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怪谈:招魂求子,关于冬至的一些恐怖故事

2021年11月16日4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第七话 冬至

  这是几个年轻人在冬至那几天遇到的故事

  隔间

  “可恶,又拉肚子了,早知道不该吃那么多的。”男孩捂着肚子,抱怨着。

  “咦,那里有个公厕,太好了。”他环视一周,远处马路对面便有一个公厕,他忍住剧痛来到公厕前,公厕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墙面斑驳,低瓦数的灯忽明忽暗,让他有些害怕了。

  “该不该进去呢?”他有些犹豫,但肚子疼得厉害,便咬咬牙,进去了。

  “没什么可怕的。那些恐怖的家伙不过是电影罢了”他喃喃自语,为自己打气,

  公厕内只有三个隔间,两边都打不开,于是选了一个中间的。戴上耳机边看视频边上厕所。等肚子里的食物排泄了大半,肚子也舒服起来,快要好了,他取下耳机,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和男人的喘息声。

  左边传来开门的声音,他有些奇怪,刚才那扇门不是打不开?哦,对了,刚才自己戴耳机了,可能之前有人出去他没听见。

  “可以给一些卫生纸吗?”隔壁传来男子的声音,带着喘息声。他没有带纸吗?可能是没来得及吧,现在每个公厕不都准备了纸吗?每个隔间都有的。

  “你隔间没有吗?”

  “啊,抱歉,没看到啊。谢谢提醒。”那边的男子感激地说。

  “不用谢。”正要走,肚子又是一阵剧痛,“还没好吗?”他捂着肚子喃喃道

  隔壁传来滴水的声音,不一会儿,隔间下面的缝隙伸进来一双手。把他吓了一跳。

  “请问,可以给一点纸吗?”

  “你那边都用完了吗?”男孩问道

  “只有很少一点,不够用啊。”

  “好吧。”男孩留下自己带的纸,把自己隔间的卫生纸撕下来递给他。

  “谢谢。”男子说道,那只手握住纸,缩了回去。过了一会儿,

  “终于好了。”男孩呼出一口气,站起来准备要走,那边再次传来男子的声音。

  “那个,可以问一下,你这边还有一些吗?”

  “嗯,我已经好了,给你吧。”

  “他究竟在干什么啊?要这么多的纸?”男孩心生疑惑。把自己隔间的纸都递给他。

  “谢谢。”男子依旧很礼貌地感谢他,

  男孩打开门,却打不开了。

  “可恶,这门怎么打不开啊?”男孩有些焦急。

  “请问,你那边还有吗、还是不够啊?”隔间又传来男人的声音。

  “都给你,不要过来麻烦我了。”男孩很不耐烦地把自己和隔间剩下的所有的白纸都递给了那双手。它攥住白纸。传来依旧礼貌的声音:“谢谢。”

  男孩全力打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

  隔间传来男子的声音:“加油,用力,用力。”

  “他是说要用力才能把门打开吗?”男孩疑惑,便听从男子的话用力开门,但试了几次也没效果,而那边的男子始终说着:“用力,用力,加油。”并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

  “他到底是谁啊?在里面到底在干什么?”

  “用力用力,还有最后一点了,加油。”男子依旧穿着粗气喊着。隔间的水声越来越大了。男孩听着有些害怕。赶紧开门。

  “啪……”隔间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水声也变小了。

  “终于出来了。谢谢你。”男子兴奋地喊道。男孩下意识朝缝隙看了一眼,隔间一部分地面有斑斑点点的红色液体。他吓得魂不守舍,赶紧开门。但门依旧没有打开,隔间传来水声。紧接着。门开了,脚步声来到他前面。他赶紧锁门,门把手用力一掰,不想,门却开了,原来刚才他因为一时情急,一直都是反方向。

  一个年轻男人,肚子有些大,眼睛炯炯有神,站在那里笑着,不顾没有下半身依旧有血滴在地板上。他做了抱着孩子姿势,仿佛是抱着一个孩子一样。

  “我不是说了嘛,用力就好了。”男子笑着说。

  “谢谢你,帮了我大忙,这孩子就送给你,以作答谢。”

  荃一

  朋友荃一越来越奇怪了,自从那天晚上回来他总是神神叨叨,说自己肚子里有孩子,他是感冒发烧精神出问题了吧?他可是男孩子,这怎么可能呢?

