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乡村鬼怪录------我成长中真实经历和听说的恐怖故事

2021年11月15日2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如下所述均为我自己真实经历或者别人经历的有关鬼怪的故事,说是故事不是故事,因为经的一幕幕现在想来仍如屏幕般回放的清晰。如今已经离开老家有10年了,故土的一切都在和GDP一样让人不敢相信的变化着,每次回老家,我的陌生感都是那么的强烈,而儿时的回忆也已经城市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冲击的七零八散。

  曾经无数次在梦中醒来,或惊或乍。年少时的梦,光怪离奇,梦中充满了恐怖,但它却离我的现实很近,因为我在现实中不断的和梦中重复恐怖的故事,不错,就是鬼和怪。多年以后,恶梦仍旧延,只不过鬼怪进化成了领导同事的眼神。

  当我第一次走进这里----莲蓬鬼话,我惊讶的发现,那种拉着我走近童年的时空梭车就是鬼怪,因为我经历过,为此恐惧过。

  (血魔---一个让我生日推迟了2天的鬼)

  这个故事是我长大后,老爸告诉我的。那是1982年正月,在我们家刚刚盖成的新房子东房,老爸,我姨,几个邻居大娘大婶,还有我爸从邻村请来的接生婆,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一个新生命的来临,这种焦急已经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据我爸说当时我妈已经被疼痛折磨的人都已经说胡话了。接生婆是个有着几十年经验的老土郎中,但此时已经手足无措,不过多年从事接生这份工作的直觉告诉她,有脏东西来作祟。

  “你们村有没有最近3个月内死过产妇,因为血崩死的?”接生婆茫然的问道:

  “什么意思啊?” 我爸被这句话问的有点懵了,心想是不是人不行了,没救了!就普通一下跪在接生婆前连磕了三个响头,说:“婶,你可不能放弃啊!两条人命啊!你得想办法啊!我给你磕头了!”

  “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意思,我怀疑有脏东西作祟”

  “什么东西?操他祖宗十八代,想绝我后,我劈了它”,我爸是部队上特种兵退役下来的,对这些东西由于毛 的教导,所以向来不信。尽管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和血丝,但手里的菜刀却不知道该砍向哪里。

  “你冷静下,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们村到底有没有最近三个月死过产妇,因为血崩死的?”

  “有的有的,我们村东的小杭家媳妇不是秋后的时候大出血死的!”,这时候,我本家的邻居大娘猛然说道。

  “那就对了,应当是血魔在作祟啊,那个死去的小媳妇还没有赶去投胎。人死后如果在八十一天内不去投胎就会变成孤魂野鬼,到时候阎王爷不会罩着你,在阴间是要挨欺负的,所谓的九九轮回吗!现在她估计还比较留恋这里,所以想找个替死鬼去阎王那报道”,接生婆点头道。

  “那我去找二奶奶收了它!”,话还没说完,我老爸已经跑到了大门口,棉袄都没来得及穿。

  二奶奶是我们村最受尊敬的一个老太太,旧社会过来的,虽然儿孙满堂,却不肯和任何子女住在一起。据我爸说,二奶奶是一个得道的人,家里供奉着神仙,平时很少出门,村里有谁家的孩子甚至大人遇见脏东西,二奶奶是唯一的解。这是事实,我以后遇到的很多事情都被这位二奶奶解决了。

  二奶奶的家就在我家隔一个胡同,正常情况下10分钟就到了,而我老爸几乎是以穿越火线的速度飞奔到那里。在后来我爸爸给我讲述当时的情况时,仍然充满着不可思议的眼神,因为当我爸爸赶到二奶奶家时,发现平常紧闭的门却是开着的,而此时天还没亮,我爸说甚至满天星斗都看得见,但是平常大门紧闭的二奶奶家却开着。我爸当时心里想,坏了,难道出门了,还是出了什么事情。但是既然到了,就进去看看吧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