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短篇恐怖故事四篇

2021年11月15日3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短篇恐怖故事四篇

  就等你了

  大一暑假初,小张想买个笔记本电脑来写作,就去租了辆出租车做了司机。他学校的死党小李和小杨经常搭他的顺风车上学

  有一天早上,小张刚把车开出出租公司,就看到马路边有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拦车。车停了,小男孩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小张打开计程表,问道:“小朋友,去哪里啊?”

  “育才小学。”小男孩用阴冷诡异的声音说。

  小张听后,有些不寒而栗。

  车程过半时,小男孩突然盯着前面的后视镜痴痴地笑起来:

  “嘻嘻!还差一个……就等你了!”

  小张听后,既诧异又不安,心想这小孩脑子是有毛病?净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车眨眼间已开到离育才小学十几米的地方

  “嘟嘟!嘟嘟嘟!”车鸣声突然间响了起来。

  小张惊叫道:“有车来了!”

  小男孩闻言答道:“车?哪里有车?你快点,快点开过去啊,我上课快迟到了呢!”

  小张揉揉眼睛,仔细盯着前面看了一眼,果然没有,难道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小张陡然加大油门,车子呼啸着冲了过去。

  砰!轰隆隆!

  出租车和一辆大货车撞在了一起,出租车车头瞬间扭曲变形,接着烈火熊熊燃起。

  货车司机把头伸出车窗,看了一眼,对同车俩男的叫道:

  “哥们儿,快闪!出事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还没说完,就掉转车头,向着来时的路呼啸而去!

  小学附近来往的人对此视而不见,只是在那里议论纷纷,隔岸观火。

  小张拼尽最后一丝气力在车厢里叫着:“救命……救命……”

  半晌过去,也没人伸出援手。

  良久,小张从破旧不堪的车里走了出来,突然听见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叫他。

  小张抬起头,发现原来是他学校的两个死党:小李和小杨,他们站在离自己不远处,正招手叫自己过去……

  几天后,育才小学门口又出了场车祸,那是两辆大货车相撞,受伤稍轻的那辆肇事车,在不久后逃逸。另一辆货车里的三个人都当场死亡。在离事故现场不远处,小张,小李和小杨站在那里诡异地冷笑着,默默注视着这一切……

  莫负我

  凌晨一点,王凡搂着吴丽来到她家开的野味店。

  “亲爱的,天这么冷,来这里吃点肉吧。”吴丽怜爱地说道。

  “好的!只是最近一个月,医学系里和我要好的两个同学失踪了,我心里很担心,吃东西没什么胃口了!”

  厨房的煤炉上正炖着一大陶罐狗肉汤,狗肉的香气四溢,王凡深深吸了一口,喃喃道:“哇!好香啊!”

  没多久,吴丽用铁锅盛了一锅端了出来。

  “看!端都端上来了,你今天最少给我吃三大碗,不然我不给你走。”吴丽娇艳地撒娇道。

  王凡捏捏吴丽的下巴笑道:“遵命,老婆大人!”

  果然,王凡一高兴吃了三大碗。吃完之后昏昏睡去,像是吃了安眠药。

  王凡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置身在地下室里的一个方形铁笼里,这个铁笼高、宽都是两米左右。

  王凡惊愕极了,愤怒地叫道:“吴丽,吴丽!你到底要干什么?”

  吴丽就坐在离王凡两米远的一张藤椅上。

  她正用一种欣赏珍禽异兽的眼光审视着王凡,渐渐的嘴角露出鄙视的蔑笑。

  王凡叫道:“吴丽,我究竟哪里对你不好?你喜欢什么,我买什么給你;你一生病我心疼得要死,跟侍候老佛爷似地忙前忙后。”

  吴丽凄然一笑:“对,你是对我好。不过你跟陈慧背地里干的那点破事也是对我好才干的吗?哼!”

  王凡的脸色变得像便秘一样难看:“你……你都知道了?”

  “我现在叫你后悔都找不着地儿!”吴丽说得咬牙切齿。

  “那你打算怎么处置我?”王凡的声音在颤抖。

  “你很快就知道了!”

  吴丽冷笑着伸出双手,紧接着响亮地拍掌三次,叫道:“123,变!”

  王凡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然后他像动物般慢慢趴下身子,双手朝下直直撑住地面。一眨眼间,王凡变成了一只身躯庞大的猎犬。

  吴丽眼角湿润,喃喃道:“所有背叛我的臭男人都没有好下场!”

  转而向王凡道:“你现在应该知道你的两个同学到哪里去了吧?”

  王凡想说点什么,谁知道一说话就只是汪汪地叫唤。

  “等着吧,你今晚就会成为外面那些客人的下酒菜了!哼哼!”

  王凡此刻终于明白他的两个同学去哪里了。

  冥婚

  吴军是个作家,也是个标准宅男,每天除了写作之外便是去外地旅游积累写作素材。因此朋友不多,也没交过几个女朋友父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今年年底,父母亲在婚介所给他介绍了一个叫白雪的女孩子。当吴军看过父母亲给他的白雪照片时,便觉得自己与她似相识,但当在一家西餐厅和她见面时,便更觉得自己曾经见过她。

  那天他们选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后,便唤来服务员,点了两份牛排,一瓶红酒,吴军慢慢啜着杯里的红酒,痴痴的盯着白雪看,但见她肌肤胜雪,唇似樱桃,竟然是如此的花容月貌!这女子的容貌在自己脑海里是如此的熟悉,只是一时却想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

  吴军因此便试探性地问道:

  “小姐,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面啊?”

  白雪听后,掩嘴一笑,异常迷人,喃喃道:

  “也许真的见过,也说不定呢!”

