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台湾嫌疑人叫嚣“不是中国人” 西班牙法官硬怼

  2019年6月7日,94名冒充公检法机关工作人员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的犯罪嫌疑人,被中国公安从西班牙押解回国。至此,在过去三个月,西班牙已分批共向我方引渡225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台湾人218名。引渡如此之多的犯罪嫌疑人回国,在中国公安与其他国家警察的合作史上,还是第一次。

  犯罪嫌疑人通过这两个环节受害人纷纷中招

  近年来,犯罪嫌疑人利用电信网络对中国大陆地区居民实施诈骗日益猖獗。据统计,2015年,此类案件给受害人造成的损失达到160多个亿。到2016年,这一数字已经飙升到了222个亿。这其中,犯罪嫌疑人冒充公检法进行电信网络诈骗给受害人造成的损失,又占到了损失总额的百分之七八十。

  

台湾嫌疑人叫嚣“不是中国人” 西班牙法官硬怼


  2016年3月,几名男子冒充某市公安局及检察院工作人员,打电话给山东的任女士,以任女士涉嫌洗钱犯罪需要交审查资金的名义,指使其操控本单位账户网银,骗走人民币1500多万元;同年4月,犯罪嫌疑人以几乎相同的手法,骗走杭州苏某1568万元;同年5月,甘肃天水市的乡村教师范银贵遭遇同样的电信诈骗,其多年积攒、准备用于买房的23万元存款被骗走,难以承受打击的范银贵上吊自杀,留下妻儿相依为命;同年7月,54岁的北京某大学教授,被人以同样的手法骗走人民币1800多万元。而犯罪嫌疑人的这些行骗,核心环节只有两个。

  

台湾嫌疑人叫嚣“不是中国人” 西班牙法官硬怼


  公安部刑侦局电信网络犯罪侦查处处长楼先迪:第一个环节,改号电话,骗子在境外的诈骗窝点使用了一种改号软件,需要显示什么号码,受害人电话这一端就能显示什么号码,很多受害者的来电显示是真实的公检法部门的电话。第二个环节,让你登录一个虚假网站,这个网站有你本人照片、姓名、身份证号做的一个虚假通缉令。这两个环节直接导致了受害人对骗子的话信以为真,完全被骗子操纵,把所有的钱转移到骗子指定的所谓安全账号上。

  

台湾嫌疑人叫嚣“不是中国人” 西班牙法官硬怼


  办案却不能见到法官案子该如何办?

  根据对同时期案件进行研判,公安部最终一共合出来800多起案件,窝点都指向了西班牙。2016年7月,“长城行动”启动,由公安部刑侦局一位副局长带队,中国公安第一批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的办案专家到达了西班牙。在西班牙,中国公安没有执法权,但西班牙警方也没有遇到过这类案件,对案件不清楚,不敏感。中国警方把详细线索通报给西班牙警方后,西班牙警方掌握了嫌疑人窝点的位置。但是,因为在西班牙办案每个环节都需要法官的批准,我方专家不能见到法官,最终只能由西班牙警察带着我们的请求去跟法官反复沟通。

  公安部刑侦局电信网络犯罪侦查处处长楼先迪:西班牙的警察都不了解这个案件,那法官就更不了解了,我们前期建立在大量案例的阐述、分析、交流的基础上让警察明白了,法官今天可能明白了其中一点,他同意你这个方案。等到第二天再去看,他又看到另外一点,他可能觉得方案不合适,所以只能反复沟通。

  根据西班牙的法律,如果要冲击窝点或者是实行抓捕,必须要事先了解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但是这类案件在冲进窝点之前,无法了解窝点里面到底有谁,这就带来了问题。

  

台湾嫌疑人叫嚣“不是中国人” 西班牙法官硬怼


  公安部刑侦局电信网络犯罪侦查处副处长陈琛:我们要做出很多很多工作,证明他们在对中方实施犯罪,让法官确信,可以签发搜查令采取行动,突破了他们以前办案上的传统或者是要求。

  6小时连夜制作文书一窝点没有收到法官放人民警原地痛哭

  前后持续五个多月后,西班牙警方终于拿到了采取行动的所有手续。之后的抓捕过程,因为不能掌握窝点内犯罪嫌疑人的详细身份信息,也就无法发布红色通缉令。怎么提供法律手续,也成了一个问题。经过协商,我方争取到,进入窝点后的6个小时内发布红色通缉令。但因为国际刑警总部需要对每个犯罪嫌疑人的情况进行审查,审查的过程需要两个星期。后来,前方专家通过做工作,将红色通缉令转化成国际协查通告。

