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七个恐怖小故事

2021年11月14日3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第一个故事

  你相信谁?

  恐怖指数:百分之百

  有一年登山社去登山,其中有一队感情很好的情侣在一起.

  当他们到山环准备攻峰时,天气突然转坏了,但是他们还是要执意的上山去.

  于是就留下那个女的看营地,可过了三天都没有看见他们回来.

  那个女的有点担心了,心想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吧.

  等呀等呀,到了第七天,终于大家回来了,可是唯独她的男友没有回来.

  大家告诉她,在攻峰的第一天,她的男友就不幸死了!

  他们赶在头期回来,心想他可能会回来找她的.

  于是大家围成一个圈,把她放在中间,到了快十二点时,突然她的男友出现了还潢身是血的一把抓住她就往外跑.他女朋友吓得哇哇大叫,极力挣扎,这时她男友告诉她....

  在攻峰的第一天就发生了山难!

  全部的人都死了只有他还活着........

  你相信谁?

  第二个故事

  怎么这么多人?

  恐怖指数:百分之百

  有一天,某位下班的朋友晚上回宿舍,在一楼按了电梯.他要上六楼,

  很幸运地,电梯一下子就来了......

  他走了进去,里面空无一人,他走进去电梯马上就关上了....

  升啊.....升啊.....

  到了四楼的时候,电梯突然打开了.

  有两个人在外面探头探脑的,意思想要进来,可不知道为什么看了看又没有进来.

  电梯门又关上了,就在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我的朋友清楚的听到他们在说:\\\\\“

  靠!

  怎么这么多人啊!

  第三个故事

  没人和我抢了

  恐怖指数:百分之九十五

  有一个男生晚上要坐公车回家,可是因为他到站牌等的时候太晚了,他也不确定到底还有没有车....又不想走路.因为他家很远很偏僻,所以只好等着有没有末班车....等啊等啊....他正觉得应该没有车的时候,突然看见远处有一辆公车出现了....他很高兴的去拦车.

  一上车他发现这末班很怪,照理说最后一班车人应该不多,因为路线偏远,但是这车却坐潢了...只有一个空位,而且车上静悄悄地没有半个人说话.....

  他觉得有点诡异,可是仍然走向那个唯一的空位坐下来,那空位的旁边有个女的坐在那里,等他一坐下,那个女的就悄声对他说:\“你不应该坐这班车的,\“

  他觉得很奇怪,那个女人说:\“这班车,不是给活人坐的......\“

  \“你一上车,他们(比一比车上的人)就会抓你去当替死鬼的.\“

  他很害怕,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结果那个女的对他说:\“没关系,我可以帮你逃出去.\“

  于是她就拖着他拉开窗户跳了下去,当他们跳的时候,他不听见\“车\“里的人大喊大叫着\“竟然让他跑了\“的声音.....

  等他站稳时候,他发现他们站在一个荒凉的山坡,他松了一口气,连忙对那个女的道谢.

  那个女的却露出了奇怪的微笑:\“

  \“现在,没有人跟我抢了.......\“

  第四个故事

  梦中情人

  宁最近总是梦见同一个梦,梦里一个男人对她说:\“你来嘛,你来找我嘛,我等你.....\“

  终于,宁忍不住了,于是问他,:\“你是谁?我怎么才能找到你呢?\“男人说:\“明天中午12点在xx公园门口的站台上来找我,我这里有一颗痣.\“男人用手指着自己的下巴.

  醒来,宁匆匆找到自己的好友并把一切告诉好友,好友答应陪同她一起前往.中午11点55分两人在约定的地方等,却不见男人来,天气炎热,宁对好友说:\“太热了,我到对面买两支雪糕,你在这里等我.\“说完宁过街去了.

  就在这时,一辆车子冲了过来,一声惨叫......好友跑过来一看宁,已倒在血泊中.当打开车门准备把宁送到医院时,才发现这是一辆灵车,而车上的玻璃棺材中躺着个男人,腥说南掳陀幸豢硼?....好友恍然,看看自己的手表,现在的时间是12点整.再探探宁的呼吸,已经停止了.

  第五个故事

  手机

  萧喜欢把手机放在写字间窗户的桌子上,阳光下,金属外表栩栩如生,煞是惹人喜爱,今天是平安夜.中午时萧收到了不少祝福的信息,他一一读来,时不时回复一条,然后如常般把手机搁在窗口的桌子上.开始忙碌.

  手机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嘴角色起一道弧线,无奈的摇摇头.

  办公室同事忍不住和他开玩笑,又是第几号的女朋友给你发的短信啊.

  哪有?他拿起手机读到,后天晚上10点/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同事凑过来,这并不是什么祝福的信息啊.

  \“可能是无聊的人开玩笑吧.\“萧索笑笑,继续写他的文件.

  第二天还是中午的时候,他又收到一条信息,内容与上次的居然有些连系,

  \“明天晚上10点\“

  萧索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他按照那个号码拔了回去,想看看是谁和他胡闹.你好,你所拔叫的号是空号.....不会吧,他确认了一次信息号的号码再次拔过去,结果仍然是空号.也许是信息发过来的时候发生错误吧,他没有深想,决定对这个短信不再理睬.

  第三天,同样的时候,手机的短信照旧响起,萧索有些烦恼了.打开信息,天哪.\“今天晚上10点\“这几个字符映在眼里,他马上照那个号再次拔过去,你好,你拔叫的号是空号....机械的声音再次在电话那头响起,透着凉意.不可能的啊!

  萧索决定今天下班早早回家,可部门的经理却正好宣布,客户来电话通知,判时间改为明天早上,所以他所负责的文必须要今天晚上做好,看来只好加班了.当然,几个短信不能影响工作的,再说这次项目,老总是非常看重的,企划部得力干将萧索是怎么也脱不掉的.

