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小说]丫丫短篇故事集之二——最近比较烦

2021年11月14日2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丫丫短篇故事集之二——最近比较烦】

  ♂作者:火柴杆♂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 正文

  丫丫从不会把个人情绪掺杂到工作中,这是她的优点。可近来她很忙,心情也很糟,不是因为工作忙而令心情变糟,而是……而是她总觉着累,工作也时常走神。她说这些天里总感觉丢什么东西似的,又好像在等什么,可究意丢了什么,又在等什么呢?她不知道。

  丫丫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楼下,在楼下的大排档里要了一份肠粉,其实她没味口,可她说豆豆喜欢吃,于是她也爱屋及乌的天天吃这个。上了楼,楼梯间的灯还是摁不亮。靠!都坏了多少天了也没个什么人来修,那房租是白给的!她边小声嘀咕着边用钥匙捅开大门,搁下肠粉,一把把皮包扔进沙发里,又狠狠的把自己丢在床上,拿摇控器开了CD机。她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听歌,这几天她还是喜欢听小春那首歌,她说这首歌就是唱给自己听的。

  已经四天没豆豆的消息了,他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他在干嘛呢?很忙?还是……还是觉得她太烦了?她跳下床从皮包里取出手机又蹦回床上,一遍又一遍无聊的翻看豆豆的短讯。

  我想我爱上你了。

  啊!你不怕受伤吗?

  那当我没说,如果真会受伤,我想我会在没彻底爱上你之前收拾起这份感情

  如果爱真能你的思想所支配,那么这就不能叫爱。

  我承认,喜欢不等同于爱,可爱是需要双方的,一个人唱的戏叫单恋。

  没有谁能阻止你爱上谁,爱是发自内心的,走自己的路吧。

  “嘀嘀”有信息,丫丫紧张“蹭”的从床上弹起来,却是老哥“帮我买的东西买了吗?我在中华广场等你。”败!老哥托她买东西送人,她把这茬儿给忘了,立马抓起那包东西冲了出去。

  好容易挤上了公车,丫丫就不耐烦了。她后边儿那个妹子也指不定是哪儿人,操着一口生硬的普通话和她旁边那个男的大侃特侃她家里装了几部电话!每月话费多少多少钱!有人打电话找她,她妈怎么怎么盘问人家祖宗八代!她家里每人个都用什么什么样的手机……那声音大的全车人都能听见。可数丫丫最倒霉!她感觉她的头发都被那妹子的口水喷湿了。操!爱显!想摆阔,一边儿玩切!有本事自个儿开个公司私家车玩啊,挤着个破公车说这话给谁听的都不知道!谁他妈的认识你!靠,小样儿!丫丫心里一边想着一边故意转过脸厌恶的瞥了那姐妹儿一眼,夸张的用纸巾在后脑勺上擦着,车上不少人都乐了。好在那两个家只坐了两站就下了车,丫丫还不忘冲那两人的背影做个鬼脸。

  原以为能松口气了,旁边位子上硬是给挤了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本来瘦小的丫丫就只能缩到车窗边上了。这倒事小,那男人身上一股强劲的狐臭像冲浪似的一拨儿接一拨儿直扑丫丫的鼻孔,差点没让她把胃里的苦胆水都呕出来!偏偏那男的不自觉,还歪着脑袋盯着丫丫看了好一阵儿,丫丫不理会那么多,只顾把脑袋转到车窗外用嘴巴大口大口的呼着气,吃灰尘闻汽油味都比闻人家腋臭强!丫丫恨恨的想着。

  那男的手机响了,丫丫用余光扫到那男人从左边儿那个裤兜里掏出部MOTO V8088接起来。那唾沫星子夹杂着口臭满车厢乱飞。丫丫拽出张纸巾拼死捂住鼻孔屏住呼吸。那人刚讲完电话收了线又从右边儿那个裤兜里掏出个不知啥名儿的手机,不停的发信息。在这一连串的动作里不知又掺进了多少狐臭分子在空气里,她实在不知道下一个呼吸中还会有什么味儿。丫丫用最快的速度冲到后车门期望着司机大哥能狠踩油门。

  丫丫终于下了车,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仿佛地球就快缺氧似的。瞧瞧,瞧瞧,这前脚刚走一个,后脚又跟着来一个,外边儿捡破烂的都抓着手机呢,那么老的款拿出来摆啥谱,两部手机很了不起吗,拿台SΛMSUNG P408来显显还差不多!现在的人怎么都这副德性!丫丫这两天总是很多牢骚。

  哇,阳光男孩!丫丫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在她前面下车的男孩。乱乱的黄头发打了定型水,随意的立在头上,深蓝的松身T恤,有点怀旧的浅兰仔裤,还衬了一双球鞋,是百事流行鞋!还有一个黑色的大背囊恰到好处的背在身后。丫丫飞快的打量着她前面这个阳光男孩。那男孩的步子很快,丫丫咧着嘴一路小跑的跟在他身后。就像发现了金矿似的,兴奋的差点没让口水流到地上。那男孩似乎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又加快了脚步朝路边一个士多店走去。笑容早在那男孩回头的时候凝结在丫丫这个花痴的脸上,她放慢步子,嘴角微微抽动两下,她瞧见的只有满脸的疙瘩和月球坑,跟本分不清哪是鼻子哪是眼儿!什……什么阳光男孩,整个儿一恐怖分子!长成这样不是你的错,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丫丫突然想起在网上看到过这么一句话。今天是撞了什么邪了,碰上的全是这号人!丫丫愤愤的想着进了地铁站。

  丫丫回家到已快11点了,一进门就听见CD机里还在唱着“0932 313 我爱你,是不是你真的没开机,有没有看到我传的短讯,是否应该删除你的记忆……”这才想起出门时竟忘了关CD机。她扔下皮包,一眼瞅见桌上那盒肠粉,心里突然涌出一种无奈的情绪。丫丫叹了一口长气坐到桌边,打开那盒肠粉一口一口的吃着。眼眶里一下子被一种东西塞得满满的,一眨眼那热热的液体滴落到饭盒里。终于,一场不可遏制的山洪爆发了……她抓起一瓶啤酒一口气干了个精光,随后又挂着泪珠倒在了床上,CD机里依然唱着“0932 想一想,我爱你,你不会狠心到又关机,看着彩色莹幕没反应,最怕就是没有一个收讯……

  丫丫紧紧攥着手机对着发呆,又不禁回想起这几天来每天都满怀心事的挂在网上,她也一如既往的每两分钟就去看豆豆的头像是不是在朝她笑,但唯一不同从前的是她不再给豆豆留言,这样才过了几天,丫丫脸上只能看到呆滞的神情,是失望吧。

  其实丫丫是知道豆豆的手机和他家里的电话的,她却很少打,她说如果豆豆想起她来会给她短讯的。可一到晚上丫丫还是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拨着那串熟记于心的号码,可每次都在手机还未发出拨号音的时候挂机,而每次她都安慰自己说豆豆正在忙,打扰人家是非常不礼貌的,也许呆会他就打过来了!她也明白期望和失望之间是成怎样的正比关系,但她情愿这样安静的等,也许从第一次等豆豆的电话开始她就已经学会了“习惯”二字吧。可等待终归是无止境的,她有想过放弃却又不甘心。

  丫丫将来电全部转接到中文秘书台,只有关了机才能冷静下来,但她始终抱着那仅存的一线希望。希望中,豆豆对她说“乖,明天早上秘书台里一定有我的短讯……

  <本文完>

  2003-10-9于广州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