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娱乐趣闻

生活那么丧,这群老男人为什么还能开心的手舞足蹈?

  因历史遗留问题,香港一直处于敏感、焦虑、疑惑的状态,除了偏商业元素的谍战警匪题材,香港近些年诞生的作品都比较丧,比如前几年的《踏雪寻梅》《一念无明》等影片,题材基调都是比较阴郁、沉闷的。

  这两年,内地导演中也出了不少这样基调的作品,不过与香港导演的风格不同,港片作品的“丧”多来自本土环境的氛围和现实焦虑,大陆的一些“丧”片也有不少为了强行文艺而刻意的“丧”,导演曹保平曾指出过这个问题。

  

blob.png


  正在上映的《逆流大叔》令人眼前一亮的是,陈咏燊这位来自香港的新锐导演,却能在一片丧的状态下,保持着对生活的积极态度。这种阳光和执着在导演本人身上也能看出,一个剧本从青春小伙熬到为人父的中年大叔,他依然没有放弃梦想。

  就像电影中,几个年近半百的人还能从龙舟竞技中找回年轻人的那种热血、拼搏,电影落脚点不再遇到生存压力和感情危机,只能选择逃避或者自杀,而是从划龙舟这项体育项目中找回生活的激情和方向。

  

blob.png


  难得是,陈咏燊没有用沉闷、压抑的方式去讲沉重的话题,电影全程的气氛是幽默、诙谐打趣的,他会借用当下流行的梗去描绘社会百态,比如黄淑仪调侃两个女子争抢手机,“明明电视屏幕更大,干嘛非要抢那么小的屏。”

  电影里,也运用了刘德华演唱会门票难买的梗,黄淑仪从黄牛那里买回来,又以黄牛价卖给阿龙,阿龙最终又加价卖给了泰哥,有些市井小人物的特点,有些沾小便宜的缺点,他们不是完美的人物。

  

blob.png


  阿龙、黄淑仪、威廉、泰哥之间的友谊也不是极致的真善美,他们之间会互相嬉笑怒骂,比如他们会在手机备注里以“人渣”“粉肠”称呼,他们会鼓励失恋的阿龙去追回爱情,当然看到一脸落寞归来的阿龙,他们也会用鄙视的唏嘘声“嘲笑”他,虽没有一句漂亮好听的话,却能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友谊。

  一般电影里主角都会收获事业感情,《逆流大叔》里其他人都在迷茫中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阿龙身为男主依然沦为了备胎,但看着他一脸颓废,有些心疼外,有些庆幸还能有嬉笑调侃他的龙舟队友们。电影以划龙舟的镜头结束,我想,在这场龙舟竞技结束后,阿龙的感情也会有个新的开始。

  即使比赛中得了倒数第二名,这群老男人依然开心的手舞足蹈,生活亦应该如此。


  这次大陆上映,《逆流大叔》为了适应市场需要,做了粤语和国语两个版本,满足不同观众的需要,不过听听粤语原声版,或许更能感受到电影原本的味道。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