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悬疑灵异恐怖故事之一:地铁里的火车票

2021年11月15日3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李强是北京一家软件公司的程序员,每天高压的生活方式把这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弄的天天是无精打采。早上做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出了地铁就一头钻进办公楼,过了八个小时,出办公楼后,再进地铁,历时一个多小时后,就到了自己的宿舍了。

  这样的工作基本是与阳光无缘的。

  这天,李强像往常一样,下班后去从地铁。冬天的天特别短,六点下班外面的天空已经很黑了。当然在北京你是感觉不到黑夜的,因为四周的路灯会把这个城市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北京的人多,尤其是在地铁里,上下班高峰的时候体现的更加明显。李强住在一号线的终点站苹果园,不过每天都需要从十号线的公文坟倒到一号线。这段地铁修建的最早,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修建的,有一定的历史了。

  “哎,别挤,别挤………先下后上,先下后上”,地铁到站了,车里的人想出来,外面的怕时间不够,一个劲的往里面挤。

  李强也在人群的后面往里面挤,不过看样子,他是上不了这一班地铁了。

  “郁闷死了,今天怎么这么多人,都要挤出一身汗了,真不想在北京呆了”。地铁开走了,还是没有上去。

  只好等下一班地铁了。李强习惯性的拿出手机来把玩,可他刚低下头,突然发现在自己的脚边不远处,不知道谁居然掉了一百块钱,可能是刚才上下车的人太多了,不小心挤掉的。李强一看这个顿时来了精神了,感谢上天呀,感谢毛 你老人家,你也感觉到我想你了,今天我们终于又见面了,运气不错,嘿嘿。

  李强看了一下四周,因为地铁刚开走,人不是很多,迅速弯腰捡起了这一百元。不过感觉这张钱还挺特别的,钱上没有折痕,好像平时保存的很仔细,样子却很旧,钱是老版的,难道是张收藏币,这下可发大财了。

  李强高兴的吻了一下拾到的钱,感觉上面有一种很奇怪的味道,很不好闻,不过淡淡的,并不是很浓。管他呢,李强心里想到。

  地铁来了,人真是一顺百顺,这趟车上居然没有什么人。车上还有几个空座,李强心里挺高兴的,敢情这一波没有什么人,都挤到刚才的车上去了。

  车门一开,李强把刚才的钱塞到裤兜里面,赶紧跑了进去,找了个位置坐下。过了十来秒,铃声一响,车门一关,地铁就缓缓的启动了。

  到终点站大概需要三十来分钟左右的时间,李强坐在地铁上突然感觉有点困。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通常只要是坐在地铁上的人,多少都会有点困意,眯一会稍微休息一下。

  李强把头一靠后面,随着地铁快速而平稳的开着。他慢慢的把眼睛眯了起来,感觉越来越困,眼睛想睁开却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没关系,反正是终点站,也不会坐过的,到了地儿,会有人叫我的,李强的心里想着。

  李强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自己睡了很长的时间,他感觉到车似乎越开越快,轰隆隆的车声,而且车内的风也大了,好像车窗没有关上一样。伴随着车内的风声,似乎还有点炙热的刺鼻异味,这个味道有点熟悉,但又想不起来是什么味道。

  不对呀。李强心里想着,地铁里的窗户都是封闭式的,而且冬天地铁里也不会开空调呀!是不是着火了,味道怎么这么难闻。李强微微动了动身体,感觉状态好点了,微微的睁开了眼睛!啊~~~

  李强睁开眼睛一看,不禁大叫一声,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顿时感觉身体发虚,心里有种发毛的感觉,“这是哪里?”。刚才上的地铁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自己是在一辆老式的~绿皮~火车~上。

  空气中含有炙热刺鼻气味的风就是在那关不严实的窗户缝里刮进来的。

  李强不敢乱动,有点出汗的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裤子,慌张的看了一下窗户外面,白茫茫的一片,好像下着很大的雾气一样,能见度很低,甚至连火车道都看不清楚。轰隆隆的绿皮火车一直开着,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突然一个激灵,似乎想到了什么,迅速的在裤兜里拿出了自己刚才捡到的那一百元。那哪里是一百元钱,分明是二张各自面值五十元的崭新的火车票。其中一张已经剪口,没有出发地,但是目的地是古溪村。另外一张全新的火车票,正好相反,没有目的地,但是出发地是古溪村,二张火车票上都没有日期,没有车厢号和座位号。

  火车轰隆隆的开着,李强感觉到自己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儿了。古稀村对于经常泡在网络里的李强来说还是有所耳闻的。这个村子现在已经没有人住了,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被毁灭的。被毁灭据说是因为当时有一个在外面打工的,得了重病不能再工作了,只好回到了村里,这个人当时的症状是全身脓包溃烂,并且腿不能伸直。因为当时信息闭塞,医疗条件落后,所以只是有用一些村里的土方法保守治疗

