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怪谈:一直被一个女孩跟踪,裂口女的另一则恐怖故事,

2021年11月16日4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第五话 窥视

  这是我一个朋友和告诉我的关于他朋友的故事,这是他那朋友亲口告诉他的。不过自从他把这事说出来之后便不知去向,现在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那天晚上,我理发回家就洗了一下澡,洗过澡后觉得在家里没事做,便出去散步。在我们市里有座小山丘,上面有一个小公园,如今正在翻修,我晚上没事经常会去散步。

  一个人顺着石阶来到山上,路上基本没人,路边也只有几个泛着黄光的路灯,加上有些显旧的公园的围墙显得有些阴森。

  后面的脚步声一直跟着我,我回头,远处一个穿着红色大衣带着口罩女孩,个子不高,头发也很长,还戴着帽子,只露出两只眼睛。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跟着我的,或许碰巧是同路吧,我这么想着。也不管她了,继散步。 顺着山上的水泥路来到一个广场,下了山,便是繁华的商业街,穿过广场下了山,在商业街逛了一会便从另外一条路回到家里。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便洗洗睡下。

  第二天,一个许久未见的女性朋友吴玥(只是朋友,没有恋爱关系。)回来,我们约好去吃饭,饭馆也已经订好了。我们按时间准时在那家火锅店门口见面了。因为我们来得比较早,所以抢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我们点完菜后便开始聊天。我无意识往窗外看了一下,一个女孩正站在马路对面看着我,穿着连帽大衣,带着帽子口罩,只露出一个眼睛。看着似乎眼熟,让我联想到昨晚和我一起散步的那个戴着帽子穿着大衣带着口罩的女孩。看起来和昨晚那个女孩的个子都差不多高。对了,衣服和昨晚不是一样的?会不会就是她啊,这么巧的吗?她一直站在那里,绿灯亮了也没有过来,旁边的人群攒动,将她瘦小的身子湮没在人群里。

  “怎么了?”吴玥察觉到我在分神,也看向窗外,问我。

  “没什么,只是刚才看到一个女孩,和我昨晚散步时候跟着我的那个人有些像,就多看了几下。继续聊吧,今天周五人多,才可能要过一会儿才能送到我们这边。”我意识到光顾着看那女孩子了,忘记正在和朋友聊天,回过神来,连忙回复她。

  “没事,我也有过。继续聊我们的吧。”她笑了笑,表示理解,我们又回到了原先的话题上来。

  吃过晚饭,我们出来了,她还站在那里,看着我们,我有些奇怪,她一直站在那里干什么?是昨天那个女孩吗?我和她除了可能昨晚散步见过便再无任何交集。算了,不管她了,可能是在看别人呢。

  “是那个女孩吗?好像一直看着我们。”吴玥也注意到了,有些惊奇地问我

  “是的,也许是在看别人呢。别管她了,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在逛一会在回家吧。”

  “嗯,好吧。”她答应了,我们逛了一会儿,我回头,那个女孩没有跟过来。看来确实是我想多了。根本就不是在看我们。

  “你是在看那个女孩吗?没跟过来?”吴玥问我

  “没有,她没跟过来,我先前还以为她看的是我们呢,是我想多了,现在没问题了,我们继续散步吧。”我回答

  逛了一圈商业街,她要买一些东西回家,我便陪着她,等买完了,我们离开商业街,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看时间不早,我们便要各自回家。

  看她买了一些东西可能不太方便,现在也不早了,担心她一个人回去会出意外,便问她“你家住哪儿?远吗?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挺近的。走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她笑着婉言拒绝了。见她如此,我也不强求:“那好吧,改日有空再聚一次吧。再见。路上小心。”

  “嗯,你也是,小心。”说完,我们便各自分头回家了。

  回到家里,简单洗一下便睡觉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已是八点多了,反正是双休不上班,我也不打算吃早饭了,我把周四洗澡换洗的衣服洗了一下,出来晾衣服的时候发现下面有一个女人,站在对面马路的树下面,披着长发,带着口罩,衣服和昨晚那个女孩一样。她昨晚又跟过来了?她到底是在看谁?我有些不安。通过这几天的观察,我感觉似乎经见过她。但又记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她一整晚都在那里吗?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我摇了摇头,进了屋子,不再去管她。

  就这一样一连过了几天,只要我站在阳上总能看见她站在那里,但是我下楼都没有见到她。又是一个星期六,我的朋友吴玥答应来我家玩,我们聊着天吃晚饭,饭后,我们又聊了一会,她在我房间拿出一张照片,问我。

  “这是什么照片?”

