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重返犯罪现场-中国版CSI故事集-01 卧室里的戒指

2021年11月16日4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重返犯罪现场-中国版CSI故事集-01 卧室里的戒指

  作者:柯南 EmAIl: jasonheyy@foxmail.com

  主角设定:柯布 ,心理医生,前律师,某重组编外犯罪心理顾问,精通英语西班牙语,可以看懂日文和葡萄牙文,业余爱好:通读各类中文小说,尤其喜欢斯蒂芬金的恐怖小说,收藏一百多本斯蒂芬金的英文原版小说。虽然没有留过学,英文比一般海归还要高。热爱运动,身材中等,不喜欢凑热闹,也不喜欢套近乎,冷漠,高度重视自己感受,猜忌心强。

  经济状况:无车,无房,有点存款

  婚姻状况:单身

  配角:柯达,柯布的弟弟,某重案组一级警官,毕业于某大刑事科学专业,擅长犯罪心理研究,喜欢阅读各类侦探小说,业余爱好,各类犯罪题材电视剧电影,尤其喜欢CSI和犯罪心理系列剧。 特点:寡言,冷峻,严肃,宅男。

  经济状况:月光族,单身,和哥哥合租,但是从来不交房租。

  柯布柯达二兄弟合租一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弟弟柯达睡客厅的沙发,用哥哥的话说,不交房租,只好睡沙发,乞讨者没有挑肥拣瘦的权利。柯达没有一点抱怨,他比很多同学幸运,睡在客厅起码比睡地下室好躲了,起码不用交房租,早饭晚饭都有人做,生活挺滋润。他俩刚搬进来不久,很多地方还没有收拾,卧室里面堆了很多东西,零零散散地铺了一地。因为是工作日,柯达一早去警局了,柯布一个人在家收拾,东西实在多,收拾不一会,柯布感觉很累上床休息了。睡梦中柯布感觉有人在压迫自己,自己身体无法动弹,但是看不清是谁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想大声喊叫,却又没有力气说话,一着急从梦中醒来,原来是一场梦。从床上滚起来,冲了一杯雀巢咖啡,打算喝点咖啡缓缓神。喝过咖啡,柯布继收拾卧室,眼看收拾差不多了,因为东西太多,打算把东西放到床底,弯下腰想看看床底下还有没有地方,忽然发现床角下面有一个戒指,他没有直接伸手去拿戒指,而是带上了塑胶手套,把戒指拿到了写字上,戒指很鲜亮,好像放在下面没有多久,感觉这个戒指应该是上个房客留下来,但是也没听说过上个房客是女人呢,处于好奇他拨通了房东的电话

  “你好,我是柯布,新来的房客,租住在你天通苑的那套房子。是这样的,今天偶然在床底下,发现床底下一个戒指,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租房的,想问问你“柯布说。

  “之前的租客是个男的,我现在没有他联系方式了,不知道怎么联系他了,估计那个戒指也不值钱,你看着处理吧。” 房东说完就挂了。柯布也没有继续追问房东,双手带橡胶手套,拿着这只戒指看了一会,用力用手摁了一下,感觉这个戒指价值不菲。转了一圈,忽然发现了戒指镌刻着两个字母LM,看着LM这两个字母,柯布心理猜测LM可能代表一个人名。之前那个房客是一位男士,这个戒指是女士的,这血迹是谁的呢?柯布躺在床上,半睡半醒中,忽然听到了脚步声,顺着脚步声看到一个女人走了进来,但是视野只看到女人的大腿,貌似视野受阻,无法看清楚女子全貌。女子离着自己越来越近,忽然不走了,猛得抬头发现那女子不见了。着急之中,梦醒了,原来一个梦。谁会把这个价值连城的戒指丢到床底下呢?难道主人忘记了?戒指上的血迹又是怎么回事呢?谜团重重,柯布一时也看不出一个所以然了,也许这个戒指在传递某些信息。柯布把戒指用复印纸包了起来,然后放到了抽屉里。

  中午柯布没有定外卖,简单地下了点挂面,吃完无事,一个人走到楼下花园散散步。楼下的小花园并不大,很多年轻的妈妈推着婴儿车在树荫下纳凉,柯布一个人站在这里先得很另类,一般像他这个年纪都在努力赚钱,养家,要么就是约会整天和女朋友泡在一起。柯布看到北边的一棵大树下有一个长凳就坐在那里,一个人发呆,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少妇抱着一个孩子,上下打量着柯布,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是住在四楼401?“ 柯布缓过神来,说了声是,接着问道:”你怎么知道呢?“ ,那位妇女笑着说:“ 我住在402,早上看到你们搬家了,可能你们太忙没有注意到我,我们在这边住了大概一年多了。”

