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美国怕的不是“中国作弊” 而是“中国学习”

2019年06月28日730百度已收录

  【文/观察者网孙武】

  “中国作弊论”是美国一些政客发动贸易战的重要理据,也是美国媒体宣扬中国威胁的最大一张牌,《纽约时报》专栏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就是其中代表。

  在最近的《特朗普该怎么打与中国和伊朗的两场仗?》一文中,他称:

  “中国能走出贫困,靠的是刻苦工作,暂不享乐,在基础设施建设、教育方面的明智投资,以及投入大量资金去研究和生产他人的创新成果。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中国还盗窃他国知识产权,强迫在中国做生意的公司进行技术转让,实施非互惠性贸易协议,向本国出口商提供大量政府补贴,并且无视世界贸易组织的裁决。

  中国利用这些不正当手段主导了低利润、大批量商品的生产和组装,如今能直接与我们在21世纪的高附加值、高利润技术方面竞争,例如5G电信、新材料、人工智能、航空航天、微芯片。如果我们要允许中国继续这种不正当手段,那我们就是疯了。”

  而在此前《特朗普这样的美国总统,是中国应得的》(挑事的标题足见美媒的心机)文章里,他同样老生常谈地介绍自己对中国的荒谬刻板认识:

  “中国的增长不仅只靠努力工作、建设明智的基础设施,让民众接受教育,也靠强迫美国公司进行技术转让、补贴本国企业、维持高关税率、无视世界贸易组织规则和窃取知识产权。”……“中国自1970年代以来发放补贴、实施保护主义、违反贸易规则、强迫技术转让、窃取知识产权的所有做法变成了一大威胁。”

  他的观点代表了相当一部分美国人对中国的偏见:“贸易可以是双赢的,但当一方一边努力工作,一边从中作弊,赢多赢少就有了变化。当贸易只关乎玩具和太阳能板,我们可以避而不看,但当它关乎F-35和5G电信网络,不看可不明智。”

  一直以来,中国媒体对于美国指责中国在知识产权上作弊的声音,容忍多于反击,温言细语、开导劝说多于理直气壮、针锋相对,防御性的回应多于建设性的倡议。这就导致话语权不在自己手中,主动权和节奏完全被美国人掌握。这种局面应该改变了。对“中国作弊”的指责,我们不仅要怼回去,还要揭开美国在“知识产权”问题上的老底。

  既然弗里德曼先生要谈F-35和5G电信网络,那就奉陪。

  先说5G,以华为为例,美国人应该看看这些数字:

  过去30年,为合法使用其他公司的专利,华为累计支付了60多亿美元的专利费,其中近80%支付给了美国公司。

  华为每年将收入的10%到15%投入到研发,过去十年累计研发投入约730亿美元。

  截至2018年年底,华为仅在5G的研发上就已投入超过20亿美元,这一数字超过了欧美国家主要设备供应商5G研发投资的总和。

  这些投资的成果显著,目前,华为在全球范围内拥有8万多项专利,包括美国授权的1万多项专利。

  通过签署专利许可或交叉许可协议,与全世界分享自有知识产权,积极促进创新成果产业化。自2015年以来,华为获得的知识产权收入累计超过14亿美元。

  华为在6月27日的IPR发布会上说得好:“没有哪家公司可以靠偷窃领先世界。”这句话同样可以改写成:“没有哪个国家可以靠作弊赶超美国。”

  

6月27日,华为在深圳发布创新和知识产权白皮书,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做了主旨演讲,不卑不亢中怼了美国议员卢比奥,美国如果真不愿认可华为在美国的专利权,不止是后果很严重,也是不可能的。


  6月27日,华为在深圳发布创新和知识产权白皮书,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做了主旨演讲,不卑不亢中怼了美国议员卢比奥,美国如果真不愿认可华为在美国的专利权,不止是后果很严重,也是不可能的。作弊形容的是没有真正的实力,作弊者是抄袭答案而没有真正的理解,一些美国人视中国为威胁,理由却是中国作弊,逻辑上就站不住脚,暴露的是美国被赶超时惊慌失措的焦虑心态。

  F-35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弗里德曼说:“当中国军方窃取洛克希德·马丁的F-35隐形战斗机设计图,然后原样复制时,省掉了所有研发成本——可以用去补贴自己的企业。”

  这种说法同样缺乏常识,F-35这样复杂的装备,不可能通过设计图就能复制,其中的道理,也适用在别的工业领域反击美国的“偷窃论”。如果这样轻易就可以复制,如果几十年、上百年积累起来的知识经验只是在图上就清清楚楚,那么被贬低的是美国自己的技术含金量,美国企业恐怕也不能接受这种说法。

  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科技企业,确实集成了世界上大量最先进的技术,并为此支付了费用。其中包括了美国的许多技术,这一点没有疑问,也是符合每一方的利益的。现在只有美国跳出来说这有问题,要中断合作与供应,为什么会这样?这里就涉及到了问题的本质,美国害怕的根本不是“中国作弊”,而是“中国学习”。

  要谈知识产权,首先要明确什么是知识。在通常的理解中,知识是人类文明的成果,知识创新的主要推动力是合作、交流。但美国一些人将知识视为生财之道,视为一门生意,将创造财富视为知识创新的主要驱动力。当弗里德曼他们将中国的体制视为“保护主义”的时候,中国媒体应该督促和帮助他们反思,他们是否在用“保护主义”来对待知识,这才是我们应该拿出的有建设性的辩论姿态,我们不能只是回应,而要让对方心悦诚服。

  人类在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过程中所积累的知识,在最底层、最核心的部分是共通的,比如一个操作系统最核心的部分,是5000多行的经典代码,无论是Unix还是Linux都基本相同;又比如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基础学科中的科学知识,美国人会将教科书卖得非常昂贵,但在中国,穷学生都能买得起并加以学习。