  荃一的事情班级除了我便没有他人知道了,大家问起,他只是说他最近吃的有些多,变胖了。惹得大家笑他,再吃就从全班最瘦变成全班最胖的了。

  “这可怎么办?我每天晚上都能听见他在哭。还说他肚子饿呢。”荃一说着。

  “那你爸妈知道吗?”

  “他们一直在外地工作,只有我一人在家里住,这事情我不想他们知道,即使知道他们也不相信。”荃一摇了摇头,告诉我。

  “我身体真的很不舒服,我要请假一段时间了。向老师请过假麻烦你下午请半天假陪我去医院看一下吧。”荃一一脸恳切。我答应了。我父母也总是在外地不回来,而我也一直在校外租房住。有时也和荃一一起去他家里过夜。

  “太好了,老师批了我一周的假期呢 不过有件事想拜托你。”荃一从老师办公室回到班级,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我。

  “什么事?”

  “这几天可以来我家里住吗?把老师上的课和我说一下,还有作业。”

  “没问题。”我很爽快地答应了。毕竟他家里比我那出租屋条件要好多了。我这么想着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会答应你给我的,有你陪着我,感觉安全多了。”荃一拍了拍我的肩膀,兴高采烈说着。

  门开了,荃一从诊室走出来,捂着略鼓的肚子,手里拿着一些病历和证明,一脸愁容,我忙凑过去问他

  “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没有什么问题,拍的光片也表示我肚子里很正常。说我应该去心理科看看。”荃一说着。

  “那我送你回家吧。今晚我就不过来了。明晚晚自习后再过来。”我说道

  ‘’好的。”荃一点了点头,我送他回到他家。又回到学校上晚自习。

  这几天我每天晚自习之后都会去荃一家里给他辅导功课,他的肚子也不断变大,有时经常喊疼,仿佛真的有小孩子在他的肚子里踢他。

  我也有些束手无策。他告诉我一件事情,几天前,他在街上正散步,突然因为肚子疼,去了路边一间公厕,遇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他总是要卫生纸,最后,那个男人好像抱着一个孩子,嘴里还说把他送给我。但是他手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不知是谁知道了荃一的事情,很快在班里传了开来,后来几乎变成了全校师生课余资,而我总是问到荃一的事情,因为只有我和他走得最近。

  “他只是生病而已,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你们也不喜欢你们生一些奇怪的病被别人取笑吧?”我很不耐烦。对那些没事可做总爱围在我身边询问荃一的人吼道。

  “真是的,不就问一问嘛?”那些人自知理亏,却嘴上依旧不服输,悻悻而去。

  晚自习回家,街上人很少了,在路边不时可以看到一些灰烬,我看了一下手机日历,今天是冬至啊,怪不得呢。天气预报说这几天有寒潮过境,晚上气温变得格外的冷,他家应该开了空调了吧,去他家里就不会冷了。

  来到他家,喊他开门,半晌,门开了,他一脸倦容,根本没有好转的迹象。肚子也比昨天又大了一些。

  “你这样可不行啊,你的假期到了,明天还要上课呢。”

  “你可以帮我在老师面前说一下吗?我父母在老师那里知道了,明天就过来把我接到他们所在城市的医院,据说那里有最好的设备和医生,一定可以治好我的怪病。”

  ‘’嗯,那就好。我想你父母应该已经和老师说了。今天看你这样,就早点休息吧。我也想睡觉了。”我说道。

  我把荃一安顿好,自己洗漱完毕,便睡倒在他的床上。今天好几门课临时考试,我也有些疲劳,我倒在床上很快就睡了。

  半夜,我被尿意喊醒,卫生间的灯亮了,里面不时传来荃一的惨叫和婴儿的哭声。我吓得一愣,我摸了一下旁边,荃一不在,我立刻反应过来,披上外衣下床来到卫生间,门是开着的,他不在,浴缸里的水被血染红了。地板上也有一些红褐色的液体和很多红色脚印。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禁腿开始打软。

  “嘻嘻嘻……”正着急,客厅那边传来笑声,不是荃一的,像小孩子。忍住内心恐惧,循着声音,向客厅走过去,却不见一人。

  “小林,你是在找我吗?”声音这次从厨房传来,来到我背后

  我回过头,他笑着看着我,下半身不断有血滴落在地板上。他手里空无一物,做着怀抱孩子的姿势,又看了一眼,眼神里尽是宠爱。又看看我,笑着说道

  “你看我的孩子很可爱吧?”