  “你还记得在在402的人吗?有没有什么印象?” 柯布随口问了一句。

  “之前住在402的人很诡异,基本上没有看见过他正脸,每次都戴口罩,好像一直一个人。他搬走之前的一个晚上,我出门垃圾,偶然听到他屋里有很大的动静,好像是在搬什么东西碰到哪里了。不久他就搬走了,具体也不知道为啥,他前后也就住了四个多月,合同还没到期。” 少妇好奇着说着。

  “谢谢你呢,我在他的卧室发现一些东西,好像是女人用的,他有带女人回家过吗?”柯布不好意思又问了一句,感觉自己好像在审犯人是的。那个少妇并没有介意,继续说着:“我没有印象他带女孩回来过,只是感觉这个人穿衣服很讲究,平时基本上很晚回家。我觉得他没有女朋友,一个人住,他从来也没有买过菜做饭,因为他家的厨房和我家的厨房紧挨着,从窗口可以看到他家的厨房,从来没有看他在厨房做饭过。” 孩子的哭声打算了他俩的对话,少妇只好站起来哄孩子,柯布没有在继续追问,说了声回头聊就离开了花园。

  柯布在沙发上睡着了,这时候听见敲门声,急速而有规律性。

  柯布打开门看到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穿着蓝色制服,看上去好像一位装修工。 那位年轻人不紧不慢对柯布说,“请问王乙住这里吗?” “我不清楚呢,我刚搬进来,他如果住这里,也搬走了。” 柯布客气地说了一句。

  “你找他什么事情呢,可以进来说,没准可以帮你问问房东”柯布继续说着。这个年轻人走了进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接着说“王乙是我的大学同学,他以前租住在这里,最近消失了,联系不上他,电话也打不通,十分担心他,就顺着以前他告诉我地址过来看看,没想到他已经搬走了。”

  ”他在北京有其他关系紧密的朋友吗,比如女朋友,前女友或者同学之类的呢,没准知道他的下落。“ 柯布建议到。

  ”我这个同学脾气不好,容易发怒,很难相处,尤其不会和女人相处,前后相处了三个女朋友都没有结果,最近的一个女朋友听说是一个医生,他俩认识了不到半年,三个月以前王乙打电话给我说这个女的非常拜金,花去了他很多钱,也不愿意和他一起生活,他当时打算和她分手。后来他俩又和好了,后来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你知道那位他女朋友的联系方式吗?没准我们联系上他女朋友,没准可以帮你联系上你朋友”

  ”我没见过他女朋友,也不知道联系方式。”

  “你朋友用什么手机?”

  “我朋友用大米手机.”

  “我也用大米手机,大米手机可以同步自动备份通话记录和电话本到云端,如果我们可以破解你朋友的大米手机云,我们就可以得到他最近的通话记录和他女朋友的联系方式,这样我们一定可以找到他。”

  说着柯布去卧室打开了自己的MACBOOK,下载了大米云客户端。

  “你朋友的手机号码多少?”

  “1871234567.”

  柯布选择了手机登录,然后开始尝试破解登录密码,因为大米云设置了手机号码验证,貌似无法破解,于是没办法只好选择通过邮件选择找回密码。先尝试了王乙的QQ密码,大米云提示登录邮箱重置密码,看来邮箱是蒙对了,但是柯布不知道怎么破解QQ密码,这时候突然想起自己一个朋友黑客,这小子知道怎么破解,正好看到他QQ在线,通过QQ联系他来帮助破解QQ密码,不到一会功夫,这个密码就破解了,重置大米云的密码,登录之后看到所有近期王乙的通话记录,通话记录显示最近一次通话是9月13号正好是柯布搬进来的前一个月,然后通话记录就断了。

  “我记得上次我跟王乙打电话听见他喊她女朋友王XX,具体名字搞不清楚了,你看看有没有这个名字。”

  柯布找了半天没有发现这个名字,感觉到很蹊跷,仔细浏览电话本没有看到任何特殊的命名方式,名字都是很正式的名字,一般情侣之间不太可能会存全名作为电话本里面的名字,没准他记住女朋友的电话,根本在电话本里面就没有存,于是柯布开始浏览大米云里面的通话记录发现了一个189的号码经常电话联系,基本上每天早晚都联系,柯布感觉这个电话就是他女朋友的。