  吴军之后又问了几次,只是回答依旧,这更让吴军不知所措,但见白雪活泼可爱,阳光开朗,每天和自己在一起也是充满欢声笑语,无忧无虑。

  久而久之,吴军也就放下了疑惑和不解了。

  冬去春来,眨眼间三年已过,而吴军和白雪三年来恩爱甜蜜的感情也是羡煞旁人,众所周知,于是吴父吴母锦上添花,给他们安排了婚期。

  结婚当天,吴军请了许多亲朋好友。在酒店里大摆喜宴,酒席上众亲友觥筹交错,热闹非凡。吃罢喜宴后,亲朋好友也不知怎的,纷纷推辞家中有事,也不再多作逗留,就各自回家去了。

  吴军开车回家后,刚踏进新房门口,便隐隐约约听见有个陌生老妇人在嘤嘤啼哭,紧贴房门细听,只听她哭哭啼啼道,多好的一对娃儿啊,怪只怪我的女儿命不好,没有这个福气,不然该是多恩爱多登对的一对啊!听到此处,吴军陡然一惊,心中十分疑惑!

  震惊之际,身前突然一空,脚下重心不稳,冷不防往门里跌了进去。吴军这才意识到原来门没锁,但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却让他更是魂飞天外!

  只见母亲和一个陌生老妇坐在床对面的两张木椅上,床上靠墙的一側放着一张矮桌,桌子上摆着各种供品:合杯酒,子孙饺子,长寿面,苹果,龙凤喜饼。在其后面是一张镶嵌在相框里的白雪的黑白相片,相片底下是饰有大红花的红缎带,缎带下缀赫然写着“新娘”二字。而床对面原本放衣柜梳妆的地方,现在却供奉着“百份”全神。

  见状,吴军吓得魂不附体,号叫着冲出房门,没命地往漫无边际的黑暗中逃窜~~

  吴军从无边的黑暗中逃回客厅,他看见白雪和他的父母正边看电视边低声啜泣着,此时电视上正在播着这样一则新闻

  “今早10时许,在人民路金六福珠宝店门口,发现一起货车撞人事件,二人一死一伤。事故发生后不久,肇事司机逃逸,一男一女珠宝店老板送往医院急救,庆幸的是女友由于男友舍命相救,只受了些轻伤,而男友却因此失血过多,抢救无效而死……

  在男友死去不久后,女友发现他的右手死命攥着一件东西,女友掰开他的右手,发现那是一个装首饰的红盒子,而盒盖开启那一刻,她发现里面的首饰赫然就是他们刚才在珠宝店买的钻戒,那是她男友为她不惜高价购买,准备结婚当天送给她的结婚钻戒……”

  炸丸

  最近小张在镇上新开了一家炸丸店,除了零售炸丸,还兼卖炸丸粉食。小张的炸丸店可谓是远近驰名,而来这里光顾的人更是络绎不绝。但在马路对过,何骏饭店的生意却是每况愈下,大不如前了。

  何骏便是在这饭店打暑假工的服务员。这几天老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折腾来折腾去,愣是没憋出一个屁来。

  没多久,老板找上了何骏,请求他去小张店里做内线,伺机把制炸丸的独家秘方给学过来,然后再找机会搞垮店里的生意。

  何骏想想也对,如果饭店关门,到时他也得卷铺盖走人,或许老板这招真的管用也说不定。

  之前何骏没事经常和炸丸店小张摆龙门阵,所以他对何骏的印象不差,再加上最近生意太忙,店里一时半会儿也招不到人。何骏按照原定计划很容易便混了进去。

  没想到进来后,小张和张母根本不让何骏进制炸丸的屋子。小张嘱咐何骏,每天只要在外面煮煮粉食洗洗碗筷就行了,而且郑重警告何骏,没他的允许禁止进入那间屋子。当然,何骏只有先答应着,再见机行事了。

  每天深夜,做炸丸的屋里,便会传来沉闷而断的剁肉声,接着便听见更加放肆响亮,类似剁骨头的声音。而最后便会听见后巷传来群狗的吠叫声。那声音很急迫很混乱,听起来像是在争抢着狗食。

  每天晚上,何骏都沉浸在这样的嘈杂声中困惑不解以致难以入眠,整个夜晚都在臆想着隐藏在那些嘈杂声音背后秘密真相

  有一天晚上,何骏终于憋不住了,他想揭开那屋子里的秘密,不然他永远无法入眠。

  他悄悄地爬下床,来到那个制作炸丸的屋子面前。走近房门,那剁肉的声音开始变得震耳欲聋,无限清晰!

  何骏仔细一看,原来门没锁,他把门推开一条缝隙,往屋里望去,恐怖的一幕随即映入眼帘:一张长桌上平躺着一个人,那个人的四肢已被切了下来,只剩下躯干。小张手里拿着一把大菜刀,在他面前的另一张大桌上放着一块巨大的砧板,上面是一堆剁好的血淋淋的碎肉,在他身后的洗碗槽里赫然放着一条血淋淋的大腿,腿部最下端的脚底板朝着我站立的方向。

  而地上扔着的全是那些被剔去肉块的人骨头:有胸肋骨,有手臂骨,有大小腿骨,还有人的骷髅骨……

  何骏见状,胃里一阵痉挛,把睡前吃的宵夜全吐了出来,正想转身离开,突然一双大手从身后环了过来,随即把他的口鼻捂住,他感觉到被一条手帕盖住了脸,一股刺鼻带甜味的药水气息直冲鼻孔,等他知道那药水是乙醚时已经晚了……

  没过多久,屋子里又响起了沉闷断续的剁肉声。运气好的话,明早店里的客人也许会品尝到用何骏的肉沫做成的炸丸!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