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每人一个亲身经历的鬼故事,敢来吗?不在于恐怖,而在于真实!

2021年11月15日3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首先,我想告诉大家,这些故事都是我们群友的亲身经历。因为我用笔记录了下来,所以它们成为了故事;但同时它们又不是故事,因为我们经彼此亲身经历过!这些故事的集合,则借日本百物语之名取作《青行灯》,以飧众位莲蓬鬼友。如果有类似经历的,还请指出,毕竟相似的经历更会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PS:什么样的离奇遭遇才是最令人感到恐怖的?不是见到鬼怪!而是只闻其声,却不见其形。第一个进行讲述的是我本人,我的名字就用书生作代号了。

  第一篇 书生的恐惧

  那一年我上初二,平日里有个很好的哥们,是小学时候认识的,以后就常在一起玩(时光荏苒,没想到这家伙今年年底就要结婚了,这里先祝贺一下他)。好了,废话不多说,我们开始切入正题。

  话说当时我们俩一个在三班,一个在四班,教室彼此连着,所以放学后都一道回家,正巧两家住得也很近,都是在同一个小区后面的独院群落里。

  一天周六下午放假回家,这哥们突然跟我说,他班上有个同学(暂时用A君代替)前天晚上“见鬼”了。由于是夏天,我们当时放学也早,从小区大门口开始我就听他口沫横飞一脸惧色的讲着,直到我家那排胡同口。

  我们小区是当时市里的第一家现代化小区,从小区到我家里足足得走上将近十分钟,而这十分钟里,我不但听完了一个特别不可思议的“故事”,并且在我们胡同口还花了一分钟时间去进行反驳……

  据说这位A君家庭条件不错,家里房子也是栋独院,但类似于小别墅那种的。他父母睡在一楼的卧室,而A君单独在楼上有间自己的屋子。当天晚上下晚自习后,这小子照常在自己屋里玩游戏,他爸妈也照常到公园跳舞去了。

  就在这位A君玩游戏正嗨到不行时,突然一阵“哇哇”的哭喊声把他吓了一大跳,他整个人瞬间石化,仔细侧耳倾听,确定是从楼下院子的铁门外传来的!话说我们这一代人都是在香港僵尸片和鬼片的氛围下耳濡目染长大的,这A君当时就额头上冷汗直冒,然后条件反射似的打开了屋里所有的灯。

  不过外面好像婴儿的哭泣声仍旧在持嚎啕,丝毫没有妥协的态势。可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A君突然又听到自家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楼梯都在屋内),他生怕是错觉,忙贴着门又听了听,没错,确实是脚步声!

  等A君把耳朵从门上拿下来后,已经吓得完全不知所措。好半天后,大概是兔子给逼急了,竟然一把拉开屋子的门,冲出去把走廊到一楼院子里的灯全部打开,霎时间屋子四处就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虽然没了脚步声,可哭声依旧嘹亮,A君甚至怀疑是不是弃婴。由于他的邻居们也是常常在外面玩到很晚才回来,所以这时候可以说他是完全孤立无援的。已经有些豁出去的A君,顺手抄起门口边角上的一根铁棍握在手上,猛然打开铁门,冲出去大喊一声:“谁?”

  说也奇怪,那神秘的哭声突然就停止了。A君见没了哭声,也没在门口周围发现异状,便又锁了门,准备回屋里。谁知他前脚刚踏进屋子,门外的哭声就又响了起来。A君只好又壮着胆子开了门,但和之前一样,只要门一开,哭声就止住了。

  如此反复三次后,A君的精神防线终于崩溃,跑到屋里坐大厅的沙发上就开始哇哇大哭,这时,院门却突然响了起来,原来是他爸妈提早回来了……

  且说我当时听完这个故事,是百般不信,坚决认定A君是在胡扯。我那哥们也是半信半疑,最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偏巧,这一晚我就得到了教训。

  初中那会儿我喜欢看书,每天晚上都要拿个手电筒钻被窝里看小说,我还清楚记得那个晚上我看的是《小布老虎丛书系列》。当时我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就听到楼梯上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不知怎的,就想到了那哥们下午讲的故事。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从被窝里钻出来,然后赶紧打开壁灯。

  开开灯,我总算松了口气,但没想到那脚步声只是稍微一停,就开始继续顺着楼梯往上上。吓得我不得不又把屋子里的大灯打开,不过还是没有什么收效。耳听脚步声就要上到二楼了(我屋子和浴室相对,都在楼梯口旁边),我心里怕得要死,心想要是突然进来一个鬼魂,我该怎么办?因为我觉得自己是没法晕过去了。

  但奇怪的是,那脚步声不知为何却又顺着楼梯下去了,心里暂时松了口气。不过还不待完全放下心来,脚步声竟然又开始顺着楼梯往上上!如此反复,却始终不曾消失,直到我的精神防线同A君一样彻底崩快,我拖鞋都没穿,直接跑过去门一开,凄厉的吼道:“妈!”

  很快,老妈就从楼下打开灯上来了,问我什么情况,我一一说了后,老妈说是对面卫生间下水管道老鼠在爬,别怕!其实见了老妈后我就不害怕了,最后老妈睡在了二楼隔壁的屋子里,然后那诡异的脚步声也再没出现过。第二天,我就把这事儿跟那哥们说了,他也很害怕。不过从此以后,我总算学会了一个道理:做人千万不要太狂妄!