  从此之后,奇怪的现象出现了。村子里面陆的出现相同症状的病人,大家极度恐慌,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其实这时最初的那位务工人员已经病死了。到了现在这件事才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重视,从外面请来了医疗专家。经常专家确诊,大家得的是麻风病。并且细致的讲解了关于此病的一些知识。

  由于当时村民都没有什么文化,心理接受方面比较差。当大家了解到更多的知识后,心里的恐惧更加的难以克制。其实当时最害怕的还不是古稀村,而是与古稀挨的比较近的几个村子,他们更担心会被传染上。

  所以当这件事情被传开了以后,没过多久,这个村子就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在一深夜里,突然家家失火,火势凶猛,根本扑不灭。据资料显示由于这场火灾当时无一人幸免。都被烧死了。这件事,也是过了很久才被披露出来。

  感觉周围越来越热,此时李强的心里稍微的平静了一些,除了感觉到口渴,和一些难闻的气味,倒还没有其它的事情发生。李强把那二张火车票收好,放回了口袋里。

  大概又过了十来分钟的时间,“哐当。。。。。。。”古旧的绿皮火车在缓慢减速之后停了下来。此时李强才敢起身看一下周围的环境。他在的这节车厢看上去跟破旧,他用手试着擦拭了一下桌子,灰尘很多,整个车厢看上去除了旧、有灰尘外,并没有其它的不同。李强坐在最后的位置,起身看了一下自己的座位,一看就知道被坐过,因为他坐过的地方很干净,周围却有很多的灰尘。

  李强慢慢的向车头位置走去,当他走到中间位置的时候,不觉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他发现了有一个位置上很明显的,也被一个人坐过。从那个座位的印记来看,应该是刚刚坐的。难道,刚才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这节车厢上?还有另外一个人?

  李强紧张的看了一下四周,一个人都没有。身后边是自己留下的一串孤零零的脚印。想着刚才极度紧张的自己,在身后居然不声不响的坐着一个人,李强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妈的,死就死了,不管了。不过先要找点水喝”,此时李强除了害怕其实还非常的渴。不过此时也容不得他多想,车已经停下了,他除了下车,没有别的选择了。

  车门是关着的,但是并没有上锁,现在的能见度比刚才好了很多,不过还是看不太远。当李强下车后,刚呼吸到外面的空气,他突然想到,原来今天刚拾到那个钱闻到的奇怪的味道就是这里的气味。只是当时的气味很,这里的要浓很多。

  李强下车后,习惯的看了一下四周,这一看不要紧,让他那稍微平静了一点的心又紧张了起来,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他又迅速的跑到了车尾。一看,顿时他觉得二腿一软,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是的,没错。这列火车没有车头,也没有车尾,只有李强坐的这一节火车。难道刚才跑着的只是这一节车厢?李强心里惊恐的想到。

  李强此刻心里很清楚,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前面是白茫茫的一片,现在看的更清楚了,那根本不是雾,而是废墟燃烧后的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了还没有散去。自己身后就是那一节孤零零的车厢。不过他注意到他的脚下有一条土路,就是农村里的那种是因为走的人很多了,走出来的路。

  “咳,咳…….”干燥,渴,恐惧,疲劳,所有不好的感觉都集中到了李强一个人的身上,他手扶着车厢缓慢的站了起来。

  “这一定是通往村子里的路,不过经过这个大火病毒应该已经没有了,去看看吧”,李强 强撑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向前移动着。不知道这条路有多远,同样也不知道这条路的二侧有什么,身后的车厢越来越模糊。

  正在李强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在这个非常恐怖陌生的环境里,他似乎听到了一个低沉、缓慢的老女人说话。

  “卖~橘~子~啦”。我晕,李强心里想到,这样的地方怎么还会有卖橘子的,不过一想到橘子,自己似乎更渴了。几乎要忍耐不住,要是可以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吃几个。

  从声音来判断,应该是在自己前面三十来米的地方。

  “卖~橘~子~啦”。。。。。。

  “卖~橘~子~啦”。。。。。。

  由于烟雾又大又浓,也就是能够看清周围五、六米远的地方。寻着声音,李强不觉又加快了脚步,双手捂着口鼻,一路跌跌撞撞的向着那个苍老而又低沉的声音走去。

  “卖~橘~子~啦”。。。。。。

  叫卖的声音不改变,始终都是这一句话。

  慢慢的,李强感觉到离那个声音越来越近了。再加上能够看清前面大概几米远的地方。李强隐约可以看到前面有一团黑黑的影子。“终于要到了”,李强心里不觉略过一丝喜悦,太渴了,已经使他不顾一切的急于要找到这个卖橘子的老太太。

