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超]恐怖故事(短篇集)

2021年11月15日2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超恐怖故事B

  平山梦明编著

  本人翻译(转载请注明,我很辛苦的啊)

  首团子

   “我父亲是个怪人。”

   东先生的老家在故乡称为本家。

   父亲作为在祖父经营的公司里的一名员工,对工作不是很热心,但对短歌,绯句,绘画,陶艺等等之类却有很大的兴趣。

   “特别热衷的是古董。就像傻了似的。”

   现在好像没那么头脑发热了,但是在东先生小时候,只要一有空就出差到东京,大阪去买回来。

   “爷爷是个对工作一根筋的人,当然非常反感。但总说些这样就和计算一样了吧——之类莫名其妙的话。”

   有一天,父亲在经常去的神田的旧书店入手了一样不得了的东西。

   “这个就是所谓的处刑画。”

   古时候因为没有像现在一样的照相技术,在处刑罪人之后,为了留下纪录,把当时的浮世绘师叫到刑场,画下才被处刑的罪人的遗体,作为检死报告书收藏起来。

   “不知道什么原因。。。有傻瓜把这幅画裱糊起来,做成可以挂在墙上的样子。”

   父亲把它买了下来。当时的价格也要二十五——六万。根据店主所说是幕府末期被处刑的勤王的志士的东西。画的是三个被切下来的头。

   “普通来说,再怎样的罪人,头也应该是一个一个地放置吧。”

   但是,这张画里面的三个头就像是三个团子一样放在一起。(解说一下,这样的放法就是下面两个上面一个,垒在一起。)

   “而且,就像被残忍虐待过后才切下来。”

   根据东先生的说明,那些头都是头顶到额头中间被砍开,从伤口里冒出脑浆,嘴唇和脸颊的一半都被刀锯过一样,整张脸都是乱七八糟的。

   “只能认为就像是被疯子刻过,或者是由有非同寻常的仇恨的人处刑过的这种异样的画。”

   店主指着画上的头的红色的血的部分说道:“只有这样的血的部分的颜料是用本人的血混合起来画上去的。”

   “但是,因为我老妈是很胆小的人。”父亲买是没什么问题啦,但是绝对不能挂起来。没有办法,只好暂时先收到柜子里了。

   就这样,大约一个星期以后,那个房间全部都被霉菌覆盖了。

  “只有那个房间,就隔了一个纸壁的房间什么问题都没有。走廊和窗都没有异常。就那个房间像测量好了一样腐败了。”

   因为放置着贵重的和服,母亲气的不得了。算是很严重的金钱损失了。

   “父亲的心里应该是很害怕的,但是表面上还是装作不知道。”偷摸摸把那幅画取出来收藏到小孩子的房间了。“真是,哪有这种父母的嘛。”

   异变还是没完。

   “院子里的八棵已经结果的柿子树,在一个晚上全部落下来了。”

   还是青的柿子在院子里星罗棋布的滚落着。然后,从那时候开始,母亲每晚都被噩梦困扰了。

   “虽然老妈从来没有详细的说过。。。”简单的说,大概就是腹部膨胀到就快爆裂,忍受着几乎不能呼吸的痛苦,不停的生产下一个一个的头这样的梦。

   而且,事实上,母亲已经怀上了小孩,但是小产了。

   “流产之前,据说脸上好像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很轻柔的抚着,明明是睡着了的,却被这种感觉弄醒了。”

   从此在有被抚过的感觉的地方,留下了红色的痣。

   更恐怖的是,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在整个屋子的各个地方,到处都出现了细细的线一样的裂痕。裂痕在膝盖那么高的地方一直延着。不管是墙壁还是纸壁,到处都是这种裂痕。

   就算是这样,父亲还是对那幅画不肯放手。

   “总算是因为母亲流产的事情,把那幅画收到他们自己的寝室去了。”

   那天晚上,父亲也做了恶梦。

   据说是一个有非常疯狂表情的武士坐在面前,对自己怒吼狂叫这样的场景。就像温暖的泥巴的感觉,但是继续梦下去,就知道那不是泥巴。武士把手插进已经被切腹的肚子,自己把拉出来的脏器向父亲扔过去。

   就这样,父亲也开始担心起来,在这样的梦连续作了几天以后,到

  祖坟上去祷告“麻烦把这幅画变成一幅好的画。”

   “喂,你说他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东先生揉着头。

   父亲在墓前双手合什祷告的时候,突然响起了“卡呲,卡呲”的声音。那是从骨灰盒的盖子里面发出来的。父亲觉得很恐怖,就那样逃回来了。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