  美国作为发达国家,受益于世界各地的人才,从共通的人类知识基础出发,经过长期的探索,已经走通了许多路,直达各种应用技术的彼岸,并确立了一条条商用的航道。在这些路上,美国的资本和巨头设立了大量的路障,名为专利,如果后来者要通行,对不起,请交买路钱。

  人类面对的是同一个客观世界,不仅底层的知识是共通的,能够走通的大路其实也是很有限的。后来者可以选择的只有学习,在一边交买路钱,一边学习的过程中,从一些主干道中开辟出新的小路,绕过了原来的一些路障,并遵照规则,也设下了自己的专利,这就是中国公司遵守知识产权规则,并在这个规则下渐渐长大,逐渐大到让美国感到压力的历史过程,作弊者是不可能有开出新路的能力的。

  对资本和巨头来说,专利组合是一种“武器”,用来遏制后来的挑战者、竞争者,这就是所谓知识产权的“保护主义”实质,如果我们维护这样的制度,究竟是驱动创新还是相反呢?当先行者可以垄断知识维持大而不倒,甚至经常吞并对手,无法承担维权成本的中小企业反而不断被巨头“山寨”,那么新的行业、新的企业就无法涌现,当行业缺乏发展和创新,最终受损的反而是巨头们自己。这个道理,欧美的有识之士其实自己也很明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吴修铭的文章《保护Facebook,就是保护未来不属于中国吗?》同样刊载于纽约时报,就比弗里德曼的文章深刻得多。

  最终,资本和巨头还是认识到“保护主义”并不可取,合作与开放始终是更好的选择,并开始鼓励各个行业的应用创新加入自己的生态体系,巨头将自己的各种能力和知识开放给中小企业,让他们成为自己生态圈的一员。高通对使用其专利技术的手机按售价抽税,被苹果指责为“拿枪顶着整个行业的脑门”,而苹果在自己的生态体系中通过更互利共赢的方式大量获取服务费用,则相比高通的“暴君”形象更似“仁君”,谷歌那种系统开源的方式更进一步,获利也更巧妙和隐蔽,可以说,美国科技公司的行动和选择已经证明,创新来自开放与合作,“保护主义”是历史的古董,相比政客,这些清醒的科技巨头也正是美国今天依然强大的原因所在。

  而中国是一个有力的挑战者。弗里德曼描述中国走出贫困的过程,有些地方也是符合事实的,但这个过程是正当的,刻苦工作、投资教育和基础设施,投资研发,这就是中国的学习过程,也是产业升级的过程,许多后进的发达国家也都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

  中国确实就是班上最刻苦的学生之一,钱都省下来用在学习上,但中国人自己其实还觉得不够刻苦,我们到了集成电路行业这种资本、技术、人才高度密集的产业,人才依然短缺,面对200亿美元(比美国一个航母战斗群还贵)一条的先进芯片生产线我们还是穷,中国人其实还在反思,我们的钱和人才很多流到了回报更快的金融、房地产行业,所以弗里德曼先生真的过度紧张了,也谢谢他提醒我们。

  

美国怕的不是“中国作弊” 而是“中国学习”


  客观来说,如果要说民族产业的保护主义,中国还远远比不上日本、韩国,美国人应该看得到韩国推进5G的速度,看得到三星这种财阀在国家保护下前进的力度,但美国不会担心一个自己有驻军的国家,更不需要去指责韩国作弊,所以,“美国担心中国作弊”如果只是改成“美国担心中国学习”还不够准确,因为美国有些人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他们不是担心别人学习,只是担心中国。

  为什么担心中国,因为中国不仅在美国的规则下学习,中国既遵守合理的规则,又通过学习创造中国的规则,敢于打破不合理的地方。将谷歌赶出中国,就是一个例子。

  比如弗里德曼说:“我们得让中国光明正大地赢,但它也得准备好光明正大地输。假如一直都能像阿里巴巴和腾讯一样在中国自由运营,谁能说说谷歌和亚马逊如今该有多强盛?”这恐怕代表了很多西方人看待中国的态度。

  事实上,亚马逊的电商业务是自己溃败的,相比之下,亚马逊的电子书业务就在中国运营良好(也戳破了中国人不爱读书的旧谎言)。同样,拥有搜索业务的微软就在中国经营正常,谷歌不遵守中国法律被赶走,这是中国正当行使国家主权的结果,一些中国人完全不必为此直不起腰。

  国家主权包括管辖权,即国家对它领土内的一切人(享有外交豁免权的人除外)和事物以及领土外的本国人实行管辖的权力,有权按照自己的情况确定自己的政治制度和社会经济制度。谷歌提供的许多非法搜索结果,侵犯或干涉了中国的内部事务,中国对此实行管辖权,这是完全正当的。华为也一直放弃了美国市场,但中国不会像美国对华为那样,去游说别的国家对谷歌采取禁令。

  而别的国家用别的方式一样要行使自己的主权,谷歌在欧洲倒是自由运营了,可是谷歌因此一定就更强大吗?看看欧盟是怎么追着谷歌反垄断的,仅最近两年内,已经三张罚单,罚金高达82亿欧元。

  对于美国媒体的种种关于中国的谬论,我上面只是选取了“中国作弊论”用最基本的道理和证据加以辩驳。作为中国媒体,我们不仅要理直气壮,而且要区分美国一些狡猾的精英和大部分善良的美国人民,对于前者,我们要调整策略,一定要有争夺话语权的主动出击意识,美国精英是佩服强者的,退让往往换不来和平,斗争常常会赢得尊重。

  (作者为观察者网编辑)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