来似乎有些道理。

  “要不让孩子们把老人带到其他地方去。老人看不到这里发生的一切不就得了。”

  ‘创城测评要是因为我们不合格,我们怎么对我们的城市解释?怎么对那么多的人付出的努力解释?’

  娜娜主任斩钉截铁的说到:大家投票吧,少数服从多数。

  虽然意见不统一,但最后达成共识:我们相信上级甚至是上级的上级都是有温度的,我们愿意承担任何不良后果,为的就是我们能心安理得,因为我们做的就是良心活。我们这个集体就是这样,能共同面对困难,共同承担责任,这是我最中意我们这个和谐团队最重要的原因。最后大家都签字同意暂缓拆除,就这样报告递上去了。

  第二天,我们去辖区巡逻,看见老爷子像以前一样,还是坐在门口的躺椅上,两只眼睛有点疲惫但仍努力的睁着,看到我们来了:喝点水吧,歇会吧!我们一个个和老人打过招呼。女孩们都一个个强露笑脸的走了。没想到老人最后拉着我说:张呀!我没几天了,我真不想走呀?看着老人那留恋的目光,我早已忘记了“哀伤辅导”‘临终关怀’等等的社工教材里的办法,眼泪夺眶而出的我紧紧握着老人的手说:大爷,我知道,我理解,我也有过生死之间,我心梗的时候。。。。。我也惦记家人呀。您现在靠着这个小卖部把孩子们都养大成人了,外孙也要去当兵了,多好呀,一辈子值了。‘一辈子值了’老爷子眼里泛着泪花。嘴里一直叨唠着这句话。

  第二天,我们再次巡逻的时候,只是远远看着老人,老人无精打采的坐在椅子上,毫无力气地招呼着寥寥无几的客人。没有一个人敢在去打扰老人家。

  第三天,我们照例是去巡逻,当走到老人的小卖部的时候,只见老人神采奕奕,换发了精神,原来,一个又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学生来这里买东西,一口一个爷爷的叫着,一个又一个民工绕道来到这里,“来瓶水”‘来个面包’‘来根火腿肠’老爷子不知哪里的力气:好啦,拿着!给您。

  第四天早上,我们看到老爷子外孙的微信:我姥爷安详的走了,看着空空的货架,数着这一天的收入。高兴的叫我明天早点上货去。。。。。。感谢居委会的叔叔阿姨们。

  又过了八天,老爷子家的违建被小两口拆了。

  每当我们巡逻到此的时候,都会想到老爷子的热情:进屋喝点水吧!歇会吧!

  城市需要美丽,家园需要和谐,人性需要考验。灵魂需要锻造。

  北京 北京 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去 我希望人们把我埋在这里 在这儿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 在这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

  本文截稿的时候,老爷子的外孙没能通过征兵体检。不过,外孙说绝不会给老爷子丢脸,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才。我们期待着酷爱汪峰音乐的徐小军能像老爷子一样善良有担当。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