  “好像是我一个表哥结婚时候我们几个朋友照的。都好几年了。”

  “你以前长得挺帅的嘛。”

  “哈哈,哪里哪里。”

  “有喜欢的女孩吗?”吴玥饶有兴趣地问我。

  “嗯……没有。”

  “那有没有喜欢你的吗?”

  “应该没有吧?我和女孩接触很少。”

  “哈哈,一定有的,你看这个女孩,站在你旁边这个人的左边。应该是喜欢你吧。”吴玥指着照片里一个女孩,她长得很漂亮,一袭长发,穿着大衣,戴着围巾,她的左边是一个体型壮硕的中年大叔,大叔的旁边就是我。她的右边是一个男孩,长得也很好看,应该是他吧。反正不会是我。

  “那她不应该是喜欢她旁边这个人吗,他可比我长得好看。应该是他,不是我。” 我指着照片里那个男孩辩解。

  “哈哈,你对自己这么没自信啊。”吴玥笑着说道。

  “不是没自信,我从来就没觉得自己有多好看。”我苦笑着说。

  “你太谦虚了。好啦好啦,不说这个了,聊些其他的吧。”朋友笑着说道。接下来我们又聊了一会,见时间不早了,我把她送出家门。然后又逛了一圈,留意附近是否有人在看。发现并没有,那个女孩也不见了踪影,但是我总感觉有双眼睛一直盯着我。

  回到家里,想起来衣服还没收,来到阳台收衣服,楼下,那个女孩又出现了,站在一棵树下面,这次是侧着身子在树上比划着什么。她到底怎么搞的,每天都过来,我有些火了,打算下去问她,但又觉得可能是看另外一个人。我隔壁也有一个男人,也许是在关注他吧。真是一个可怜的家伙,人盯着还不知道呢。

  下午下班回家,隔壁的男人大包小包放在旁边。我笑着打了声招呼

  “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人了。你这是要出远门啊?”

  “哈哈,我刚从外地旅游回来呢。上次不是和你说过的吗?和朋友出国玩了几个月,花了不少钱呢。”男人笑着回应我。我心一沉,这里只有我和他是单身独居,他出去了,那么她看的可能就是……

  “不对不对,也许是在看其他住户呢,楼上的或者是楼下的。”我在心里赶紧把这恐怖的想法打消了。

  一连几天,她都是一直在那棵树下面,并没有其他多余的举动。

  逐渐的,我发现无论我在哪里,总能碰见她,有时中午出来吃午饭也能见到她的身影,她似乎像一个影子总是个在我后面,但是我回头,总是看到她站在远处随即被车流和人群吞没。更可怕的是,一天中午吃饭回来我收到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打开盒子,是我自己的一些生活照还有一些巧克力。有人在偷怕我。巧克力和照片背后都有两个眷秀的小字:“爱你。”同事只当是我有女朋友了,纷纷调侃我,要我尽快把女友带出来给他们看看。只有我心里惴惴不安。照片里除了我还有吴玥,她不会出事吧?

  “你们中午看到过有人在我办公桌旁边逗留过吗?”