  铃声

  “隔壁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每天都有噪音,很像孩子的哭声,自从上次看到一个男孩扶着他回家就没看他出来过。”年轻男子放下手里的书,很是不满 。

  “我每天都要外出跑业务,晚上回来却连个觉也睡不好。必须和他谈一谈了。那个每天晚上都去他家里的男孩应该是他朋友吧。看他长得挺和善,应该很好说话的样子。嗯,就这么决定了。”男子皱了下眉头,眼神坚毅了起来。重新拿起书看了起来。

  “今晚,忙了一天,终于和客户合同签好了,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男子走在路上喃喃自语。今晚路上人比往日要少得多,风刮得有些大,很冷。

  男子来到一家面馆,简单吃了一碗面便又启程回家。刚才吃饭的时候 ,才看了天气预报,这几天寒潮过境,夜间气温会大幅下降。路上不时可以看见一些灰烬和一些碎黄纸,是祭拜逝者的。

  “今天应该是冬至吧?”男子喃喃自语。他走回家,前面是一个男孩,很眼熟的样子,这几天经常来。好像还住在他的对门,每晚的声音是他们搞出来的吧。正好可以去问问。

  男子跟着男孩一路走,走到半路,男孩去了另一栋楼,原来不是他啊,幸好刚才没有上去搭话,不然太尴尬了。男子这么想着,继往前走。

  回到家里,他想了想,现在已经很累了,没有精力去和他们交涉,明天休息,就去他家里和他谈一谈吧。

  男子脱下外衣,简单洗漱完毕,回到房间,继续看书,今晚的声音比之前要小一些。看来他们也注意到了自己的问题了吧。

  他靠在床上看了一会书,感觉有些困了,关灯睡下了

  半夜,一阵惨叫和哭声把他从睡梦中拽回现实

  “在这么晚了,他们究竟在干什么啊?哭的这么厉害?”他很是不满。用枕头捂住耳朵,盖上被子,又睡了。但是声音太大了,高分贝的声音穿过隔墙又经过一大段距离,穿透了被子和枕头再次传到他的耳朵里。

  “真是可恶。吵得我几天几夜睡不好,明天我非要找他们的麻烦不可。”男子怒不可遏,恨恨说道。慢慢地,声音停下来了,只有仓促的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不过听不见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啊……”隔壁再次传来尖叫声,随即又传来人倒地的声音。至此,一切又重新安静下来了。

  尽管安静了,但是男子却再也睡不着,强烈的好奇心让他迫切想知道邻居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算了,不去想了,既然安静了,就赶紧睡吧。这几天一直没睡好。”男子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叮咚……”正要睡下,客厅门铃响了。

  “都已经一点多了,是谁这么无聊?”男子不耐烦地披上外衣来到客厅,透过眼,外面什么人也没有。

  “谁啊?”男子冲门外喊着

  “……”没有回答。

  “我靠,大半夜不睡觉,按别人家门铃。小心别被我抓到,”男子气愤地说道。

  “叮咚……”正要回房间,门铃再次响起,男子再次走过去,透过猫眼,外面并没有人。

  男子打开门,一阵阴风刮进来,冻得他直打哆嗦。外面确实没人。

  “真冷啊,这么冷的天不在家里带着,跑出来恶作剧?”

  他锁好门,决定要是再有人按门铃就不管他了。

  回到床上,他再次睡下,但是他觉得胸口有些闷,似乎是有人压着他的身体。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心里一慌,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开始乱想:

  “今天是冬至,该不会是那东西吧,刚才我还开门的,不会是?”

