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生死逆行》一个消防员和妻子不为人知的故事

2021年11月15日2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消防兵日记

  第一部分

  第一章

  人的生命,似洪水在奔流,不遇着岛屿,暗礁,难以激起美丽的浪花。——奧斯特洛夫斯基

  油库内所有的指战员紧张异常,自红山建市以来第一次发生这么大的火灾。位于罐区中间的粗酚罐仍处于猛烈绕然阶段,随时会发生二次爆炸。一旦爆炸将会威胁到其他罐体,从而可能形成连锁反应。地面上纵横交织的水带正源源不断的向燃烧罐和毗邻罐输送着灭火剂。众所周知,水是最常见的灭火剂,火场上水就是我们的武器弹药。平日里在火焰面前威风逞尽的水在面对熊熊燃烧的油罐时,形同虚设。即便是视若珍宝的泡沫,在今天的场合下,效果也不是很理想……终于,现场出现了刺耳的铮铮声,随后罐顶闪耀出刺眼的白光。指挥部根据情况立刻发出了紧急撤离信号,然而还不待人们做出反应便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正在十几米外的车顶作业的我,身体不受控制猛烈的冲击波抛飞而起,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我可能要死了。

  首先恢复的是听觉,细微的人言,无法分辨是谁,说的是什么。随后,即使不用努力的睁开双眼也能够感受到像是天堂倾泻下来的神圣的温暖的光。紧接着再度陷入混沌,像是一个遥远的梦境,真切。

  2006 在战神巴蒂退出神坛的第二个年头,布冯凭借出色的门将天赋帮助意大利德国的赛场上捧起了大力神杯。这是意大利第四次将冠军奖杯收入囊中……

  那一年,那个北疆边陲小镇街头巷尾,果摊边、鞋店旁等场所的门口均摆着循环播放《两只蝴蝶》、《披着皮的狼》还有《童话》的大黑音响。细心的人会发现,这不是05年的歌?遥记得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纷纷扬的大雪花,也是05年才装裹了小镇! 没错,这个小镇就是这么闭塞!值得一提的是,直到那一年小镇上也没有兴起广场舞。不赖凤凰传奇的歌流传的不够广泛,也不是大妈们没有足够的艺术天赋,只是单纯的因为没有广场。

  虽说很多流行元素不能及时蔓延到小镇,但国家的方针政策总会毫不拖沓的落实下来。比如墙面上漆着“一对夫妇一个孩儿”“少生孩子多种树”。比如两棵树干上钉着的横幅“一人当兵 全家光荣”“忠心献祖国 青春普军歌”。母亲是一个思想先进的人,街道横幅上激昂的陈词,澎湃了母亲那一颗向往着能给家人带来光荣的心。“全家光荣”!仅是“光荣”二字,自那个文化浩劫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母亲的家里。母亲说,姥爷是十里八乡最大的地主。那一年坠着沉重屈辱牌的细绳索深深的嵌入了姥爷的脖子。

  自打母亲看过横幅以后,便开始“游说”让我当兵。

  “男子汉就得当兵,保家卫国就是男子汉该干的事儿”。多么的义正言辞深明大义!不过话还没说完呢,“反正你也考不上大学。”

  “妈,我还没考呢!”

  “考也够呛,这次模拟多少分?”

  “我考虑考虑当兵的事吧…”

  就我当兵的话题,已成为近期茶余饭后主要探讨的内容。开始的时候,母亲还温情的对父亲说“让儿子当兵去吧,你不是也后悔曾经没有当兵吗。”母亲眼底流露出的温情像是蕴含着某些模糊的情愫。我不禁暗想,在那个摸大姑娘腰一下,就会被定义为耍流氓的年代,究竟发生过怎样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故事的男主人公如今又去了哪里…

  父亲对母亲的提议持坚决反对的态度。“当兵太苦了,考不上大学的话不如学门技术。”父亲平淡的说。

  “当兵多好啊,保家卫国不说,还能锻炼身体。”母亲明显高出了半个声调。

  “当兵太苦,不如学技术。”父亲的语气明显弱了几分。

  “学什么技术,当兵多好,管吃管穿管住,将来还能安置工作。你看大姐家周政,连高中都没上,你看人家现在。”母亲据理力争,态度强硬,显得更加理直气壮。

  “我觉得还是学技术好。”一阵轻风也能轻易将父亲的声音吹散。

  事实上,父亲能够连持三遍的否定意见,就算是“坚决反对”了。三遍以上容易引起家暴的。 说到父母,很自然的想到给孩子取名的重要性。 在那个从人的名字上就能看出来匮乏想象力的年代。虽然说很多人的名字基本脱离了蛋、二妮儿、春富儿这样浓厚的乡土气息,却也离不开建国、建军、华强、国强、秀、秀华、桂芝、凤英……我父母的名字也没能幸免。父亲叫国梁,在那个我中华正在实现大跨越大发展的年代,爷爷很希望他能成为国之栋梁吧!爷爷用自己的思维方式,将有可能成为的栋梁成功的毁灭在了萌芽里。知识青年要到农村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嘛!因此父开始了漫长的种地生涯。亦或许因为姓肖的缘故,肖国梁,消灭国家栋梁!显然爷爷是犯了妨碍国家发展罪了!看来起名字还是要慎重的,最好是结合上自己的姓氏。在这一点上,母亲跟父亲遭遇基本一致。姥爷家是比较有文化底蕴的!从母亲名字的出处不难看出。婉华,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寓意也是非常好的。可是姥爷姓邹,于是婉也走了,华也走了…