  “没有。我们中午走的都比你早,回来时就看到了这盒子。”

  我问了办公室其他人,都说回来时没看到人。晚上回到家里打了一个电话给吴玥确定她还安全,我终于舒了一口气。

  她似乎一直在跟着我,却不和我接触,只是一直跟在我上下班的路上,我找到了一个机会,在我经常经过的路口给她拍了一张照片,随后便来到警局报警警察说照片里的人脸大部被遮挡,很难辨认。不过又说他们会在那个路口留心注意这个可疑人物。并提醒我自己也要留意。

  记得那天晚上,我吃过晚饭来到阳台休息一会,她再次出现在楼下,依旧在那棵树下面比划着什么,我一直看着她,想看看她究竟在干什么,她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存在,转过身,面对着我,一袭大衣,戴着围巾,头发和刘海遮住了大部分的脸,只能看到她的眼睛。我们就一直这么看着,她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这么多天了,我开始确定她有可能看的就是我。我必须下去问个明白。

  我回到屋子里,穿上鞋下楼,来到马路对面,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我径直来到那棵树下,树上面刻了一堆字:“爱你。”和那些照片上的字迹很像。难道那个盒子是她送的,而且她一直在偷怕我?我不禁冷汗直冒。这时,手机响了,

  “嘻嘻嘻…….”手机那边传来女孩的笑声,阴森森的。

  “你谁啊?在哪里?”

  “这边。”她回答道

  “到底在哪儿?”我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影,心里更慌了,因为害怕,我的声音也开始发颤。

  “看这边,我在你家里。”她说道,我赶紧往阳台上看去,顿时心底一凉:一个女人的人影正站在我家阳台上,她扶着栏杆看着我,一袭长发遮住了大部分的脸,带着口罩和围巾,只露出眼睛。她是怎么进我家的?又没有钥匙。我一摸口袋,糟了,钥匙不见了,心里慌乱到极点,难道刚才下楼跑得太快把钥匙跑丢了吗?我赶紧去找。这时,又发来短信

  “钥匙在桌子上面,你钥匙掉在楼道里,我帮你捡回来了。”是那个女孩,我心里没有丝毫轻松,赶紧回家,刚进单元楼,电话又打来了,这次不是她了,是老妈打来的电话。

  “喂,妈,找我有什么事啊?最近,你和我爸他还好吧?”尽管心里慌的不行,但还是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和平时打电话一样,语气平静地问她。

  “呦,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我们来了?我们儿子长大了啊。我和你爸还好,不用担心。我们找你是有个人想让你帮忙找一下”老妈在那边笑着说道。

  “谁啊?”我问道。

  “你那个表嫂娘家一个亲戚的女孩在学校里被欺负了,还受伤了,脸都被划破了,从学校里跑了出来,现在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学校和家里人都找不到人,已经报警了,但是都快半个多月没消息了。我今天才听说的,听他们说她学校就在你那边,你有精力就留意一下,我待会就把她照片发给你。”老妈在那边说道。

  “嗯,行,我会留意,看到了就和你们说一下。”我说道。

  “时间不早了,我要睡了,你也早点睡吧,别搞得太晚,一个人在外面要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啊”

  “知道了,妈。你们也是啊。”

  “嗯,那我先挂了。”说完,老妈那边就挂了电话。

  我也挂了电话,赶紧回家,门是虚掩着的,我进门四下里看了一下,什么人也没有,阳台上也没人,卫生间门关起来了。她一定在里面。我看向餐厅,桌子上确实摆放着一把钥匙,是我的。我赶紧把家里检查了一下,一切如故,什么也没丢。卫生间里没有发出声响,但我不敢去看,这时,手机里 老妈发来一张照片,一个女孩的照片。眼睛和那个女孩特别像。我留意到桌子上有一张照片,是那天吴玥看的那张,我惊讶地发现,照片有两个孔,一个是我的,还有一个在一个年轻男子旁边。我和那个被剪去的人隔着一个体型壮硕的中年大叔。是那个女孩子的。我心里一惊,她来过我家里?不会是?

  卫生间的门开了,脚步声进了我的房间。我回头,她早已摘下口罩和围巾,嘴巴裂了一个大口子,脸上还有几道刀疤。她拿出一张照片,是合成的,是我和她的合照,也是从那张合照里取下来的照片。我惊恐地看着她,认出来她就是老妈发给我照片里的那个女孩。

  她咧着已经裂开的嘴笑着,几滴血滴落在地板上,眼神透露着兴奋,说道:

  “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