  他害怕了,把头埋进被子里,摇摇头,让自己尽量不要往这方面想。

  门外的门铃声再次想起来,这次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他不敢再过去了。但是客厅的门铃声一直响着,似乎决心要催促他起来开门。即使隔着被子和枕头或是耳机依然能听到,他不得已再次披上外衣,打开门,是一个男孩,他站着的地方不断有血滴落在地上,手里拿着一个铃鼓,是给婴儿玩的。

  “叔叔,请你收下。”

  “什么啊?前几天晚上你们家一直很吵。”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所以为表歉意,我把我的孩子送给你吧?”

  “你在开玩笑吧?”看着眼前的男孩,男子既生气,又惊讶。完全不知道眼前这孩子想要干什么。

  “这是给他买的玩具,之前一直在哭,现在变得很乖,一点也不哭了,你要好好对待他。”

  “哪有婴儿?这么晚不睡觉出来恶作剧,小心我报警。”男子愤愤地说着

  “他不是已经来你家里了吗?”

  “没有啊?人呢?”男子脸色大变,环视四周,并没有人。

  “你看,那不就是吗?”男孩指着他的身后。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男子身子一颤,他看到他的卧室门口凭空出现一双脏脚印,慢慢地,正一步步向他靠近。

  冬至

  雪下的很大,只有远处那些房屋轮廓和里面的灯光还能辨认那里是一处村落。通往村子的路也已经被盖上薄薄一层。

  路上,两个年轻男女手牵着手,走进村落,路边是一些小玩具,食物,还有一些铃铛。男子一脸惊讶,问一旁的女孩

  ”你们老家一直这样吗?”

  “啊?嗯……我也不清楚,我小时候就这样了。我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我小时候也问过长辈,但他们都不说,只是让我们小孩子不要去碰。这个似乎是我们这边冬至的一个传统。”女孩一愣,半晌反应过来,说道。

  “哦,这样啊,真是有趣。”男子说

  “上午回来时雪还挺小,没想到一会功夫雪竟然下的这么大。”男子感叹着,随着女孩来到一户人家。敲了敲门

  “来了。”里面的人说道,门打开了,一个矮个穿着深色棉袄的中年女人

  “外面很冷吧。早知道天气这么糟糕就不让你们回来扫墓了。”女人带着歉意笑着说着

  “哈哈,没事的妈。”男子笑着说道

  “晚饭好了,赶紧吃吧。天气冷,吃完了,就尽快睡下吧。”

  “嗯。知道了。”

  “今年,你也结婚了,你自己情况你也清楚,可是你妈和我也都希望你们能有个孩子,现在只有这办法了。”饭桌上,中年男子说道。

  “爸,小斓她不是不能生孩子吗?”男子惊讶地问道。

  “放心,一定能行。”

  “爸,我怕……”女孩怯生生地说

  “我和你妈都在家里,有什么好怕的。就这么定了。今天是冬至,夜里它们一定会来的。”中年男子有些气愤了,女孩吃着碗里的饭,怯生生看着父亲,一句话也不敢说。年轻男子则一脸茫然。

  吃过了晚饭,女孩和男子洗漱完休息一会便进了卧室。

  “它一定会来的。”女孩说着,手紧抓着男子的手不放。

  “到底是什么啊?”男子皱着眉,语气急切。

  “我也不知道,以前听长辈说,哪家有不能生育的女孩,在冬至日,在外面放一些小孩玩的东西和零食,它们就会去女孩家里,那家的女孩过了一年就会生下孩子。我们这里一直有这样的传统。”

  “你是说它们?你爸妈怎么会忍心这么做?”男孩明白了什么,一脸难以置信。

  “我怕……”女孩带着哭腔。男子一把把女孩搂进怀里,哄她;“没事的。有我在呢。”

  也许是太累了,女孩在男子的怀中睡着了。男子放女孩躺下,盖上被子,睡下了。

  半夜 女孩迷迷糊糊醒了,远处传来孩子稚嫩的笑声,附近的铃铛也响了起来,由远及近,皑皑白雪上平添一行歪歪扭扭的小脚印。还不是传来孩子咀嚼食物的声音。声音近了,更近了,来到女孩的家门口,停下,女孩忐忑不安。不由得抱紧身边的丈夫

  “啊……”男子传来一声惨叫,吓得女孩身体一颤,紧接着,她听见身边男子的身体里传来一阵婴儿稚嫩的笑声:

  “嘻嘻嘻……这次不想进妈妈身体里面了呢。”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