  后来上了高中,高一时学校还在老校区,宿舍楼后面经常有什么的,有一次晚上睡到凌晨三点多,一阵如同婴儿的呜咽时不时从宿舍楼后面传过来,这时我才明白A君听到的婴儿哭声,很可能就是野猫的叫声。再联想自己昔日的失态,就忍不住想笑。

  第二篇 楼梯上的脚步声(仍旧是书生)

  要说我为什么会对脚步声感到恐惧,倒不仅仅是因为A君的故事。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还要追溯到我小学那会儿。

  我是升入小学二年级时才从生活农村的爷爷奶奶身边来到父母身边的,印象里,我们独院群落前面是楼房,右边,也就是西边,则完全就是一片荒芜的草地。由于入住的早,就有很多的不便,譬如到了晚上,我们后面就真的是黑漆漆一片,再伴随着风吹动杂草的声音,绝对能把人吓掉个一魂二魄的。还有就是有线天线,我们小区后面的居民就接不上线

  当时我爸妈晚上有出去到公园跳舞的习惯,就常留我一个人晚上在家。而在第一个夏天的晚上,我在一楼大厅里看电视时就听到了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当时我很害怕,就躲在了两个留有空隙的沙发中间,把能开的灯也全都打开了,一边偷瞟着推拉门(推拉门南边是大厅,北边由东向西分别是餐厅、厨房、洗浴间、楼梯),生怕脚步声的主人就从那里走出来。

  但现在都令我不解的是,我当时每晚都在经历着恐惧,但又从没将这种恐惧说出来过。就记得有一次母亲在家,我跟她说听到楼梯上好像有人跑来跑去的,她说这是邻居家的孩子在楼梯上玩,因为新房都隔音效果不好。果然,到我上五年级时,就再也没听到楼梯上的脚步声了。不过在此期间,我却经历了几件异常恐怖的事情。

  第一件事是距离母亲跟我解释楼梯上有脚步声的原因过去了一年,我已经上了三年级时候的事儿。那次,我跟父亲去洛阳干爸家里玩,三天后才回来,晚上吃饭时,母亲在餐桌上提到每天晚上睡觉都听到楼梯上有人走动,过去一看,却什么都没有。

  过了几天后,一次午餐,母亲又提到了这件事,说其他邻居也很奇怪,都在问谁家的孩子整天那么淘,楼梯上跑上跑下的。这也是让最让我感到疑惑不解的,因为东边的邻居家没有小孩,都是高中生,平日里都住学校。西边的邻居家里有个比我小的孩子,但既然他母亲询问是谁家的孩子那么淘气,自然就不可能是他整日里上下楼梯了。再往西边的两家邻居,孩子要么上了大学,要么在高中住校,都没有小孩子在家。

  第二件事,则是我在三年级下学期时,由于不敢一个人住楼上,父母就在餐厅给我弄了张小床。至于这个餐厅,已经有三个来过我家的亲戚都说不适合住人,说布局不对,阴气重。照我现在的眼光来看,其实就是采光不好。第一个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我跟父母在大厅里看电视,突然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脚步声并没有仅仅停留在楼梯上,而是走下了一楼,并且穿过了打开的推拉门。

  然后我就醒了,一看闹钟,才五点半,额头上全是冷汗,但我也顾不得擦了。慌忙把餐厅的灯给打开,就这样一直睁着眼到六点,然后听到母亲起床做饭的声音。

  第三件事,则发生在母亲看我害怕,就让我去和父亲一起睡之后。她自己睡在了餐厅里,不过也是天天晚上噩梦不断,最后我对母亲说我还是想继续回餐厅睡觉。那晚临睡觉前,我好一顿咒骂,很不幸的,那晚我竟然又续上了第二件经历里的那起梦境。

  梦里,我和父母仍旧是在大厅里看电视,突然脚步声响起,我忙跑到楼梯口,正好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裙子手端油灯的长发女人从楼梯拐角现身。我赶紧跑回大厅里,紧张的对爸妈说“来了”。毫无征兆的,那女人就骤然一阵风似的从楼梯上迅速冲入了大厅里,并在推拉门附近单膝跪下,由于时间隔得太久,所以记不清他背上还是腰上别着一把武士刀了,而且她的脑袋也变成了一只老鼠脑袋。

  我很害怕,没想到对方似乎很是得意洋洋,说我们又见面了。然后我就醒了过来,仍旧满头大汗。

  这三件事后,就基本上没再做过可怕的梦了。直到有一次,梦里梦到了我正在大厅里看电视,猛然看到母亲从厨房那边的推拉门处进了大厅,我当时很害怕,因为记得母亲一直都在院子里的,于是顺手拿起门口的扫帚,问她你究竟是谁,她说我是你妈妈啊。我没有相信,而是用扫帚打了她一下,果然,母亲瞬间就消失了,然后院子里就传来了母亲说话的声音。

  我出去一看,发现是母亲和一位邻居阿姨,以及一个不认识的老人在说话。我惴惴不安的把经过说了以后,邻居阿姨一脸惊恐的看着我,而那慈祥的老爷爷却笑了笑,说没关系,你这么可爱,那东西不会伤害你的。

  后来我仔细想过这个梦,可能是因为那时候我看电视总是很投入,所以常常记得母亲明明在院子里,却突然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而这个时候,自己总是会吓一大跳。

  既然说了这么多,那我不妨再讲个小插曲。

  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时候,我都是跟着奶奶睡觉的,记得那时候自己每到凌晨三点就会自动醒来,非要用水泡了饼干吃完才能继续睡觉。而我只要一醒来,奶奶也就会立即起床去帮我泡好饼干。但有一次,却好像有些不同。

  记得当时醒来后,突然发现屋里的玻璃杯、小勺子竟然都会自己动了,玻璃杯在跳舞,屋里有奇怪的光,勺子则像汽车一样在我盖的被子上滑行。这个梦太过于真实了,以致于接下来的二十年里我竟然一直分不清那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