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波蒂切利的油画作品中,你觉得哪几幅画中蕴藏了一些有趣故事?

2021年11月16日5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我?️话说

波蒂切利的油画作品中,你觉得哪几幅画中蕴藏了一些有趣故事?

桑德罗·波蒂切利(1445年生于佛罗伦萨,1516年卒于佛罗伦萨)的艺术创作生涯,正处佛罗伦萨“黄金时代”,又活跃于当时知识分子的队伍中,加上得益于梅迪奇家族的信赖和支持,他在古希腊神话传说文化滋养下,创作许多在西方史上名垂青史的经典画作。譬如早已在西方世界中家喻户晓的作品《春天》,其题材故事都是源自于古希腊史诗中的段:三位女神的透明衣裙、维纳斯纤细的双手,以及花神美罗拉所穿的衣服,结合成这幅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最美丽的绘画。此画的用色反映出当时佛罗伦萨艺术的主要描绘技法,同时画家也以美妙的线条创造出一种感伤的、或几乎可说是女性的气氛。他的许多画作包含着哲理和寓言的意义,尤其此画的象征涵义更激发了无数的辩论。作者死时几乎无人问津,到了19世纪,他才拉斐尔前派重新发现,因为他们最推崇的是文艺复兴时期具有优美线条的艺术作品。

在这幅关于生命、美与知识为爱所统一的寓意画里,波提切利捕捉到了早春清晨的新鲜与活力。熹微的晨光透过颀长的树木,枝头已结满金色的果实:是橘子,还是神话中赫斯珀里德斯看守的金苹果?右面,西风之神——温暖的春风要拥抱罗马神话中的花神——半人半神的美女克罗瑞斯。她穿着薄如蝉翼的纱裙奔跑,试图挣脱西风之神多情的拥抱。这是她正要变形为花神那一刹的情景。她呼出的轻岚变成鲜花,在美丽的田野落地生根。她前面那位美女是已经完成变形的花神(也许是她的女儿珀尔塞福涅,她每年要在冥府呆六个月,这正符合花神的身份)。她鲜花满身抬步向前,画面中间是温柔的维纳斯:端庄,秀丽,隐隐透出精神上的愉悦。她的上面,丘比特搭起了爱情之箭。左边,美惠三女神默默地舞蹈,优雅而庄重。她们所处的时间与别人也不尽相同。这点从她们飘拂的罗纱和秀发可以看出——与西风之神送来的微风的方向恰恰相反。信使墨丘利是与西风之神相呼应的男子形象。西风之神给冬天的世界吹来温暖,并且将爱情注入这温暖之中。墨丘利则将其中人类的希望进一步升华,打开了通往众神之路。

这件神奇精美的作品在最深刻的意义上使生命焕发出光彩。但是,它对伴随生命而来的痛苦意外并不提供屏障:丘比特飞翔时蒙着眼睛,三美惠似乎沉浸于她们自己的极乐之中。因此,激越的诗情之下隐藏着淡淡的哀愁,包藏着对我们无法拥有而又深深埋在心底的东西的渴望。甚至柔和而鲜艳的色彩也表现出这种双重性。画面上的人物站在我们面前,实实在在,活灵活现,以一种极缓慢的节奏活动着。与此同时,他们又显得那样虚幻,宛若一场梦。

我十分喜欢波提切利的线性绘画艺术,它是象征主义和浪漫主义的结合体,其人物的造型具有古希腊雕塑形象的影子,虽然各路大神目无表情,高冷无比,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忧虑,可是优雅舒展的动态弥补了冷漠的容颜,女神们个个都是体态中孕育着春天的希望。

我们在波提切利作品中看到了他的抒情的精确性。波提切利是继马萨乔之后又一位保持了佛罗伦萨传统的伟大画家。身材修长、轮廓清晰、线条柔韧起伏的全新人物造型几乎成了波提切利的同义语。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