  “你能不能给这个打这个号码,看看是不是王乙女朋友” 柯布对年轻人说

  电话接通了没人接,又尝试了几次还是没有。

  他们没有在继续拨打电话,等了不到一会,电话拨了过来。

  ”刚才你给我打电话了吗“ 对面传来一位女人的声音,声音很平静。

  ”你好,我是王乙的朋友,最近他消失了,你是他女朋友吗?“

  ”不要打了,我不是,你打错了“ 还没等继续问,就挂断了电话,感觉很奇怪

  时间已经接近晚上了,那位年轻人站起来想要走了,柯布没有留他,问了他的姓名,他的名字很普通王树,和王乙本家亲戚还是高中同学,从小一起长大。王树说他周末会过来,继续找他同学。送走了王树不久,柯达就上班回来了,柯达从外面带回了KFC全家桶,还带了几瓶啤酒,兄弟二人坐在地板上边吃边喝酒。柯布就告诉了柯达今天一天经历这些很奇怪的事情,柯达认为他们的房屋就是一起凶杀案的现场,很可能是一起情杀案。现场肯定还有很多证据没有被处理,于是当天晚上兄弟二人开始细细搜寻角角落落,寻找凶杀案现场的任何血迹,抓痕或者任何损坏,床上是第一现场,戒指是在打斗过程中掉落到地板,滚动到床下的,戒指是被害人的,戒指上的血液可能是搏斗过程划破凶手的皮肤造成的,那么戒指上的血液就是凶手的,当然也可能被害者失血过多造成的。

  ”案发现场一定被清理过,拖把,刷子或者其他的清理工具一定被凶手给清理掉了,不知道凶手把这些床单,膜布拖布,刷子啥的放到哪里去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下水道或者洗手间一定残留着血迹。” 柯达对柯布说了一句。柯布突然觉得这个线索很重要,从中一定可以找到被害者的血迹,没准可以找到任何其他有助于破案的线索和证据。他俩没有继续寻找,而是决定第二天报警,然后让法医来处理案发现场。一夜无话,第二天他们一起来就打电话给了重案组,重案组带着法医来现场勘查。重案组的法医都认识柯布,柯布经分析过很多犯罪分子的心理,并且帮助法医来分析各类受害者伤痕和犯罪分子的心理。

  “柯布,你可真行,你去哪里都会有杀人案发生,没想到你搬家就搬到犯罪现场来了。” 一位高大帅气的法医带着白手套笑着说。

  “好久不见,老同学最近还好?”柯布没有丝毫介意,反而继续和他说着,原来这位法医是柯布的大学同学高凡达,干法医已经十年了。二人寒暄了几句,王检开始干活,挪开了抽水马桶,从排水道看到了很多稀释的血液,明显这就是杀人现场,并且凶手清洗犯罪现场。折腾了很久,终于勘查了一切,该牌照的牌照,该取证取证,该封存的封存,只是尸体去了哪里呢?这个小区楼道里面都有摄像头,凶手不可能把整个尸体给拖出去,那样很容易暴漏。

  “柯布,这个小区的CCTV监控系统在哪里可以看到?” 高凡达问柯布

  “在15号楼地下室,所有楼道和车库以及大门的监控路线都在哪里可以看到,哪里有一个很大的监控室,我带你们去看看吧。”

  柯布带他们来到这里,说明来意之后,他们调取了三个月以来的全部监控视频,基本上可以确定王乙居住在402,并且9月13号之后搬家之后就没有在回来,通过公安局系统查到了王乙电话和单位,但是王乙电话打不通。他们赶到了王乙的单位,单位的人告诉他们,9月份王乙就辞职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通过他们的同事了解到他女朋友的名字叫李沫,不久就找到了李沫的家庭住址,柯布没有事情就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李沫家里。令人吃惊的是李沫也消失很久了,9月10早上出去之后,在也没有回来,李沫的妈妈咬定如果李沫出啥事情,肯定和王乙脱不了关系。其中王乙的妈妈提供一个很有价值的信息,王乙是孤儿,在老家的爷爷奶奶去世了,前段时间还在家附近遇到过他。根据这个线索,高凡达明白如果王乙还在北京,他肯定还住在出租屋,他不太可能住在酒店。时间已经很晚了,柯布告别了高凡达就回到了家里,进屋之后发现地板上有陌生的脚印,于是小心翼翼地走进卧室,发现卧室被人翻过了,可能有人进屋了。正当他吃惊的时候,接到了高凡达的电话:“我又来你小区了,15号楼地下室两个工作人员被杀,监控硬盘全部被取走了,你没事吧,我估计凶手可能去你那里了,我一会到你那。”

