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街头: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6月26日报道,近日,优衣库与街头艺术家KAWS合作的联名款T恤在多个城市专卖店被抢购一空,疯狂的抢购者挤破大门,甚至扒下模特身上的样品。网友戏称其疯狂场面堪比电影中的丧尸大战。图为6月3日,北京三里屯太古里优衣库店,KAWS联名款T恤经过疯狂抢购后,剩下的其他款T恤凌乱地堆放在一起。来源:图、文/财新记者蔡颖莉视觉中国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一件T恤引发的疯狂,折射出成长于消费时代中80后、90后、00后年轻人对于潮流品牌的热衷,他们用品牌消费来建立身份认同,通过潮牌和奢侈品传达他们对时尚的理解和品位,钟情用物质去构建自己的审美体系与个人世界。图为6月11日傍晚,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商区人潮涌动,广场的电子屏广告来回切换不同的服饰品牌广告。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上个月才从高中退学的小飞在一家酒吧学调酒,17岁的他身穿一身潮牌,在学员人群里尤为打眼。“学校安排穿校服就是为了防止攀比心理,但依然没有办法改变,那个时候班上百分之七八十的同学都流行穿AJ等品牌的潮鞋,很多家长担心自家孩子产生自卑心理,也不想就这样被比下去,于是大家就都穿上了潮鞋。”谈及自己的择友观念,小飞显得坦率而直接:“如果有一位穿品牌和没穿品牌的两个人在我面前,我会选择前者做朋友,有相同的审美才像是同一个圈子的人。”农村出身的母亲习惯节俭,但在小飞的穿着上毫不含糊,换季时总是提醒着小飞买衣物,然后帮他埋单。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读高中二年级的小海(左)除了周末兼职,每天中午在学校食堂吃饭的花费不超过七元,每月积攒下的钱还是不够买自己喜欢的潮牌。最近他做了一头脏辫,引起父母的不满,学校管制严格,无奈之下将脏辫扎起。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衣服每天都要穿,通过服饰将文化传递,表现自我,是最灵活便捷的方式。买潮牌就是买自我认同,买符合自己身份的品牌。追随潮牌的人群逐渐呈低龄化的趋势,曾经潮牌作为小众的街头文化、亚文化正向主流文化转变。图为22岁的学生芝敏,喜爱潮牌以及明星原创潮牌,父母也会买手表和手镯等奢侈品送给她。上衣:4500元;裙子:3700元;包:9000元;鞋:2900元;项链:3700元;手表:90100元;手镯:91013元。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从2013年至今,是国潮品牌迅猛发展的时期,尤其在近几年,无论是在设计理念上大换血的以李宁为代表的老品牌,还是以黑马姿态闯出来的新品牌,都摸索出了属于自己的国潮发展之路。国内潮牌逐渐被潮人们认可,消费者对本国设计制造的潮牌更加自信,穿国潮不再会让潮男潮女觉得“没面子”。图为24岁的学生木木,刚从海外留学回国,热衷奢侈品,打算工作后也会不定期买奢侈品犒劳自己。上衣:6000元;裤子:2000元;墨镜:2000元;包:9000元。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20岁的彩妆博主Adrien,穿衣风格偏复古风,喜爱日本品牌,经常去日本淘货。上衣:4000元。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三里屯太古里的一名服装模特。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26岁的广告公关景帅,他对品牌要求很高,喜欢购买不同的奢侈品和潮牌单品,如何穿搭成为一大乐趣。帽子:280元;上衣:13000元;裤子:220元;鞋子:2599元;手表:5300元;包:43500元。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29岁的音乐人Yinu,主要花费在做音乐上,偶尔会买潮牌,但买过的品牌通常记不清名字。脏辫:3000元;墨镜:1280元;耳环:200元;背包:1807元;鞋子:1399元。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16岁的学生小雨。在香港读高中,热衷各类潮牌和奢侈品。包:9240元;鞋:5000元。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24岁的药店店员张晓,喜欢购买淘宝原创品牌,价格亲民也能穿出自己的个性,通常消费水平会控制在自己可接受范围内。裙装:1000元。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28岁的Dorian:喜欢低调沉稳的服饰,比较在意质感。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31岁的职业画家李宏翔。偏向选择性价比高的潮牌,选择的衣服价格都很亲民。上衣:499元。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私人形象顾问,菲繁。作为形象顾问,在穿衣打扮上更喜欢明亮简洁的风格,但简洁不意味简单,包、手表和鞋都要更讲究。包:2000元;手表:5000元;鞋子:5000元。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23岁的网络运营,丁丁。鞋子:5000元;上衣:2300元;短裤:3500元;包:2000元。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32岁的视频博主Talking树,热衷潮牌,家中收藏了各种限量版的潮鞋。在抖音上经常与粉丝互动交流潮牌穿搭心得。发带:980元;上衣:119元;短裤:1199元;手表:90000元;包:1850元。潮牌文化从小众的亚文化,逐渐发展为受青年群体热捧的流行文化,潮人正在汇聚成人潮。人潮汹涌,这其间是对潮牌文化的理性追逐,还是迫于群体压力下的盲目跟风?购买潮牌,是应控制在消费能力以内,还是任由购买欲的驱使?潮牌是审美和品味的寄托,还仅仅是虚荣的填充?

  

身穿“数10万”的年轻人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