  公安部刑侦局电信网络犯罪侦查处处长楼先迪:点对点,我们这边直接发到西班牙国际刑警局,抄送给国际刑警总部。第一时间拿到数百名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信息后,前后方工作组紧密联动,连续两个晚上。前方把犯罪嫌疑人身份信息第一时间传给后方,后方在部里在国际合作局专门有专班,连夜按照国际刑警红通的要求,制作文书,上传文书,发送文书,保障数百名犯罪嫌疑人的国际协查通告在网上直接发过去。

  

台湾嫌疑人叫嚣“不是中国人” 西班牙法官硬怼


  2016年12月13日晚,公安部刑侦局的大指挥室,公安部刑侦局和国际合作局的领导坐镇指挥,二十多名公安部的工作人员,外加中国公安大学25名研究生,随时接收来自西班牙抓捕现场发回来的每一位嫌疑人的信息,并抓紧时间进行翻译,然后再尽快回传西班牙。从接收信息到准确翻译并回传到西班牙,必须在6个小时内完成,否则,已经抓获的嫌疑人就只能被白白放掉,前功尽弃。最终,凌晨2点三百六七十份文书都发走了。

  文书发出没过多久,前方就传来消息,有一个窝点的文书没有收到,法官决定放人。工作人员和公安大学研究生被临时召回,连夜重新制作文书,并在天亮前重新发出。但是,西班牙那个没有收到文书的窝点,人已经被放走。

  公安部刑侦局电信网络犯罪侦查处处长楼先迪:这个窝点对应的是我们广东湛江办案部门,湛江的民警早早就去了,最后冲击窝点成功,发现里面有几十人,犯罪嫌疑人都在,当时都很兴奋的。结果到了凌晨法官说放人,任何一个警察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我们民警在现场就开始哭,抱头痛哭。

  

台湾嫌疑人叫嚣“不是中国人” 西班牙法官硬怼


  每人一个小格子拨打电话13个窝点涉案金额1.2亿

  此次代号为“长城行动”的联合抓捕行动,中西警方共捣毁位于马德里、巴塞罗那、阿利肯特等地的诈骗窝点13个,抓获并最终羁押犯罪嫌疑人237名,现场查获了一大批涉案证据,涉案金额达1.2亿元人民币。

  记者:当时冲进窝点之后,窝点整个状况布局是什么样的?

  公安部刑侦局电信网络犯罪侦查处处长楼先迪:这些窝点内部的构造基本上一个模式,他们在当地租用的别墅可能有一层、二层、三层。通常一层可能是厨房,日常起居,二层三层就是话务的窝点。每人可能有一个小格子的办公场所,里面有电话有电脑,大量的话务人员始终在拨打电话,为避免互相干扰,每个小格子和窗户都是用大的隔音床垫或者海绵捂得严严实实。三楼可能有搞技术维护的路由器,很多作案的设备。

  除了有话务人员,诈骗团伙还有专门取钱的队伍。一旦受害人将钱转出,不管是国内账户还是国外账户,都有专门人员很快将钱取走。

  嫌疑人法庭叫嚣“不是中国人”西班牙法官硬怼“台湾属于中国”

  几经波折,嫌疑人进入西班牙法院的引渡程序。在漫长的司法程序里,嫌疑人一审后上诉二审,二审后往宪法法院上诉,之后再向欧洲人权法院上诉,最后还不行,还要再向西班牙当局申请政治避难。几乎所有的台湾嫌疑人都用尽了西班牙的法律救济手段。

  

台湾嫌疑人叫嚣“不是中国人” 西班牙法官硬怼


  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忠义:在法庭上,这些台湾人叫嚣,自己拿的台湾护照,不是中国人,拒绝被引渡。西班牙的法官义正词严,说我们就知道一个中国,台湾也是中国的一部分,怎么台湾人就不是中国人?

  截至2019年6月7日,西班牙已分批共向中方引渡225名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目前,仍有12名嫌疑人在等待办理引渡手续。这次“长城行动”历时之久、出动警力之多、引渡人数之众,在世界各国执法合作史上和引渡史上都属罕见。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