  “确实,凶手来我这里了,而且屋子里面被翻过了,貌似凶手在找什么东西,难道啥东西遗漏在这里了吗。” 柯布告诉了凡达他的想法。不一会凡达就来到了他家,凡达习惯性地带上手套,开始四处检查,凶手带着手套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 从上次我们的犯罪现场的检验结果来看,王乙可能谋杀她女朋友李沫,时间可能在9月十号晚上,厕所的未干的被稀释的血液是李沫,这一点通过DNA比对基本上确定了,但是整个犯罪现场没有提取到王乙的DNA,但是在床头发现他的大量指纹,这个倒是不奇怪,因为他住在这里,但是上面有两组最新的指纹,一组是王乙,另外一组我推测是李沫的,虽然目前我们找不到李沫的尸体,但是我感觉是李沫的,他俩可能是在床头做完爱之后发生了什么冲突,王乙可能处于愤怒杀死了李沫,这个是我一个猜想,目前没有证据支持这个事情。 ” 凡达

  “这个有可能,忘记告诉你一个事情了,我搬进来不久就在床底发现了一枚戒指带着血迹,这个戒指可能是李沫的,戒指上面的血迹很可能是博斗过程中李沫划破王乙皮肤留下来了,由因为力气太大,戒指可能脱落,滚到了床底。” 边说边取出戒指拿给了凡达。

  “你这几天小心点,王乙可能还会回来,因为尸体有可能就在这个小区没准就在这个房子里面,他一定会回来取尸体。” 凡达说完不久,就离开了。

  将近晚饭的时候,柯布告诉了柯达王乙可能来过家里。柯布告诉柯达一定要晚上睡觉注意多加小心。吃完饭,柯布回屋休息了,躺下之后,睡不着,大脑在不停的转动,为什么王乙要来我屋里,为什么要搬动我屋里的东西,难道这个屋里存着李沫的尸体。越想越睡不着,搬到这个屋里之后柯布总是感觉这屋里感觉不对,气味也有些许异常,但是说不上哪里不对,好像这个屋子里面有防腐剂的味道,但是味道不是很明显。迷迷糊糊中睡着了,睡梦中感到有人在摸自己,突然大声呼喊了一句“ 谁”,自己也被自己叫声喊醒了,柯达这时候推门进来了:“ 哥哥你没事了,怎么了?”

  “ 没事,睡梦中感觉有人在摸我,吓醒了。你有没有感觉这屋里味道很特殊,好像有有点清香,但是不自然,我感觉是一种特殊的防腐剂。”

  “你是不是觉得李沫的尸体可能在你卧室的某个地方,但是具体在哪里不清楚了,我记得很清楚,刚搬进来这里的家具只有一个衣柜和一张书桌,我没看到其他任何可以藏尸体的地方呢,不太可能吧,这卧室怎么藏尸体呢?” 柯达带着疑问的回答。

  “ 我也说不清楚,你去找锤子,我感觉可能在藏在墙里面.” 柯布

  兄弟没有继续睡觉,拿着锤子开始研究卧室的墙,卧室面积不大,只有一面墙比较厚,如果尸体要藏的话,可能会放到和其他单元接触的那面墙,敲了半天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四面墙都研究了一个遍,也没有感觉那段墙是空的。

  第一天一早柯布打电话给高凡达,告诉他自己的猜想,希望他可以来家里在研究一下,带着几个法医一起过来。不到一个小时高凡达就来到了柯布的卧室开始着用电锯钻开四面墙,但是没有任何发现,大家都很失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大家推测不准吗? 柯布和高凡达蹲在卧室开始注意卧室的天花板,天花板一个巨大的吊灯,吊灯上面的天花板是一块一块的,突然二人相视一笑,柯布笑着说:”哈哈,没想到在上面,肯定在上面。“ 拆掉了巨大的吊灯,刚撬开一款天花板,突然一个黑色塑料袋从天花板掉了下来把他俩砸倒在地面。打开黑色塑料袋的胶带,不出意外是李沫的尸体,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因为尸体上面洒满了防腐剂和除虫剂,尸体并没有太多虫子和很多异味。

  ”我猜王乙不会回来了,应该是已经逃离北京了,回去只能向上级部门神气发布通缉令了。这个案子发现很偶然,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这个案子肯定不会这么快就破了。”

  这个房子算是白租了,柯布苦笑着说:“这房子算是不能在住了,我还得租房子。。。。。”

  “是呀,你就这倒霉的命,没办法谁让你这么倒霉呢。下次租到我们单位附近吧,找你方便,没事来我家吃饭,你嫂子做饭很好吃。需要的话,我帮你找找房租,附近我很熟悉。我找到电话通知你把,今晚你兄弟两住在我们宿舍吧,找到房子你们在搬出去。”

  柯布本不想住在宿舍,但是没办法,家里肯定没办法住了,也不想在继续住下去。 因为警察局已经事先和房东打过招呼,他不用负担什么损失,也算是还好吧。

  于是柯布和柯达二人暂时搬进了警察宿舍。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