  李强感觉到大概走了离那节诡异的火车百十来米的距离吧,此时黑影逐渐清晰,果然是看上去大概七十来岁的老太太,穿着一身黑布做的衣服,上面有一些白色的小碎花,布鞋,短发,衣服都挺新的。不过很奇怪的是,这个老太太始终跪坐在地上,也不抬头,二只手很自然的放在膝盖上。因为自从李强看到这个黑影到看清楚,这个黑影就几乎没有动过。而且她面前的橘子也不是摆放在桌子上的,而是在地上有二个盘子,放在盘子里的。一个盘子里放着五个,一个盘子里放着四个。看样子好像是卖掉了一个似的。

  “卖~橘~子~啦”。。。。。。

  又发出一阴沉的~~~~叫~卖~声。

  李强赶紧跑过去,没有多看也没有多想,此时他除了感觉到渴之外,几乎连累和恐惧都感觉不到了。他渴的有点邪乎,但是他自己似乎一点也感觉不到。

  他跑过去,拿起一个橘子就开始剥皮吃,一边剥皮一边问:“大妈,你的橘子多少钱,我来点,你怎么在这里卖东西呀!有水卖吗?”

  “不~要~钱”。

  “不要钱,那你刚才为什么说卖橘子呀”,李强一边吃着橘子,一遍问道,橘子没有什么味道,不过刚好可以缓解一下李强的口渴。

  “我要一张没有使用过的火车票,一张票换一个橘子”。

  李强听到这里,差点把吃进去的橘子吐出来。

  火车票?自己确实是有二张火车票,一张用过,一张没有用过的。难道他知道我有一张没有用过的火车票?李强心里想到。

  李强的个人素质还是很高的,吃了人家的东西总不可能赖账呀,而且待会人家不愿意,要是来搜身的话,也能搜出那张火车票呀。

  没办法,李强只好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张火车票,出发地古稀村,目的地为空。递给了那个老太太。“大妈,我这里正好有一张没有用过的火车票,给你吧”。

  这时,只见老太太缓缓的抬起了右手,依然没有抬头,伸手接过了李强手里的那张火车票。

  “我~知~道,谢~谢!”。

  “啊”,李强一个激灵,当李强说完了刚才的话,老太太把火车票接过去的时候,居然说出了这句话,我知道!

  一种不详的感觉瞬间侵袭了李强的全身。老太太缓缓的抬起了那个一直低着的头。慢慢的,慢慢的,李强终于看到了张脸。啊,那是一张惨白的脸,她是一瞎子,灰白色的眼球里再也找不到其它的颜色。满脸的折子,看上去几乎是皮包骨头的感觉,是,这完全不像是七十岁的,倒像是一百七十岁的样子。可就是这样恐怖的脸,居然在接过火车票的那一刹那,居然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李强想扔掉橘子赶紧跑掉,可是又感觉到浑身没劲,尤其是二条腿,哪里还听他的话,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吃的橘子的问题

  想叫喊却根本发不出声音。此时他已经感觉不出口渴了,不过他感觉到周围的烟雾却是在一点点的淡去,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清晰,他看到老太太慢慢的站了起来。而自己感觉到双腿很软,头晕,感觉身体越来越重。一个体力不支晕倒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强慢慢的恢复了知觉,他只感觉到身上好像被压着一座山一样的沉重,太沉重了,他只好跪坐在地上,一动也动不了,今天上班的时候穿的衣服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的黑色的衣服。

  不过他的感觉到自己的眼睛看的更远了,周围的烟雾也早已经不见了。

  他向周围望去,周围破旧不堪的村落,烧毁的房屋,清晰可见,似乎都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他后面还有很多和他一样的,卖东西的,有卖棉袄的,有卖吃的的,也有卖药品的,但是他没有发现有卖相同的商品的,更诡异的是,每一个卖东西的前面都会有一个买东西的。

  在买棉袄的是一个老头,上身穿着个羽绒服,下身也穿着个棉裤,可是依然抖抖嗖嗖的好像冷的要命; 买吃的是个中年汉子,肚子大的像个水桶一样;买药品的是个四十来岁的妇女,正用买来的药水擦拭她自己的胳膊,李强看的清楚,她的胳膊完好无损,根本没有受伤。

  这时李强又看了一眼自己刚才走过的路,路的二边是用一个个的铁丝网封死的小房子,破旧不堪,好像是用来囚困病人的那种屋子一样。

  这条路的尽头就是刚才带着李强来的火车。

  突然,李强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刚才所坐的那节火车中间的那个位置,他看到刚才那个老太太正在用那双已经瞎了的眼睛看着自己,嘴角上挑,露出一丝阴险的笑。而她的手里正在拿着刚才自己的火车票向着自己挥手。李强看到那张火车票已被剪口。

  李强像疯了似的想要跑过去,但是身体沉重的负重让他动弹不得,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冲着火车嘶喊,但是他只听到自己说出了一句有气无力,低沉沙哑的话:

  “卖~橘~子~啦”。。。。。。

  短篇故事已经完结;如果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如果喜欢支持一下。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