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故事

恐怖小说(回复里没人看的)

2021年11月16日12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恐怖小说

        将近凌晨2点,火车靠站了。许凌哆嗦着拎起行李箱随着乘客出站。在昏黄的灯光下,他发现周围的人丝毫没有一种到达的欣喜,大家仿佛都保持着同一种姿势向前蠕动。人并不少,但静得让空气都有的味道。

  许凌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渡,但自己的确是今天早上出发到这里来的,买了票,而且这里仍是国内。他从人们的体征就可以确信。

  终于走出站,许凌这才发现天上下着雨,不是很大,但是足以湿透雨中的一切。站台外面非常空旷,几盏阴冷的灯把这黑标榜为一个公墓。雨在这种气氛也变为浓墨色。

  必须找一间旅馆住下来,许凌很清楚。他突然发现一同出站的人都不知走到哪里去了。冒雨走了几步,他看见不远处就有一座四层的小楼,一些细小的彩灯勾勒出两个字“宾馆”。“宾馆”前面一定还有字,许凌想。但灯坏了,看不清。

  碰巧还剩一间双人房,许凌很幸运地接过了钥匙,随一个服务员上楼。他发现几个服务员皮肤都很白,而且妆也很浓。

  刚走进414房间就停电了。服务员走进黑暗里摸索了一会儿,举着一支蜡烛走过来。许凌刚想要问什么,却发现手中接过的是一支很大的红烛。

  昨晚我做噩梦了。

  呵呵,说来听听。

  我到了一个地方,很荒凉。

  是哪儿?

  不知道。

  然后呢?

  住进一个宾馆,那些人都象死人。

  刚走进房间就停电了……

  停电?

  是啊,后来服务员拿来了蜡烛,是红色的。

  结婚的那种?

  好象是吧,后来我就醒了。

  这有什么恐怖的,那宾馆叫什么名字

  没看清楚。

  下次看清楚。

  没下次吧,我不想再做这个梦。

  恩,好吧,我有事先下了。

  一起吧。

  许凌关上电脑,镇定了一下情绪,早上起来的时候,许凌发现外边真的在下雨。其实红蜡烛没有什么好怕的,只是让那样的环境变得诡异而已,许凌想。

  上班之前先刮下胡须,这是他的习惯。今天他刮的时候一直在想那个梦,不小心把脸弄出条口子,结果只能铁上胶布去上班了。

  好容易捱到下去下班,许凌径直找到在大学教书的女朋友自然又免不了重复他的那个梦。

  对此,#雯的解释是许凌或许太累了,需要休息,而这体现在梦中,就是那家宾馆。而那支红蜡烛,#雯很含蓄地说是一种象征,表明一种征服的欲望。

  他们是两年前开始热恋的。而作为许凌的老师,娈雯一度保持了应有的矜持。但在许凌的的凶猛攻势下,#雯也就一败涂地了。师生恋无疑是具有新闻价值的。女老师和男学生相爱,自然成为学校传奇

  对于信奉科学的他们来说,真爱只有两年的话很深地影响着二人的感情毕业就意味着他们恋情的结束。许凌在离毕业的还有三个月的时候就开始感到自己和#雯的距离就象过去和未来一样向两边飞逝。

  许凌听了#雯的解释,很疑惑地看着这个已对自己失去吸引力的女人。从她眼里看到一种象鹿一样的光。但他顾不上仔细欣赏这总他称为具有非凡气质的女人,满脑子都被那句“征服的欲望”占据。

  征服什么,许凌想不出,至少不是女人,和性无关吧。但#雯的暗示表明这绝非是和性无关的。自己很正常,很强壮,许凌确信。

  离开#雯的家,已是晚上十点。他不能留宿下来,至少最近不能。许凌说他要完成一项很复杂的设计工作

  雨似乎没有停的意思,许凌在打车的时候特意站在暗处向上望,发现夜真的很黑。公寓的小铁门已锁上了。许凌打开铁门,很沉重的咣当声把自己吓了一跳。楼梯间光线很暗,影子很畸形地左右摇晃。许凌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走到门前,突然看到门上贴着一张什么东西。许凌低下头,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张“寻人启事”(“寻人启事”怎么会贴这里?),上面用十分潦草的字写着: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