  “你就会说这一句是吗?跟你商量点事真费劲。”

  “嗯。”

  “儿子,你是想当兵还是学技术?你也这么大了,自己也该有主意了。”

  “妈,我想…”

  “你先别着急决定,好好想想……”

  “妈,我想…”

  “先别急着决定,你听妈说,如果你学技术的话,明天就送你走,你爸有个同学在你奶奶家那儿开修理厂呢,让你爸去说说,收你当个学徒。你是不知道学徒有多苦,脏活累活都得你干,还得伺候好师傅,洗衣服倒洗脚水都是你的活儿,伺候不好啥也学不着,而且学徒没有工资。当兵就不一样了,干干净净威风凛凛的,而且现在离当兵不是还有一段时间吗,你也不用上学了,妈寻思让你出去旅旅游,见见世面,妈给你钱。”

  能够分辨诱惑的真伪并成功抵制,是需要通过时间的沉淀凝练出丰富的阅历再加上清楚冷静的头脑方能做到的。显然当时的我不具备这个能力。

  “妈你别说了。”我果断的打断她,事实上我知道她已经表达完了,但是为了表现出自己的毅然决然,我必须要做出一副无奈的打断她的积极模样。态度很重要。

  “我一开始就想说去当兵,你总打断我。从小就想当兵。”我为自己能说出这样一句无耻的话而震惊。从没想过要去当兵,真正令我心动的是马上就能摆脱学校的束缚。

  “好,这可是你说的啊!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得算话,不管这段时间发生什么,决定的事就不能变了啊!”母亲接话的速度比我还要快,还要毅然决然,而且直接将死,不能悔棋,厉害了我的妈!

  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对“不管发生什么”?能发生什么呢?此刻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发生什么”指的是“ 妈寻思让你出去旅旅游,见见世面,妈给你钱。”这件事……

  报完名后我便兴奋的整装待发,母亲却故作震惊道“哎呀,突然想起来,武装部的人说了过几天要体检,你先不能走,等体检结束再去吧!这几天你就带着米卢(我的狗)去爬爬山什么的,妈给你几块钱,不许去网吧!”我琢磨着也不差这几天了,便欣然同意了!

  故事里怎么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母亲嘴里几天,现实生活中几十天。我被母亲从九月初忽悠到十月末。直到体检结束,我认为有必要再次的提醒母亲一次关于旅行的事宜了。

  “妈,老师云南特别好,四季如春。听说我们十二月才走呢。”

  “云什么南啊,河南都没去过,还云南。”

  “妈,你不是说给我钱让我去见世面吗?君子一言…”

  “过几天还得政审呢,完事儿了一定让你去。再说了,妈也不是啥君子,是女子。”

  不是君子,是女子……是女子…

  政审顺利通过,距离入伍还有二十几天。

  “妈,我明天收拾东西准备出去放松一下!这次你不能拦着吧!”

  “放松什么呀?这两个月放的还不松吗?过几天就走了不想着多陪陪我,就想走,白养你这么大了,属白眼狼的是吗?没良心…”母亲似是伪装出来的委屈全然没有书中那般楚楚可怜模样。婉呢?华呢?

  武装部的人说今年征的是内蒙古消防兵。当时对各兵种之间的区别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概念,无非是陆、海、空军。潜意识里有关于消防兵的印象还是新闻中,某年抗洪时某地消防官兵…可以肯定的是,消防兵拿不到枪,去边境追捕毒贩,收复宝岛台湾是不可能了。

  母亲对于当什么兵完全不在意,顺利应征入伍就是她最大的心愿了。父亲倒是对消防兵有着相对清楚的认识。他解释消防兵的任务就是训练和救火

  临行前一晚,母亲做了六个菜,不亚于逢年过节的丰盛。父亲破天荒的准备了两个杯子并到满了白酒。这是第一次喝白酒,还是父亲倒的。感觉像是一个庄重的成人仪式。

  “儿子,你也长大了,路呢,是你自己选的,苦和累都得坚持,逃兵咱们坚决不能当,你爸也丢不起那个人,你们这活儿危险,凡事留个心眼儿,两年以后平安健康的回来就行。少说话,多干活,给老兵班长洗洗衣服啥的都很正常,不要觉得委屈,挨欺负能忍就忍忍,实在不能忍你就自己看着办,咱也不能让人骑在脖子上拉屎。”

  父亲低着头,右小臂端放在桌边,左手小口的夹着菜不停的往嘴里送,同时字斟句酌说了一席话。直到说完才抬起头,左手放下筷子端起酒杯,向我面前伸了伸示意我一起喝。入口的辛辣使我胸腔一阵抽搐,不明白很多人沉迷的缘由。本以为父亲会接着说些什么,一杯酒下肚,也只听见他咂嘴声。剩下的时间都交给母亲喋喋不休,天冷多穿衣服,多写信之类的。这顿饭没吃出什么味道,许是母亲做菜向来口轻的缘故。

  站上母亲抓紧我的手重复的叮嘱着前一晚说过的话,眼里闪烁着激动与不舍。父亲几次欲言又止,猜不出他想表达什么。只知道之前那一段,是我所听到并记录下来最长的一段。时至今日,我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我试着将父亲对我的感情公式,代入到我与我儿子身上,大概可以猜出父亲或是想说“儿子保重,爸爸爱你!”

  火车缓缓开动,车窗外母亲痛哭到颤抖,父亲搂住母亲肩膀似是安慰着。车外光景飞逝,车窗上折射出我一身绿军装和胸前佩戴的大红花…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