  最好的办法是,在10点之前把工作结束,7点过后,大厦里面的公司都陆陆续续的下班了,写字楼里安静下来.萧索要了份便当,匆匆吃了几口便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去,8点半,同事们都走了,只有他还一个人.他已顾不得任何事了,在电脑面前努力奋战着,直到手机的声音再次响起,又是短信!他心里一阵凉意,回头一看,还好,不是10点,而是正指9点,他松了一口气,打开手机.

  \“还有一个小时,\“又是那个奇怪的号码!天哪!到底是谁!萧索不禁开始想身边的每一个人,没有线索,算了,不是继续工作.早早离开为妙,索性关机,萧索终于完成了文案.匆匆离开了这个地狱般的大厦,点燃一支烟,平静一下心情,穿过一条马路,当他走到中央时,手机突然响了,而且是死命的尖叫,天啊!不是已经关机了?萧索愣了一下,马上停下来脚步去找那个该死的手机,夜空划过一个尖锐刹车声,金属外表的手机在空中划了一个圆,落在一片血泊中.有个时间,永远停在了10点.

  PS:陌生的号码发的短信,也许就是催命的信息哦!嘿嘿嘿....

  第五个故事

  一个很快乐的家庭,儿子刚刚八岁。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父母带儿子去公园玩,带着新买的dv,想录下一个个好的瞬间

  父母坐在一个长凳上,录着儿子欢快地在周围跑来跑去,突然,儿子在一棵大树下停下来,好像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并且双手上举开始往上跳,父母为儿子可爱的行为失笑。可是,过了两分钟,儿子还在往上跳,而且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动作也开始变得僵硬。父母立即跑过去,发现儿子的面色已开始发青,唇角深处白沫。父母立即将孩子送往医院,可是还是没能挽留住他的生命,更奇怪的是,医生没有查出儿子的死因,一个健康的孩子就这样死掉了。

  父母伤心欲绝,将有关儿子的一切都封存起来,不敢触碰。多年以后的一天,父母想起儿子去世的那天拍下的那部dv,想拿出来重温一下儿子的音容笑貌,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儿子根本不是在往上跳,而是从书的枝叶之间伸出了一双枯槁手,在把儿子不停的往上拉!

  第六个故事

  厕所里的老婆

  许多学校多是乱葬岗或是刑场的后身,因此有许多恐怖的传闻流传在师生之间......

  位于高雄的一个小学,是一所校史相当长久的学样.有一排厕所座落在校区的最后方,除了一二年级的小朋友外,没有其它年级的师生使用....总是弥漫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而第三间厕所一直是深锁着的.

  一天下午,一个高年级的男生急着上大号,正好每间厕所都有人,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用力拉开第三间的门....说也奇怪,平常怎么拉也拉不开的门,但今天怎么....管他的,赶快解决再说....正当他松口气想大喊一声痛快时,底下忽然有一种冰冷的感觉....他猛然往下一看....天啊!一只枯瘦的手从下面伸出来,他大叫一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刀往那只怪手上划了一刀之后,马上冲了出去,自此以后他再也不敢再踏进那间厕所一步.

  过了很久,这件事渐渐在那位高年级学生的脑中淡忘,有一天,他与三五个好友在那排厕所附近的篮球场打球,一个往反方向的球竟转个身飞进了厕所里.同学们怪他乱传,便叫他赶紧去把球捡回来.他嘴里咕哝着直进厕所.远远看见一个老婆婆拿着那个球从厕所走了出来,他小跑步到老婆婆那,想拿回那个球....好奇怪!老婆婆的脸始终没有抬起来过,但她手背上的刀痕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问:\“老婆婆,您的手背上怎么有刀痕啊.\“只见老婆婆缓缓地抬起头来,张大眼睛瞪着他,干笑两声后说:\“那是你割的啊,你忘了吗?\“语毕便张牙舞爪的向他扑去.他哇的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据说,那位高年级的同学经过那么一吓之后,变得有点痴呆,而那一排厕所不久后也拆除了.

  第七个故事

  手

  你喜欢吃鸡爪子吗?听我讲了这个故事后,你要还敢吃,我就服了你了.

  阿方是一个大排挡的老板,以前他的生意不是很好,但是自从得到了一位高人的指点后,他的生意一下子就红火起来了.特别是酱鸡爪,但他每天都唑是限量供应十份,谁来了也没的多.这可苦了我这个食客了,有时候去晚了,就没了,那一天我是睡都睡不着,就为了那一碗鸡爪,这可是说出去都没有意思.而且他有一个怪毛病,他的厨房周围都是用黑布罩着的.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的菜的,最奇怪的是,我从来也没有看见他向谁购过鸡爪,他也没有鸡.那他的原料是怎么来的呢?

  那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悄悄地躲在了他的屋顶上,掀开了屋瓦的一角,心想学到了我就自己做.我从细缝看到,那真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情景,我看到了只手.那是人手.还连在人的身上的手,不过已经不全了,那个人还活着,我看到他的脸在扭曲,但是叫不出来,他全身只是皮包骨头,可是手却是肉肉的,那只手是被钉在墙上的,灰黄色的,掺着一丝血丝,还在抖动着,这时外面有人叫一份鸡爪,只见阿方熟练地从那个手上斩下了一块,他飞快地剁着,然后下锅,加料...很快,一盘鸡爪就香喷喷的出锅了,阿方将它端了出去.这时,我发现他冲我这个方向笑了一下,\“咚!\“我吓得从上面掉了下来,掉进了阿方的厨房...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